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她喜静(1/1)

第二天莫夏筠如约将温黎带到傅萧忆说的地点。温黎现在虽说是身子虚弱不堪,还不至于说让人扶着走的地步。脸上的伤口他自己也经过了简单的清洗。看起来不那么触目惊心。

见到傅萧忆往这边走过来之后,莫夏筠朝他一笑,没跟他说一句话就离开。

两人都看着那抹身影,“怎么?看上人家了?”

“如果你经历过一次我的这种折磨的话……”温黎睨了他一眼,转身走到停在路边的车上。

傅萧忆抖了抖身子,还是别,这女人太恐怖,在跟她打交道的时候都要时时刻刻留意自己是否中毒。

见他这面色实在不太好,说道,“先到我家处理一下伤口吧。”

“不需要,先找几味草药。”身上的毒还未解开,他一晚的安稳觉都无法睡。这才是折磨。

“好。”开车行驶到一草药房。

却发现这里的草药只有几种,剩下的三种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一筹莫展之际,傅萧忆问道,“你还需要什么草药?”

“吸血树的叶子,生川乌和红粉。”温黎说出剩下三样的名字。

吓得傅萧忆差点被口水给呛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都是大毒类的中药。而且,你说的吸血树,我听都没听过。”

“这却是有些难找。”温黎叹了口气,特别是吸血树。这药是关键的一味药。难怪莫夏筠说自己没有配置解药。这样的药材哪里找?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简直找不到好吗?

“没有。”他倒是想没有那一味药。

“你疯了吧!”大毒类的中药就算是四十年资深的老中医都不敢轻易用。“就不能有其他的配方?”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一味毒药只配一味解药。这一点无论是谁都知道。

“我让道上的人给你留意一下。”无奈之下,傅萧忆才答应他寻找。

“嗯。”说完之后又看向车窗外。

傅萧忆见他苍白得可怕的脸色,决定先不把自己发现的事情告诉他。

姜家,欠他的太多了。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还清。

姜世笙在接到陌生的包裹之后,原本是想扔掉,但鬼使神差地就就打开了。里面只是一个U盘,把它插入电脑,打开那仅有一个音频文件。

进度跳慢慢地走动。当他听见里面的女声的时候,心里一阵激动。好熟悉,但又不敢确认。当他再听见里面的男生的时候,一道惊雷劈到他头上。

手指颤抖,握着鼠标的指尖已经泛白。迫使让自己深呼吸,冷静下来。

不知道他是以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把这段音频给听完。音频的没有任何的剪辑,完完全全就是场景的还原。他在椅子上坐了很久,眼睛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室内安静地可怕,连轻微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良久,姜世笙终于动了。按上桌上的电话。

“让公司中最好的电脑技术人员过来见我。”姜世笙命令秘书。

秘书的手抖了一下,*oss这又要开始发飙了?语气好阴沉。“是。”

挂下电话的一瞬间,马上就给公司技术部的人求救。

当技术部的人匆匆赶来时,秘书起身,给了他们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boss。”来人是一个带着厚重镜片的中年男子。

姜世笙问道,语气寒冷刺骨,似要把人给冻死,“有没有什么情况的音频听得不是那么真切,但又好像是就在很近的地方?”

“boss,你说的这种情况,很大的情况是所在的空间不一样。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监听。”男子认真回答着他的问题。

“嗯。”

嗯?这是让他走了?男子还在纠结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姜世笙又问道。

“人的音质有很想象?”

男子回答,“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世界上很多的人,会找到和自己一样的声线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种几率一般都比较少,人的音色多少都会有差别。”

“嗯。”这次姜世笙把人叫出去了。

他怎么会傻到问这种问题?明明就很清楚不是吗?他的弟弟和他已经死去的女朋友……他不知道这段音频是什么时候录的,为何又现在给他。他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以至于他听漏了里面姜世奇说的时间这个重要的信息。

他的人生好像一个大笑话。在被人嘲弄中度过。原来他那个自称很爱他的弟弟是这样的,他从来就没有认真地认识过他。这样的人,连他都可以设计。呵!

