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原来是你(1/1)

“妁儿,身子好些了?”温黎一副病公子的模样,依旧是对莫妁又这无尽的关心。

这让其他人更看不懂了。这是怎么回事?好像这两个人的角色调换了?以前不是莫妁对莫银无微不至的关心么?

莫妁潋滟的凤眸直盯着他,有的也只是愤恨和恼怒。“这该多谢你的关心么?”

莫妁画里带刺,周围的人都听得一头雾水。纷纷怀疑莫妁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温黎也不恼,自己的身份被莫夏筠揭穿的那一瞬间,就不奢望知道她是假冒的这些人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活着他是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的脸色。

无关紧要的人,现在不是他要理会的存在。

“这是我的不对了。”温黎低头说了一句,轻咳了一声,显得脸色愈发苍白。

莫妁听见这几声咳嗽,身体本能地想要上去关心他。

然而,一想到这个人顶着莫银的面貌在这里招摇撞骗,重点还是她不能当面揭穿他!莫银还在他的手上,这种无力感加上之前的屈辱,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脸上不知是被风吹的通红还是被他气得通红,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说道,“你身子不好,就该好好地歇息。”

“不过是有些小伤罢了,回头不过几日就好了。”做戏要做足功夫,“时间不早了,我先离开了。”

莫妁冷笑一声,“是该要睡觉了。”

众:“……”现在才九点吧,睡觉?你们的作息真规律。

莫妁后来又补充一句,“对了,晚上注意一点安全,毕竟现在莫家最引人注目的人你啊。”

莫银对着她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了,而且也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是什么。

夜晚的凉风吹来,吹散了白天的热气,抚平了人的烦躁。

莫夏筠瞬移到自己的院子,发现僵小喵还在,才松了那么一口气。

“有人来过?”莫夏筠眼睛扫过院子的周围,发现了有陌生人的气息。

僵小喵高兴地爬到莫夏筠的肩膀上,疑惑地问。“有吗?”

它在这里那么久,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而且这里从头到尾就只有它一个人。莫家那些人,知道她不在,根本就不会过来这个院子。

莫夏筠皱眉,沉吟道。“你今天就跟小毛团到空间去。”

“可以不去么?”僵小喵是不想到那个空间,里面根本就没有外面那么好玩,而且还要在拿来等那么久,它一定会发霉的。

“不行。”莫夏筠斩钉截铁道。

“可是,我在里面会闷事的。”僵小喵语气低落,带着哀求和奢望。

莫夏筠将它从自己的将帮上抱下来,耐心道,“今天那个人来过,要不是温黎出现了,我根本就赶不回来。”

僵小喵没说话,只能低头听着她的话。

莫夏筠越说心里越不忍,最后无奈叹息一声,“罢了,不去就不去吧。”

总不能一遇到危急的事情就让他们躲起来,对他们来说也不公平。

相信她自己吧,那个人怎么说也是受伤了,现在他们的胜算是一人一半。遇到了不一定就是她失败。

“真的?”僵小喵抬头,波光氤氲的眸子欣喜的看着她。

莫夏筠点头表示是真的,“你注意一下就好了。”

虽然这样说也没有什么用处,转过头它就会忘记。还是要说一声的。

僵小喵嘴角都快咧到脸后面去了,“嗯嗯,好的。”

终于不用再进那个空间了,它内心无比高兴。

看见它这幅模样,莫夏筠于心不忍,说道,“我答应你,如果以后不是有什么紧急,十分危急的情况,我不会再让你回到那个空间里面了。”

自己跟它也是受过禁锢的人。

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她又怎么不知道呢?

对他们来说,只有是最渴望得到的。

自己尚且讨厌被关在一个地方,又怎么能让它也受到那样的待遇呢?

之前是她自私了。

为了一时的方便,根本就没有想过它的意愿。这样跟变相软禁它又有什么区别?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实力和心态不够强大和成熟罢了。

僵小喵一阵感动。大概猜到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安慰道,“没事的,筠筠,我知道这里的原因,我知道的。”

小毛团在一旁也随之附和到,“叽叽!”我也没关系的。反正在那个地方已经呆了不知道几千年了。

莫夏筠失笑看着这一大一小,“没事,我决定了啊,你们只管在外面好好玩了就行。其他不用管了。”

在尔虞我诈之余,有这两只活宝在身边,也算是人生的一点安慰?

