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主仆契约(1/1)

秦家大院门前,闫妍抹着眼泪对着面前两人说道,“真的不在这里住一晚?”

“今晚部队有事情。”秦陌无语,他跟他妈妈说了多少次,因为他今晚要到部队处理事情,才不在这里停留的,而且,他也不想他老婆见到那些“不良人士”。

“呜呜呜,你走啊,让小筠儿留下来陪我。”闫妍眼睛真的是想要哭的样子,眼睛红红的,波光氤氲,差点没把眼泪给掉下来。

听到这话,秦陌脸上就黑了,这是不是亲妈?竟然让他和妻子分隔两地?“夏夏要跟我一起。”

“呜呜呜……”闫妍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手绢在眼脸下面擦拭着,好像真的又哭的那么一回事。

站在她身旁的秦顾擎知道她这是在演戏,但也不忍心真的让她掉眼泪,于是狠心一把,把她扛在肩膀上,就带走。

被扛走的闫妍此时就炸毛了,“秦擎你这个混蛋,把我放下来,我还没看够我的儿媳妇儿!快把我放下来!”一边在他被后敲打着,一边还吼道。脚在空中胡乱踢打。

“闭嘴。”秦顾擎没有停下脚步,轻吼道。“回去看我怎么教训你。”

“啊啊啊——你这混蛋,要家暴啊!”闫妍声音更加尖锐。

秦顾擎人不可忍,用异能把她的嘴巴给封住。

而闫妍就更暴躁了,心里吼道。【秦擎你这个混蛋,竟然用异能把我的嘴巴封住,啊啊啊啊,今晚给我睡!书!房!】

耳根终于清静,秦顾擎没有任何犹豫就往卧室方向走去。

秦陌和莫夏筠同时非常感激他。要不是他使出这杀手锏,他们今晚非得耗在这里不可。

此时莫夏筠手机响了起来,“喂?”

“你终于听了。”沈以风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姜家已经动手了,我们的现金还没有收回来,他们好像知道我们买的那支股票的势头,同时下注,而且还对我们的产业进行一定的打击。如今,我们资金周转不灵……”

“嗯。”她倒是没有想到姜家会来这一手。

“嗯?嗯是什么意思?”沈以风懵了,这时候,怎么她还那么淡定,你倒是给个话啊。

莫夏筠说道,“之前你收集姜家贩毒的证据怎么样了?”

“你怎么知道!”他惊讶了,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准备在最后的关头给予姜家致命一击。他是没有跟她提过这件事,而另外的两人就更不了。

“想知道就知道了。”莫夏筠无所谓回答。

要不要那么拽啊摔!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啊。

“可以给他们制造很大的麻烦。”他们掌握的证据,是姜家这几年来跟东南亚那边贩毒的所有记录。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嗯,有很多是假的。”莫夏筠继续说道。

“what?”沈以风激动得;连英文都炸出来。你说什么?

“你收集的证据有很多是假的,仔细找一下,拿出一条来,就可以了。”她虽然没有见过姜世笙,但是能够在姜家中取得那么高地位的人,手段一定不低。他肯定知道了沈以风他们在收集证据,而且还故意给假证据他们。当然没有真的成分在,他们也不会相信。

所以说,沈以风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她还是不怀疑他们之中有内奸,但这件事还是要查一下。

“操!”真是够了,自己搞了半天,得来的就是一堆垃圾?

挂上电话,莫夏筠想到傅萧忆之前问的事情,“阿陌,温黎现在在什么地方?”

