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人性(三更)(1/1)

这次课堂上的事情又传到了各个老师的耳朵里。

所以,接下来就成了,每个老师一上课都要提问莫夏筠。无论是本节课知识还是其他冷门的知识。他们发现只要他们提问的,莫夏筠都答出来,而且答案非常全面。

众老师:“……”他们感觉他们被虐了,一个大一的学生涉及的知识比他们还广阔,这让他们颜面何存?还有,你来上课干什么?你这水平,纷纷做他们的老师都绰绰有余了。

这一天的下午,莫夏筠没有课,趁这个时间去找江离。

事先已经跟秦陌说让他不要来接她了,梅柏轲也让她派到边境,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所以这天,她只能搭公交车到医院。

莫夏筠上车的时候不是很多人,车厢的尾部刚好有一个位置,闭眼小憩。

等到下一站的时候,公交车上一下子就涌了很多人上来。车厢内一时变得狭窄。

“全部给我听着!”一个面目狰狞的,满脸横肉的大汉举着一把尖刀就上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

头发五颜六色,脖子上还带着假的金链子,耳朵上也不知打了几个耳洞。露出的手臂上纹着青龙白虎的纹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混黑的。

肥头大耳的大汉说了,“现在我们打劫!”

车子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连根针掉下地上都清楚听到。

而有人则很配合地掉了一个硬币。

大汉的身边一个非常瘦弱的男子开口接到,“那么现在将身上的钱包,值钱的东西都全部拿出来。不准报警,车子已经让我们使出一个较偏僻的地方,想耍滑头的人,尽管来。刀枪无言啊。”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把黑色的全自动手枪。

手枪一亮相,车上的人都人心惶惶。手颤抖着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掏出来。

“现在是法治社会!”一个中年西装男子走出来。想要上前去抢了那人的手枪。

“砰!”

手枪上的一颗子弹穿过中年男子的身体里。

意识,中年男子的身体前染上一片红色。几秒钟过后,男子两眼一闭,往后走去。

啊——

杀人了。莫夏筠看了看到底的中年男子,身上的一起一闪过后,又恢复到原来的坐姿。

车上的人都慌了,死神的镰刀就夹在他们的脖子上。

恨不得将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那瘦子,只希望他留自己一命。

一个一个,差不多走到莫夏筠的范围之内,瘦子就停下脚步。

“快点!”手枪指着一个老年的男子说道。

“大哥。”老年人用沧桑的声音说,“这些钱,我们还等着回乡下。”

“你回乡下关我什么事?”手枪已经怼到老年人的太阳穴上,威胁到,“识相点就将钱给交出来。”

反正抢劫事件已经上升到杀人事件,杀一个也是杀,他们不介意杀多两个。

老年人浑浊的眼睛望了望瘦子,再次说道,“我这儿子在城市里工作,不小心一个失足从八十层楼高的建筑物上掉了下来。当场毙命。”

嘶哑的声音透着无尽的疲惫,看了看旁边的儿子,叹气到,“幸好,那工地的老爸是个好人,赔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从乡下过来收尸……我们家就只有那么一个儿子,现在儿子也去了,只留给我们这一点点钱,我们俩老头也不能干什么,就靠着这笔赔偿金来过完下半辈子了。”

人生四大悲事:雪上加霜,年幼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那满脸横肉的大汉,听到老人的话之后,竟然低低啜泣了起来。走到老人的身前,“老人家,我丧彪虽然是走黑,但也要黑得又道!我不懂什么,但只要遇到过得比自己惨的人,我丧彪绝对不会对他干这种事!老年丧子这种事情都让你给遇到了,这里全部的钱都给你。都是你的。”

将刚抢来的钱全部都倒到老人的腿上。

“全部人都不能过来碰一下这里的钱!”背影一转,“收队。”

等到刚上来的人连带司机全部都下车,车里的人全部都送了一口气。

有个人看了看坐着的老人,犹豫了几分钟之后,走到他面前,将属于自己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拿走。有了领头的人,那么后面的那些钱,差不多都被拿走。

“怎么车上有一个死人?”

“对,赶快下车!真是晦气!”

“下车!”

一句一句,声音此起彼伏。真有不让老人下车誓不罢休之势。

有一位女生则说出声了,“你们刚没听到那人说了吗?现在车已经走到了不知什么偏僻的地方,你们就这样让一个老人下车吗?”

“我绝对不会跟死人一辆车的。”

“对!我也不会!”

