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恐怖的速度(三更)(1/1)

之前给江离建造的实验室已经在装修了,目测明天可以完工。

“实验室你今天可以去看一下成果。”莫夏筠走到江离医院,跟他说了一声这些事情。

江离瞠目结舌,“那么快就完工了?”他记得她跟自己说这件事的时候才前六天吧?而且,他可以肯定,她一开始提出的条件是临时决定的,六天建造出一个实验室?

莫夏筠点头,“所以,你这边的辞退。”

江离嘴角抽了抽,“辞呈前几天我就已经交给了院长,就等他的同意了,当然还需要有一个新的医生来接替这个岗位。”

“那好。反正这事也不急。”轻呷了一口被子里的水,“上次给你的思路,你研究的如何了?”

说到这事他就头疼,“我们找到了一种很特殊的药物,但是里面有左旋的化学结构,容易侵入皮肤,致畸,正在想用另外一种药物来代替,活着是用其他方法来消旋。”

这正是他头疼的地方,那种药物可以说是最完美的代替药物,能将药膏的药效提高不止一个百分比。问题就出资啊,这款药物出现了左旋的物质。(ps:分子结构中如果存在手性碳原子,手性原子具有旋光性,具有光学异构体,分为左旋和右旋,就像人的左右手一样,结构一样,就是不能重合,是镜面对称。)

莫夏筠将他手中的结构式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个化学问题,我相信你应该可以找的很好的解决方式,我的要求不高,我只要我的药物对人体无害。”

江离同意点头,他最初对药物化学感兴趣的,就是因为想研究一些对人体没有害处的药物,这一点不用她说,他都会以它来作为最基本的要求。

“对了。”莫夏筠似乎想到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要进行临床试验。”

这是她这辈子的基本要求。

如果还没清楚药物的药性、效价、副作用都不清楚的话,那跟做*研究有什么区别?

“可以。”虽然做到百分百的把握的话,他也不会将他使用临床上。

谈过正事之后,江离问道,“师师,她在那边可以怎么样了?”

莫夏筠回眼了然看着他,“你、似乎很在乎她?”

江离:“……”这是他不该问吗?

轻咳一声,“毕竟相识一场,关心一下,不是应该?”

“应该吗?”莫夏筠挑眉看着他,似乎想要将他看穿,“我听说,江医生是对他人较为友好,但从未见过他能跟什么人说道一起。”

江离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我对她是朋友之间的关心。”

“哦。”莫夏筠淡淡一声,“朋友的话,我能告诉你,她过得挺好的。”

没了?

江离看着她,希望她讲多一点关于棠素师的事情。

“咳,没有了?”

“你想听什么?朋友?”莫夏筠特意将后面那两个字咬得重重的。

江离:“……”怎么之前没见过她那么顽劣?

似乎拿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了?

“我想见她。”没见到那小女孩叽叽喳喳的模样,他心里倒是痒痒的,像有一只爪子在轻轻地挠。

莫夏筠鄙视看了他一眼,“哦。”

“哦?没了?”

“嗯。”

江离:“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待会去你朋友那儿看看。”

江离依旧是不死心,想要再见见棠素师。

“你有班。”莫夏筠直接一句。

倒不是她不让江离见到棠素师,而是,师师现在年纪太小,不适合谈恋爱,她是要读书的人。(说的自己好像已经很老,不在念书一样。)

在亲戚那里收到了太多的欺负,一见到对她好的人,就将自己整颗心都交出去。

江离现在只是对小女孩有兴趣而已,接触还不多。

真到那个时候……

“师师还小。”

江离眼皮直跳,“我像是坏人吗?”

莫夏筠知道他心里充满了侠肝义胆,“我的意思,她还小,对人情世故还不懂,若是你真的不在意的话再等她几年吧。”

江离无语,他这还没开始追求人家呢。

莫夏筠给了他一记刀眼,难道你没有这个想法?

江离讪讪,他的确有这个想法。这不还没开始付诸行动就被人给掐灭了吗?

