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1/1)

秦陌望着床上的身体。“不该让你承受这样的痛苦的。”

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这样的乌黑,倘若变得白色的话,还是很可惜吧。但是无论你是白色还是黑色,我都是一样地爱你呢。”没有办法抽离的爱。

“再等我一段时间,老婆。”秦陌往她的眼皮上亲了亲,“你再坚持一下。”

细碎的吻从额头开始,到眉心,再到眼皮,再到鼻尖,在慢慢地往下。到达嘴唇的时候,停留了一段时间,轻轻地描绘着她的唇形。

牙齿轻轻地咬了咬她粉嫩的嘴唇。伸出舌头,尝试地舔了舔。加上手掌,钳住她的下巴,轻而易举就撬开她的嘴巴,滚热的舌头强势进入她的口腔。

夺舍她的口腔的每一处。让整个口腔都充满着自己的气息。

和衣躺下,紧紧抱着她。

嘴上的动作没有任何地改变或者减缓。

从开始的温柔轻吻到后来的疯狂地吮吸。

直到她的嘴唇快要磨破,粉嫩的嘴唇上有丝丝的血珠冒出。

这时候秦陌才觉得自己的动作十分粗鲁。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又将她冒出的血珠轻轻地吻走。再执起她的手轻轻地吻着。

莫夏筠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地吻着,还有耳边传来秦陌的声音,悠悠转醒。“阿陌?”

“你醒了?”秦陌松了一口气,“有没有感觉又什么不舒服?”

莫夏筠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但是……

“嘴巴有些不舒服。”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夏筠的眼神和声音都有些委屈的娇软。

秦陌为刚自己偷吃豆腐的事,有些挂不住脸,但这也只是一瞬,一瞬间过后,秦陌语气危险到,“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我确实是感觉到嘴唇有些不舒服。”她这话是实话实说好吗?暗示个P啊。

嘴唇有些被磨破的肿痛,莫夏筠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既然夫人都暗示那么明显了,倘若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岂不是驳了夫人的意?我这丈夫也做的太不尽责了。”秦陌只想让她忘记自己嘴唇上的感觉。

“流氓。”莫夏筠幽怨一声,“你还不尽责少了?”

“原来,夫人一早就觉得丈夫我该尽力了。”说着已经将自己的上衣给解开,“放心,我今晚定会满足你,让你感到满意,感受一下你男人是如何尽责的。”

莫夏筠拍了拍他伸向自己的魔抓,“正经点儿,我累了。”

秦陌手上的动作一顿,刚的情况来的紧急,一直期待她醒过来之后,好像忘记了她今日训练的事。

现在想起,自己刚还真的有那么一丝的……嗯,禽兽?

窗外的雨已经停歇,森林里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只有被大风吹断的树枝和树叶上还挂着几滴水珠才彰显着刚下了一场暴雨。

“我刚……”好像做了什么梦?但是什么梦好像有记不清了。

莫夏筠皱眉,似乎想要想起什么。她好像忘了什么,但自己现在的记忆是完整的。这样的感觉十分不好。

“大概是今天太累的原因了,你夜间盗汗,我帮你擦了擦,要是有什么舒服的话,到浴室洗洗吧。”秦陌将刚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言。想要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莫夏筠点头。想了想应该是这个可能。

秦陌心里悬挂的石头落下。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秦陌心里一个咯噔,“你是记起了什么吗?”

“没有。”

她想了想,认真回答到。

没有发现秦陌刚说的话是想起了什么,而不是忘记了什么。

“睡觉吧。”抱着她,再次入睡。“睡醒了再想。”

莫夏筠翻了一个白眼,一瞬间的事情,现在想不起来的话,一觉睡醒想起来的可能更加低。可以说是零。这人是故意让她想不起来的吧?

“别想太多,快点睡觉。”

秦陌在自己心里叹了口气,妻子太聪明了,很多东西都不太好糊弄过去,这是头疼。

下巴抵着她的脑袋,眼神深邃。在他的地方都敢做动作,看来自己是要给他找点麻烦才是,不然给让他太过安逸也太说不过去。

接下来的时间,莫夏筠再也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一夜睡觉到天亮。

神清气爽。

“今天那么晚?”天色已经不早了,不应该啊。真是奇迹,竟然今天是她叫的他。

“嗯。”秦陌转身将她压倒身下,“今天休息一天。”

“你很不对劲。”莫夏筠说道。

秦陌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眸望着她,“我哪里不对劲儿了?”

