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圈套?圈套!(1/1)

“文清……文清她……我……”左枔翃支支吾吾,莫夏筠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嗯。”她打断他。

左枔翃知道她这是误会了,急着就说出来,“等过了这段时间之后,她就跟乔治离婚,我们就可以去登记了。”

“过了这段时间?”这段时间是多长?

“嗯。”左枔翃欣喜地回答到,“到时候筠儿姐你要过来。”

莫夏筠很想讥笑,只是她现在说出来,估计又会惹人不快,见他依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她还是没有多说一句话,“那就等你的喜酒了。”

“一定一定。”左枔翃乐呵呵地答应。

沈以风早就感觉到左三的不对劲而且他开始也赞同莫夏筠的话,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能保证那个人像你一样爱着她而爱你吗?

他清楚左三的性格,固执到死,估计是亲眼看见了也不会相信。有些事情,还是要他自己亲身经历过后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别人讲再多也无用。

左枔翃想起莫夏筠之前说要收购姜家的股票,但这时候他并不想让姜家灭亡,因为一旦灭亡,姜文清就会被迫再为姜家做一些穷凶极恶的事情。而今莫夏筠也在这里,他想要让她改变一下对姜家的策略。“吕二,姜家如今的股票如何?”

吕子良也没多想,就说了出来。“姜家如今的股票可以说是自销了,高价自销,他们如今的资金比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自销?”左枔翃愣了愣。怎么会自销?

吕子良耐心解释道,“这大概是上次姜世奇回去告密的后果,姜家真的怕自己的大批股权落到我们的手上,于是就把股价抬高。以姜家的形势,就算是多高的高价都会有人购买。于是他就陷入了杯弓蛇影的境地。”

“也就是说姜家也随时可能会进入资金周转不灵,产业链面临断裂的危险?”他有些担忧,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姜文清这件事。

一面是兄弟这段日子被姜家陷入困境之后,唯一脱困的办法,一面是自己多年心爱的女人的窘境。一时间他不知所措。

“姜家的事情,暂时不用管了。”莫夏筠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就对他们说。姜家的姜世笙还不至于那么蠢,不知道他们的计划。

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左枔翃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他们不管的意思他可以认为是已经放弃搞垮姜家这个计划?眼眉很快闪过一丝松怔,快到无人察觉,而在一直有意无意观察他的莫夏筠则是捕捉到这一瞬的不同。

莫夏筠见他这个样子,眉头紧蹙,也还是没有多说一句话。

“既然这样,今天就这样吧。”抓起沙发上的大衣穿在身上过后离开办公室。

而沈以风紧随而来。

“筠儿。”着急地喊了一声。

停住脚步转头,道。“嗯?”

沈以风这时候开始变得踌躇不前了,“你是否怀疑……”

“嗯。”这是一句陈述句,他的意思莫夏筠明白。

“那……”他这一辈子都没有那么婆婆妈妈过。

“那你觉得该如何?”莫夏筠反问他。

沈以风被问住了,“我……”正是因为他不敢去承认才没有想出办法来。

莫夏筠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

沈以风攥紧拳头,拳背青筋暴起。对她的话竟然没有一丝反驳的余地。只能被迫接受这个结果。

这边左枔翃在莫夏筠离开的后一秒也跟着离开。但没有听到沈以风和她的对话,现在他正往姜家赶去。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姜文清,让她做好准备。

姜家的主宅属于罗马庭院风格,四处都可见大条的罗马柱,气派恢弘,豪华壮丽。简单的几何造型,巨大的规模体量,厚重的石头材料给人心以强大的震撼。建筑后壁所产生的庄重美,建筑窗户少儿使室内光线弱,室内装饰运用浮雕等具有神秘感。

以左枔翃的身手要多过姜家特别训练的保镖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但那些人就好像是故意没有看见他似得,让他一路往后门走去畅通无阻。

沿着昏暗的小巷子,左枔翃摸着黑找到姜文清的房间。

衬四处无人,左枔翃有规律地在门上敲打着。不一会儿,屋内传出声音。当门开的时候,左枔翃往四周看看确认没人发现之后才猫着身子进去。

一见到里面的人,左枔翃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把紧紧抱着她纤弱的身子。“文清。我……好想你。”话落,他抬起她红扑扑的小脸,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抑制不住诱惑,借着情意吻上那让他朝思暮想的柔软之上。

一时间室内都是两人亲吻的声音,暧昧因子在空中跳动。

良久,两人嘴唇分开,中间还挂着一条银丝。姜文清的唇瓣被他吻得更加诱人,泛着光泽,看得他心里一紧。

姜文清有些错愕,柔柔弱弱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今天来是跟你讲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左枔翃双手揽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温柔地在她耳边低语。

姜文清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发生了什么事?”

左枔翃收起玩闹的心思,把今天来的目的严肃地告诉她。“我们原本是想收购姜家的股份,而这一点也是我们故意透露给你二哥,所以,姜家自然会为了不让我们得到多的股份,自己内销了上市股份。也就是说,姜家现在的资金链会周转不灵。”

身为一介弱女子,姜文清平时只是接触诗词歌赋,诗书礼仪多,对这些商场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问道,“那……那该怎么办?”