“对了,筠筠。”僵小喵想到她刚说话,说道,“你说是温黎?”

莫夏筠点点头。

“温黎过来了?”那个王八蛋,竟敢有过来捣乱?

就算这次是他刻意提醒,让它免受一难也无法抵消他之前做筠筠做的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早就过来了。”莫夏筠说道,“那天给莫妁和莫雪的洗尘宴会,他就代替了莫银的位置。”

“什么意思?”僵小喵越听越糊涂,温黎是怎么让他代替莫银的位置的?

莫夏筠解释,“莫雪和温黎大概是达到了某种协议吧,让温黎顶替了莫银的样貌,由此来替代他的位置。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里,顺带也带走了莫永宣。”

要是莫永宣没被带走的话,她也不会那么着急去跟他摊牌吧。

果然,他打蛇总是打到七寸。

莫永宣是她在这个莫家唯一觉得不错的人。

到底是第一个让她那么喜爱的小孩子,所以不忍心就那么让他受到委屈。

“真是卑鄙。”僵小喵唾骂一声。

莫夏筠抚摸这小毛团的身子,毛茸茸的触感传过来,心生惬意,“只要能够要挟到敌人就可以了,不管用什么方法,达到目的就可以。”

温黎是这个性子,不然之前也不会做出那些事情。

这样的做法,只是让他日后想弥补就难上加难了,因为有一些怨恨和创伤,并不是他做地再多就能够抵消或者是弥补的。

“你不会是……”僵小喵一脸惊恐。

它的筠筠要变了吗?不会被那个温黎说了几句话之后,这些日子对她好,就对他改观吧?不然男朋友一定会很伤心的。

虽然他也不会说什么,至少也会可那么一些失落吧?

莫夏筠狠狠地往它的脑袋上一敲,“你又想到哪里去了?”

“啊呜!”吃痛一声,幽怨地看了一眼她。

“温黎,他还有用。”莫夏筠悠悠地说了一句。“今天我要出去。”

僵小喵点点头,背后那个人回来了,是时候也要找一些相关的线索了。

并不是那个人回来让他们措手不及,它也知道,时间越拖下去,对他们越不利。

莫夏筠走到里屋,将身上白色的衣裙给换了下来,穿上一件紧身裤和黑色背心。

干练毫不拖沓的形象,银色短发将挽到而后,露出干净白皙的脸蛋,殷虹粉嫩的嘴唇紧抿。眼神多了那么几分凌厉,是一个冷美人。

僵小喵心里赞叹,莫夏筠无论是什么形象出现,都是在人群中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对比起来,它还是觉得,莫夏筠妩媚妖娆的时候最吸引人。

那种感觉,宛如罂粟,美丽又令人心甘情愿地沉沦。当然,现在也不差。

银色的短发,清冷慑人。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冷美人,大概她已经发挥到极致了吧。

往身上又套了一件薄外套,莫夏筠叫上黑色的军靴踏着整体的步伐走出门口。

“好好看家。”

僵小喵:“……”它又不是狗!

莫夏筠身形快速消失在院子,顺着自己这几天在莫家的观察,很快就找到了禁地的入口。

这时候,禁地入口的禁制和阵法已经消除。好像是一早就知道她会来,做足了准备。在等候她。

莫夏筠挑眉,也毫不拖沓地迈入这个所谓的禁地。

里面的景象和她一开始进入一模一样,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在禁地的湖水中央,做了那么一抹白色躺着的身影。

这是莫夏筠那位便宜姑姑无疑了。

“你很大胆。”从她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十分沙哑,带着点砂砾的厮磨。却又出奇地耗费听。

“你也很聪明。”莫夏筠眼睛并没有离开湖水中的那一抹身影。看也不堪身后的那个人。

“你不怕我?”那声音再次响起,距离莫夏筠已经越来越近,近到可以在一秒的时间之内就杀死她。

莫夏筠晁晓峰一声,“你希望我怕你?”

