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欢迎回来(1/1)

唐晔和念无当然不可能跟他们一辆车,唐晔自然是要跟念无过二人世界,他们可不想当电灯泡。就算他们想搭顺风车,估计也会被撵下来。打扰人家谈恋爱会被雷劈的,哦不,被秦陌劈的。

闭目养神,昨晚没有休息过的她,很快就传来轻鼾声,秦陌微微一笑,放缓开车速度,尽量让车子平缓不颠簸。

来到目的地,秦陌趁着她还在睡觉的时候,凑到她面前,用嘴唇轻轻摩挲着那微启的粉嫩的樱唇。被某人吻醒的莫夏筠,还不忘拿眼睛狠狠地瞪他一眼。

秦陌装作刚的事情好似没发生似得,为她解开安全带,在她耳边低语。“到了,老婆。”

早早就开车来到餐厅的唐晔念无两人在包厢等候着他们。

来到餐厅,非常“碰巧”地看见了同来吃早餐的何叙言。

何叙言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一身浅蓝色西装,双手插住口袋,十分风骚地朝他们走来。

“秦哥,嫂子。”

“来找我?”秦陌并不打算跟他客套。

何叙言嘴角抽搐,他来这里就不能是来吃早餐的吗?就每次都把他想象成这样的人?

秦陌一脸“我认识你那么多年了,你翘起屁。股来我都知道你是要拉屎还是拉尿”的眼神看着他。

最后何叙言终于败下阵仗,耷拉个肩膀,“是关于裴羽那小子的事情……”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见面和好如初,现在把他带进部队是几个意思啊。

“不行。”秦陌斩钉截铁地拒绝到。

“理由?”一见他完全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何叙言也跟他杠了起来。拆散别人恩爱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莫夏筠在一旁没有出声,她完全就没有裴羽是她交到林豹手上的思想觉悟。

“不需要理由。”

何叙言被气得脸颊通红。“你!”

莫夏筠这时候是真的饿了,才出声,“你可以问裴羽,他若是要离开训练的话,那么你就可以自行带他离开。”

何叙言一口气被噎在喉咙,他正是因为问过他,他不答应才过来堵秦陌的。别以为他不知道,让他老婆到部队里去训练的人就是你啊。

见他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以为他在思考,于是道,“我们先去包厢再说。”她都快要饿死了。

秦陌牵起她的手,往他们早就预约好的包厢走去。何叙言此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气之下就跟着他们走了。他发誓这是他人生里面做得最错的一次决定。都说冲动是魔鬼啊,会害死人。

里面的人全部都是情侣,就只有他一个是一个人,而且此时他的老婆还不在身边,让他吃尽了这辈子的全部狗粮。他们竟然还旁若无人地互相往对方碗里夹菜,更过分的是,秦陌这小子竟然还喂他老婆吃饭,她自己没有手吗?她不会自己吹,啊?你这样吹的糕点都沾上你的口水了!

“砰”的一声,何叙言双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四人朝他看了一眼,发现他没有疼的嗷嗷叫之后又淡定地洒狗粮。

忍无可忍,何叙言完全就不在意自己的谦谦公子形象,大声叫道,“我要到你部队去!”

秦陌上下瞄了他一眼,不再管他,继续刚在喂莫夏筠的动作。

“秦陌!我!要!到!你!部!队!”何叙言一字一顿,重重地咬着。

秦陌淡定地放下手中的碗筷,“你在赌城的事情都做完了?”

何叙言:“……”敢不敢不那么压榨人。

秦陌继续道,“我可以让你作为从军家属入住部队。不过这个的前提就是你要把赌城的事情都做完之后才能到部队。”

何叙言还没吐槽,他又继续道,“但是,至于林豹给不给裴羽那小子假就是他的问题了。”

摔!

什么叫随军家属,而且还要过问林豹那只野狼,谁不知道他训练人起来就是一个管你是天王老子,老子就不放假样子。真操蛋。

何叙言嘴角扯出干笑,起身告辞,“我想我是吃饱了。”跟他根本就是没办法交流下去好吗?自己分分钟会被搞死。

旁边一直在吃的念无见到刚来的人就要走了,“你真的不吃了吗?不吃早餐会饿的。”

听到身后的人说出这么一句话,何叙言一个踉跄,“我已经饱了。”被你们喂狗粮饱的!

唐晔摸了摸她的头,“让他走吧,你继续吃。”

莫夏筠摇了摇头,唐晔这是在把念无朝傻白甜方向发展?

这边的人在悠闲吃早餐,而沈以风公司那边则是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上次给政府关于姜家的证据并不能给他们制造出一些实质的伤害。一边是面对姜家的无尽加压,一边又是公司的资金链断裂。

沈以风认为他们之间出了内奸,这一点又让他非常不想承认。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好像被人早就察觉似得,姜家一早就做好了防御的对策并且给予他们的反击让他们无从招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这让沈以风非常不爽。

沈以风面对他们两人个人说,“老四现在在部队训练没有办法参加这次的行动,让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谈谈对姜家,有什么看法?”

左枔翃托腮。

吕子良见他这个样子有些不明所以,“姜家对我们的计划一清二楚。”

左枔翃皱眉,“吕二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这里是有内奸了?”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他只是把这个现象说出来而已,谁知道左枔翃会那么大反应。

“姜家,我在盯着。”左枔翃淡淡冒出一句话,“他们的计划,我们也一清二楚。”

沈以风皱眉,是这样么?

“那好,左三,根据姜家现在的情况,你认为我们该如何反击?”

