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851章 战意盎然(1/1)

金燕子。

金燕子自视甚高,她是有师门的人,师门在仙人界中还不弱。

同时,她身材颀长,体态妖娆,与庄真二人,论身材是六丁玉女中最完美的一对。

同美相排斥,所以金燕子和庄真一直不太对付。

而且金燕子曾慧眼识珠,将陈小二提拔为押司,到了自己身边。

所以,金燕子一直觉得,她和陈小二曾经是最有缘份的,可惜,被她错过了。

如果她当时不是抱着要撬走庄真所爱,斗胜庄真,而是对陈小二更主动一些,这个完美而强大的仙人,现在可不就是她的人了?

所以,金燕子的懊恼比其他人尤甚。

她觉得当初只要再加一把力,早就和陈小二成就鸳侣了,陈小二摆出偌大的排场迎娶宣妙衣时,她是最懊恼的。

可谁想柳暗花明,宣妙衣和陈小二竟然是作戏,而玄女娘娘竟亲口许下她们自由竞争。

三日之后?

三日之后谁晓得那些小浪蹄子做过什么了。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虽说金燕子自视条件最好,却也不敢大意,所以她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

她掠来时,正看见房中灯光一暗,待掠进房来,就见帷幔轻轻晃动,月光清辉入室,不禁羞涩地一笑。

那人刚刚睡下呢,还没睡着。

金燕子倒不忸怩,既然存了献身的念头,想了一想,便将腰带一解,华衣褪落,月光下一个玉雕美人儿般的完美胴体,便像游鱼儿以的滑进了榻上。

呵呵,只要抱住了他,就我这样完美的女子,不信他不动心。

“啊!”

“啊!”

床上的宣妙衣以为是陈玄丘回来了,缩在被中,又羞又怕。

金燕子一登床,触碰到她,以为是陈小二,把心一横,便抱了上去。

宣妙衣本能地一推,二人各自推到两处绵软高耸,这一惊非同小可。

二人同时尖叫出声,四目一对,同时呆住。

“金燕子?”

“宣妙衣?”

异常的静寂,许久,宣妙衣的声音响起:“二姐……这是……”

“我……今日一战,灵明石猴被擒。天庭必有后手,这反天之战,我六姐妹还很难说能不能一起走到最后,我……这个……感触良多,所以,想与你同榻而眠,说说话儿。咳,你怎这般惊讶,这是你的寝室吧?人家第一次来……”

“是……是呀。”

“咦,你怎么都脱了?”

“那个,我喜欢祼睡,裸睡……深度睡眠,最健康的睡眠。”

“哎呀,我也是,那……我们睡吧?”

“你不是说,要说说话儿?”

“是呀,可是这一见着,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哎,此时无声胜有声。”

“嗯,跟……二姐,心贴心,便是无声的交流了。”

两个人都有点抹不开,只好各自找辙,心中却是同时浮上一个念头:“小二去哪了?”

葫中世界,一到葫中世界,陈玄丘便是创世父神,诸多大道道理,自然掠过心头。

以前他道行不到,虽然因为身份被特殊,强行拔高到创世神的位置,可是对于大道的理解终究有限,因为有着太多的大道规则,即便他看见了,也理解不了。就如一个小学生,看着大学数学。

而现在,他的理解比之当初就高深了许多。

那部神秘的《无为经》,早已被他记得流畅的经文,也是徐徐淌过心头,与这天道道纹,与他天界见闻,相互见证,参悟于心头。

为无为,则无不治。顺天之时,随地之性,因人之心。

欲求无为,先当避害。远嫌疑、远小人、远苟得、远行止;慎口食、慎舌利、慎处闹、慎力斗。常思过失,改而从善。又能通天文、通地理、通人事、通鬼神、通时机、通术数。是则与圣齐功,与天同德。

