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新同学?(1/1)

僵小喵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没有提醒。照她的性格,知道了肯定会把它往死整。

此时的僵小喵不知道以后莫夏筠知道了,它的下场比往死里整更恐怖。

莫夏筠洗漱出来,穿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牛仔裤,裤脚挽起露出那白皙的脚腕。脚上穿了一双小白鞋。整一副学生装扮。

“今天去学校?”秦陌见她穿成这个样子,抿唇问道。

“嗯。”莫夏筠喃喃说道,“我怎么找不到校服了。”这倒是让她头疼。

“那就别穿了。”秦陌将外卖放到桌子上。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是他觉得莫夏筠的校服裙子太短而把它全部给藏起来了。

“嗯。”只是她已经很久没有到学校了,如果今天依然不穿校服去,怕是又要惹来一群人的找茬,说到底,她还是怕麻烦。

把莫夏筠送到校门的时候,秦陌还递给她一件薄外套,“转季容易着凉,带上吧。”

对于他细心的照顾,莫夏筠表示很受用,送上自己的红唇。如蜻蜓点水般在他脸上亲一口之后,就下车。“晚上可能我会晚些回去。”

还停留在她的亲吻之中,待他回想起她说的话之后,心里的那点甜蜜就被冲淡了。叹了口气,还是拿她没办法。

还真别说,刚出车门她就感觉到有些凉意。将秦陌给她的外套穿上之后,摸到口袋里有东西。

看到手上的物品之后,她有些哭笑不得。

带还是带上了口罩。

“夏筠?”这时候已经上课,沈以风准备到班级上,见到那抹身影很想,见她是带着口罩,轻轻地问了一句。

“沈老师。”露在外面的眼睛波光流转。

沈以风心下一顿,他刚怎么觉得自己被她的眼睛给吸进去了?那双眼睛,真的很漂亮。原来不看她外貌的感觉是这个样子。

就凭她那双眼睛就能让人记住她的特别,有没有毁容又有什么区别呢?

“进去吧。”来上课就好。

班级同学见沈以风身后跟着一穿着便服的女孩,而且还带着口罩,还以为是新生,所有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莫夏筠。

同学一直盯着她的动作,直到她做到了莫夏筠的位置上。

坐在莫夏筠面前的同学出声提醒道,“这位同学,这里已经有人了,不好意思啊。”

莫夏筠的只差一分就接近满分的事迹让他们班上的人都受到了不一样的对待,而对于学习成绩好的同学,其他人还是会有一些敬佩的。

虽然莫夏筠很久没来上课,但他们还是觉得她是他们班的一份子。

莫夏筠眼睛看着他,她得这个同学。平时有事的时候,他都会提醒自己一声,在必要的时候也为自己说了几句话。

对他笑了笑。“谢谢。”但还是坐了下来。

拿起旁边堆着的几本新得不能再新的书就翻开来看。她离开那么久书上都没有灰尘,书桌和凳子也是一尘不染,可以看出是有人在经常打扫。

这个班,她似乎有些喜欢了呢。果然没了讨厌的人在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清新的。

邓垚远原本想提醒她到其他的地方坐,看见她直接拿起书桌上的书来看的时候,眉头都皱起来了。

“这位同学,这里已经有人了。而且,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请你还是不要翻她的东西好。”邓垚远的语气说不出是尊敬,至少可以听出是有些不悦。

莫夏筠放下手中的书,叹了口气,这些知识,她真的是都会了啊。“你叫什么名字?”

邓垚远一愣,没想到她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话而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想拒绝回答,看见她清澈的明眸的时候,也不知为何就把自己的名字给报了出来。

莫夏筠拿出一本笔记本就开始写东西。

刚还觉得她是一个单纯的人,这时候见她已经拿着莫夏筠的笔记本就开始写东西之后想说话。

只是那笔记怎么那么眼熟?

