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秦陌是老男人(二更)(1/1)

只是静静的夜晚,秦陌与莫夏筠相拥而眠。

翌日,同往常一样,秦陌依旧做好了早餐,等候着莫夏筠的醒来。不同的是,今天他是在床上等着她的醒来,他想让她每天醒来的第一眼都是看到他。

如他所愿,莫夏筠醒来就见到秦陌,对他微笑一声,“早。”

刚醒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在加上昨夜的叫喊,此刻她的声音有那么地一丝沙哑。

而在秦陌听来则是无比地性。感,对准她的嘴唇又亲了一下,“早,秦太太。”

莫夏筠脸上一红,这人又开始了。

“昨夜,被雷劈中的时候,我做了几个梦。”

莫夏筠想了想,还是想将这件事告诉他。

“嗯。”秦陌深情望着她,“做了什么梦?”

“我不记得了。”莫夏筠无望凝噎,“这几次的做梦都是这样,都忘记了主要的情景,第二天醒来,好像是自己做了梦,但又好像自己没有做梦,搞到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没有做梦了。”

如果不是昨天醒来的时候,还有一点自己做其他梦的记忆,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是真的没有做梦。

想到那个梦,莫夏筠脸又红了起来。

天啊,她到底每天是在想什么?

那次的梦,她竟然梦到了自己在床上无比地撩人坐着一些搔首弄姿的动作,重点是那些动作都好像对其他人有作用似得,可以勾起别人的**?

是这样的吧?

她看见那些动作之后,脑海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信息。

这些动作分明就告诉她,任何的动作都可以勾起别人的**。而且不同的动作造成的效果也是不同的。有些轻微的使人迷恋,有些则是已经接近了疯狂的状态。

她在梦中还不信,然后就出现了秦陌。

在她最先做了一个动作之后,秦陌就好像失控了的模样,将她狠狠地扑到。

当然,虽然是像失控,但他的眼睛中还是又无尽的爱恋的。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没穿衣服,再加上自己做的梦,天啊,她都想劈死自己了。

为什么会做春梦啊?

为什么拿到雷不劈是她?

害她一路上都不怎么跟秦陌说话,而是完全沉浸于自己的梦中。

哦不,沉浸于自己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的纠结之中。

见到人儿有些出神,秦陌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在想些什么呢?”

“没。”莫夏筠自然不会将自己是想春梦的事情告诉他,而是随便说了一句话,“我在想,是不是有人想让我知道些什么,但是碍于某种原因,只能用通过梦的方法来隐晦地告诉我。”

“别想那么多。”秦陌一把抱着她,“每个人每天都会做一些梦,但是由于有些梦离你醒的时间太长,以至于你醒来之后就忘记了里面的内容。”

莫夏筠觉得他说的话有些道理。

人在熟睡之后,都会有几段教长的波长,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做梦,跟这些波长的段长是吻合的。

有些梦也也是是因为时间较长而忘记了。

秦陌揉了揉她的发顶,再次说道,“有些事,也只能随缘。只要让你知道的,你自然也会知道。不会因为几次梦忘记了日后就不会知道。”

这句话秦陌说地较为明白,莫夏筠也知道他讲的是之前自己隐瞒她的事情。

而她也没有在意。

经过这次的劫难之后,她倒是想清楚了很多事情。

有些事情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阿陌。”莫夏筠搂着他精壮的腰肢,说道,“我觉得我应该前世成就了宇宙才能遇见你。”

“胡说什么呢?”秦陌失笑,“我们有十世情缘了,无论我们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找到你。”

莫夏筠自当这句话是他说给自己听到,也没放在心上。

而是觉得这句话无比的甜蜜。

她的阿陌,真是越来越会说甜言蜜语了。

现在没说的一句话都是情话。

“明天,我们就下山?”秦陌问道,在这里呆得也有一段时间了,之前她没跟自己说,但他也是能看得出她有些想念自己的家了,还有A市里面的朋友。

莫夏筠听后眼前一亮,她原本也想度过这次天地惩罚之后,就回家看看的。

这样就代表了自己真的是这个世上的人了吧?

不过,现在……

莫夏筠敛眉。

秦陌问道。“怎么了?”

“我的头发……”

自己这样就回去,就不怕是真的吓到了别人了吗?

秦陌敲了敲她的脑袋,“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他们都不会在意的。”

是啊,他们不会在意的。

自己又在担心些什么呢?

