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生气为你(1/1)

“少主好生歇息。”莫雪敛眉,声音低低说道,“这只猫儿当真还是性子顽劣,少主要照顾好了,这莫家可有不少的人是痛恨猫儿的。知道的人还好,不知道这是少主的猫儿,一个不小心伤害了,就得不偿失了。”

莫夏筠眼神一凜,嘴角勾起一讽刺的笑意,“这倒是提醒了我。”

声音是对僵小喵说的,但却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莫雪,“小喵,记得了,不用留手的。”

“喵!”僵小喵十分配合地喵叫一声,龇牙咧嘴,嘴巴的两片肉上扬,露出锋利的牙齿。还发出咕咕的低喘气声。

莫雪被这话一噎,没想到莫夏筠对那么地嚣张,自己想给她一个下马威,然而自己却是被一只猫儿给吓到了。

脸色铁青,也很快地掩饰好,“少主,这是什么话。雪儿不过是为了让您留心一下而已,既然这里没有我的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走到莫妁的面前,脸上神色可谓难看。

莫妁见到她这幅模样,心情十分畅快,这个莫家,就这有这个人一直跟她作对,她们作为对头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

而是十几年,已经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莫妁对莫夏筠回以一笑,待莫雪离开的有一段时间的时候,自己也不在这里过多的逗留。

“这个莫雪是在让人讨厌啊。”僵小喵收起气势,刚竟然威胁它的筠筠,真是……十分欠虐。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莫夏筠眉毛上扬。

“你说的是那个白雪?”僵小喵脱口而出的这个名字,它在外面也对这个白雪没什么好感,明明就是一个很好的名字,怎么到了她们身上有说不出的诡异呢?

莫夏筠笑而不答。

“现在那个白雪在外面过得可好?”僵小喵兴致勃勃地问道。

“我让沈以风等我回去在处理了,先留她几天吧。”将手中的茶杯放到嘴角边,啄一口。

这个地方,真是一点都不想呆下去了。

“啧啧啧,想不到你也会有心慈手软这一天。”

“那是什么?”

心慈手软?在她这里怎么可能存在?

这个词跟她真是八辈子都不搭。

莫夏筠看向窗外的夜色。

差不多了呢。

这天,莫妁和莫雪回来,莫家的其他人都打了鸡血似得。

莫家年轻一辈中,女孩本来就好,而漂亮和实力强悍的女孩就少上加少,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一夜的欢呼,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少主。”莫银在院子外见到她,心下一喜,走到她身边。

莫夏筠被他们吵得一夜都没有睡,心里本就烦躁地很,想出院子散散心,并不希望遇到任何人。

但,眼前的这个人,嘴角永远噙着笑意,温和的语气想山间的溪流清润抚平着她的烦躁,怎么也不忍心对他发脾气。

生怕伤了他的心。

这个想法在自己脑海中出现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条,什么时候,她竟然也开始关注其他人了?而且,还是……

揉了揉眉心,说道,“嗯。”

莫银听着她有气无力,淡淡的回应的时候,眉头紧皱,“可是昨晚没睡好?”

莫夏筠好笑,这他都知道?“是啊。”

被这群人吵得一夜无眠。

“妁儿和雪儿回来,他们有些激动罢了。今天会给她们举行洗尘宴,晚上才开始,估计还有好一段时间,要不你先回去歇息着?”莫银的语气十分温和,语速也不会太快。

是按照她现在的心情来有意放慢的。

“她们的洗尘宴?”莫夏筠一针见血问出了这个问题。

莫银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于是跟她解释说道,“嗯,虽然我是第一个出来的,但是,毕竟不是莫家的真正的血脉,有没有也不太在意了。”

这句话,没有任何的抱怨,好像是陈诉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

“你真是,心大啊。”莫夏筠感叹道。

莫银摇了摇头,笑道,“莫家对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给我有足够的资源和权利修炼。”

“呵!”莫夏筠冷笑一声。

足够的资源?说笑的吧?

莫雪和莫妁都有自己的玉牌,她不相信这么好的机会,长老院会不同样收起他的玉牌。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并没有获得玉牌罢了。

据她所知,莫家给他的资源是同第三类子弟的一样,换句话来说,除了他有进入试炼阁的机会之外,其他的资源同莫家的下人一样。

这样也是足够的?

莫银并不知道她冷哼的是什么,也是无所谓的一笑。温和的嗓音对她说到,“回去休息吧,等到了的时候,我来叫你?”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没底。心里十分紧张,看着她的表情,在等候她的审判。

莫夏筠并没有在意那么多,反正自己也不认识路,便随了他,“可以。”

往院子里面走去,一夜都没睡,是要补眠。

莫银听到这两个字,心里一惊,差点呼出声来,怕自己听错了,再次问道,“可以?”

走到门口的莫夏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由好笑,随即点了点头。

莫银回过神来,还是莫妁叫醒他的。

“莫银?怎么了?”

他干咳一声,知道自己刚失态了,说道,“没事。”

眼神还是有意无意地往院子的门口扫去。

莫妁作为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他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少主,她……”

“嗯?”

“没事,我就问问少主今晚会不会来宴会。”说这句话的时候,天知道她的心是多么地苦涩。

他的眼神,提到莫夏筠的时候,都是亮的。

她又怎么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十几年了,她在他身边十几年,他都没见到她。

现在莫夏筠来了才不到十天,他就已经对她倾心。

昨天还对莫夏筠说的自己不会放弃,是多么地可笑。

莫银也意识到她的不对劲儿,问道,“你怎么了?”

看,又是这样!

每次等她快放手的时候,这个人总是这样给予她不该有的关心和问候。这样的温柔怎么让她不沉沦?

