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没有最惨只有更惨(1/1)

李嘉怡道,“今天班上的同学让你换位置其实也没什么恶意,因为我们班之前有一个同学她好像请了很久的假,而你坐的那个位置刚好是她的,她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过来上课。”

莫夏筠知道她过来等她是干嘛了,挑拨离间啊。

“哦?”好似很有兴趣的样子。

“唉~”李嘉怡叹了口气,“你不知道,那个同学再可是在班级是一霸,很多人都不敢惹她,所以,我劝你还是换位置吧,毕竟她,不好惹。”

话是处处为她着想,但句句都透露着莫夏筠是一个恶霸。要是一般的人听到这样,定会是心中有愤懑,对她口中的那个同学表示不满。

但,身为本人的她怎么会对自己不满呢?

“嗯。这样啊,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好朋友。”

莫夏筠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本来想离间的李嘉怡没想到她是这样的态度,顿时被堵得说不出话。

手机的光照在她的脸上,虽然带着口罩,但那眼睛还是闪烁着光芒。由于站在她的侧面,李嘉怡的高度也没她高,恰好就看到了她领子里面被盖住的吻痕。

眼里勾出讽刺,心想,原来你不过是这样的人。

“那好吧,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既然从这个方面没有任何的进展,那么她就该换给方向了。

莫夏筠没理她。

李嘉怡咬了咬牙之后就离开她身边。

莫夏筠依然在原地看着手机。灯火阑珊,一个人站着,就是一道风景。

这时候在班级的人也出来,他们似乎要到什么地方去,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莫夏筠。

这倒是把躲在暗处的李嘉怡给吓了一跳,赶紧换了一个位置躲得严严实实。直到他们走远的时候,李嘉怡才松了口气。

见莫夏筠还在等人,她忍着被蚊子咬的痛苦,坚守着“岗位”。

很快,一辆军用吉普车就开了过来。

见到车,莫夏筠展眉一笑。

车上下来一个高大是身姿,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李嘉怡知道这个人不是一般人。就从他走的几步,和他车子的车牌号就可以看出这个人非富即贵。

秦陌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了她的身边。给她披了一件自己的外套。

“等很久了?”

莫夏筠一笑,摇了摇头。

“走吧。”牵着她,拉开车门,等到她坐进里面之后为她系上安全带。

关门的那一刹那看向了李嘉怡的方向。

吓得李嘉怡差点把手中的手机摔倒地上。

刚他是在看自己?

没有吧?那么远,而且还那么黑?就算是视力怎么好都不可能看见他吧。可是那一道眼神让她不得不怀疑是在看她,因为那眼神实在是太恐怖,好似把她的动作全部都看在了眼中。

嗯,应该是巧合。不可能的。她一直在自我暗示着。

罢了,还是赶快回家吧。

回家的时候,一直让她内心不安。

但这个不安,在她看见了相片的内容的时候,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

第二天,昨天的几位同学都早早就来到教室,只为再次确认莫夏筠今天是否会来学校。不明情况的其他人都以为这几个人疯了。

一直盯着门口,让他们也有些好奇去盯着门口的方向。

这就导致了每进来一个人坐下座位后都望着门口的方向。

直到那一抹倩影走进课室的时候,昨天的那几个人立马站起来,却没有走出自己的位置。

“莫大校……同学”一位同学出声,本想叫她为莫大校花的,又觉得有些不对,所以就改口。

莫夏筠今天还是带着口罩。自己都没有习惯自己的样貌,别说让其他人来习惯了。

“你好。”莫夏筠有些僵硬地回答他。

而被回应的同学则是愣在了原地。自己刚站起来叫她,也不知自己是脑抽还是怎样,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万分懊悔。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翻牌了,这种荣幸的羞涩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脸上瞬间爆红。

看见这一幕的其他人,则是恨死他,同时又后悔自己刚迟了一步站起来。

邓垚远看见这一幕,叹了口气。这人一出现就会改变人原本的样子,想想自己昨天的那个状态,应该不会太……奇怪的对吧?

