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下不了床(三更)(1/1)

在箭与盾牌脱离的一瞬间,四周激起的风沙由于重力的原因落下。

秦陌这时候出来,手中的黑气往神秘人在的方向迅速飞去。

“噗!”

地底下的人,突然吐出了一口红血,随后晕死过去。

莫夏筠收起盾牌,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确认他是死的不能再死。

小木屋的周围全都是战斗后的残迹。

树木的枝桠被折断,在风刃走过的地方,没有一丝的突出,可以说是平平整整,一眼望去,没有任何的凸起。当然忽略了那些散落的断壁残垣。

树木由于被移动了位置,此时横七扭八,场面混乱不堪。

身为一个有轻微强迫症的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场景。

莫夏筠身边鼓起一股飓风,地上的树枝、砂砾、木头和妖妖的尸体全部都堆到一起,手指上升起一缕火苗,往那堆木头上一扔。

霹雳啪啦。

木头瞬间被烧了起来。

火在沾到木头的那一刹那,就延伸到了整个木推。

而在火堆的旁边的那些树木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莫夏筠做完这一切,直接绕过秦陌身边,并没有跟他多说一个字。

砰!

将门给关上。

吧嗒。

门给反锁了。

留在原地的秦陌:“……”这次真的是生气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原地等着火堆的熄灭。

好在莫夏筠的火不是一般的活,是凤皇淬火。

能将一切的事物都毁灭。

连无比强悍的凶兽,世界上存在最坚硬的千年玄龟的龟壳在凤皇淬火的灼烧下都会被烧成灰烬。

这些小木头和砂石,在它的火焰中,不用一分钟就烧光。

秦陌将灰烬吹散到其他树木的土壤中。

再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没有任何的动作和声响。

这是要睡大街的节奏?

“老婆——”秦陌在门外轻声叫道。似乎怕她在里面休息自己打扰了她。

以莫夏筠的听力自然是听到这一声叫喊,拿起床上的另一个枕头盖到自己的身上,想隔绝外面的叫声。就是不想给他开门。

秦陌自然能将这道门打开,但是,自家的老婆让自己出来睡,他也不能硬闯,怕自己罪加一等。

又敲了几声之后,得知里面的人是不会那么快就消气,随后坐到了台阶上。

幸好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

吱呀——

莫夏筠见到那个坐在台阶上的身影,他在夜晚中显得有些单薄。心里有些不忍。

“老婆。”秦陌惊喜的上前,紧紧地抱住她。

莫夏筠任由他抱,自己没有做任何的动作。

“老婆,生气了会长皱纹。”秦陌掰过她的身子,轻轻抚平她皱起的眉头。

“打一架。”用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说道,莫夏筠虽然心疼,但还是有气的。

她讨厌被瞒着的感觉,秦陌不跟她说,她也不会可以地去寻找答案。他不想自己知道的事情,她也不会主动地知道。

但每次都是在她偶然的情况下就能接触到一点苗头的时候,他就蹿出来捣乱。连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对!她是气他在捣乱。

既然这一切都是他惹出的祸,那么她也不必跟他客气。

心里有气,自然要消。不能将他关到门外,那么就打一架好了。

秦陌叹了口气,“好。”

得到这声应允,莫夏筠朝他身上攻击。

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出足了力气,没有丝毫的心软和保留。

秦陌也只是防守,并没有采取进攻。

“我说的是打架!”这样只有她自己在打,好似在打沙包似得,没有实打实的触碰,根本就没有发泄到。

莫夏筠正在气头上,手中的动作全都是破绽。

只要她做一个动作,他就能找出一百个破绽。

幸好这样的情绪只会在他面前才有,不然这样的莫夏筠是非常脆弱的,一下子就会被人控制住。

秦陌一个快手,钳住她向自己挥来拳头的手腕,反转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胸前。

很好,终于还手了。

虽然她的上身被禁锢住,耐不住她还有腿可以动。

借着秦陌揽住自己腰肢的里,一脚往他不可描述的地方蹿去。

秦陌一个闪身,将她松开,躲过了她的攻击,气急败坏说道,“你想毁了自己的下半生‘性’福吗?”

“打架就打架。”莫夏筠又往他身上攻击。

那那么多废话,打架还耍流氓,不踢是你活该。

秦陌忍了忍。

“我说过。”秦陌皱眉,“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会跟你打架。”

“那我就打你!”莫夏筠此时被气得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他不打,那她就打。

秦陌就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任由她打。

拳头已经快砸到他的脸,见他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莫夏筠及时收住自己的拳头。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气愤回头往木屋走去。

秦陌知道什么时候要耍流氓,刚的情况是完全不允许他这样做,但现在嘛……

一个箭步就走到她身后,伸手将她往自己身上一拉。

直接落入自己的胸膛,面对自己。

对准那因为太生气,而轻启的红唇。越发娇艳。

铺天盖地的吻落到了莫夏筠的嘴唇上。

莫夏筠虽然气,还是不忍真正地伤害他。

但是!

