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老公,我错了(1/1)

傅萧忆尴尬一笑,还是不承认自己今天来是有目的的。“本想着与你多日不见,想来跟你叙叙旧,是我给你带来了麻烦。”

莫夏筠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这样问吧,你跟姜家是同盟?”

傅萧忆想要反驳她这句话,但是想到刚自己已经在姜家见过她,变沉默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这样说吧。”莫夏筠也不想他回答,继续说道,“我跟姜家是敌人。你懂了吗?”

傅萧忆皱眉,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得说出来,所以这个是在变相地承认他们已经是敌人这个事实吗?

于是他反驳道,“夏小姐,这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情。”

“是吗?”莫夏筠挑眉望着他,“但我不这样觉得。我们已经是敌人了。”

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情?这话可说地非常地好笑啊。

是敌人,是竞争之间就不会搀和太多的感情。

这可以联想到,他跟安斯艾尔大致也是这样说的。真是可笑。

“时候不早了,好走不送。”无论他是以什么原因想要在她这里要温黎,就已经成为她的陌生人。更不用说他现在是跟姜家同盟了。

傅萧忆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没有说任何留下的话,“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后会有期。”

他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就能舍弃事业的人,既然两者不能并存的话,那么他就会舍弃对于他来说不是很重要的那件事,那就是——爱情。

他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所以,舍弃了,对他来说也不可惜。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头也不回地就离开小榭香居。

没有出声的念无,说,“筠儿姐,今晚可还是要出去?”那个离开之后,莫夏筠是不会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

“嗯。”莫夏筠点点头,“里面的那两个伤残就麻烦你了。”

莫旒光的伤势已经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待明天再给他注射一次药液就可以转房。而左枔翃的情况也差不多。“明天就把他们给转到医院吧。”

“是。”念无应声道。

莫夏筠这时候已经换上了黑色的夜行衣。

经过一连串的视线之后,莫夏筠终于到达姜家。

循着早上的记忆,找到了姜世笙的房间。

里面还依然不出莫夏筠所料,正在进行儿童不宜的十八禁事项。

“笙儿,你说,今天为什么会想到了你那具尸体?”姜世奇惩罚性地往他身后*着。

姜世笙这时候有些痛苦,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我……我,我不知道。”早上的事情他已经完全灭洋记忆了。也没想到自己还会想到尸体的事情。

“不知道?”姜世奇猛进攻,喘着粗气,“嗯?知不知道?”

“呃……”姜世笙带着哭腔,“我、我真的忘记了。世奇……世奇,轻……轻点。啊……”

身上的疼痛让他真的有些喘不过气。只能向姜世奇求饶。

“嗯?说,你爱谁?”姜世奇停下了动作,在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我、我、我爱你。”

姜世奇还不满意他的回答,“我是谁?”

姜世笙眼角含泪,哽咽说道,“是……是世奇,嗯,你、你动动。”

姜世奇得意地笑了起来,“呵呵呵,真是*。”

这个场景有些辣眼睛,莫夏筠屏蔽五官,静静得等候他们把动作做完。

终于,床上的两人停止了动作。

姜世奇双手抱在自己的后脑勺,说道,“你那局尸体呢?”

被问到的姜世笙就想是受惊的小兔子,脑袋缩到被子里面,想要不回答他这个问题。

“嗯?”声音十足的危险。

他怕他再来一次,才颤颤巍巍地回答到,最后的挣扎都被拍碎。“在……在床下。”

“床下?”姜世奇再次重复想确认。

姜世笙点点头,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希望他不要到床底下看。

而,姜世奇永远都不会让他失望。裸着身子,就下了床,掀开床单。看到里面的一具尸体。

伸手把尸体给脱了出来,尸体已经完全脱水,变成了黑炭般的颜色。只有一层薄薄的皮包裹在上面,牙齿也已经泛黄,有几颗已经掉落。眼眶处也是黑色,眼球已经被蛆虫吃食干净。整具尸体,除了有完成的骨架之外,没有一处可以辨认出她的样子,但还能看清那是一具女尸。

姜世笙见他把它拖出来的那一刻,就尖叫了起来。“啊——”

吓得姜世奇手赶紧缩回,发现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之后,他恶狠狠地说道,“瞎叫唤什么!怕我女干了你女朋友吗?嗯?”

姜世笙也不敢出声,怕他打自己。脑袋躲在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想看又不敢看他接下来做的事情。

“你很喜欢她?”姜世奇问道。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怕他一个不高兴又来虐待自己一顿。所以干脆沉默。

“回答我。”熟知他每次都想用这一招来晃过他的问话,姜世奇严肃说道。

眼睛大大地看了看地下的那具尸体,又看了看姜世奇,不情愿地扭了扭头。

得到这个答案他非常满意,“既然你不喜欢她,那么明天就把她给火化了。”想到自己每次都是在这具尸体上面做ai,就恶心。

“不、不要。”姜世笙听到他说火花之后,哀求到。“不要。”

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

“为什么不?”姜世奇嘲讽说道,“今天早上你为她失控的样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知道我多门吃醋吗?嗯?你的做法令我非常不满意,所以,我决定消灭这个情敌。”

在角落看着这一切的莫夏筠鸡皮疙瘩都起来。没想到,姜世奇还是一个兄控。只是,这个*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不要……”姜世笙从床上蹦下来,不小心绊倒了被子滚到了姜世奇的脚边。顺着攀上了他的脚,抱住树洞奥,“不要,世奇,不要。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火化岚岚。不要……”