“这个是我整理出来的数学重点,随便看。”莫夏筠坐下位置之后就递给他一本本子。

这是她昨晚整理出来的,应该不会太偏差吧,昨天她在课上就看了一些高考题,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个题型。

“谢、谢谢。”邓垚远看着手中的笔记本,又开始神游了。

他昨天收到了莫夏筠给的物理笔记之后,还未从震惊中走出来,她所概括的都是自己的知识盲点,所有的题型和笔记见解十分到位和独到。

好像对他的蹩脚的地方很了解,如果那天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来上课的话,他都怀疑她是时时刻刻都关注着他,好吧,那是他自恋的想法了。

但这样更是恐怖,根本就没看他的试卷就知道他的不足。

其实这也不奇怪,他坐在莫夏筠前面,之前来她上课的时候,无意中就扫了一眼他试卷上的错题,但那时莫夏筠正忙着其他事情,就没有过多地理会。

昨天的题目有真的是她比较无聊而已。

而今天的数学题目则是她刻意为之,毕竟这些同学真的很可爱。

“莫同学。”其实肖偲渊在旁边看了有好一会儿了,原本昨天被邓垚远坑了心里就有气,现在有看见莫夏筠给他本子。

不用说,肯定是她做的笔记。

邓垚远那丫昨天跟他炫耀了好一会儿。

今天再怎么也不能让他得到。

“这本能给我们看吗?”他有些拿不住主意。

“当然。”这本来就是做给他们的,“你们昨天问的一些问题和重点都在上面。”

这句话一出,就代表了这本笔记会在班级内疯抢,自然是少部分的人。

“嗤。”李嘉怡不屑地嗤笑。

这声音说大不大,但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邓垚远和肖偲渊等人均皱起了眉头。

最搞不懂的是肖偲渊,昨天这班长还为莫夏筠说话来着,今天怎又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你有和高见?”没等他们谁说话,就有人已经站出来说了。

莫夏筠一看,这是一开始给她找招呼的人。

“高见倒是不敢,不过我只能说一个品行不好的人,就算她成绩再怎么好,也就那样。”李嘉怡毫不掩饰地说出这句话。

又继续说道,“哦,这也难怪嘛,傍上了大老板,自然是不一样的。我们这些小虾米自然惹不起。万一我哪天被勒令退学可不是很无辜?”

得,这句话把自己的后路都想好了。

莫夏筠好整以暇看着她,嗯,终于要来了。她敢保证,勒令退学倒是不会,让她想退学都没得退就是了。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人皱眉,这样的污蔑无论是在谁身上都会引起不好的影响,而且还是莫大校花。

平时看着莫夏筠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这些名声她自然也是不在乎,但这样无中生有,即使她再大度不计较,他都十分反感。

“呵。”李嘉怡冷哼一声,“自然是表面的意思,有些人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谁知道她身上究竟有多少欢、爱的痕迹?”

说完,眼睛不忘瞟了一眼莫夏筠。

“你说的是我?”这一眼她怎么想无视都不行了。冷冷一句话丢出去。

李嘉怡被这眼神给吓得心一跳,随后又自我暗示到,怕什么,自己手上可有她的证据。

“怎么?被我说中了,想抵赖?”给自己打了一下气之后就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是有什么底气说出这样的话的。”身为莫夏筠的脑残粉,一早就看李嘉怡不顺眼了。

自从莫夏筠来到这个班级之后,她总是有事无事都找莫夏筠的茬。等莫夏筠休学之后,她才消停点,如今又开始,怎么令他不厌烦?

“那自然是有证据的。”想起自己手中的那些证据,她眼底都充满了自信。

“哦?”莫夏筠对这句问话从满了好奇。

李嘉怡见她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无名火就起来了。勾唇一笑,你就笑吧,待会有你哭的。

拿出自己昨天拍照的手机。

打开了一个视频,眼睛挑衅地看着莫夏筠。

有些好奇的同学,围在手机旁等待着视频的播放。

“嗯……哥哥快些,呃……”

一阵阵娇喘从手机里面出来。

手机画面出现了两具白花花的身子,*地躺在了白床单上,与床单交相呼应,显得十分醒目。围着的人都看清了里面女主的样子,这不是站着吗?

李嘉怡听到这声娇喘的时候眼神就有些不对劲,她记得昨天没有这种话?等再听几十秒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要是她还不知的里面的是谁,那她就该死了。

“滚开,不许看。”像饿狼扑食似得就扑到了放着手机的桌子上,整个人想用身子来遮挡住手机的画面。原本校服的春装的裙子就有些短,而李嘉怡更是把裙子给改得特短。

所以她这个大动作根本就使自己的裙子掀到一个迷之高度。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