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重新开始一世情缘(三更)(1/1)

“今生今世,无论是什么原因,就算是老天爷,也不能将你从我身边抢走。不能将我们两个人分开。”他已经等得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开始记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连记忆都没有了。

所以这一次,怎么会丢下她呢?

这一道声音就好像是有魔力似的,一直盘旋在空中。

就连上面的七彩神劫都能够听到他的誓言。

因此,势头变得更猛了。

轰隆轰隆!

滋滋滋——

一道一道雷电,根本就没有间隙,从上面落下。

几乎不间断的,犹如倾盆大雨,是从天上倾倒下来。

在山腰处看着的黑袍人,听到了刚秦陌的那一句誓言,眼泪直接掉了下来,呢喃到。“你终究还是无法忘记她。”

既然如此,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全部!给我出来!”

磕,咔。

山中泥土上突破而出的是一道道黑影。

“全部人,给我记住了,一个不留。”声音降到冰点。带着无尽的绝望。

秦陌,这是你的选择。

我会让你们做一对野鸳鸯的!

“是!”黑影中传来一阵铠甲碰撞的声响。

“哟,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天枢的声音从黑袍人的身后传出。

他终于是破开了那道牢笼,“累死老子了。”

对着面前的这些人抱怨一通。

“你来干什么?”黑袍人提高了警惕。

天枢上前搂着她的肩膀,“别这样啊,悦翎,怎么说我们都是哥们啊。怎么能不欢迎我呢?”

“滚!”南宫悦翎想将面前这个人震开。

奈何实力悬殊,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自然也不能震开他。

“我是来看小家伙的,你也是么?”天枢兴奋地看她,找到了知音。

然而这句话,好似是阻燃剂,南宫悦翎的火苗烧得更旺。

“我们!走!”丢下三个字,带着刚的‘破土而出’的士兵离开。

“诶。别走啊,悦翎,我们跟他们叙叙旧。”天枢腹黑说道。

“呵!就凭她?”南宫悦翎不屑地离开原地。

这个碍事的人,天枢在这里,她根本就没法动手。

天枢就这样‘目送’南宫悦翎离开。

望着山顶那更加明亮的七色云彩,天枢的眼睛眯了眯。

南宫悦翎,是个棘手的人。

小家伙,你的路还有很长要走,而且障碍也好似很多呢。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跟秦爷一起度过这个神劫。

莫夏筠和秦陌被头上的雷电打的五脏六腑都挤压到了一块儿。

不仅是秦陌也受到雷电的击打,莫夏筠这边也没有落下。

噗!

莫夏筠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吐血了。

但自己面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

“夏夏,再坚持一下。”还有最后的七道雷电了。

莫夏筠对他虚弱一笑,示意自己还能坚持地住。

她现在还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要坚持下去,不能离开这个世界,好不容易才重活一次,是上帝眷顾的人,怎么能就这样被打趴下?

轰!

一道。

轰!

又是一道。

……

最后的三道雷电,莫夏筠再也坚持不了,被青色的雷电再次打中,由于已经没有了防护膜,莫夏筠被雷电电了个焦黑。

直直地倒下。

秦陌瞳孔一缩。

不!

运起了自己最后的力量,往头上的七色云彩击去。自己也吐出了一口血。

滋滋滋。

黑色力量与七色云彩接触过后,原本还要落下的雷电,随着消散的云彩都消灭。

秦陌望着被烧焦的莫夏筠,不敢动她。

手指悬空在她的身子上面,无声地颤抖着。

莫夏筠在昏迷之际,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皇天在上,我XXX与XXX义结金兰,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之类的。”

她只能见到的是一个穿红衣的女孩和一个穿鹅黄色襦裙的女孩跪在一座亭子面前,对着上天许愿。

她听不见她们说的名字,也看不见她们的模样,只得猜出她们只有十三四岁左右。

画面一转,来到了他们十六岁及笄之时。

“我喜欢他。”鹅黄色襦裙女子如是说。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她们两个吵了起来。

“你知道,感情这种事情不能让的。”红衣女子叹了口气,无奈说道。

“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些都是骗人的?”

“xx,是有福同享,不是有夫同享,这一点我们比谁都清楚。”

“不是这样的!”鹅黄色襦裙女子怒吼道,“xx哥哥喜欢的是我!是你抢了他,一定是你!”