眼泪沿着他的脚部的曲线直直流到脚面。

“可以。”到底是不忍心看他伤心的样子,姜世奇这才妥协,而听到这句话的姜世笙则是破涕为笑,感激地亲了一下他的脚。

“不过。”姜世奇话锋一转,“以后,别人提起你的女朋友,我希望你不要再失控,不然就不是火化她那么简单了。”

姜世奇猛点头表示自己以后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那么……”姜世奇抱起他到床上,“现在,你要尽你所能取悦我。”

他只好点头,用尽自己在他身上学到的东西全部用在了他的身上。

莫夏筠再次封印五官,心里腹诽,这两人还有完没完。竟然在一具尸体身边搞得那么热火朝天,真是战斗人类。

凌晨两三点,两人终于没有力气昏睡过去。

站着腰都酸了的莫夏筠才能活动起来。早知道她今天就带迷。药过来了,累死她。

走到床边,打昏了姜世奇之后,才慢慢吸取姜世笙的记忆。他的记忆有些混乱,让她看得有些吃力。

姜世笙这几年被姜世奇救了过后,整个人都被往姜世奇的性格去调。教。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姜世笙从以前的唯唯诺诺变成如今的心狠手辣。

据他的记忆来说,他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就传来女朋友死了的消息,当他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看到了一句面目全非的尸体。

照他爱女朋友的程度,肯定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心中对温岚的无尽的爱意,就变成了对她尸体的眷恋。恋尸癖就是这样得来的。

在他意志消沉的时候,是姜世奇给他希望,而他也从恋尸癖衍生多了一个性取向,那就是对姜世奇的性幻想。久而久之,姜世奇也发现了这个现象,并在一个酒会上,借着酒意,他们两个终于还是踏出了这一步。

越看到这里她就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于是放弃了探究姜世笙的记忆,对着姜世奇的记忆提取。

这不看姜世奇的记忆还好,一看之后,就觉得这果然是一个让人烦恼的一个存在。

姜世奇一早就对姜世笙怀有不轨。所以他用了五年的时间来设计姜世笙女朋友的死亡事件。在姜世笙要到国外进修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计划可以实行了。

杀死温岚之后,姜世奇就自然会成为姜世笙的心灵寄托。这是双胞胎之中的特殊感应。在他一步步地控制下,姜世笙终于爱上了自己。而且还对他不能逃脱。

在他每日的饮食中都会添加精神类药物,让他更加不能摆脱自己。最后成为自己的性奴隶。

每天都对他进行催眠,让他觉得自己是天生就该是伺候自己的存在。久而久之,姜世笙不用再催眠就会潜意识认定这个信号,他就该是他的奴隶。

这就可以解释了这两兄弟的行为。

看到这里的时候,莫夏筠一阵恶寒。真的是没想到,姜世奇为了一己之力做了那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但是找了那么久,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无奈只好,离开了这两个人的房间。

这个姜家的丑闻,她更相信的是姜世笙的老婆伊丽莎白会有更多的证据。走出姜家之后,自己的变换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回到小榭香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发现屋里还有灯火。这才暗道一声糟糕。

自己今天玩high了,忘记跟秦陌说。这肯定是来抓她了。

这时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要硬着头皮,进去。

看着客厅那个沉这一块脸的人,身上还穿着军装,笔直地坐在沙发上。而在一旁的念无和唐晔则是顶着低气压,低头不敢看这个浑身散发着冷气的男人。

“回来了?”秦陌依旧是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盯着自己面前的这套茶具。

莫夏筠尴尬一笑,“大家那么齐人?”走到秦陌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还不忘给那两个人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得到莫夏筠的命令的时候,两人才松口气,给她一记自求多福的眼神。不是他们两个不讲义气,而是秦大的冷空气真的要冻死他们了有没有。心里默默地为她点了一根蜡。

“老公……”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撒娇。

见他这个样子,秦陌差点破功,想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他还是依旧板着脸。“嗯。”

“老公,对不起嘛……”莫夏筠依然是撒娇道。

“你对不起我什么?”秦陌睨了她一眼,依然不松口。

“我……我不应该不跟你说一声就不回家,我不应该夜不归宿,我不应该那么晚回来。我错了,你被生气。”莫夏筠把自己的罪状一条条列举出来,希望得到某人的宽容。

“嗯。”秦陌应声,“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她不是把她所有的罪过都说了吗?

“我……”实在想不出,莫夏筠只好使出杀手锏。嘴唇凑到他脸颊,慢慢地轻吻着。

这招一出,秦陌果然就受不了了,莫夏筠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松开对他的钳制,秦陌在她耳边低语,“以后记得你家里还有一个人等着你回来,别再让我担心。可好?”

莫夏筠也知道这次自己做的有些不对,跟着点头答应。

“很晚了,吃饭了吗?”听念无说,莫夏筠这一天还没吃饭,他才会生那么大的气。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让他怎么放心她。

被他这么一说,她才想起自己今天忙得连一粒米都没进肚子。变摇了摇头。

秦陌无奈叹了口气,“该拿你怎么办好。”

对着她的额头亲了一口。“等我,很快。”

到厨房里面简单下了一道面,煎了两个荷包蛋鸡蛋,再炒了一些肉末洒上去,就端出来给她吃。“过来吃吧,小心烫。”

早就饥肠辘辘的莫夏筠见到这一碗面,没一会儿就把它消灭干净。饿了一天的肚子终于得到满足。满嘴的油渍又恶趣味朝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秦陌无奈,任由她这个小玩闹。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