从几天前他收到那段音频,他就已经开始把姜家一点点,收入到自己的囊中。

除了姜家这边是暗流涌动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宁静。ANch的运营已经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盛况。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安静了小半个月。

知道有一天,闫妍给她打电话。“小筠儿,明晚有空吗?”

“怎么了,妈?”

“嗯,我这几天新作了几道菜,想着你也好久没来了。”闫妍在那边欣喜说道。

“妈,阿陌他还在任务呢。短时间可能回不来。”莫夏筠有些抱歉,她也很想回去,但总不能她一个人回去吧?

“是吗?这样啊。”刚提起的语气一下子就低沉了下来。

莫夏筠有些抱歉,“只要阿陌一回来,妈你到时候可别藏着掖着。”

“好。”电话那头的声音终于是高兴起来。

莫夏筠叹了口气,秦陌出任务的这段时间实在是有些无聊,而且她又不能做什么。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样子?”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莫夏筠一惊,一下子就扑到他身上。感受着这温暖的拥抱。

秦陌失笑,也紧紧拥着她。“久等了。”

莫夏筠只是摇头,不说话。

秦陌托起她的脸颊,一只手穿过她的发丝,另一只手搂紧她腰肢,对准那粉嫩的嘴唇吻了下去。这些日子的思念疯长,越来越不能自拔。

这一吻持续了很久。

坐到沙发上,莫夏筠睡在他大腿,含着激动的泪水,跟他分享最近发生的事情。而秦陌则是轻轻地扶着她的发丝,有一声没一声地应和着,但看得出是在认真地听着她说的话。

突然,莫夏筠起身,说道。“对了,刚妈打电话说让我们回去吃饭。”

“你的意思?”秦陌问她。

莫夏筠说道。“我们也很久没去见过老爷子了。”

“那,我们后天回去如何?”想到后天是什么日子,秦陌说道,“后天可能会有很多人,因为是家族的聚餐。由于任务原因,我很少参加家族的聚餐。”

秦陌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时间推后。“我们大后天再回去吧。”家族太乱,不想让她过早就陷入进来。

莫夏筠对此无异议,无论什么时候去,也是一样的。

“老婆……”秦陌直直看着她。

“嗯?”

“我想你。”脑袋抵着她的脑袋,嘴角含着一丝微笑。

“我……”莫夏筠跟他对视,“我也想你。很想很想。”

秦陌情动,眼睛深沉,再次含上那嘴唇。舌头细细勾勒着唇形,慢慢品尝着唇瓣给他带来的美好,舌头间的缠绕,点燃两人身上的星星之火。

搬回小院住的僵小喵和小狸见到这一幕,非常懂事地找个听不见任何声音和看不见任何动作的角落给躲起来。

“喵~”小狸低声叫着。

“小狸,你不会离开我的。”僵小喵捧着它的头,在毛茸茸的脑袋上蹭了蹭。

“喵?”小狸有些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僵小喵笑了笑。“再等过几天就好。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和筠筠有事的,”这次的事情,他已经准备得*不离十。再加上,筠筠这几次运用的媚骨效果,更好地提高了她的身体素质,看来转换身体也不是神难事。

“喵——”

……

在去秦家的前一天,莫夏筠就给闫妍打了个电话。

“好,小筠儿喜欢吃什么?”又要见到最美丽的儿媳妇儿,心里激动得没话说。

莫夏筠笑着应道,“都好。只要是妈做的。”

这句话逗得闫妍乐不可支,“好,那我就拍板了。”越听她的叫唤就越喜欢。越来越不想挂电话了怎么办?

秦陌不满自己老婆跟老妈聊那么久,已经聊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聊完。直接夺了莫夏筠手中的电话。“妈,我和夏夏要睡觉了。还有,电话辐射大,通话时间过长对身体不好。”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讲完这几句话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那边的闫妍:!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臭小子!