等她越些他就发现。这不是莫夏筠的字吗?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清新飘逸,藏锋处微露锋芒,露锋处亦显含蓄,潇洒恣意,就想她的人一样。

莫夏筠的卷子被拓印几分,在年级上穿越了不知多上次。对于她的字,他更是熟悉不过。这时候当面见到她写的字。

“你……”他有些不敢相信,她真的回来了?

莫夏筠的笔抵在口罩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邓垚远机械地转过头,看向黑板。眼底的一片空洞,显然是被莫夏筠吓到了。

天啊,她、她回来了。

她、她变得……好美。虽然他只看见她的一双眼睛,但他还是被她给吸引到。

他刚还这样说她。真是够愚蠢的。

邓垚远面上是没有一点变化,实则内心已经像一百度的水沸腾了。自从莫夏筠对玫瑾做的那些事之后,他就已经成为她的忠实粉丝一枚。

今天真的是一个意外。

这也不怪他,因为莫夏筠不止带了口罩,身高也比以前高了不少,身材跟以前的她更是差了不知一星半点。

这个重磅消息,邓垚远花了一节课都没有消化完全。整个人都处于漂浮的状态。

班上的其他人也不想莫夏筠坐在这个位置,以为邓垚远在她就会到其他地方去坐。毕竟邓垚远是莫夏筠的脑残粉加死忠粉,平时有人不小心踢到了莫夏筠的桌子都要受他一天的冷气。

但谁来告诉他们,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他被美色诱惑了?

不能啊,说好的死忠粉呢?说好的脑残粉呢?就这样就放弃了?

有人忍不住了,“这位同学你好,我是肖偲渊,麻烦你能换一个位置吗?因为这个位置实在是有人了,要不,你坐我的位置?”

他自认为自己的位置是最好的,毕竟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黑板,而且老师也不会经常注意到。既能学习又能玩耍,是一个居家旅行必备的好位置。

只是,“不用了。”怎么今天的人都叫他换位置?

班长袁虹一早就看莫夏筠不爽了,平时邓垚远维护她就算了,她走了之后每天帮她打扫收拾而且还十分维护她的桌子,今天正好有人坐了她的位置,心里正得意着。

说道,“怎么说这位同学也是新同学,你们这样真的好吗?先不说莫夏筠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她还是不是学生都有待考究。她都已经不在了,你们还帮她占着这个位置,这不是站着茅坑不拉屎吗?”

说的是头头是道,“而且我们新同学坐一下怎么了?凭什么让她搬?”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班上是一片寂静。袁虹想着自己说的话怎么也会有大部分人来支持的,班上诡异寂静让她脸上有些挂不住。

但还是有部分的同学同意的,连着点头。

肖偲渊皱眉,“班长,再怎么说莫同学也是我们班上的一份子,班主任都没有说她已经退学了,她没来,不代表她以后就不会来。我现在是跟新同学商量,而且我也愿意用我自己的位置让给新同学。你这样说,针对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他平时就看不惯袁虹,虽然坐着班长这个位置,但没有尽到做班长的责任,拿着鸡毛当令箭。如今这样说莫夏筠一下子就忍不住。

低头看着还在神游中的邓垚远,“我说邓垚远,你今天是怎么了?你的脑残粉呢?现在你竟然一句话都不出声?”

邓垚远眼神终于恢复清明,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嘴角抽搐,脑残你妹啊,信不信我打你一顿?

