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是真生气还是吃醋?(一更)(1/1)

莫夏筠看到她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她是吃人狂魔还是要卖了她?打趣说道,“阿无。”

“嗯?”念无立马僵坐到起来。

“我们这是去吃饭。你其实不用那么地……视死如归。”

念无脸上攀上一抹红晕。好似不太习惯莫夏筠的开玩笑。

莫夏筠心里摇摇头,自己原来在这小孩面前是那么严肃的一个人。

“哈哈哈!”棠素师在后桌捧腹大笑,“阿无姐脸红了。我是第一次见到阿无姐脸红的样子。”像是见到什么新奇的事物一样,一直盯着念无。

“师师。”念无无奈叹了一声,这样窘迫的模样,她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车上的气氛十分愉快,路上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几人已经到达念情酒店,“好了,到了。你们先上去,我已经订位置。念情阁。”

莫夏筠将车停在停车场再去跟她们汇合。

“筠筠?”走到念情酒店门口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莫夏筠其实很不想理会她,直接往自己的包间去。

可是。

那人一直随着她身后叫她。

“有事?”莫夏筠不耐烦到。

白雪没想到她会对自己是这个态度,于是僵着一块脸,“你也来这儿吃饭?”

“不然呢?”

白雪再次忍了忍,咧嘴说道,“哈哈哈,原来你也喜欢这家酒店啊,我跟你说,我是这里的会员,你以后想要过来的话,直接跟我说一声就好了,不用跟其他的男人过来。”

白雪还特意将男人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而且说这句话的音量也特大,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话里面的意思。

莫夏筠嘲讽一笑,“不用了。”

“怎么会不用?虽然你已经搬出去不在学校住了,我在每天都十分想念你呢,还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住得不舒服……”

白雪一脸委屈,“你真的不会来了吗?”

“你说完了?”

白雪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再接她这句话。“啊,还没,你在哪个桌子?我待会再过去找你,这十天都没见你,可将我急坏了,生怕你有什么意外。”

莫夏筠一阵恶寒,“我有什么意外,才是你想看见的吧?”

“怎么会呢?”白雪连忙解释,“诶,筠筠,你先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白雪想追随那个远去的身影。

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士出来站到她面前,拦着她,“不好意思小姐,里面你不能进去。”

“凭什么!她都进去了!”白雪气氛地指着差不多往拐弯处走的莫夏筠。

“这位小姐,刚那位小姐在这里预定了房间,那件房间的人已经到齐了,如果客人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们是不允许其他人进去的。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我是她同学。”白雪恶狠狠地说道。

“不好意思。”经理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随着经理好像看到了什么人走了过来,向他点了点头,“江先生,莫小姐已经在念情阁等着您了。”

江离一身黑色剪裁西装,笔挺地衬得他身材的高挑。柔和的五官上挂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波光的眸子泛着的柔情似乎想要将人给宠溺下去。

白雪不由看痴了。

校园里的那些所谓的男神,她根本就看不上眼,对她来说,那些人都是一些小孩儿而已,还没有步入社会,她反而对这些早已在社会打滚了几年散发出成熟男性魅力的人更加地着迷。

当然,校园里那些人也不尽然全部都是小鲜肉,现在在计算机系的邓垚远就让她有那么一点心动。她原本已经打算开始追求邓垚远的了。

现在看到了这个人之后,她彻底地转移了目标。

好不知情的邓垚远,在江离的挡箭牌下躲过了一劫。

“先生。”白雪娇软一声。

江离好像没听到似得,继续往前走。

“前面那位穿黑色西装的江先生。”她记得刚的服务员是这样叫他的。

几个条件都好像符合自己,江离停下脚步,看了看叫他的人,微笑到,“这位小姐,您找我有事?”

温润的嗓音,宛若天籁,山间的泉水,抚平夏天的燥热。

白雪随着温度的降低,脸上的温度反而更高,“那个,你让我进去吗?我认识莫夏筠,我是她同学。”

她才没有那么傻,刚那个服务员说的莫小姐一定是莫夏筠无疑了。而且,她记得不错的话,拐角处就只有一间包厢。

能够在念情酒店用餐的人已经是非富即贵,能在念情酒店里的包厢用餐的话,那这个人的身份肯定就是京城A时四大家活着更前的三大首脑家族的人。

莫夏筠自是没有这个能力了,那么说来,也就只有面前的这个男士……

这颗大树,无论如何她都要攀上。

江离急着进入包间看他朝思暮想的小人儿,现被人叫住了,心又那么一丝不耐烦。上次莫夏筠给了他地址,但那件别墅根本就不让人靠近,无论如何他怎么解释,都是不给人进去。

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直到今天……

看这个女孩,对莫夏筠肯定是找茬那类的,既然她不给自己好过,他怎么会让她好过呢?