“他们见到你这个模样,只会是更加地喜欢你了。因为,你无论什么样子,就只会讨人喜欢。”

莫夏筠笑了笑,“秦爷的嘴巴真是抹了蜜,一样甜啊。”

秦陌眼睛微眯,对准她的嘴巴,亲了下去,“嗯,的确很甜。”

莫夏筠:“……”

这人真是……不客气啊。

心里的那么一点纠结也在秦陌的开导之下消失殆尽。

之前为了度过天地惩罚,她是专门为了布置阵法忙前忙后,可没有好好地看过这里的风景。

距离下山的时间也足足地多了一天,莫夏筠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忙里偷闲的机会。

带着秦陌转遍了整座山。

除了他们渡劫的地方被雷劈地是一片漆黑之外,其他的地方均是生机勃勃,不失是一美景。

于是,山中透着莫夏筠的笑声,还有那一抹银色在嫩绿的映衬下更加的瑰丽,就真的是山中精灵。

莫夏筠有些心疼这些被他们破坏的花花草草,运输处自己体内的治愈之气。

绿色的气息从手上传出,经过的地方花开得无比的娇艳,树木也茁壮地生长了起来,跟原来的势头一模一样的高。

莫夏筠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朝秦陌点点头,一副是小孩子讨夸奖的模样。

秦陌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发,真是越来越小孩了呢。

而正是这次的治愈之气输出之后,之后的路程,就算莫夏筠没有刻意地用治愈之气,她经过的地方还是会有一些植物好像受到了生长激素的调节,拔高了不知十公分。

莫夏筠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这一幕。

又走到了其他的地方,发现正如她看见的那样,只要她走过的路程,还没开花的花儿竞相开放;原本只是刚冒出尖牙的小草,马上变高,茁壮生长。

让她小小地吃了一惊。

秦陌含笑走到她身边,说道,“这是你度过七七神劫之后,得到的一种新的能力。女娲之灵。”

“女娲之灵?”怎么那么高大上?

“嗯。”秦陌点点头,为她解释到,“女娲之灵至今为止,只是女娲的后人有这一段的能力,但是女娲的后人早在天庭别灭的几千年前已经灭绝了,而女娲之灵也随之灭亡了。”

“女娲之灵在女娲后人之中也是很难激活的一种异能。应该不算是异能了,是一种幻灵。它能够将植物起死回生,也拥有将人死而复生的能力。”

“这样的幻灵在上古也是很抢手的存在,女娲之灵的获得者也是众多宗教中唯一一个是抢破头的存在。由于女娲之灵的拥有者其他异能并不突出,所以,她也必须依附到一些大宗教中才能够存活。”

“不然,只能是被人灭杀。一个拥有起死回生的人,对一些人来说是一个宝贝的,也相当于拥有了无数次生命。”

莫夏筠点点头,知道了这个幻灵是多么地逆天。

秦陌继续道,“然而,自从盘古开天之后,女娲之灵的拥有者也只是那么三位,而你,是我知道的第三位。”当然,前两位也是你。

这句话秦陌没有说出来。

莫夏筠倒吸一口气,这样,自己不是撞大运了?

“不过现在知道女娲之灵存在的人,已经很少了。要不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也不能知道这件事。”

莫夏筠狐疑看着他,“你怎么知道?”难道他就是那个上千年的老家伙?

秦陌只是笑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回答她的话。

莫夏筠有些郁闷,这人现在怎么那么喜欢摸自己的头发?

“女娲之灵可以隐藏的。”秦陌教她隐藏女娲之灵的做法,“只要你将治愈之气稍稍地控制在小范围之内,还是不会让人发现的。”

莫夏筠看他的眼神就更加地古怪了。

这人怎么来呢控制女娲之灵的方法都知道?确定不是上千岁的老头?

一想到那副画面,秦陌捋着自己长长的胡子,语气慢悠悠地说话,莫夏筠就觉得好笑。

于是就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秦陌自然知道她笑的是什么,心里也只是无奈。

说起来,他如果有记忆的话,应该是上万岁了?

那也只是记忆而已,现在他还是二十七岁的男人。

“我总觉得我们一早就该认识的。”莫夏筠笑着笑着无厘头地就来了那么一句。

秦陌也只是笑笑,默认了她这句话。

很快了,你就可以记起之前的事情。

应该会很高兴的吧?这辈子,没人能将我们分开了。却实不容易。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爱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