“不是她。”一个身穿黑色衣袍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同样的,莫夏筠也看不清他的模样。

只是觉得知道声音有些耳熟,好似阿陌的声音,但又跟阿陌的声音又差别。

现实中秦陌的嗓音无比的低沉,宛如大提琴般悦耳。而梦中的男子声音低沉章又带了带你温润。宛如清风般沁人心脾。

“我只爱xx一个。”黑衣男子走到了红衣女子旁,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肩膀。

但红衣女子似乎对此有些排斥,堪堪地躲过了他的拥抱。

黑衣男子也好似不在意似得,见这个情况,才想到了应该照顾面前这人的感受。

“不,你一定是骗我的。”鹅黄色女子拉着黑衣男子的衣角,泣不成声,“你一定……一定是被、被她骗了、对么?”

“告诉我。呜呜呜……”

红衣女子有些不忍,想要上前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xx。”

鹅黄色襦裙女子好似碰到了什么蛇蝎毒物似得,将她的手给甩开,“你别碰我!从此以后,我xx,跟你恩断义绝,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是生是死,各不相干。”

运起自己的玄气,将头发剪穿一撮。

举到红衣女子的面前,轻轻一放。

随着头发的坠落,红衣女子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不,不要。”

“呵呵。”鹅黄色襦裙女子讥讽一笑,“你不觉得你现在来说太假了么?”

迈着步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路过黑衣男子身旁,说了一句,“我不会放弃的。”

黑衣男子皱眉,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画面又是一转。

“你走吧。”红衣女子已经变得有些成熟,大概是三四十岁的模样,对着依旧习惯来自己门前的这个黑衣男子说道。

“三十年了。”黑衣男子声音苍老不堪,对着紧关的门扉说道,“你还是不能接受我么?”

“我说了。”红衣女子叹了口气,“你走吧。”

“十六岁的那些恩恩怨怨,不早已过去了么?为什么你还是不肯见我?”

红衣女子的眼泪又落了下来,他们三个这一生都太苦了。

她不配拥有他的爱情。

她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为了好安慰自己的愧疚,为了自己好过,从那天开始,已经不再跟他来往。

可谁又猜到,他如此情深?

这样一等,就是三十年。

“你还是不能见我一面么?”男子喃喃说道,“我们已经时日不多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哦自己?就不能在剩下的时间中,好好地过日子么?”

“你走吧。”

得到的还只是女子的无尽叹息。

最后,男子还是离开了原地。

明日他依旧回来,她一天不出来见她,他就等她一天,一年不出来,他就等她一年;十年不出,他就等她十年……

反正,这三十年来都依旧如此不是么?

画面一转。

红衣女子抱着黑衣男子的头部失声痛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红衣女子依旧是重复着这一句话。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她的无论多少次道歉,都无法再挽回他的性命。

她对不起他,他们这一辈子都过得太辛苦了。

“下一辈子,答应我,不要再遇见我了。”对着他的嘴唇,轻轻一印。

女子这样一抱,抱着他就是知道生命的结束。

直到有人闻到了这边的异味,才得知,这两个人已经离开了人世。

想将他们分开,好安葬。

但是,女子报得男子太紧,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将他们一同安葬。

一个梦结束。

一如既往地,莫夏筠没有记得梦中的情形,任何一个情节都没有记住。

咔擦……

焦黑的表面,一丝裂痕出现。

秦陌的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人。怔在原地,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一眨会错过什么事。

“放心吧,她会醒来的。”天枢的声音从他背后传出。

能被七七四十九道天劫打落都还依旧存活的人,这世间,恐怕就只有这两个变态了吧。

秦陌好似听不见他说的话似的,没有回答他,而是依旧盯着自己面前的焦黑的人。

天枢叹了口气。

这两个人都是苦命的。这一世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又要遇到如此多的劫难。

果然是孽缘。

只是谁又能说明这是孽缘呢?

上天不让他们在一起,他们非要在一起。

无论过多少世,他们依旧如此。不畏上天,不畏惩罚,不畏劫难。

世间上,又有多少对眷侣能够做到如此?

就算是记不起,他们还是能凭借自己的心找到他们的另一半,又重新开始一世情缘。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

今天的三更奉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