老人看着这些人,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大概是还沉浸在自己丧子之痛中。

“刚那劫匪说了,不让你们动那些钱,你们动了不说,现在又要让人下车?至少要到市区才将人放下来。”女孩的声音响着。

有人则加入了她的支援,“要不是这位老人,你们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坐在这里说话么?”

“这是另一回事,你把死人放在车上,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传染病?你这是构成了欺骗!你要不爽的话,你也跟着滚下车!”

“赶紧滚!”

“这不,车上还有一个人是躺着的么?”那人气得脸通红,说道。

“那你们就一起滚!”

完全就没有想到,这个人是因为想反抗而被杀害的。

车上的声音吵得天翻地覆。

莫夏筠“蹭”的一起身,走到老人家的旁边,“走吧,我们先离开。”

抬手扶着他,一手将她身边的‘儿子’也给抬了起来。

一步一步往车门走去。

路过女孩和青年的身后,莫夏筠开口说道,“你们要一起下吗?如果下的话,麻烦将地上那位大哥也抬下来。”

女孩愣了愣,感觉这人是从天上下来的吧,不然怎么会那么美丽?

青年则是很快地将地上的大哥抬了出去。

“呲——”

车门关上,扬长而去。

只留下汽车的废弃。

“真是一群没良心的人。呸!”女孩子对着远去的车子,恶狠狠到。

这时候莫夏筠从怀里掏出银针,往刚的中年男子中枪的地方扎了几针,又往他心脏的地方,扎了三根长长的银针。

几分钟过后,才将银针收回。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我在**,你现在开辆救护车过来。”莫夏筠报了一个地名。

“救护车?你受伤了?”江离一阵担心。

“不是。”

悬挂着的心就落了下来。

“不是,你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江离这才想起她刚说的那个地址。

没等她回答,自己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江离:“……”果然像她。

女孩在安慰老人,“老人家,我们回送你到火车站的。”

老人只地本能的点头。

女孩一阵心酸。

刚被那些人这样对待,恐怕他心里更多的是失望吧。

“谢谢你,神仙姐姐。”女孩起身,走到莫夏筠身旁。

“不用。”莫夏筠冷冷地回答。这是这个称呼……

青年环视了四周,“这里人很少,地理位置错综复杂,我不是本地人,所以,不能带你们出去。”语气带着抱歉。

他是男的,更要保护好这些老人和女孩。

“没关系。”女孩对他一笑,“这位神仙姐姐已经叫人了。”

这称呼让莫夏筠又是一跳。

青年男子则是脸上爬上了可疑的粉红。“那就好。”

“神仙姐姐,我叫棠素师,你可以叫我师师。”女孩的脸上笑得开了一朵花儿,灿烂地晃了晃眼睛。

“我叫莫夏筠。”

“我、我叫洛桑。”青年有些害羞,心里在暗骂自己。

平时的贫劲儿呢?怎么现在就变成了纯白小绵羊?动不动就害羞?

不过美女的名字真好听。

哔卟哔卟。

救护车的声音就传来。

江离很不容易才找到了她给自己的地址,见到那躺着手上的人,还有老人身边的死人之后。

说到,“先将患者抬走。”

跟随他一起来的医护人员非常专业的将地上的人抬进救护车。

“我让人开了一辆车过来,老人和他……”江离不知道怎么说那具尸体,转变了一个称呼,“老人他们俩就先坐到那辆车上。”

“你们俩要坐哪儿?”江离问道。

洛桑出于是男孩,体内的绅士教养让他说道,“我跟老人一起坐吧,委屈你们坐救护车了。”

“我也跟老人一起。”棠素师说道。

她见到老人这个样子,心里十分不好受。她想要跟老人说说话。

江离点头,这样是最好的分配,救护车也容纳不下那么多人。“我们先到医院再说。”

莫夏筠上车之后,将中年男子的情况告诉江离,“子弹打进了肺部,四分之一的肺已经停止功能。血我已经止住,心率应该处于稳定状态。”

子弹必须取出来,时间刻不容缓。她体内的治愈之气虽然可以符合伤口,身体里的异物还是需要手术取出。由于没有条件和男子的情况稳定,莫夏筠才没有匆忙进行手术。

------题外话------

前几天看了郭德纲老师和赵本山老师的《落叶归根》,老陌,嗯,就写了那么一章。

向两位老师致敬。

谢谢你们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