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我吃醋了(一更)(1/1)

世间上,又有多少对眷侣能够做到如此?

就算是记不起,他们还是能凭借自己的心找到他们的另一半,又重新开始一世情缘。

躺在地上的莫夏筠手动了动。

咔擦——

身体表面上的一层焦黑出现了裂缝。

秦陌激动了手脚都不敢动。像个毛头小子那样直盯着自己面前的人。

身上的焦黑慢慢皴裂,露出了一丝白皙粉嫩的皮肤。好似盖着的尘土,秦陌将手轻轻地抚上莫夏筠的身子,将上面的焦黑给抹去。

天枢见到这副场景,得知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而在外围那些人,似乎要交给他了吧?

回头对秦陌说了一句,“我在山腰间见到南宫悦翎,带着她的灵士。似乎是冲这边来的。”

不是秦陌有没有听进去,天枢还是非常认命的去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事。

摇了摇头,无奈道。他大概是最没天权的天枢了吧。

不过这样的他,还是挺喜欢的。

大概做天枢太久了,好久没找到有那么合适自己眼缘的人了。

秦陌手中的动作轻柔,将盖在莫夏筠身上的那一层焦黑抹去之后,露出的是原本的面容。

月亮的光华照到她身上,渡出了一层淡淡的光芒。好似这夜间的一切都是为她而生似得,在她身边展现无比的光辉。

因为她的存在而显得更加地有意义。

她就宛如是夜间的精灵,为这大地增添几分的灵动。

眼睛此时紧闭着,宛若蝶翼般的睫毛停留在她白皙紧致的脸上,眉毛远山入黛,稍微紧蹙的表情显示出她睡得并不安稳。

小巧的琼鼻下是一张粉嫩的嘴唇微启,引人采撷。

在焦黑的背后,莫夏筠的如泼墨的黑发此时却蜕变成了如银的白色,宛若一缕月华。

秦陌看着这个人儿,嘴唇扬起会心的笑意。

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会是他心里最中意的模样。

这一头的雪发,真正是与她背后的黑翼形成完美的搭配。

手掌轻轻抚上她的面容,感受着上面传来的温热。

将她抱紧怀里,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方才的情况着实吓到了他,他多么害怕他们也会像前几辈子那样,求而不得。

就算是在一起了的最后,结局依旧不好。

低沉的声音才他口中发出,“相信我,一定不会让任何的情况将你抢走。”

莫夏筠也好似感受到这样的呼唤似得,睁开了那双足以将人吸引进去的妖媚眸子。

如红宝石般的艳红,美丽又妖艳的眼眸就这样绽放在秦陌的面前。

秦陌朝她一笑,“老婆。”

“阿陌?”莫夏筠双手摸上他的脸庞,她还可以清晰地看见他面容上的两条泪痕。“让你担心了呢。”对着他温柔一笑。

秦陌真是爱死了她现在的动作,她不知道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对他的致命诱惑吗?

低头朝她的嘴唇吻上。

一吻过后,莫夏筠才感受到夜间有些凉意。

也感受到自己身体上传来的触感,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烧成焦黑。

“我……”脸颊染上一抹粉红。

秦陌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女孩在别扭些什么,低低地笑了起来,最后变成了爽朗的笑声。

这样的笑声让莫夏筠更是羞愧,于是轻轻地打了一下他,语气幽怨到,“还笑。”

“好了,我不笑。”但是眼睛中的笑意是怎么也藏不住。

将她放了下来。

一接触到凉凉的地面,莫夏筠背后差点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秦陌很细心地让他垫在自己的一只手上,另一只手脱下了自己的上衣,盖在她身上。

附身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放心,这里没人,只有我跟你两个。”

莫夏筠羞得恨不得马上找到一个地洞给转进去,轻声骂道,“正经点儿。”

“我是很正经说这句话的。”秦陌的嘴唇都碰到了她的耳廓边上,“老婆,你这是想到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了?要不,我们现在还做一下?”

莫夏筠抬头一瞪他,见到他笑眯眯的模样,又迅速的将头埋到他的胸膛里面,闷声闷气说道,“我们回家。”

秦陌这才不再逗她。

天知道,今天晚上他的心情是如何。

坐过山车都没有他那么刺激。

“好,我们回家。”将她一把抱起,紧紧的埋在自己的身上,尽量不让她吹到夜间的凉风。

身无寸缕的感受实在是不太好,一路上莫夏筠都没有主动跟秦陌说话,就算是他刻意的跟自己说话,她也只是有时应他一句。

其余时间都在害羞中,一直就埋在他的胸膛上。

秦陌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儿怎么变得那么害羞了?