左枔翃这时候沉默了,不是他答不出,是他想的办法都是一些莽夫的作为,实在不太适合出谋划策。“还是让吕二来说吧,老大你知道我……”

“姜家会对我们的计划一清二楚,那么我们就来个请君入瓮。”吕子良在他们耳边细语,那声音在他们三个之中也只能刚好听见。

听完后,沈以风点头作为答应,非常严肃地说,“这个计划,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

“好。”剩余两人应声。

“你们现在不用对姜家做什么了。”莫夏筠从外面走进来,他们已经商量好计策。

左枔翃提出疑问,“啊?”

莫夏筠看了他一眼,“姜家已经威胁不到我们公司,你们只管做好原本的计划就好,还剩一天,明天十二点过后,就可以吧全部资金收回来。”

沈以风是刚看了股票的势头,“早上八点开盘的时候,那支股票才刚呈涨势,真的要那么快撤走吗?”照他的研究来说,这支股票至少还能涨停两天。

“有些事情过了,就不好。”物极必反的道理,谁都懂,但不是谁都能控制住这样的局面的。

“好。”沈以风随后便应了她,但对于姜家的这件事情,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为何不用再对付姜家?”

莫夏筠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放在桌面上的文件,扫了一眼,才说道,“姜家,还不急。”自从那晚之后,她就想弄清楚姜世笙和姜世奇之间究竟哪个是主导位置。

虽然一切的证据都指向姜世奇,处于稳重考虑,她还是要弄清楚。

吕子良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问题吗?”莫夏筠问他。

吕子良攒紧拳头,“能否让我也加入姜家的计划之中?”上次跟她顶嘴的事情,回想过后,他就已经后悔了。而且,最近他掺入到这里面来,姜家所做的事情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英雄的影子,姜家的所做作为恰好激起他心里那颗正义的种子萌发。

莫夏筠对着他一笑,“欢迎回来。”

见他们和好之后,沈以风终于能松口气。他知道吕二的性格,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上次的事情也是他一个爆发点的宣泄。也幸好,莫夏筠神经粗条,没有计较太多。

骤然,莫夏筠想起这件事情,“我们的股东们,他们之中有没有姜家的死对头?”

股东这些数据的事情都是由吕子良负责,于是所有人都在等他回答。“目前还没有发现,姜家的势力太大,隐隐之间有超越四大家的势头。他们的死对头要么就是被他们给弄破产,要么就是已经成为他们兼并成姜家的一部分。”

“你们对姜世笙了解多少?”

左枔翃最有发言权,“姜世笙,以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在姜家也算是个透明人。名声还不如他的双胞胎弟弟姜世奇,只是,自从几年前从国外回来之后,他就变了一个人,以雷霆手段把姜家的将近百分之八十的财产都控制了起来。而最近姜家的发展趋势据说也是他的杰作。”

莫夏筠没出声示意他继续。

“姜世笙,在家族联姻之后娶了英国贵族的小女儿伊莎贝拉之后,地位更是一跃千里,至今的姜家老爷子想直接跳过他父亲吧姜家传位给他。”

“伊莎贝拉?”英国贵族小女儿?

“对,只是奇怪的是,他们结婚已经有两三年了,除了一些必要的宴会之外,都不会见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出现,而且据说伊莎贝拉至今还没有被他碰过。”

莫夏筠嘲讽,当然不会。姜世笙虽然不是一个厌恶女人的存在,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同性恋。不仅如此,还有恋尸癖。

其中的原因,她大概是了解。

“姜世笙以前的女朋友呢?”

左枔翃被问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不是很清楚……”

“嗯。”早就知道不是那么容易就问出来。一开始她也没抱什么侥幸心理。

沈以风则是这时候出来说话,“姜世笙有什么问题吗?”

莫夏筠拿起笔往文件上划了几下,圈出几个数字,“这些文件是谁做的?”

“呃……”这思维有些跳脱得太快了吧,他还没从上一个话题反应过来啊喂,“是新招的总裁助理。”

“嗯,可以重用。”这个人的计算和处理的方式,让她想到了以后一个金融国际上一个站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那个人影响了当今的好一些人。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其他人听得一愣一愣。“苏易?”

“苏易?那就是他吧。”他并不知道那个人的中文名字叫什么,曾经秦陌在调查意见金融国际案件的时候有找过他的资料,那时候她也刚好看到。这个人的语言虽然没有那时候成熟,但表达的意思都差不多。那应该也是*不离十的了。

“噢,你刚说什么?”莫夏筠才想起刚沈以风有问自己问题。

沈以风:“……”所以刚是完全就没听他讲话吗?

无奈之下他有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姜世笙有什么问题吗?”

一边的吕子良和左枔翃都给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莫夏筠好心解释到,“一个人,能在那么短时间之内就把性格彻底改变,要么是受了很大刺激,要么就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个姜世笙是假的。”

相对来说,前者的几率会大一些。姜老爷子不至于他孙子变了那么多不去调查他的身份。所以,姜老爷子会知道当年姜世笙发生的事情,而这件事就是姜世奇一直拿来要挟姜世笙的筹码。或者不算要挟,可以说是控制?

这就有意思了。姜家真是乱得可以。

沈以风问在思考着这两个可能性的左枔翃。“左三你觉得呢?”

左枔翃若有所思,回答到,“姜世笙确实变得心狠手辣了很多,而且,做事的风格更有姜老爷子当年无视一切的作风。就想是姜老爷子将他塑造成另外一个自己,或者说是更完美的自己。”

这就更有意思。那么跟姜世奇在一起的人是姜老爷子还是姜世笙本人?

“你和姜大小姐现在如何?”在这样环境之中还能保持原来的性格的人,她倒是想要见识一下她到底是否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呃。”左枔翃眼底闪过一丝错愕。“还……还好。”

他和姜文清,不知现在到底算是什么。

------题外话------

歇歇各位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