莫夏筠无奈,这小孩子的行为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老婆。”把电话放到一边,就抱起他,“我们睡觉。”

“……”你确定是睡觉?不是睡她?

没办法,存了大半个月的弹粮,一天怎么够他用?

然后,两只小东西又到那个地方躲避起来。他们还真怀疑这样跟她住过来是不是一个对的决定。这样的有窝不能归的日子看来是没法到头了。

……

第二天一早,莫夏筠便下床给他们俩准备衣裳。

秦陌起身在背后抱着她,声音还带着刚醒的沙哑。“不用准备些什么,我们只是回去吃饭。”

“这次的人应该不少吧?毕竟是第一次见,礼数不能少。”

秦陌无奈叹了口气,也由着她。

来到秦家,闫妍首先就结果他们俩带来的礼物。

“回来带什么东西,也不嫌重?”口中的责骂是真的关心她。

“是,妈。”莫夏筠笑着应和。

大厅里面坐着有几个人,但大多数是他不认识的,只有几个有印象。对老爷子喊了声。“爷爷。”

秦老爷子虽然是板着个脸,但眼中的笑意是怎么也藏不住。

秦陌拉着她的手,一个个顺着介绍,“这是奶奶。”

秦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但精神爽朗,眼睛犀利。可以看出年轻是也是个人物。但似乎她对她不是那么地待见,是瞟了一眼,稍微应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再理她。

秦陌见此也是黑了半边脸,准备说什么,莫夏筠则扯了他一下,示意没关系。秦陌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她会以一笑。

“这是二叔和二婶。”顺着秦陌的方向望去,则是两个俊男美女,孟诗语风韵犹存,一身的气质是年轻的姑娘学不来。秦驿郉则是谦谦公子。两人坐在一起令人有种天生一对的念头。

“二叔二婶。”莫夏筠跟着他叫。

“长辈今天就只有他们在,其他的你就不要认识了。这些人不重要。”

然后一群人就不满了。“喂,大哥,你不能这样。”

“就是,独裁!希特勒!”

“你怎么知道大嫂不想认识我们?”

“你竟然不把我英俊潇洒的名字告诉大嫂?你是不是怕我们抢了你的风头?”

……

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离谱。秦陌的脸色就越来越黑。但还是没有打算把他们的名字告诉莫夏筠。

“你们太烦,她喜静。”

一句话把他们给堵得死死的。他们烦?好像刚是那么一回事。

只是这跟介绍他们的名字不冲突啊喂!

莫夏筠噗嗤一笑,“你们好。”

“嫂子好……”然后就得逞地看向秦陌,像他示威,看见了吧!

秦陌一个眼神扫过去,所有人都不敢出声。

秦驿郉和孟诗语见两人都和其他人都聊得在一起,相视一笑。

“大嫂,我是秦擎卿,是大哥的二弟,你是认识我的。”秦擎卿顶着压力,率先介绍自己,“大嫂真是辛苦你了。竟然被一头变态看上。”语气怎么听怎么是为她感到悲哀。

秦陌:“……”

莫夏筠点头。

一个人介绍之后,后面的人就陆陆续续开始。

长相文静的女孩子说道,“我叫秦歆倾,是大哥的妹妹,也是一干众人的姐姐。”

一干众人:“……”他们非常不喜欢这个称呼。

“我是秦柯梦,我们已经见过了。”对着她眨了一眼。

“秦彦琨,最小的一个男孩。”语气还带着点羞涩。但莫夏筠怎么觉得他那么熟?

一个个对着他们点头,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

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在国外。

在国外的秦筱涵和蓝晟文十几天前就已经收拾好行礼,但被秦老爷子知道了她准备逃学回来,直接下了命令让她把课题搞完之后才能回来。秦筱涵虽然有怨言但也不敢表现出来。

只能硬着头皮把课题研究完之后才回来。在踏进秦家的那一瞬间就见到了秦陌,让她丢下行礼想要冲过去抱着他。

“大哥!”

------题外话------

谢谢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