“让她进来吧。”江离一声说道。

“江先生,这不合规矩啊。”经理为难说道。

握草,他的顶头上司啊,他的米饭班主啊,莫夏筠已经说明不让她跟了,现在他放她进去,岂不是找死吗?江先生,你要搞我也换个方式好吗?

江离摆摆手说道,“没事,我跟她说,是我放进来的。”

这话在白雪耳中就理解为,江离果然认识这里的老板!

心里更加欢呼雀跃,确信到,这个男人,她白雪要定了!

经理无奈,只能点点头。

江离更加不知道,他今天的几句话,让他追妻之路越来越漫长,而且还多了一个怎么也甩不掉的麻烦。

“先生,请。”服务员非常有训练素质领着他进入念情阁。

包间里面三人原本都没有想向上抬眼的想法,只是问道那一股专属女人的香味之后。

“她是谁?”棠素师第一个说话,眼神锐利地看着江离。

江离被盯得后脑勺有一股凉意,解释到,“在门口遇见的,说是筠儿姐的同学。”

“呵呵。”棠素师一个冷笑甩了过去。

呵呵?江离一阵莫名其妙,他是被她嘲笑了?她是不相信自己的解释?还是认为自己跟这个女生有什么牵扯?

不过,好像哪一种,都是很好的表现呢。这代表了她的小女孩懂得吃醋了?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直接坐到她身边。

在棠素师眼中,江离的这抹笑意就是挑衅!*裸的挑衅!‘看到本少身边的人了吧?比你美一百倍,一千倍。你丫就被在自恋了。’脑海里就只有这个可恶的嘴脸。

让她更加厌恶地将自己的椅子往离他较远的地方挪了挪。

白雪见到江离跟这些人那么熟悉,不由一阵羡慕。

“你找我有事?”这人在这里,他们还真的不能好好吃饭了。

白雪将痴迷的眼神从江离身上移开,“筠筠,我是来向你道歉的。”一副欲言又泣的样子。

莫夏筠瘫坐到身后的椅背上,“说说,你这次又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既然她想玩,她就跟她玩玩,反正这上菜时间还没到。

白雪语塞,她哪里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那只是一个借口,想要进来的借口而已,更何况,就算是有,她也不会承认的。什么时候她白雪要对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道歉了?

“筠筠。”白雪眼眶含泪,说哭就哭,“我知道,你离开宿舍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我上次在酒吧离开是因为小语和烟儿她们都喝醉了,才现行离开的,而且我也是看着你上车才安心会宿舍。没想到……没想到我这样的做法会让你不开心了。”

她的哭声,没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感到同情。

江离抱着双手,眼睛一直看着棠素师的方向。并没有理会她说的话的内容是什么。

棠素师一早就捕捉到了白雪对江离那眼神的痴迷和爱慕。这样的眼神跟那天在医院里面的那几个护士一模一样。

啧,江离这个衣冠禽兽。果然,一出门到这里就勾搭上了一个妹子。

看着这妹子对她死心塌地的样子,还挺心疼她的。

只是,她对莫夏筠的污蔑,又让棠素师对她心生的同情转化成厌恶,随带加上了被白雪迷恋的江离。又被划在了黑名单一列。

“禽兽!”棠素师越想越气愤,最后忍不住从嘴里说了出来。

被骂禽兽的江离一脸莫名其妙,他刚好像没做什么吧?这又被骂禽兽了?

“我惹你了?”

“哼!”棠素师将脸别过一边,丝毫不想看到他那张可以迷惑众多小姑娘的脸。

江离:“……”这是生气,还是没生气?还是在吃醋?亦或是真的不理他了?

江离和棠素师的互动,被白雪全然看在眼里,白雪继续说道,“我上次在宿舍已经道歉了,而且你也答应原谅我了,为什么……为什么你刚还不愿理我?”

------题外话------

下面是苍白的玫瑰小同学的专属剧场~

棠素师:你个衣冠禽兽!

江离:我冤枉啊。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玫瑰:可怜了一地的红玫瑰哦,被人送花送到医院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师师,你信么?

江离:你闭嘴!

白玫瑰:哟,还威胁上了,我好怕啊~来打我啊。

江离:滚!

棠素师:你看!你还跟其他女生说说笑笑,卿卿我我,你还说你不是衣冠禽兽?我要分手!不,我要离婚!

白玫瑰:我是个打酱油的,别扯上我,我清清白白,请叫我白!玫瑰!谢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