在他舌头强势伸入她口腔的一瞬间,上下牙一合,狠狠地咬了下去。

秦陌吃痛。被她要到的舌尖破皮,一丝血迹从伤口处传出来。

甜腥味在两人的口腔中流转。秦陌还是没有放弃攻城略地。依旧狠狠地吻着她。

莫夏筠似乎被这血腥味瞬间弄清醒。

眨了眨眼睛。

心叹了一口气。让他受伤了,最后心疼的人还是自己。

放松自己的身子,任由他亲吻着。自己也投入到这个热情的吻里面。

秦陌眼睛弯成月牙,怀里的这只刺猬终于都不那么刺人了。

乖乖地呆在自己的怀里,温顺起来还是很可爱的。

当然,生气起来也很可爱,无论她的那一面,他都该是的满意。根本找不出一丝的不对来。

粗粝的手上抚上她的腰肢,掀起了衣服的一角。

夜晚的山林,温度有些低,一阵风出来,引起莫夏筠一阵颤栗。

“还在外面。”再吻的间隙,莫夏筠声音沙哑道。双手挡在秦陌的胸前,轻轻地推了推他。

秦陌低低地笑了起来,“我们进去继续。”

然而嘴巴依旧在厮磨。描摹着她的唇形。

一把抱起莫夏筠,让她想个八爪鱼趴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托着她的臀部,一手扶住她整个手背,不至于让她掉下来。

莫夏筠被吻得七昏八素。

连自己身上的衣服什么时候已经被脱光都不知道。

雪白的**映入他的眼帘,将他脑袋中紧绷的一根弦烧断,随着火苗点燃了他身上的浴火,喘着粗气说道,“老婆,你真美。”

“等等。”莫夏筠突然叫停。

引来秦陌的皱眉。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最好是‘重要’的事情。

“今天,我制造的动静……唔!”

嘴巴瞬间就被人被堵上。秦陌似不满意她刚的行为,惩罚性地咬了咬她的嘴唇。

“现在你还有心思考虑这些?”秦陌语气危险到,“看来是我不够努力了。”

莫夏筠的嘴唇本来就薄,在他猛的攻势下,唇瓣上都沁出了一点点暗红的血丝。

莫夏筠只觉得嘴唇有些疼痛。感觉自己的唇都要被他给咬破了。

嘤咛一声。

这一声成功让秦陌化为更危险的魔兽。

暧昧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林。

一整晚山林里的小动物都是脸红着的,东逃西窜。

第二天,莫夏筠睡到傍晚才起来。

下地的那一瞬间,腿还是软的。差点没从床上给摔下来。

这个禽兽!

床都下不了!

莫夏筠暗骂道。

“老婆。”秦陌端着晚饭走进来,“吃饭了。”

“吃你妹!”这个禽兽!

秦陌一本正经说道,“我没有妹妹,你是知道?我只有弟弟。”

“你有弟弟?”莫夏筠惊讶问道,她一直以为她是独生的。

秦陌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滚!”一脚踹死这个流氓!

幸好秦陌闪的快,“踹坏了就没得吃了。”

“吃你……”将后面的一个字又吞了下去,“流氓!”

“我说的是吃完饭,你想到什么哪里去了?说我流氓?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老婆,注意尺度。”

莫夏筠:“……”你丫的要不要那么一脸严肃地说这句话?

注意尺度?

昨晚不见你注意尺度?

“滚出去!”她是气饱了。

秦陌也知道该收了,“乖,老婆吃饭。”

乖你妹!

但看见菜色都是自己喜欢的,而且又是一天没吃东西,加之昨晚的剧烈运动,莫夏筠才气消了一大半。

看着莫夏筠吃饭的样子,秦陌非常满意地笑了笑。

“昨天的事情,我已经跟上头说了。”秦陌收拾碗筷,顺便跟她说一句。

莫夏筠拍拍肚子,满是‘伺候的不错’的表情。“朕知道了。”

“是,皇帝陛下。”

然而皇帝陛下的游戏没玩过久,小木屋上方就传来了一阵雷声。

莫夏筠心里一个咯噔。见到如此阵势。

脑海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来了!

------题外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

今天三更奉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