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在她的心里有位置了(1/1)

‘莫银’重伤之后,莫家正如莫雪所说的那样,都陷入了恐慌。

三长老莫绍云为此十分苦恼。不得不才来到莫夏筠的院子里。

“你知道,上次莫雪说的那件事情已经在有一些人的心目中是承认了的。”他叹了口气,“如今莫银又被你打成重伤。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那么几个。”

莫夏筠将一杯热茶推到莫绍云的面前,“雨前龙井,尝尝。”

莫绍云心里虽然着急,但也知道对待莫夏筠并不能过多的压力。

细呷一口清茶,齿颊留香,不由赞叹一声,“你泡茶的功夫,当真不是盖的。”

“是这茶叶好。”莫夏筠将茶杯放到自己的嘴唇上,瓮声瓮气说了那么一句。

莫绍云身子一怔,“是啊,茶叶好。”

而后就再也没有提过关于莫雪的事情了。

知道莫夏筠的态度之后,莫绍云也没有再在院子逗留,喝了那么几口热茶就离开。

轰隆——

天空出现一条闪电,响亮的雷电声音响彻云霄。

“天要下雨了。”莫绍云悠悠地说了那么一句话。

莫夏筠说的话,他明白。

莫家闭世太久了,有些已经进入了井底之蛙的危险。只是那么一句话就能让他们恐慌,到底是他们的过错,还是之前做的决定的过错?

莫家的子弟,是坏茶叶了吗?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一把伞从院子中离开,走往莫家大宅后山的一条路。

莫夏筠走到了关押莫雪的地方。

“少主。”守护的人员见到莫夏筠来,恭敬的一声。

“嗯。”莫夏筠收起雨伞。

看守的人员很识眼色。如今莫夏筠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赶超了长老院的一干长老。

“大长老让我们好好地看守着这里,从关押到现在,并没有进来过。”

莫夏筠抬眼望了望他,将手中的伞放到他的手中。

那人战战兢兢地接过那把伞,心里却在惊喜着。

“别让人进来。”冷冷地说了那么一句话之后,莫夏筠就进入了屋子里面。

到底是莫家的烦人。

住的地方并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差就是了。

这里要有的床、被子、桌子都有,就只是质量和品质没有那么好。

也是莫家对于实力高强的人的尊重。

这里无出不彰显着莫家是以实力为尊的一个地方。

“呵!”莫雪嘴角带着嘲笑地躺在床上,对于莫夏筠的到来并没有十分的诧异。“少主真是好兴致,过来我这儿喝茶么?”

莫夏筠静静地看着她,未说一句话。

“可惜啊,我这儿脸粗茶淡饭都没有。”莫雪转过身子,眼睛对着莫夏筠说道,“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应该会原谅的吧?”

“看来你在这里呆的很惬意?”莫夏筠清冷的眼眸中终于有愿意回答她的话。

“这里比起外面倒是十分舒适。”莫雪姣好的面容上勾起一抹笑意,“这倒真的要谢谢少主,您的恩赐了。”

她将‘恩赐’这两个字特意地强调了一下。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莫夏筠清澈见底的眸子似乎一早就将她心里的小算盘看得个透彻。

莫雪心里一惊,诧异莫夏筠怎么知道自己的目的。

不过知道她的手段之后,她也就释怀了。

毕竟能够将她揪出来的人,实力又怎么会差到哪里去?

“比起莫家,这里确实令人感到安然。”莫雪淡淡开口,“不过你现在过来,不觉得有些迟了么?”