肖偲渊以为他是不福气,想说什么的时候,肩膀上一重。转头看向手的主人。

“我……”看到那一双眼睛,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真的怕自己不小心说了重话惊扰了她。但是这个位置……

他停在原地想了有一会儿,蠕动嘴唇,说道“同学请你……”

没说完一句话,上课铃声就像了。

听到铃声的肖偲渊心里一松,他还真的没有想好怎么说,至少先有一节课的时间。回头还不忘瞪了一眼无动于衷的邓垚远。

邓垚远摇了摇头。

良久才转头看向莫夏筠,“他们就是这样,你、你别介意。”

莫夏筠好像听到了什么惊讶的事情,眼睛有一丝迷茫,想起下课的那一幕,笑道,“不会,他们很可爱。”

真的很可爱,至少她现在不会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他们让她感觉到自己真的是这个班级的一份子。

写完最后一个字,递给他,“你拿回去看吧。”

邓垚远在她笑的那一瞬间就又在神游,这时候看到她给自己东西,机械地接过她递给自己的本子。

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惊讶道,“这是……”

“嗯,我自己整理的生物的笔记,希望你有用。”之前她隐隐记得邓垚远的生物相对于其他科来说是较差的。也不是很差,相对于他物理和化学的九十分来说,生物的七十多就显得有些拖后腿了。

“谢、谢谢。”大神给自己的笔记!他可以感受道自己的手都在抖。

他知道的大神是平时一句话都不说,整个人都冷冷的,一副生人莫近的表情,今天不仅跟他说话了,说的竟然已经超过了三句,而且还给他自己做的笔记!

这个笔记他记得,是她刚开始写的。不会是专门给自己的吧。

反正今天发生的事远远都超过了他的预料。就好像做梦一样。

上面的老师已经看他们两个很久了,一直在底下说话,邓垚远就算了,平时在班上也是尖子生,成绩和品行都让老师较为放心的一类学生。

今天却跟一个新来的学生讲了半节课。是新来的吧?没有穿校服。

“那位女同学,对,就是戴口罩的那个,你上来做一些这道题。”盯了很久还是没有作用,物理老师只好让那位女同学来做题。

这道题是这一年的新题,她自己也是想了好一会儿才做出来。新题型往往在卷子的最后一题出现,打算拿来作为例题讲的。现在正好。

莫夏筠愣了一下,才知道自己刚打扰到老师讲课了。叹了口气之后,才离开位置。

班上有一部分同学还是挺担心这个新同学的,灭绝师太的例题啊,邓垚远都不一定做得出来的变态题目。

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做的,而且灭绝师太的整人虐人手段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架住的,可怜了我的新同学。心里默默地为她点了一根蜡。

莫夏筠稍微看了一眼题目。

唰唰唰就在黑板上写到。非常流畅一丝一毫的停顿都没有。

这样的流畅,这样的速度,让班上的人都认为是莫夏筠以前就做过这个题目,一模一样,连数据都没有变。

而只有老师知道,这个题目跟原本的题目不一样,她加了一个条件,加了这个条件之后,整个题目的难度又提高到一个难度。

数据也做了一定的改变。

她,竟然真的做对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来,她找不出一点错误,最可怕的是,她的步骤比她做地更简单,更明了。

果然,她是有这个实力的。

“你下去吧。”

莫夏筠敛眉,在把粉笔交道她手上的时候,轻轻地说了句抱歉就回到自己的位置。

老师微笑,心里虽然被打击,但对这个学生她还是非常满意的,不骄不躁,知错能改。

在莫夏筠做的题目上大大打了个对勾之后就不打算讲了。“这位同学的步骤非常完美,间接明了,没有多余的废话。有什么不懂的,自己弄懂它。”

此话一出,大家都惊讶了。他们从来没见过灭绝师太怎么夸一个人,之前的被夸的那一个已经很久没来了,她就是莫夏筠,今天又夸了一个,所以,他们班又要迎来一个变态吗?

同时也有一定的疑惑,她不是之前就做过这样的题目的吗?做了原题能够写出来并不奇怪吧?但灭绝师太真的是夸她了啊,到底是为什么?

虽然想不出给所以然来,但这节课之后,这位新同学在他们班上的位置有了一定的改变。

“那个……”一个女同学拿着物理笔记本过来,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吗?之前我做过原题,但这次的题目跟以前的不一样。”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