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是生气了吧(1/1)

她跟莫伊今天才认识一天,说的话,她跟他说的话并没有超过二十句话吧?大多数都是他一直在说。

莫银这种温润的公子类型,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僵小喵心里腹诽,你看不上人家,不碍人家对你感兴趣啊。

不过腹诽是腹诽,它可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就这样说出来。

一夜好眠。

早上莫夏筠又被人给敲醒。

心里有那么一丝烦躁,好像她进来这个莫家之后,就没一天的安生觉可以睡了?

“有事?”冷冷的声音可以冻伤人。

过来叫她起床的人欲哭无泪。他几天怎么那么倒霉?

莫夏筠喜欢睡懒觉这件事,在莫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因为每次他们早上来叫她的时候,她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现在……让他过来叫她起床,不正是在老虎面前拔毛么?

“少、少主、在试炼阁闭关的其他两人,也就是莫雪小姐和莫妁小姐今天出关了,家主,家主让我过来通知您一身。”

“砰!”

门被重重地带上。

靠!就这件事?叫她起来?

现在才几点,早上七点,还有两个小时,就不能让她安生一些?

被关在门外的人,拍了拍自己的心脏。

少主,这个模样,应该是……生气了吧?

会不会将他给吊起来打?

上次见识过她的变态之后,就没人敢过来招惹她。

希望她忘记自己吧。

呜呜呜……妈妈,这里太恐怖了。

被人吵醒的莫夏筠一肚子气,就再也睡不着,干脆醒来研究昨晚莫银给自己的橡胶手套。

吃过早饭,才七点半,还有一个小时时间。好像足够了。

越研究越发现,这个莫银确实是个人才。

能够研制出这种致密分子的手套。

叩叩叩——

门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少主,你起来了吗?”莫银等了很久没有见到人,犹豫轻声问道。

“嗯。进来吧。”莫夏筠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收拾好之后,对着他说了一声。

昨天已经被邀请进来的莫银,心里一喜,看来昨天自己并不是幻觉了。

“有事?”莫夏筠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现才八点。

“没有。”莫银说道,“今天莫雪和莫妁都会出来,我是过来跟你一同前往的。”

莫夏筠眼神盯着他,好像要将他心里的想法看清。

莫银则是大方地给她打量。

“走吧。”无果,莫夏筠收拾了一下,起身往门口走去。

莫银但笑不语,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走着。

两人并没有坐车,而是走路的。

莫夏筠是为了想每个房子到百草阁的路线,而莫银则是想跟她一起走。

不知不觉,就已经来到了试炼阁面前。

这个时候的人,同上次一样,形若圩市,好不热闹。黑压压的一片人都在张望着那个试炼阁的门。

“少主。”

见到莫夏筠来了,所有的人都向他问好。

“银少爷。”

莫银是莫家的第一人,与莫夏筠在一起的气势也没有被压下几分。

两人朝他们点点头,便没有在理会他们。

吱呀——

依旧是沉重的声响,试炼阁的门就已经开了。

一袭白色的衣裙从里面走出来。

如瀑布的头发梳成一个好看的发髻,白色的汉服衣袂随风飘扬,超凡脱俗的容貌精致细腻,双瞳波光氤氲,樱唇上扬,给人如沐春风的温和。莹莹细腰不堪一握,身材前凸后翘。

莫夏筠心里赞叹,真的是一个美人儿。

其他的人也是这么觉得的。莫妁在他们心中就是女神的存在。

但是见到了莫夏筠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比仙子还美丽的人。莫夏筠的那种复杂的气质比莫妁多了好几份的魅力。

与莫夏筠的容貌比起来,她的气质更胜一筹,莫夏筠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让人注意到她的气质。当然,她的容貌与莫妁相比,也是毫不逊色的。

莫妁的眼神环视一周,似乎捕捉到一个身影,眼睛一亮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莫银。”莫妁的声音充满激动和欣喜之情,似乎并没有想到他会过来这里。

莫银温和地向她点点头,噙着一抹笑意问道,“这次可有长进?”

莫妁姣好的面容上布上一层红晕,小女孩模样羞涩地点了点头。“这次到了凡武境的神识阶段。”

语言中不可抑制的高兴和与人分享的乐趣。

“真厉害。”莫银由衷地赞叹,莫妁的天赋是摆在那里的,在同辈之中,她的实力是最厉害的。

莫妁听到这一声夸赞,脸更加的灼热。

莫银对着她笑了笑,想着身旁还有一个人,介绍到,“这是少主,妁儿。”

莫妁这才注意到子啊莫银身旁的女子,见到她的时候,心里的警铃大作,僵硬地向莫夏筠问好,“你。少主。”

莫夏筠朝她点点头。

没有在意她的其他异样。

“雪儿呢?”莫银开口问道。

莫妁摇了摇头,“我在里面也不是同莫雪同一个地方历练,所以并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按照时间,也大概是这个时候出来的了,就再等等吧。”

莫银觉得有道理,不过还是询问身旁的莫夏筠。“少主,您觉得如何?”

莫夏筠无所谓耸耸肩。

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也好真的见识一下这些人才是。

得到莫夏筠的同意之后,莫银心里一松,生怕她会因为什么事情而不等候在这里。跟她相处的机会还真的不多。

莫妁此时也意识到莫银对莫夏筠的不同,不过看到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儿的时候,心里不禁苦涩了起来。

可不是么?莫银看起来是谦谦公子没错,待人温和,整天来能上挂着的是温润的笑意。看起来是平易近人,但其实只有她知道,能真正进入他心里面的,没有一个人。

平时她也在鼓励自己,他对谁都是一样,只要自己不放弃,那么他就一定会看到自己,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不能够么?