“还在军队里面。”之前上头让他把人交出去,他想了想还是把人留着。上头一天天给的压力,如今业绩下了最后的通牒。“不过,过段时间他就要送往国际刑警那儿。”

“嗯,想让我看一下他。”她知道不可以留温黎太久。当初不杀他是因为想折磨他,既然做了这个选择,那就当然不能再困他多久。他自由是迟早的事。

“好。”

车开往军部。一路上士兵们看见这辆车都驻足行礼。

“首长好。”

叫完这声之后,看见莫夏筠之后,眼睛就再也移不开她。直到秦陌的冷气涉及到自己之后,才收下眼神,不敢再造次。

秦陌领着莫夏筠往关押温黎的地方走去。

“首长好!”看押的士兵对着秦陌行礼,秦陌回礼。

看到莫夏筠之后,士兵很快做出反应,“夫人好。”

莫夏筠朝他一笑,让士兵一愣。

“走吧。”没有理身后的士兵,秦陌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如今的温黎可谓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头发凌乱不堪,脸上的都是划痕跟血迹,有的头发身子已经沾到伤痕里面,被血痂愈合到伤口上。嘴唇皴裂成一条条裂痕,眼睛凹陷,眼底也是一阵青黑。衣服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成暗黑色,还有一些刚染的鲜红。

见到来人之后,温黎自嘲一笑,“你终于来了。”

“你的好伙伴想要救你。”莫夏筠没有给他任何的施舍和同情,有的只是冷漠。

“哦?”尾音上扬,“想不到到现在了,还有人记得我。”声音很沙哑,有着虚弱也被他强硬撑着。“让我猜猜,是傅萧忆对么?”

莫夏筠没有回答。温黎当是默认了。

“当初,真的没有想过你会突然进化啊,想起来真是很……憋屈呢。”当时他把一切都算好了,就是没有算到她会突然妖骨进化,这让他被打得措手不及。

“自信是好事。”她还没弄懂他和傅萧忆究竟是敌是友。

“呵呵呵……”温黎自顾自低低地笑了起来。“是啊,自信是好事。多么完美的实验品啊,多想剖开你里面看看究竟构造跟我们又什么不同。”温黎依然作死,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声音带着无尽的贪婪。“妖神的妖骨。多么强大的利器。”

莫夏筠气质一凜,“放心,很快你就不记得了。”

“呵呵呵呵……”温黎也只是笑笑。

莫夏筠无视他的笑声,提取他的记忆。但一些关于傅萧忆的记忆的提取却出了一些问题,她无法读取关于这段记忆。莫夏筠皱眉,退而求其次把他知道自己是妖神后人的相关记忆提取并篡改。

她不知道傅萧忆知否知道她就是妖神后人的事情,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还好。如果知道的话,那么她将会很麻烦对付。

温黎是分裂型精神病,脑中的信息有两个人的全部。莫夏筠搜寻一遍过后,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呼吸也有些紊乱。

“好了。”在她收手的那一刹那,秦陌抱过她。离开这个地方。

莫夏筠在走往秦陌办公室的一路都在思考,傅萧忆究竟是什么人。

傅萧忆,表面上是英国的伯爵,但在华夏和金三角都是有一定地位和势力的存在。不仅与这个温黎有交情,而且还与姜家有着一些常人不知的关系。这么复杂的关系,但他舍弃了势力依旧的姜家而来保一个将近是废人一个的温黎。

她可不相信,他和温黎之间真的会存在什么手足之情。温黎第二人格是一个冷血无情,未达目的不顾一切的人,玩弄别人性命就如游戏一样。这样的人,在常人来说是不会有什么朋友存在,就算是有,也不会是挚友。因为他没感情。

秦陌让莫夏筠在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待她的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之后,说道,“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嗯。”莫夏筠道,“我今晚到小榭香居。”

秦陌想着自己今晚可能不会回小院,小榭香居又念无在,也就应允。

到小榭香居门口时候,秦陌亲吻她的额头,“回去早点休息,我明天来接你。”

莫夏筠低眉,“好。”

今晚唐晔也在,斗着小狸这只黑猫,不亦乐乎。

“今晚怎的回来了?”唐晔较为惊讶,这间屋子可以说是莫夏筠已经废弃了。自从搬去小院之后基本上就没回来过。

莫夏筠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噢。打扰你们了。”