“没事,我身子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说这句话,喉咙干哑地厉害,她拼命抑制出自己的情绪,不让它流露出来。头也不会,脚步加快想逃离莫银的身边。

她不想这样,不想爱地那么卑微。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爱了就是爱了,如果可以那么容易放弃的话,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了。

莫银想张嘴说些什么,但那越来越快的身影,他还是不能说什么。

大概真的是不舒服吧,早些休息好。

想着该给一些什么药物给她。

目光触及到那院子的时候,眼神都变得十分柔和。

不知是不是有人刻意吩咐的,莫夏筠院子周围的吵闹声停了下来。

静谧的环境,她入睡得十分快。

几个小时过后,她悠悠转醒。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不过距离宴会还是有一个小时,简单地收拾一下就出门。

“你出来了。”见到她出来,莫银正如莫妁所说的那样,眼睛都是亮的。

她一出来就见到有人站在门口等她,揉了揉太阳穴,“我好像做错了一件事。”

不应该让他过来等自己的。

心下叹气。

莫银故意没听见她这句话,笑着说道,“现在过去,宴会还来得及。”

这个情况,再怎么纠结下去也不是问题了。莫夏筠也只能点头答应。

上车的时候,她一直皱着眉头。

看来睡不醒,人的大脑做出的决定百分百都是错误的。

莫银只在副驾驶,想说什么,触及到她紧皱的眉头之后,把口中的话又咽了下去。

一路上,两个人相安无事走到了宴会的地点。

宴会在大厅门前的一个空地上举行。

霓虹灯闪烁,将整个地方的每一个角落都照亮。空地上栽种着各种名树。与这霓虹交相辉映。

有种说不出的违和。

一个古色古香的建筑,门外举行的宴会却是香槟红酒。

见到这一副模样,她又揉了揉额头。

这个画风怎么看怎么奇怪。

不过既然不是为自己举办的,她也不能说多少。叹了口气,才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走过去。完全忽略了身边的莫银。

“银哥哥,你来了!”莫银刚想追出去,莫雪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嗯。”随意地应了一声,又想走到她的身边。

而莫雪怎么会让他如愿,一把揪住他的衣角,“银哥哥,妁儿姐也在那边。那边的人也在找你呢,我们快点走过去吧。”

莫银就这样被她半拉半推地走到了一堆人的面前,这个时候想再离开就难上加难了。

虽然是在这里,但他身在曹营心在汉,眼神一直扫过那个角落,没见到人之后,莫银的眉头都皱了起来。眼神一直在寻找那熟悉的身影。

“银哥哥。”莫雪愤恨德看着这一幕,该是的莫夏筠,都已经被拐走了,莫银的心都还放在他身上。“你在找什么呢?”

莫银眉头皱成一个山字,“你见到少主了么?”

“呀,少主?”莫雪惊讶一声,“她来了么?”

莫银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同她一起来的。”

“这样就奇怪了。”莫雪食指放到自己的嘴唇上,佯装思考样,“我一直都没见到她啊,我还以为少主在生我的气,没来了呢。”

“什么意思?”莫银厉声问到。

莫银从来都没有这样的语气对待任何人,这次却是放到了莫雪的身上,让她甚至不由一颤。

心里就更加怨恨莫夏筠,暗自下决定,一定让她生不如死。

“我昨天好像惹恼了少主啊。”声音有些委屈,“我不过是提醒她要看紧她的猫儿,那猫儿生性顽劣,你看。”

撸起自己的衣袖,白皙的碧藕露在莫银面前。

白皙的手臂上,和手背上都有三道抓痕。特别是手臂上的那三道抓痕,已经可以见到里面的皮肉了,伤口中的肉向外翻,露出一道深深的伤口,看起来毛骨悚然。

僵小喵在远处看见这一幕,气得跳了起来。

这个不要脸的什么鬼雪,竟然敢污蔑它僵大爷,她手臂上的三道抓痕一看就不是它的爪子弄的好吗?要是它,根本就不会那么轻,一定会让她整条手臂都给废了。

很好,你等着,我会让你说的成为现实,满足你的愿望的。

“这是那只猫儿给抓伤的。”莫雪说这话,有些鼻音,让人一听就心生怜惜。

肩膀一抽一抽,眼里在眼眶中打转。

众人听见她这边的情况,纷纷停下交谈,都望向她的手臂上。

见到那三道抓痕之后,倒吸一口气,这只猫儿真是胆大包天了。

都想上前去安慰她。

而见到莫银那青黑的脸,都停住了脚步。

已经有人生气了,而且这个人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那么自己也不必自讨没趣。

莫雪见到他表情,以为他是为自己的伤口生气了,再添油加醋说道,“虽然我知道,不该怪少主的,但我跟少主说了之后,少主不但没有责罚那只猫儿,反而更加地纵容它,银哥哥……”

“够了!”莫银低喝一声,阻止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莫雪心下一喜,知道一级奏效了,心里早已喜滋滋地等着莫银为她出气。

莫夏筠?

还不是一样,长着一张妩媚样,在这里装冷美人,竟然还想勾引她的银哥哥?呵,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我要是听到你再说一句少主的不是,被怪我不客气了!”莫银从来没有那么地气愤过。

他虽没有认识莫夏筠很久,对她的脾性还是了解一二的。心里压根就不信莫雪说的那些话。

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

如果莫雪没有做什么的话,那只猫儿根本就不会对她做什么。

所以,莫银心里就认定了,这一切都是莫雪自讨苦吃。

而且还当众的污蔑莫夏筠,这一点就可以讲他心中的火苗给点了起来。

“银哥哥?”莫雪眼睛十分迷茫,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而且这个火还是冲她发的,这怎么不让她怀疑人生?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