“我先走了。”莫夏筠走出办公室的门,突然停下,说了句,“地址我给你了。有空多去看看她。”

她知道,棠素师是一个外表看起来较为乐观的人,但内心是非常脆弱的。

没有父母的保护,寄人篱下,看尽了人情世故,对着世界也多了那么一道防线。她给的这段时间,不仅是为了棠素师,也是给江离一个机会,让他在这有限的时间里,真正地走进棠素师的内心。

江离对着她的背影,笑了笑。心道,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国庆假期已经结束,莘莘学子都提着皮箱又开始学校的生活。

白雪心里十分烦躁。

自从她听到了蓝晟文被判刑送进监狱之后,生怕莫夏筠来找自己的麻烦,更加的是,她对莫夏筠没有中自己的计谋而感到十分的愤恨。

真是便宜她了。

不过,她的父亲是爱她的。这次,她要让莫夏筠生不如死,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筠筠。”白雪见到莫夏筠进来,嬉皮笑脸地对着她喊了一声。

莫夏筠随意应了一声。

今天她是过来收拾东西的,以后就没什么机会再见到这副嘴脸了。她和蓝晟文的事情,别以为自己隐藏地很好。

“你要走了?”白雪心里紧张。

“嗯。”

现在宿舍就她们两个人,谢语和刘烟儿还没回来,自己该怎么挽留她,“可是,学校不是说大一不给外宿吗?”

莫夏筠淡淡一句,“校长已经批准了。”

白雪暗自咬了咬牙,好啊,还用校长来大她是吗?她就不信了,全世界都非得按你的生活来过。

“虽然校长答应了你没错,但是在你这里出现了一个特例的话,那么以后不就有更多的人向校长提出这个要求吗?”

白雪继而有道,“校长人好是没错,可是,你也该为校长考虑啊。校长为学校日益奔波,已经不容易了。”

莫夏筠停下手中收拾的动作,回头看了她一眼。

白雪欣喜,感觉自己的话有点作用,继续又道,“你又是本地人,周末回家也可以啊,不用特意搬出去的,你、你难道是不喜欢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谁知莫夏筠就生生的一句“是。”,让她接下来的话没办法接。

这不按套路走啊,不是应该说些客套话,然后她在挽留下,就不离开吗?这样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几个意思,后来不就不能用她原本就想好了的套路吗?

然而,在下一秒,白雪的态度就转变了。

“果然、是不喜欢我。”白雪欲言又止,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莫夏筠没有理会她,又继续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对白雪的演戏充耳不闻,整间房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做动作而已。

白雪见此眼神杀意尽显。然而想到自家父亲给自己的东西之后,脸上又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好像什么奸诈的小人想到自己的做事的成果之后,露出的白森森的笑容。渗人寒骨。

走到旁边斟了一杯白水。

“既然这样的话、”语气中充满着委屈,俨然一副娇滴滴的模样。“那你喝了这杯白开水吧。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你不满意的地方,但是希望这杯白开水可以代替酒,让我们以前做的事都一笔购销。希望日后还是朋友。”

莫夏筠皱眉,“我跟你很熟?”

“你……”白雪瞳孔一缩,受挫地看着她,身子不稳地向后退了几步,碰到书桌的一角,差点被绊倒了。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你日后不想跟我做朋友也好,日后见到我向陌生人也罢,我只求你能原谅我,你能将这杯白开水给喝了吗?算是对我的原谅了。”

话落,将自己手中的杯子递到莫夏筠的面前。

莫夏筠瞟了那杯子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结果白开水,递到嘴边,轻轻的呷了一口。然后将杯子重新放到桌子上,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白雪见她喝了那被白开水之后,奸笑一声,你现在嘚瑟吧。

日后有你好日子受的。

莫夏筠,你不是很能吗?你不是很厉害吗?再厉害又怎么样?不过是蝼蚁一只,在我白雪面前,在我父亲的药物面前,你还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等着吧,我等这你求我的那一天,我等着看你好戏的那一天。

哈哈哈……

在白雪YY的时候,莫夏筠已经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对秦陌发了一条信息过后,走回了课堂。

走路之时,运起自己的体内的治愈之气,将白雪给自己加了料的白开水浓缩成一滴青色的水滴。然后从空间手镯中拿出一个小小玻璃管,将它放到里面。

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真是得来全部费工夫。

白雪,你爹有你那么蠢的女儿,真是他的三生不幸。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今天三更已经奉上!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