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说漏嘴了(1/1)

“后天要去学校报到。”秦陌递了张纸巾给她。

“咳咳咳……”突然起来的一句话让她刚想咽下的一口面就呛到。

莫夏筠被咳得面色通红,“什……什么?”

秦陌皱眉,轻轻拍打她的背部。“本来昨天就已经开学,但是鉴于你这几天都太忙了,我到舅舅那儿,帮你请了假。但是后天必须去。”

WTF?她还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这假期就这样过了?她还没去玩!究竟是有多短?

为了自己的自由着想,莫夏筠对着秦陌撒娇,“老公……”

秦陌挑眉看着她。

“能不能不去?”莫夏筠趴到他的腿上,双手环住脖子,在他耳边吹气,“我去了其实也是浪费时间。老公……”

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怀,而且还用那么勾人的语气来跟他来撒娇,能抵抗得住才有鬼了。

秦陌轻咳一声,“这件事,是妈让你去的。”

莫夏筠:“……”就知道!

秦陌在程雅涵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甚至可以说比她自己还要重。所以,首要任务就是搞定他,于是她就狗腿道,“可是老公,你不觉得你那么貌美如花的妻子去上学很浪费人才吗?而且你老婆的智商根本就是碾压其他人好吗?”

他感觉眼角直跳。“你要是这样去的话,确实是浪费人才。”随即又说道,“但是你想要不服出点东西就这样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不是太……”

莫夏筠咬碎了口银牙。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市侩的?

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轻声细语说道,“那老公,我能用什么来兑换呢?”

“这个就要看你自己觉得什么价值才能换你的自由了。”

原本他不说这“自由”两个字,她打算随便就糊弄过去了,现在好嘛,戴上了这个帽子,她不拿出点东西来表示一下岂不是显示出她的“自由”很廉价?

没等她回应自己,秦陌把限制条件就说了出来。“高中下学期你是不用去了,但是这高考还是要考的。”当初程楠跟他说的时候也料到了这一点,退而求其次就选择了这个方法。正好,这次可以换取一下福利。

莫夏筠也知道,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起码母上不会再要求她必须呆在学校了。

秦陌挑眉望着她,等待着她的动作,然而等来等去也没等她又任何的表示。“你的付出呢?”

“我还没想好。”她有些逃避回答他这个问题。眼神闪烁飘忽望向其他地方。

秦陌眯了眯眼睛,揽过她的身子,在她耳边低语,“其实也不用做什么,你只要乖乖躺着就好。”

“流氓!”莫夏筠剜了他一眼。

在她腰肢上的手不安分得动了一下,“既然你都说我是流氓了,那我不流氓岂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说完就抱起她前往卧室。

“累了一天,好好休息吧。”将她轻轻放到床上,嘴唇触碰她额头。

莫夏筠有些内疚,他等了自己那么久,伸手拉住他的手。“一起。”

秦陌勾唇一笑,整个身子附在她身前,双手在她头边撑住,“你这是在撒娇吗?嗯?”

然而在这个时候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小狸,我又要眼瞎了。”

“喵~”一声喵叫随即应和。

莫夏筠一怔,没料到僵小喵和小狸竟然会在这里。这下脸是丢大发了。

秦陌把她护在自己的怀里,眼神往僵小喵的方向睨了一眼。

僵小喵噤若寒蝉,脑袋往脖子里缩,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它刚就不应该出声啊。大魔王这个眼神让人心跳都停止啊有没有。

但是它又忍不住,这两个人一见面就秀恩爱是闹那样?

小狸也是在顶不住秦陌的眼神,身上的毛都竖起来,“喵~”发出一声求救的声音。

莫夏筠这时从他怀里冒出个头,知道这两只喵被他吓坏了。扯了扯他身上的衣服。

“你吓到它们了。”

僵小喵泪流满面,果然是亲生的主人啊,终于来救它们,它发誓,下一次绝对不会出声,肯定会装作自己是瞎猫的。

莫夏筠走到它们面前,蹲下,“你们不睡觉?”

僵小喵刚想出声,但是想到刚秦陌的眼神,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再作死的好。

“怎么了?”

僵小喵往秦陌的方向看去,又赶紧缩回自己的目光。随即摇了摇头。秦陌只是在原地看着他们,其实什么都没说。

莫夏筠苦笑不得,秦陌把这两只喵吓成什么样子了。“没事,你说吧。”

僵小喵犹豫再三,还是说出来了,“筠筠~你觉得我现在怎么样?”

上下打量了它,认真说道。“挺好的。”

僵小喵:“……”所以这等于没说?

“喵喵喵……”一旁的小狸叫出声,好似要帮它说原因。

僵小喵小手摸上小狸的脸上。原本小狸的体型就比一般的家猫要大,如今与僵小喵一对比,就更加得显得脸大。与僵小喵又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这幅身子,我……我想换一下。”最终僵小喵在小狸的鼓励下,还是把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

它今天跟小狸到莫夏筠的卧室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但等了很久还没见到她回来,也没想到秦陌今天也会到小榭香居。

所以才有刚那尴尬的一幕。

“嗯?”莫夏筠疑惑看着它,这只喵是不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的,但她也还是没有问它原因,“要怎样才能换身体?”

原本做好被拒绝准备的僵小喵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亮。已经低着的头猛得抬起来。“什么?”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毕竟换身体这种事情,没换一次,莫夏筠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痛苦,况且这次还是这副僵尸身体。难度就更上了一倍不止。

莫夏筠知道它不在线上,于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说的话。“我问你怎么才能换身体?”