要是她从她一进来这里就过来找她,说不定事情还有婉转的余地,现在,很难说了。

“是么?”莫夏筠站在原地。

白色的衣裙随着吹进来的冷风飞舞。上面刺绣着的几朵梅花若隐若现,足以抓准人的眼球。

白色,更扯得她肌肤胜雪,肤若凝脂中的点绛红唇越发妖艳。银色短发随着衣裙的飘扬而更增添了几分清冷高贵。

莫雪见过不少的美人,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莫夏筠是最出色的那一个,“少主这样果然会让他神魂颠倒啊。”

“你很了解他。”

至少比莫妁了解。

“可不么?”莫雪呢喃一声。

她自问对莫银的爱并不比莫妁的少,甚至更多。

因为知道了他炼药,所以她也跟着炼药;因为知道他对莫永宣好,所以她才故意接近莫永宣;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大部分都是因为他……

“如果你是过来打探他的下落的话,那么我无可奉告。”莫雪的头往一边瞥,好型回想起什么,并不像跟她有过多的交谈。

“我为的并不是这个。”莫夏筠淡淡说道。

这件事,自然那个人并不会告诉莫雪,就算莫雪是同谋,她也不会知道。

温黎作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他不相信任何人,所有一切的事情,都要经过他自己的手。

和也是他比较难搞的方面之一。

“呵,莫非是真的过来跟我叙旧?”莫雪给了她一记白眼。

她不知道莫夏筠来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她什么不说就是了。

“你的炼药师的等级很高,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中上升到这个地步,肯定付出了不少代价吧。”莫夏筠十分笃定她采用了什么手段才让原本不能炼药的她,变成这么高的炼药师等级。

如果是天生的炼药师的话,他们见面会有一种血脉的共鸣,这种共鸣只有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感受到。非常弱,那也是有的。

但是她从第一眼见到莫雪开始,并没有发现她身上与她产生的共鸣。

唯一的解释就是,莫雪并不是天生的炼药师,而是经过一些特殊的手段,让她获得了这个异能。

莫雪此时对她说的话已经免疫了,就算她再说出什么她的秘密她也不作为奇。如今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你很厉害。”

这句话是由衷地赞叹。

莫夏筠一直盯着她的眼神和表情。

莫雪如果不是中途去做了这个异能之后,她的成就并不会比莫银低。甚至莫家第一人的称号就要易主了。

“不过这又如何?”莫雪淡淡一句话,“你不会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信息的。”

莫夏筠挑眉。“是么?”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观察之下,莫夏筠异能之中有一个技能就是,读心。对于一些隐藏很深的人来说,这一项技能可以说是如同鸡肋,但是对于面前这个人,倒是绰绰有余了。

“我跟他并没有真正的接触。”莫雪这时候确实自己开口说道,“要说我们每次的交流,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醒来就有了任务的指示了呢。”

所以她才说莫夏筠并不能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信息。

莫夏筠勾唇一笑,“已经足够了。”

莫雪并没有说谎,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个人的样子,甚至都不明白那个人是否在莫家。

莫雪倒是自嘲一笑,“这倒也是帮了你了。”

她没回答。

“时间不早了啊。”莫雪呆呆地望了望窗外的景色。

雨水依旧不停歇,甚至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你是一个对手啊。”莫雪感叹一声,“可惜了……”这语气好似在惋惜着什么。

“你伪装得很好。”莫夏筠只留下这一句话。

莫雪整个身子都是僵硬地状态。在她走出屋子的时候,低低的笑了起来,然后愈发地大声。

在外面看守的人目送莫夏筠离开之后,就听到身后传来这一阵诡异的笑声,心里暗骂道,这人莫非是傻了?被少主刺激的?

这几天都没见她说过什么,没有什么叫喊,他们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虐待她都没有什么声音,现在竟然发出这种笑声?

