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你是智障吗(1/1)

“这不是现成的?”莫夏筠摆摆手,“不过是胡诌罢了。回去吧,待会到大厅,你也别缺席。”

莫银皱着眉头,离开院子。

心里却十分肯定她是找不出那个偷盗之人的。

这无论怎么样都解释不清楚。

半个小时后。

大长老莫苝云通知所有的人,无论是谁都在这一刻聚集到大厅中,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宣布。

莫苝云一直等待这那个身影的出现。

看到人之后,才出声,“相信你们一早就直到了莫家百草阁被盗的事件了吧?”

人群中窸窸窣窣地想起了不同的声音。

“这次事件十分恶劣。”莫苝云板着一张脸,“是对莫家尊严的侮辱,是对莫家的挑战!”

莫雪在底下冷笑,莫夏筠,这次的窟窿我看你怎么填?

莫苝云继续说道。“这次让你们的少主,第一次接手这样的案件,不仅仅是锻炼她,更是给你们做一个榜样,让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莫苝云说这话滴水不漏,为的就是将莫夏筠捧高。

只有越高,才能摔的越惨。

他心里根本就不信她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将人给查出来。到时候,他怎么惩罚他任何人都没有怨言了。

莫夏筠淡定地走到高台上,清冷的眸子望着地下的众人。

“很简单,这次的盗窃之人是……”

后面的话她暂时不说,眼睛朝四周环视一圈。

这几秒,足以将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勾了起来,都在等候着她说出后面的话。

“是莫雪。”

轰!

地下的人瞬间炸了。

莫雪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得,“呵,莫夏筠?你就这点能耐?诬陷?”

莫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也是一皱。

“你很急么?”莫夏筠只是淡淡地应了她一句。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圆这个谎了。”莫雪再接上一句话。“怎么一点一点往我身上泼污水。”

几乎所有人都任务莫夏筠说这话是污蔑。

无论是作案时间还是作案动机,莫雪一点也不占。

怎么也怀疑不到她的头上。

都任务莫夏筠是公报私仇,故意地污蔑她。

“你不用那么着急地撇清关系,这还没到你说话的时候。”莫夏筠冷冷一句。让底下的躁动给平复了下来。

莫苝云皱眉,对她这个推测和做法十分不满,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能够对草药的习性那么熟悉的人,必须是一个炼药师无疑了。”莫夏筠淡淡陈述到,“将恶魔雪茄这种名贵且十分刁钻的草药都盗走,而且还不留一丝气味,那么这个人的炼药造诣可以说是并不低。”

莫雪嘲笑说道,“据我所知,莫家的炼药师,并不存在。”

别说他们巫师了,巫术的咒语和修炼都是十分枯燥还有繁琐。

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能够一心两用。

莫银心里十分复杂。

炼药师?

莫家知道他是炼药师的人,并不多,但也不能说是少。

毕竟他炼药这个技能并没有想瞒着任何人。

“好像,莫银会炼药。”

果然像他想的那样,人群中就有人脱口而出这句话。

峰回路转,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到了莫银的身上。

“确实。莫银会炼药。”莫夏筠借着那个人说的话,“而莫银会炼药这件事情,并没有瞒着大家。”

这么说也没用任何的不对。

“我和莫银在百草阁上,捡到了一个橡胶碎片。”

莫夏筠这话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知道莫银炼药的人都知道他有一种特殊的橡胶专门炼药的。

一时间,看待莫银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起来。

莫银也只是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莫夏筠,似乎她说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

莫雪嘲讽的意思更厉害了,“我说莫夏筠,你这样说,是在为我开罪吗?又想拖银哥哥下水?”

“我说了,你别急。”莫夏筠冷冷地看着她,“莫银是莫家的炼药师没错,他并没有将这件事瞒着任何人,所以该知道的人都会知道。”

“胡说!”莫妁一下子忍不住闹了起来,“我所知道的是,莫家百草阁被盗的时间,莫银跟我们并没有在这里,所以不存在作案时间。”

这话一出,案件就再次变得迷离起来。既然最有可能的那个人不在莫家,那就不存在什么作案时间。

“确实。”莫夏筠淡淡说道,“这也是我那么久怀疑莫雪并没有说出来的原因。”

“身为莫家年轻一辈中,实力排在前面的人,有一些特权,你们是知道的吧?”

“那又如何?”莫雪根本就不信她能够拿出什么证据出来。

“呵。”莫夏筠淡淡扫过她,“这些权利中,我知道的,可以自由进出试炼阁吧?”

“是存在这个,但是我们三个进入试炼阁的固定训练基地,也就是不够时间就不能出来。”莫银为她解释说道。

莫夏筠朝他一笑,恍了他的眼。“这一点没错,但如果进入试炼阁的另有其人呢?”

“这不可能。”莫苝云皱眉说道,“进入试炼阁的人都有对异能的特殊的标记,如果不是本人,根本就不可能进去特定的地方。”

“那么请问,这个标记是人为的还是试炼阁本身的力量所形成的?”莫夏筠直接抛出这个问题。

莫苝云一脸不悦,“这是试炼阁本身的力量形成的,并不存在你说的那种人为的情况。”

莫夏筠轻笑,“倘若一开始进入的就不是她本人,那么接下来这种情况可不会是很方便了?”

“你胡说!”莫雪尖叫一声,“所有的莫家子弟都是从婴儿就输入自己的异能力量,你难道说是我婴儿时候就被人掉包了吗?”

说这话,莫雪心里可是在沾沾自喜,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进入试炼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这一点就容不得她说两句话就可以抹平的。

“你是说你婴儿时候就被试炼阁选中?还是说你一进入试炼阁的时候,试炼阁当天就变成了七彩的光芒?”莫夏筠平静无波地看她,将她心底的那些小心思都说了出来。

“既然你知道,你还不承认你是乱说的?”

