第六十一章:吟唱时间结束(1/1)

这几天忙着搞晚会的彩排,《羔羊》的上映情况李世信没怎么过问。

不过前天晚上,李倦倒是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国内票房已经超过了三个亿。

这个票房对于李世信此前的电影来说并不亮眼,但好在电影的主要市场是北美,如果按照全球票房来算的话,上映三周的《羔羊》已经达成了十亿人民币的成就。

因为宗教信仰和社会背景的设定问题,李世信其实已经做好了国内很多人看不明白电影的准备。

但是看到微博的评论区中网友们对于电影的讨论,他觉得自己还是想多了。

或许,电影中一些镜头语言和细节,国内的观众get不到,影响了一些观感。

可对于老头的演技,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

电影看得透不透彻不重要,完全不影响影迷们狂吹爷的演技!

吹,就完了。

一条微博发出去,没有达到激怒央视元宵节晚会导演组的目的,李世信索性空降到了评论区,和一群沙雕网友探讨起了《羔羊》这部电影的制作经历,以及电影中一些有意思的细节来。

另一面。

央视大楼,元宵晚会筹备办公室。

“这个李世信,欺人太甚!”

“再三忍让他,结果蹬鼻子上脸连连挑衅。他想要干什么?蹭咱央视的热度还蹭上瘾了啊?”

丛洪明狠狠地拍了拍桌子。

力道之大,脸桌子上放着的手机都被震的飞了起来。

他对面,严春来脸色铁青,显然也被气得不轻。

虽然李世信在微博之中diss的是春晚的导演组,但又是借用比喻又是强调监制身份,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啊。

默默攥紧了拳头,尽力抑制着颤抖,严春来看向了身后的助理。

“小王。”

“严导,怎么了?”

“你用我手机,帮我发一份声明。我说,你打。”

“啊?啊,奥!”

助理连忙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扫了下严春来铁青的脸。

“严导,您说。”

深吸了口气,严春来瞪圆了双眼。

“正告李世信导演书......”

......

“汉尼拔这个角色演的太棒了,虽然作为国人,不太能够get到那种恐怖的氛围。但是汉尼拔这个角色,在电影院里着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在电影院里看完《羔羊》第一个感觉就是信爷超神了。有的时候真佩服这个臭老头,真的是为戏剧而生。”

“我其实是有点儿心疼信爷的,把一个反派角色塑造的这么好。专业的让人想哭......”

房间之中,看着微博评论区里和自己互动的粉丝一个个彩虹屁,李世信只觉得周深舒泰。

看见了没有,苦心人天不负,只要认真努力,总有识货的啊!

支棱!

然而就在李世信暗暗臭屁的功夫,评论区中的一条最新回复,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夭寿啦,信爷你闯大祸啦!严春来发布声明,要你道歉呐!”

啊哈?

看到沙雕网友奔走相告,李世信连忙搜索了一下严春来的微博。

微博的最上方,一条刚刚出炉的动态还冒着热气。

动态的内容,是一篇洋洋洒洒长达千字的“正告书”。

“本人于01年进入央视从事编导工作,二十余年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向来不喜欢标榜自身能力和荣誉......本以为这个行业内的人都和我有一样的心态,但很明显我错了......李世信导演以炒自己,拉高电影及节目关注为目的,三番五次将我本人与春晚导演组推上风口浪尖,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以为李导担任京城卫视晚会的导演监制工作,能够理解这个岗位的艰难与不易,却不想变本加厉......在此我正告李世信导演,文艺创作者当以内容为重......万不可炒作成瘾,误入歧途!”

“在此我也要求李世信导演,收回自己的不当言论,并对我本人及我的同事,做严肃道歉!否则,我将不惜一切代价,拿起法律武器以维护自身权益......”

“......”

将那份洋洋洒洒千余字的正告书看罢,李世信咧起了嘴。

这人怎么回事?这是以前没被人diss过啊!

还特么法律武器......

老夫说你菜还特么犯法了?

惯得毛病!

李世信哼哼一笑,趁着评论区内热度还没完全起来,直接抢占了前排。

“把一份根本不适合你的工作,兢兢业业了干了二十年,严导辛苦了。”

随着他的评论一出,无数正在赶来吃瓜的网友,喷了。

“卧槽,这老头的嘲讽技能已经点满了!”

“完了,怼人这个活儿,彻底让他玩儿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恩怨,但是@华旗艺人李世信这一波嘲讽简直满分,66666666!”

另一面。

“咳,咳,噗!”

看着手机屏幕上李世信的评论,严春来一口老痰没上来,呛了过去。

滴!

收到喝彩值,477611点!

滴!

收到严春来附加极度【愤恨】的负面喝彩值,188点!

......

丝毫不出意外的,李世信和严春来的一番交锋,再次登上了热搜。

对于李世信充满了侵略性的言论,粉丝们自然是觉得可乐。

可是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吃瓜群众,觉得有些过分了。

许许多多的网友,甚至参加央视元宵晚会的明星也亲自下场,对李世信的言行进行声讨。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李世信的微博评论区已经彻底成为了辩论场。

卧室里,再次拒绝了娱乐记者的电话访问,李世信翘起了二郎腿。

自觉火候差不多了,他拿起了手机打开了摄像,对准了自己。

还有两天的时间就到正月十五了,这一波闹剧获得的流量,也该有一个正确的转化了。

“大家好,我是李世信。”

对着镜头,李世信微笑着抬手打了个招呼。

......

“之前在网上发布的言论,引起了一些争议,我觉得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其实我跟严春来导演本人并没有什么恩怨,之所以两次发声主要是觉得愤怒。”

“严导觉得自己非常的无辜,觉得我的评价对他不公平,认为他尽到了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当一个人背负着万众的期望之时,他所代表的就不单单是自己。”

“你拿起指挥棒坐在那个主导一切的位置上,却不能尽到自己的全力去满足观众的期望,这是在挥霍那种期待!”

“央视掌握着全国最优质的资源,拥有绝对的关注,但却一次次做出敷衍的作品,这一点身为一个内容的创作者,我无法接受。”

“所以,我不会道歉!”

“至于评论区里,那些为严导抱不平,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朋友。我有没有资格评价严导,我想很快就会有答案。正月十五,京城元宵晚会之后,我们再见!”

李世信的微博。

随着无数网友将最新动态中的视频看罢,评论区......

炸了!

而此时的李世信已经扣掉了老年机的电池,安然入梦。

正经的不正经的,都已经说完,再说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口舌之争。

能够证明对错的,从来都不是话语。

而是......实力!

滴答,滴答,滴答......咚。

墙壁上,万年历的时钟响了几声。

又一个整点过去,距离正月十五的到来,越来越近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