想了想,随后又改口,“嗯,我今天很不对劲儿。”

莫夏筠:“……”就算有她现在都不敢说了,一副吃人的样子。

“既然今天不训练的话,我要电脑。”

“山上没有网络。”秦陌淡淡说道。

“手机。”

“山上没有讯号。”

“那山上有什么?”

“山上只有我。”

莫夏筠:“……”你脸呢?

“起来训练!”什么破山?什么都没有,还不训练?早点训练完毕,早点下山。

“除了训练,我们可以做点别的。”眸子往她身上扫了一眼,嘴唇递到她面前,轻轻地吻了吻。

“教官,这样做有失你的风度。”莫夏筠咬了咬牙。这人一大早就发情!

秦陌搂着她,在她耳边低低说道,“不碍事,山上无人,只有你和我。”意思是他干什么也没人看得见。

“教官,你是我教官……唔!”嘴巴被人给堵上。

这一次,秦陌要得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凶狠,想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不曾停歇,似乎想要将她整个人都占有,狠狠的揉碎在自己的身子里。

“起来!”莫夏筠没好气。

一个早上尽折磨她,她此时腰酸背痛,更可恶的是,这个禽兽竟然不给她用异能!真是想让她这一天都躺在床上吗?

“再睡会儿,今天休息。”秦陌依旧不给她起来。“你要是还有力气的话,那我们再来一次。”

“来你妹!”莫夏筠一个手肘狠狠顶到他小腹上。

“夫人,你真狠。”秦陌装柔弱,一手捂住自己的小腹,一手依旧紧抱着他,俊脸上都皱了起来。

莫夏筠往他眼前亮了亮拳头,恶狠狠到,“你要是再不起来,我真揍你了!”

“嗯,你揍。”秦陌非常淡定一句话。

昨天晚上他吓的差点魂儿都没了,一直在叫喊着,似乎又叫不出声,像是溺水的人到处乱抓,希望抓到救命的稻草。

从来没有感觉到,她是那么轻易地就会离开自己。

万一,她真的记忆恢复了的话。

他不敢想。

别看着莫夏筠在空间中训练了几年,但距离秦陌的实力还是差了一大截,要不是在僵小喵口中得知自己的实力之后,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弱鸡。

“待会我教你使用帝恨吧。”

秦陌没理由地来了一句话。

莫夏筠转头望向他,“你真的没什么要告诉我?”

秦陌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神宠溺到,“还没到时机,再等等吧。”

“嗯。”莫夏筠敛眉应道。

“我现在要对你身体输入一丝能量,相信我,不要排斥。”秦陌捧着她的脸颊,让她眼睛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

“好。”

秦陌手中冒出的一丝丝黑气,似乎将人的魂魄给吸引进去。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和恐惧。

这些力量与她体内的力量相斥!

莫夏筠脑海里只有这样的一句话,她甚至觉得,只要让这些黑气进入她的体内的话,她的生命甚至妖骨都会被夺舍。

身体本能的反应,让她想逃出这个桎梏。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动。

任凭他的黑气进入自己的血脉之中。

黑气一接触到她的皮肤,她就感觉到手上传来的灼热和身体的排斥。

两股相斥的能量在她内体碰撞着。

好似都在争夺她体内的主权。

好痛!

莫夏筠的第一反应是痛,前所未有的痛!撕裂着她的灵魂。

疼痛让她的魂魄差点脱离她的身体。

秦陌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体内的能量与她的能量相斥,虽然他身体里也有一部分莫夏筠的能量,但这股能量已经被他后来进入的能量占据,将它封存在身体的角落。

当初这股能量和原本能量争夺身体的主权的那种痛苦他不想受第二次,今天,却让它出现在自己心爱的人身上。

他在尽量让莫夏筠受的痛苦少一点。

啊——

莫夏筠忍了忍,最终还是没能忍受住,叫喊了出来。

在A市小院的僵小喵瞬间感觉自己的生命再被一点一点地吞噬者,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轻轻呢喃着,“筠筠……”

“喵~”小狸跑到它身边,焦急地叫了一声。

“握草,小僵尸你干嘛了?!”小毛团也感觉到了僵小喵的异常。

“筠筠,”僵小喵十分痛苦地说道,“筠筠有危险……”说完这句之后,闭上了眼睛。

“喵!”小狸痛苦地叫了叫,大声地叫唤着它,希望它能醒来应自己一声。眼泪已经吧嗒吧嗒地落到地上,小短手在摇晃僵小喵的身子,想要借此摇醒它。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

今天三更奉上!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