“呜哇!”被这句话一下子就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滚烫的泪水吧嗒吧嗒从无神的大眼睛里面留下来。

小短腿蹦跶蹦跶地朝她的方向跑去。

眼泪和鼻涕一把糊在她的衣服上,“呜呜呜……筠筠,我爱你。”

这句话一出,在一旁的秦陌就不高兴了,拎起它的衣领,警告说道,“别乱蹭。”

此时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僵小喵怎么会听得见他说的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撒泼,“不,我不,我就不,你这个坏人,快放开我。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呆着呢。快放开……”

“什么意思?”秦陌很好得住抓了重点。

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之后,僵小喵一下子就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四处乱瞟。

“嗯?”

“哇~!”被这句话吓得又哭了出来。

莫夏筠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这只喵不是过来向她要求换身体的,是过来折磨她的。开口说道,“阿陌。”

秦陌这才放过了手中的那只喵。转身看着她。

莫夏筠知道这件事已经是瞒不过的了,但她现在还不打算说,“阿陌,这件事,我能以后跟你说嘛?”她不想骗他,那么就只好推脱不说出来,这些事,还是不要说出来好。不想让他这辈子再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这些就由她来守护。

秦陌最终还是点点头。无论莫夏筠说什么,他都会无条件地相信她。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认为,不用任何的证明和理由。好像一切都应如此。

轻轻呷住那两瓣柔软的唇瓣,细细品味,“我想为你分担,不要让我什么都不知道。”

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接吻,这次他觉得两人的心更加贴近,更契合。看到她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上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含住他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她轻颤得承受他的爱意。

僵小喵看着这两人,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刚自己差点就坏事,说了不该说的事情。它一早就知道这些事情,莫夏筠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不让任何人知道,这是她心里最大的秘密,她一直讲它保护得很好。

良久两人操松开亲吻的嘴唇。

秦陌轻轻扣住她的头贴近自己的胸膛上,不说任何的话。

莫夏筠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她相信,即使她不说什么,秦陌还是能够理解她在想什么,这是他们两个所特有的默契。于是两个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僵小喵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蹑手蹑脚地领着小狸往门口走去。这时却被莫夏筠看到了。

“僵小喵,你到哪儿去?”

僵小喵尴尬地往后一笑,呵呵呵,这次不是它坏事的啊。大魔王千万不要再迁怒于它了,它的小心脏实在不能再次承受他那想要将喵剥皮拆骨的眼神了。

“我……想要上厕所。”僵小喵随意撒了个谎,希望莫夏筠能够放过自己啊。

莫夏筠很无语,所以这是被秦陌吓的后遗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僵小喵此时内心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大小姐,你能否放我走,实在不要再跟大魔王呆在一起了。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回想到刚莫夏筠问了自己什么问题。

莫夏筠黑线,这只喵的心里承受能力就那么差?至于吗?

如果僵小喵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肯定会摔桌子拍凳,什么叫至于吗?你来承受一下他的目光试试?可惜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受到他那种想要杀人的目光,真是悲哀。(这根本就不悲哀好吗?)

“啊?”僵小喵以为她又说话了,自己没听到。

莫夏筠再次耐心说道,“要怎么样才能将你的身体给换了。”

“啊,哦哦。”僵小喵让自己忽略那眼神。其实秦陌根本就没有看它,它自己在那儿杯弓蛇影,胡思乱想,产生了幻觉。

深呼吸了几口气,它才理清自己的思绪。“我还是想要纯种黑狸猫。”

刚它无意之中看见了小狸的身体情况,发现,她身体被人下了什么封印,这种封印正吞噬着她是生命和身体,如果不能找到比她血统高的狸猫的话,那么她的生命就会有危险。

而这个纯种的黑狸猫,只能是他来夺舍。

实在是不忍心看到陪伴了自己几个月的小狸就这样离开,这样就又只剩下它一个人。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无比的空虚寂寞。那种万年的孤独又一下子涌了上来。

“这次只要纯种黑狸猫就行了吗?”莫夏筠有些疑惑问道。上一次从她身体出来已经消耗了它之前准备的一些事物,如今,想要从僵尸的身体再变成狸猫,恐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僵小喵扯了扯嘴角,“还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你。”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这次风险会比上一次大,你的身体可能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损伤……”

秦陌听到这里,眉头紧皱,周围的空气都变低了几度,但还是没有制止僵小喵的话。

“最严重的可能会变成我们一开始的样子。”其实,这次的夺舍,它自己也没有多少的把握,先不说是纯种黑狸猫难找,就算找到了,它从实体再变成灵魂状态,再夺舍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之一不到。而,要付出的后果则是重新回到刚开始的局面。

要重新找纯阳之气,找的纯阳之气必须比上一次的更加纯质。这一切都是无数个不确定。

这个决定,它想了很久,值得么?

其实它并不知道,但它至少是努力了。最后的造化,就看小狸自己了。

“噢。”莫夏筠无所谓地应声,算是答应下了这件事情。

“噢?”僵小喵再次难以置信,“筠筠,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的吗?”这次它可是什么也不打算说,想不到,她真的一句话都不问自己。这种感觉让眼睛酸酸的。

莫夏筠打了个哈欠,“最重要的你已经说了。”既然它不想说太多,那么她就会尊重它的决定并给予支持。这是她作为它的宿主应该给予它最基本的东西。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