唐晔:“……”打扰个鬼啊,他们是清白的。虽然他想发生点什么,但是那条件不允许啊。都怪这只喵,每次关键时刻都出来捣乱。想着想着,手中原本轻柔的动作一下子变得粗暴。

“最近可有什么事情发生?”莫夏筠这才想起唐晔的这个异能。

唐晔无奈扯了一下嘴唇,“不知是不是天生就该跟着你,只有向你道出未来的事情我才不会受到天道惩罚。”

自从他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心里挣扎了很久。血龙玉佩的主人,妖神的传人,是他们唐家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一个诅咒。只要是出现了这个人,他就得无条件地听从他的命令,拼尽一切都要完成他给予自己的命令。

莫夏筠皱眉,“这话怎么说?”

唐晔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他跟其他祖先不同的是,他是自愿跟着她的,所以并不存在什么诅咒不诅咒的传说。

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莫夏筠只好寻找躲在窗帘子后面的僵小喵。踏着脚步,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走到窗帘前面,拉开。

发现这只喵屁。股朝着自己,头埋快要缩到身子里面。

莫夏筠食指和拇指夹着他背后的领子,把它拎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被拎起的僵小喵的小短腿在空中乱蹬,【啊啊啊——把我放下来啊,你这坏人。】

这个场景怎么那么熟悉,她可以想象到僵小喵跟自己的婆婆会很合的来。

唐晔只见到莫夏筠站在窗帘面前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好像又找到了,只是她背对自己,无法得知她的动作。也就上楼找念无。

【说。】

【呜呜呜,我不能说。】打死它也不要说,说出来莫夏筠肯定会折磨死自己。

【嗯?真的不说?】跟它精神联系那么久,就算是现在切断了联系,她也知道它这是在撒谎。

【不,我不,我就不!】宁死不屈,不能向恶势力低头。脚依然在空中蹬着,显示自己的反抗。

这次莫夏筠也没有逼迫它,把他放到地面上。慢悠悠说道,【我觉得,最近某只喵是欠调。教了。】

想到上次调。教的场景,它身子抖了抖身子,哭喊道,【呜呜呜呜……欺负喵。】

【现在考虑得怎么样?】

你这是给它考虑的余地了吗?简直就是胁迫啊摔!

【之前的血龙玉佩,是跟唐家这一代执行者签订主仆契约的媒介。】说完之后,双手赶忙捂着头,蹲在地上等候着暴风雨的来临。

只是……等了十几秒,都没发现有任何动静,僵小喵睁开眼睛抬起头,往后面慢慢转去。

莫夏筠此时收起玩笑的语气,一言不发,脸上面无表情,眼眸中更是深不可测。

僵小喵觉得此时的莫夏筠比生气的莫夏筠更加可怕,迈着小短腿,跑到她脚边,往她身上攀岩。

【筠儿,你别生气。这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会接受不了。】

【嗯?所以你就自作主张把人给我签订契约了?】

僵小喵自知理亏,被堵得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我……我……】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一句解释的话。

【能不能解除契约?】见它这个样子,莫夏筠也叹了一口气,想着它也是为自己好,说话的语气都放缓了不少。

僵小喵哽咽道,【这……这是,上古契约,不……不能解除。】

莫夏筠无奈,把它从自己是身上扯下来,放到手心里。对着它轻声说道,【那僵小喵同学你告诉我,这个契约是不是有什么限制?】

【呜呜……我……嘤嘤,你能……命令他,他要不顾一切地去完成。而且,你……能间接使用他的异能。这是唐家对妖神的亏欠。呜呜,唐家老祖就下了那么一个诅咒。可以说唐家的存在就是为了成为妖神后人的仆人。并为之而活。】

莫夏筠这是听明白了,这个唐家老祖犯下的错,让他后人来偿还。真是让人想弄死他。而只要自己不对唐晔做什么要求,这个契约可以无视。

知道这件事其实没有什么实质影响之后,莫夏筠才哄它道,【好了,莫哭。小狸都看着。】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