不过当真是考虑到她会着凉,收起逗她的心思,瞬移到了小木屋。

一手就将她轻轻放到床上,然后在从衣柜上拿出衣服,为她穿上。

莫夏筠怎么会让他给自己穿衣服,虽然这种事情他已经做不少了,但那是在她昏睡过去的状态下啊,如今清醒着,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为自己穿衣服。

秦陌失笑,“老婆,你这是害羞了吗?”

莫夏筠不回答他。

秦陌又道,“还是说你不想穿衣服,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莫夏筠听到这一句话,马上将一旁的被子盖过自己的头顶。

秦陌轻轻的扯了扯被子的一角,“嗯?出来,别闷坏了。”

“你、你……你先出去。”莫夏筠说了一句话。

秦陌叹了口气,还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小妻子会变得那么害羞了,不过是真的担心她的身子,也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好,那你自己穿衣服,嗯?”

留给秦陌的是空气中的沉默。

等了几秒钟之后,见床上的人是真的不想回答自己,于是就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门。

莫夏筠的听力在这次之后,变得更加的敏锐了,秦陌的步伐虽然轻,但还是有军人的稳重在里面,她自然能听得出他是真的离开了。

才从被子中探头出来。

见到人真的不再之后,才长吁了一口气。

主要是她这次梦中还梦见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见到秦陌才会不自主地害羞。虽然是有些主要的事情她是忘记了,那些事情也仅仅限于被人不想让她知道又必须通过一个方法让她知道的事情上罢了。

而她记得的那些事情,则是……

一边想着一边将自己的衣裳给穿上。

当发现自己余光看见的一抹亮银之后,手都不知道怎么摆放了。

这……

这是她的头发?

一头的亮银色雪发垂坠入地。

是真的已经接触到地面上,反射出灯光的柔和,有一层淡淡的光芒在上面。

镜子里面的人还是以前的模样,同时又多了几分灵动和柔美。

就像是江南女子的温婉中又带了一些成熟女性的妩媚。这两种原本矛盾的气息在她身上却是诡异地和谐。

她……

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也不是说她不喜欢,只是这一头的银发,在现代的社会来说,还真是异类啊。

“很美。”秦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到了她的身边,拿起放到梳妆镜上的木梳,为她梳着一地的雪发。

“真的么?”莫夏筠望着镜子的人说道。

“嗯。”手中的动作更是无比的温柔,好似在梳着自己的心头之宝,往下亲了亲她的头顶,说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也一样深得我心。我的夫人自然是最美的人。”

莫夏筠对着镜子一笑。

这一笑更是亮了,好似周围的光华都变得暗淡了起来,这抹笑意宛如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辰,永远点缀着夜空的黑暗。

“老婆。”秦陌眼睛暗了安。

“嗯?怎么了?”莫夏筠看着他。

“以后别对别人笑。”秦陌绷着一张脸,严肃地说着这一句话。

本来他的老婆不笑就是最美的人了,如果一笑的话,更加迎来一些阿猫阿狗就不好了。

听到这句话,莫夏筠更是噗嗤一笑,“吃醋了?”

秦陌叹了口气,大方承认道。“是,我吃醋了。”

又加了一句,“更想吃你。”

低头朝她的耳朵轻轻咬着。

从耳朵的亲吻落到了脖子上,吮吸着,想要为她的脖子上吸出自己的专属印记。

莫夏筠被这吻,吻得燥热。转身一把抱住他,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

秦陌紧紧抱住她,身体紧贴着,好似想要将人融入到自己的骨血之中,“老婆。”

“嗯。”

“我们睡觉吧。”手已经在她的身子上上下其动。

莫夏筠给他的是一阵喘气声。

秦陌眼睛一暗,一把抱起她,大步地往床上走去。

白皙的肌肤和雪白的银发相应,无比刺激着他的眼眸,秦陌低吼一声,抱起她的身子更加紧贴自己。

又是一夜无眠。

夜晚天空闪烁着的星辰,又一颗突然发出了一道无比柔亮的光芒,有那么的一瞬间,照到了莫夏筠所在的木屋上,洒下一地的光华。

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这么一瞬间好似不存在似的,没有注意到。

当然在床上活动的两个人也不会在意到这一抹光亮。

只是静静的夜晚,秦陌与莫夏筠相拥而眠。

------题外话------

摸摸大~谢谢你们的支持。哈哈哈~爱你们。

秦爷:我吃醋了。

筠筠:醋是碱性食品,有利于消化,应该多吃。

秦爷:……可是我喜欢吃你。

筠筠:你舍得吃你老婆?

秦爷:不舍得,但是我舍得在床上吃你~

然后将人抱到床上,准备‘生吃’。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