见她害怕的样子,心里的那块柔弱就一下子塌了下来,跟她承诺到,“今后姜家的公司会有一段时间的资金周转不灵,但也不至于把姜家陷入覆灭的后果,你只要在这段时间之内,好好保护好自己。若真是不行,记得来找我。”

姜文清听后,才暗自放心,应声道,“好。”

只是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在房子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有一只既诡异有美丽的蝴蝶。

莫夏筠在电脑上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嘲讽一笑,又叹了一口气。终究的是要来了。

就在姜文清和左枔翃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一群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啊——”姜文清吓得抓起床上的被子,盖住自己身上的凌乱不堪。

被戴绿帽子的乔治脸由红转黑又转青再转红,抡起巴掌就往她脸上想要打去。“你这个贱女人。”

而左枔翃身形比乔治强壮不少。再加上乔治这几年的淫欲过度,身体早就是外强内干的状态,更加不是左枔翃的对手。所以左枔翃一档,乔治就顺着力的反弹摔到了地下。

跟随乔治来的一众保镖,见主人已经被打成这个样子,在没有命令的前提上,就一哄而上。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没两下子左枔翃就被两个保镖给钳制住。

乔治从地上爬起来,往他身上吐了一口口水,“呸。叫你档,叫你帮那贱人当。你这够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往他脸上重重捶。

打累了,觉得还不出气,用脚狠狠地往他命根子踹去,“让你勾引我女人,要你当女干夫。我让你不能人道!”

“啊。”感觉自己身下已经被踩废,没有完好的组织。

见他裤子上都是血肉模糊,乔治才嫌弃地挑起他的下巴,羞辱说道,“怎么样?被人废去根子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左枔翃此时头冒着豆大的汗珠,沿着脸颊,路经被砸开的伤口的刺疼。“有种你把我给杀了。”

这时候乔治可是仰天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杀了?”好像听到什么好笑是事情似的,一直都笑个不停,“哈哈哈哈,你不知道你的命现在来说是我姜家的筹码吗?求死?连窗都没有。”

左枔翃这才意识到事情的怪异,“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乔治鄙夷看着他,都不敢相信姜文清以前竟然喜欢一个满身是肌肉,根本就没有头脑的人。

乔治的脸凑到他面前,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我就是不告诉你。哈哈哈啊。”

见他是完全就没有说的意思,他也就不在过问。想到自己身为男人的资格少了一半,心痛过后,越发想杀死眼前这个男人。

见他仇视的眼光看着自己,乔治玩味说道,“怎么?想杀了我?那你就该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了。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我手上。你现在只是一只要乞讨我留你一命的狗而已。”

左枔翃心痛看着床上那个满脸是泪痕的姜文清,越发觉得对不起她。要不是今天他不来的话,要是他今天也能像往常那样控制住自己的话……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要是?

“呵。”没想到,他还真的对自己的妻子恋恋不舍,越发想扑灭他最后的希望,反正都不差这一件事情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来这里吗?”

床上的姜文清一听,就赶紧制止说道,“不要!”

“啪”的一声,乔治就激动地朝她脸上扇了一巴掌。“你该不会还对他旧情难忘吧?”

姜文清双手捂着自己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眼眶里的泪水就像是止不住的泉水,一直往下滴落。只能是呢喃哀求到,“不要,不要……”

她后悔了,从他今天来的时候,她就后悔了答应他的计划。见左枔翃被他如此践踏,她心里就更是懊悔万分。

“呵呵,现在来装圣洁了?之前在我身下叫得那么骚的是谁?每天都让我不要听到是谁?嗯?”见她这个样子,乔治就更烦躁,钳住她的下巴,质问道。

姜文清只觉得现在的自己无比卑贱,眼泪依然是像不要钱似的,“不,不……不要说。”

而乔治就偏偏跟他唱反调,“不说?可以。”语气充满无尽的邪恶,拉开裤链,掏出里面的东西。“在他面前,把它给伺候舒服了,我就不说。”

姜文清就想见鬼一样看他,摇头说道,“不……”

乔治威胁到,“不?那我就把你做的好事一件件跟他交流。”

“你个王八蛋,简直就不是人!”不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羞辱,左枔翃忍受住心里和身体上的疼痛,嘶吼道。

乔治眉毛上挑,“呵,我是不是王八蛋,你问问你的小情人,看看她怎么回答你?”

“你快点吧你的脏手拿开!”此时他只能用语言来攻击他。

一旁的保镖在他每说一句话的时候,就往他身上揍一拳。揍得他口中都吐黄疸水。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话。”嘲讽对他说道,最后转向床上的姜文清,再次问道,“你舔还是不舔?”

姜文清此时哭地已经没有声音,不敢相信这个人会这样对她。呜咽到,颤颤巍巍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好。”

“乖,这样才对。”乔治得逞一笑,专门找了一个角度能让地下的那个人清清楚楚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在为他做什么。

“嗯……快点。”乔治强硬命令道。

姜文清的动作越发快速起来,动作熟练地可以看得出这根本就不是第一次。眼泪随着口水一直流到那粗,大上面,让乔治更加情动。

“啊——”左枔翃看着这一切心碎得嘶吼起来。曾经多次想逃开保镖,但依然是毫无作用。想闭着眼睛不看着一幕,但是耳朵却变得更加灵敏。而且,在他闭上眼睛的下一刻,保镖就会把他的眼皮撑开,让他不得不亲眼看着这一幕。

待自己释放出来过后,乔治轻哼一声,“骚货的活依然是那么好。”

姜文清此时生无可恋地盯着天花板,脸上,头发上全都是白色的黏糊。让她感觉自己无比肮脏。在那么多双眼睛之下为人扣交,让她感觉自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人渣!”左枔翃怒吼。

“哈哈哈哈。”乔治一边穿戴好衣服,一边说到,“怎么?这是得不到才发怒的?”用贱兮兮的语气说道,“我忘了,你一辈子都没有得到过她。哈哈哈哈……”

这句话像一根刺狠狠地刺在他心上,不能拔出来。刺进去是一次伤痛,拔出来更是一刺伤痛。那就让它永远留在原地。

------题外话------

谢谢各位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