《造化不死经》似乎正合了这个避害。

顺天之时,随地之性,因人之心,是为无为。我自下山,所作所为,非是人找事,皆是事找人,无论哪一桩、哪一件,都讲求一个但因人心。

可是,由入天庭,我蒙昧天机,假意受困于四方城,再以陈小二身份混迹于天庭,便不同了。

此时,我已化无为而为有为,非是不想无为,是不得不为,依这《无为经》中卷所言,却也并不抵触。

我欲无为,却无为而为,此当称之为无相。

这《无为经》中卷所言之无相,我一直不解其意,应该正是合乎于此。

色相、声相、香相、味相、触相、生住坏相、男相、女相、是名十相。故曰无相。

我隐陈玄丘之名,以陈小二之身,行走九天,剑指天庭,以无为而升天,以无相而匿踪,我之所学,庞博纷杂,包罗万象,亦当无相,方能合而为一,为我所用……

陈玄丘盘坐虚空,静悟道理,渐生心得。

而大千世界,九重天上,北极星域,四方困金城,却注定了是个不眠之夜。

夜深深,月华如水。

一位佳人,翩然入室,正是南山雁。

看到床帏垂下,南山雁便是脸上一红。

可是,她落得这步田地,以后也只能指望这个强大的男人了。

再者,她……她要害私密之处,也被他摸过了,清清白白的身子,都被他看光了,还着涩什么。

想到这里,南山雁便把银牙一咬,轻轻一扯,便拉开了腰间的合欢结儿。

来时便做了准备,内中未着小衣,那袍儿水一般丝滑落下,南山雁便迈着一双傲人的美腿,登上了榻去。

榻上,宣妙衣和金燕子四目相对,一脸的惊恐。

她们以为是陈玄丘来了,如果只是她一人在此,陈玄丘回来,只怕芳心又羞又乱,却也充满期待,可现在……陈玄丘回来,她们能做什么?不是要羞死个人?

正担心着,那人已经登榻了,二女吓得同时往床里一缩,被子掩着脸儿,只露一双眼睛,向外一看。

“啊~”

三声惊叫,同时响起。

“二姐?”

“三姐?”

“五妹?”

这个夜,注定难眠了。

天明时分,陈玄丘早定好了时间,被吉祥由入定中唤醒,离开葫中世界,回归大千。

抬眼一望,天刚清明,倒是不妨再小憩片刻,陈玄丘想着,也未思及走时好好的,为何这被褥掀开了,顺势躺下去,便觉一阵馨香。

啧!

这三十六春宫姬受敖鸾调教,倒是会伺候人,这被褥用了熏香么?味道好好闻。

嗯……为何这被褥还是温热的,不会是……那些丫头还负责暖床吧?

而捱到天将黎明,实在捱不下去,又怕被人看到的三个窘迫不安的女神将,却是已经挑开了那层窗户纸,大家都别玩虚的了,为啥来的,彼此都清楚,那……大家就各凭本事吧。

三女战意盎然,各自离去。

为什么有些跟男人说一句话儿都脸红的大姑娘,一旦成了亲,站在大树底下奶着孩子开黄腔都毫无羞意了?

羞涩,有时候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经过了昨夜的一场身心饱受煎熬的洗涤,三位姑娘算是豁出去了。

此时,擎羊使者业已赶到斗姆元君处,将紫微上帝的法旨交给了斗姆元君。

斗姆元君自己有凝固金身之法,可其他原截教同门却没有这般能力,依旧得依托天庭,否则便已是魂飞魄散。

当年万仙来朝的洪荒第一大教,如今早已不复存在,大师兄又入了西方教门,做为大师姐,金灵圣母不能撇下这些故人于不顾,这也是她上次拒绝九天玄女的主要原因。

如今,九天玄女并未解决她提出的条件,所以,天庭的旨意,她不能抗拒。

沉默良久,九天玄女缓缓下令:“传青龙星邓九公、勾陈星雷鹏、玉堂星商容、龙德星洪锦、红鸾星龙吉公主、水府星余元、火府星火灵圣母、土府星土行孙、六合星邓婵玉、天瘟星金大升、伏断星朱子真……”

擎羊使者唇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当初敢向圣人递剑的金灵圣母,如今还不是要屈服于天庭的旨意?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