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让她心里有前所未有的恐慌。

没等她苦涩玩,试炼阁的门又被打开了。

这次出来的就是他们一直等待的莫雪没错。

要是莫妁走的是高冷出尘的路线,那么莫雪则是楚楚可怜的少女路线。

通常他们称之为——白莲花。

莫夏筠眼神在莫雪和莫妁身上逡巡了很久,才有了思量。

没等上面的人走到这边,莫夏筠就说话了,“我先走了。”

莫银张了张嘴,发现是没什么理由再留下她,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一幕被莫妁看起来十分不对劲儿,低声叫喊他一声,“莫银。”

莫银这时候转过头,温和说道,“怎么了?”

莫妁拳头紧握,他还是这样,对待其他人看起来很关心,但也只是停留在对家人的关心上面,并没有刚对莫夏筠刚的那样的神采。

自嘲地笑了一声,“你跟我说说少主的事情吧。”

莫银点点头,“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毕竟才比你多了那么几天回来而已。”

将这段时间他道听途说回来的事情都跟莫妁说了一遍。

莫妁越听越不是滋味,越听心里就越苦涩。

果然是不一样啊。

以前的莫银怎么会主动打听别人的事情呢?任何事情,他也只是笑笑而过,从来就没有今天这个样子。

呵。莫妁你不知一早就知道他对你就只是妹妹的感情么?你还在这里执着些什么?

莫银似乎也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儿,出声问道,“你是否需要休息?”

莫妁的嘴角扯出一干涩的弧度,“我先回去了。”

莫银点点头,噙着一抹笑意等着莫妁离开。

“银哥哥。”莫雪从一早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这边的情形,莫妁对莫银的心思,可以说是周所周知。

看见这幅模样她也只能在远远看着。等到她走了之后才敢走过来。

“嗯,这次该是有些许进步了吧。”莫银只对她温和一笑。

莫雪羞涩地点点头,“这次进阶到凡武境的真气,距离你还有一段距离呢。”似乎是想到什么,莫雪有些期许说道,“银哥哥这次应该到真罡了吧?”

“呵呵,你这小鬼头,日后你变回知道了。”

莫雪看着这幅模样不由看痴了,莫银原本的模样就不差,加之嘴上永远都是噙着一抹笑意,增添了几分温暖的光芒。

莫雪嘴上在嘀咕着,不过也不觉得他会低过真岗。

莫银在他们莫家年轻一辈中,最有实力也是众多人倾慕的对象,重点是他虽然姓莫,所有人都知道他并没有莫家的血脉,没有了最原始的那蹭阻碍。

莫银的人气更不会低。

而对于莫雪来说,莫妁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不仅是实力还是容貌都在她之上,也幸好,莫雪知道莫银对谁也没那份心思,这才敢大胆的靠近他。

莫银并不知道莫雪的小心思,想着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情了,“你待会儿到长老那儿抱到一声吧,妁儿已经过去了,你也别忘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这段时间也辛苦你。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吧。”

对于莫银的谆谆教导莫雪感觉有些欣喜有有些别扭。

总感觉莫银对自己说的这番话是哥哥对妹妹的教导。很是让她懊恼。

不过如今也并不能说什么。

“是。”应了一声之后。莫银就随着莫夏筠的院子走去。

僵小喵今天又被莫夏筠给留在了院子,很是不高兴,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就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莫夏筠看着也很是无语,“怎么了?谁又惹恼你了?”

“哼!”对她冷哼一声,头扭过一边故意不看他。

“今日是到外面嗮的,更何况那些人你不见也罢,日后也定会见到的,你在这里急什么?”莫夏筠十分有耐心地跟它解释着。

她觉得,日后不会远了,起码刚回来的两个人都见到了她,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不过不少也过过来串串,门,这道也不是她该担心的。

上次在山上僵小喵没有随她一同前往,雷劫之前的那一段小插曲,那个人也不会知道有僵小喵的存在。所以,不想让它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它是他们措手不及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听到她的解释,僵小喵的闷气也倒消了不少,不过是不想就那么地理会她,它觉得自己应该硬气一点,不然整天都那么好哄,下次也该让它独自留下了。

莫夏筠无奈地摸了摸它的毛发,“莫生气了,嗯?”

“那你答应我,下次上哪儿都要带上。”僵小喵别过脸看着她。闷声闷气地说了这已经话。

“要是过了这段时间的话,我可以考虑。”莫夏筠只给了它这么一句话。

背后的那个人,自从被秦陌伤到之后,定会找方法一直,而且还会提升自己的实力,日后再次见到他的情形她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于是又耐心说道,“更何况,你真的舍得小狸跟我到处走?”

“怎么又扯到小狸身上了?”僵小喵赌气说道,“要不,我们俩都跟着你就好,反正小狸是不会介意的。”

它笃定说这句话也不是没有理由。

莫夏筠叹气,“这件事日后再说。”

“你就想再次扔下我。”僵小喵恼了,自从上次度过天地惩罚之后,它总觉得莫夏筠有意无意都在保护它,它也知道这是为了它好。

不过它要的生活并不是这样的,他要在她身旁,协助它。

莫夏筠无奈,“不是这样的,你知道……”

她还没说完,门就被敲响。

“少主,您在里面么?”

传来的是莫银的声音。

僵小喵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自己也钻进了刚的牛角尖里面出不来,反正她要见人,它干脆不理她了。

冷哼一声,从桌子上跳下来,自己找一个地方安静一下。

莫夏筠皱眉,对僵小喵说道,“你这是去哪儿?”

“我去休息。”它是头也不回地说这句话的。不等她再次叫住自己,‘嗖’的一声从窗口跳了出去。

莫夏筠知道它这是真的被伤心了,眉头紧皱,嘴角抿成一条线。

“少主?”

莫银见到人还没出来,又再次出声问道。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mua~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