“哈哈哈!”喑哑的声音的笑声依旧是喑哑的,却不刺耳。“果然是他的女儿。”

“看来你跟我父亲有一段故事。”莫夏筠笃定说道,这时候却转过头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果然不出所料,他已经到了她身后,距离她也只有两米远而已。

那人一身黑袍,外面还套着一黑色的斗篷,将他的样貌都遮盖了起来。或者说,是帽子下面是一片的黑色,好似根本就没有人存在,这个斗篷完完全全是靠异能撑起来的。

身高有一米八多,比莫夏筠高了那么一点。身材是魁梧类型,但可以看出是满身肌肉的大汉类型。

莫夏筠终于知道跟他接触的那些人为什么说他是男的了,这样的身材,说是女的也没几个人相信。

“你想知道?”那人说道。

“我没兴趣。”莫夏筠淡淡一句,“你可以将你的伪装都卸下来了。”

面前的这个人,虽然说话刻意用沧桑嘶哑的声音说着,始终还是透着又那么一丝的稚嫩和女气。身上的这些所谓的肌肉也只是用障眼法填充出来而已。

那人听到这话,反而一笑,“你真的很聪明。”

白皙的手从斗篷下面伸出来,揭开自己的帽子。

露出了一张脸,但是确实带着黑色狰狞的鬼面具。

手上的动作毫不停歇,将面上的面具也摘了下来。

露出一张脱俗高贵的脸。

莫夏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张漂亮的脸蛋。五官精致又恰到好处,宛若是鬼斧神工的精制品。

“呵呵。”莫夏筠嘴角抽搐。

“你并不惊讶。”

“我该惊讶么?”莫夏筠无奈一声。之前并没有猜到是她,但是如今看到了,也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面前的这个人跟湖水上躺着的人有着一模一样的脸蛋。唯一的不同,就是,湖水中央的那个人眉宇间的是温婉,这个人是冷傲。

“果然是他的女儿啊。”莫泷讥讽一笑,“你和你的父母长得很像。”

莫夏筠这时候大概猜到了面前这个人跟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进行了一段什么样的狗血剧情。

原来母亲那时候是真的生气了。知道了莫家里面有这个人,而且这个女人应该也见过自己的母亲了,甚至还用上了威胁。

想到这里,莫夏筠眼里划过一丝凌厉。

“你想杀我?”莫泷嘲讽意味更加明显,“先不说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可知道我的异能是什么了吧?”

“那又如何?”莫夏筠根本不想跟她废话。

不就是夺舍,有什么好怕的?

周身泛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啊,妖媚之气啊,练到这个境界了。”莫泷感叹一声。心里则在皱眉,妖骨果然是不同凡响。这些妖媚之气,她不得不忌惮三分。自己不能近她身。

身形在她过来的一瞬间,周身也泛起了保护的一层金光。“你可知道,我这几十年,吸取了不止一个人的异能。”

莫夏筠皱眉看着她的那身金光,作用跟她体内的妖媚之气相反,她的是攻击,那么这个则是防御。而且防御级数还不低。

只是……

眼里含着笑意,要是之前的她说不能破这层金光她还信,现在嘛……

莫夏筠运起体内的妖媚之气,带着治愈之气的混杂。绿色的淡粉色交相呼应,绚烂夺目。

身形闪现到她的身边。

一个近身,将她的翠绿色的治愈之气与她身上的金光相融合。

莫泷眼睛瞳孔一缩,脸上瞬间苍白。

在治愈之气和金光融合的一瞬间,妖媚之气就已经进入了她的身子里面。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啦,摸摸大~

冥十七小伙伴的小剧场~

秦爷:我什么时候出来!

十七:对对对!我都想念秦爷了。

秦爷头瞥过一边,嫌弃说:我不需要你想念,我已经有人想念了。

十七:……

哪个人来带走这只傲娇?!

十七:秦爷,你真的那么喜欢小黑屋么?请问一下呆那么长的小黑屋,是什么样的体验?

秦爷:你来试试!

十七:呵呵呵……我还是安静地在一旁看着就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