心里默默地肯定了一句,这一定是傻地无可救药了。

小毛团在莫夏筠出门的一瞬间,迅速地蹿到了它在莫夏筠身上的专属位置。

叽叽叫道。

莫夏筠虽然听不懂它说的是什么话,大概还是能够猜的**不离十。

“那个禁地,进人了?”低声用只有小毛团听到的声音问道。

“叽叽!”小毛团惊喜一声,筠筠终于听动它说的话了,不用那个小僵尸来翻译了。

“你可见到什么人了么?”见到它惊喜的样子,莫夏筠失笑,接着问道。

“吱吱——”听到莫夏筠的问话,它亮起的眼睛又一刹那熄灭,两只小小短短的耳朵耷拉了起来。

见到它这幅模样,莫夏筠心里也有了答案,伸手拍了拍它的脑袋表示安慰,“没事吧,那个人实力不弱,不怨你。”

“吱吱——”它回答她的声音依旧是有气无力。

莫夏筠好笑。“别说你了,我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她的对手啊。”

现在那个人回来了,她也要做好准备了。

如今进入禁地,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过来养伤的,要么是伤已经好了,过来拿她的命的。

无论是哪一种,好像都不是好的开始啊。

“罢了。”莫夏筠对着它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跟僵小喵到空间去玩耍吧。”

小毛团想要反驳这句话,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之后,她也只能无奈点头。

“叽叽——”整个就想被掏空了身子,再也提不起劲儿来。

莫夏筠让它自己一只在肩膀上失落着,这时候,她应该回去让僵小喵也会来才可以。

神情严肃,莫家其他人见到她刚想打招呼,但是触及她面若冰霜的样子,都打了退堂鼓。莫夏筠的彪悍他们怎么也无法忽略啊。

然而,总有那么一个例外。

“少主,走地那么快,是有什么急事么?”温润的嗓音从离她不远的地方传来。

莫夏筠眉毛紧皱,心里有些不安,那种不安从听到这个声音开始就越来越明显。

更不想理会那道声音的主人,而是往她的院子方向走去。

“少主。”温黎盯着莫银的面容出现在莫夏筠的面前。

这时候他的面色十分不好,但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虽然是苍白,并没有那天给人好像他随时会撒手人寰的模样。

“滚!”莫夏筠声音降到冰点。

要是她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话,她就是傻的了。

莫银在原地看了她一秒,淡笑一声,侧身让出一条路,“我是过来问问而已,并不知道少主会那么着急,现在倒是我的不对了。”

莫夏筠瞳孔一缩。

不等莫银将后面的话说完,身影消失在原地。

看着这一幕的其他人瞪大眼睛,嘴巴也张地大大的,刚才他们的少主是在他们面前几十米,在莫银的面前的吧。

这是消失了?

这是外星人吧?对吧?是外星人吧?

不然怎么会凭空消失?骗人的吧。

呜呜呜……而且他们还看见了在她身上的那只小东西竟然朝莫银龇牙咧嘴?

不是说好了见过之后不允许成精的吗?

你们是不是欺负他们没有见识短浅?

于是,他们又受到了来自莫夏筠的无声打击。

莫银愣在原地,嘴角扯出一干涩的微笑。

看来,自己在她心目中有多了那么一丝言厌恶的感情了。

不过也好像不错,只要能让她记住自己就够了,无论是恨还是爱。只是在她的心里有他的一席位置不是?

咳咳咳——

随后自己低低地咳了起来。

嘴巴里腥甜弥漫,牙齿上也沾染了血色的艳红。

原本就虚弱的脸上,就越发地苍白。

刚才恢复了那么一点血色,就又被打回原地。

“银少爷!”那些被莫夏筠震惊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发现了这里还有一个伤员。急急忙忙走过来。

温黎摆了摆手,“我无事。”

“你当然没事了!”一声沙哑的声音从一旁传出来。

大致是因为哭地太多的缘故,所以原本是黄鹂的嗓音有些拉锯的喑哑和低沉。

“莫妁小姐?”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莫妁这样对待莫银,一副不敢相信的面孔看着莫妁。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好像发生了错乱?

他们的三观被一次又一次地刷新。

“妁儿,身子好些了?”温黎一副病公子的模样,依旧是对莫妁又这无尽的关心。

这让其他人更看不懂了。这是怎么回事?好像这两个人的角色调换了?以前不是莫妁对莫银无微不至的关心么?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

谢谢冥十七小伙伴的月票~摸摸大~爱你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