莫夏筠转过头,根本就不想理会她,好像跟她说话是对智障说的那样。

“莫雪进入试炼阁,试炼阁当天发出了七彩的光芒是没错。”扫过人群一圈。

他们感受到这眼神中的鄙夷。

“七彩的光芒,这一种情况,只要棱镜在太阳下折射就可以完成。”说着,莫夏筠打开了大厅里面的投影。

出现了试炼阁的场景。

一直就做好准备的僵小喵用空间之力,将一块巨大的三棱镜放在试炼阁头顶。

小毛团也不甘示弱,用幻境将三棱镜给隐藏起来。

人们在投影上看见的就是散发着七彩光芒的试炼阁。

这一段时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看着投影上面的景象。感觉自己之前的认知是多么地愚蠢。

然而,莫夏筠没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时间,又接着说道。

“当你们都沉浸在这个异象的同时,有人将试炼阁的功能稍作改变。”

“而这个改变并不能是太明显,那样就会引起长老阁的一些人的注意,就像是六长老。”

一旁的六长老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身子一僵。

不过看见是眼前这个人戳破了自己的隐藏,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了。

莫夏筠看着六长老说道,“我相信,六长老应该知道了试炼阁的标记人物的功能被改变了的事实吧?”

六长老无力扯了扯嘴角,无声点头。

哗——

人群炸了。

他们怎么会想到他们每天都进入的试炼阁已经被人改变功能?自己的生命一直在被人的手中掌握着。这个丑陋的真相,今天被揭开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莫家?”

“你这个伪君子!”

“你不知道我们所有的人每隔五年都会进入试炼阁的吗?”

……

七嘴八舌,都在批斗着六长老,而他也只是应着这些谩骂,并没有回嘴或想要跟自己解释些什么。

“真吵。”莫夏筠语气降入冰点。

对这个家族刚升起的好感,顿时消失殆尽。

莫夏筠在莫家的地位可以说是十分高了,而且听到她有理有据的推理。这时候她一出声,任何人都不敢抢她的话语权。

怕她一个不高兴就将他们又一次一次地虐。

她的语气可不好。

这些人,坐井观天,封闭了那么就,不接触社会外面,视野只会越来越窄而已。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就只会在这里见风使舵么?”莫夏筠嘴角勾起嘲讽弧度。

他们低下了头。

她说的没错,这些年他们也想出世。说好听点,是为了做准备,说白了,那就是他们害怕而已。

他们深知自己已经跟外面的人脱节了一大段,要追上去太难了。

他们还是懦弱了,只能呆在这里做自己的莫家子弟。

要不是家主莫尹光这些年在世俗界外成立的商业帝国,他们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好的生活过。

他们也只会在这里见风使舵而已,做一个墙头草,只要他们有好日子过,过得舒坦就行,并不会在意其他人怎么活。

“六长老是知道了那个人的动作,但他也将那个人狠狠得惩罚了。”毕竟这个六长老是自己在莫家感兴趣不多人的之一,见他这样被人误会,怎么也要为它解释一两句。

“更何况,那人也只是将试炼阁的标记功能做了改变,并没有威胁到你们的生命。”

六长老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是啊,他为了莫家的人,将那个人打成了植物人。

他亲眼看见她昏倒时候眼睛里的那种怨恨。

这是他一直坚守着的莫家。

望着这些人的嘴脸,他突然感觉自己累了。

自己这些年为的究竟是什么?

“莫雪,这样。”莫夏筠眼睛盯着那个想要离开的人,“不就可以将你的信息篡改了么?”

刚迈出脚步想要离开的莫雪动作一顿,咬了咬牙,“你说的这些,我并不知道。”

依旧是死鸭子嘴硬,“而且你也说了,能够偷盗恶魔雪茄的人,炼药等级一定很好,我并不会炼药。”

莫夏筠耸耸肩,“这就是你为什么要将莫银的橡胶碎片放在药柜角落的原因了。”

莫雪心里慌了,她真的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这不是你在我院子里呆了那么多天的原因么?等候着莫银的归来。”

“因为你知道,大长老会十分重视这恶魔雪茄被盗,自然会派莫银过来协助我。而同样的,你也知道,莫银是炼药师,还是莫家为一的炼药师。”

“我、我不知道!”莫雪此时说话也不利索了。

“你不知道?”莫夏筠反问,“你只要知道莫银有一种橡胶就可以了。”

是的,她说出了重点,她知道莫银又一种特殊的橡胶。

这种橡胶可以隔绝一切的药力。包括恶魔雪茄的奇怪的属性。

“因为你知道了,而且你还可以自由地进出莫银的院子。”

“我说地对么?”莫夏筠说这话的时候,是转向莫银的。

莫银无奈一笑,“你真聪明。”

她不可置否,“你也不错。”

晦朔不明的一句话,莫银好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我要恶魔雪茄做什么?!”莫雪看不过她跟莫银眉来眼去的模样,吼叫到。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是想着有这个。

“你不该对你陷害他而感到愧疚么?”莫夏筠意味深长地看了莫银一眼。

莫银:“……”看我做什么?我跟她并不熟。

“你胡说!我没有!”她只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抵死不认就行了。“我要恶魔雪茄做什么?”

又问了刚问的那句话,“我根本就不是炼药师,根本就不知道它的作用!”

“是么?”莫夏筠淡淡一句,“你忘了你从婴儿时候就不受试炼阁的监控了么?”

莫夏筠继续说道,“这样,你什么时候出入都不会有人知道,也就是说,即使你在里面成为了炼药师,也没人知道。”

莫雪呼吸一窒,不会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的。她是炼药师这件事情,只有那个人知道。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