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死亡的痛觉(1/1)

他发誓,下次绝对不能跟这两父女谈话。“我只能答应你,最后能让你尽量选一个比较满意的。”

“我不答应。”先不说筠儿她本人,就算是他自己都不能接受这个政治联姻。

原本被他们父女两人气得已经找不着北,一下子就端起了很久没拿出的长辈的架子,“臭小子,我跟你说话了吗?”

她不知道当年发生什么事,父亲是在为她好这一点她是清楚的。“三长老,父亲大人说的真是我的想法。”

他能再说什么?啊?这两父女自己玩完啦!摔!

“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在筠儿的能力还没有得到认可之前,要做到这一点是比较难。”

对于这一点莫夏筠倒是显得很理解,“我明白的三长老,这件事先不提,我只要五年时间。”

“嗯?”莫绍云现在没听到她的一句话也是战战兢兢,生怕她又给自己下套子,“五年?”

莫夏筠坦坦荡荡地看着他,“是,我只要五年的时间,我现在是十九岁,五年之后二十四,对于莫家来说,这个年纪联姻是最好不过了吧?”

莫绍云将信将疑,“你打算干什么?”

“长老院连这个也要管?”莫夏筠反问他。

“你……”真是气煞我也,莫绍云甩了下衣袖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呆下去他怕自己真的会动手啊。

莫夏筠叹了口气,可以看得出三长老是在为他们博最大的利益,装成这个样子也是辛苦他老人家了。

莫尹光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莫夏筠,今晚的这个女儿句句都是一个谋计,就连他自己都有时候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筠儿,跟我出来一趟。”

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指向正点,夜幕降临,挂钟的滴答声在这寂静的夜晚回想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莫尹光站在窗前很久,终于才转过身子来,看向她。

“你真的要接触莫家了吗?”

莫夏筠沉吟片刻,对着他坚定地说道,“莫家,我必须要。”

莫尹光脸又转向窗外,看着漫天的稀星,“莫家,比你想象中的还有深。我知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不会轻易地改变想法。”

说道这里,莫夏筠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父亲身上传来的深深的伤感。

过了几秒,“在莫家,你做的任何事情都要小心,千万别被人抓住痛脚了。而且,对待那些人,不用心软。”

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一向把情绪收敛地不让任何人察觉的父亲能有今天的样子,这不由得想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

她是这样想的,当然也这样做了。当年的事情,她不知道,她要把这一切都搞清楚才能把计划拟定。“父亲,我……”

莫尹光好像知道她想要问什么似的,当下打断了她的话,“这些事情,等你应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你要做的事情跟这件事是没有关联的。”

她愣了愣,回答到。“好……好。”

莫尹光深深地叹了口气,双手背在身后,想起还在病床上躺着的人,问道。“你大伯什么时候能够好起来?”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伤感,给人以是高处不胜寒的孤独。

“大伯……他体内的细胞大部分地都已经变异,而这种变异是朝不好的方面发展的。我不能确定他变异的方向,所以……”

莫尹光对她说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话,“筠儿真是长大了,以前没见过你有那么大的能力,能把你大伯给救回来。”

莫夏筠抿了抿唇,她知道并不能瞒她父亲很久,其实他一开始就已经在怀疑她了吧。只是她不想让他知道以前的她是怎么过来的,她如今的女儿早已香消玉殒。

于是,她也对他说了一句话,“人,这个生物是不能够很清楚地完全捉摸透的存在。”

“是啊。人的确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其实他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不是吗?既然他女儿不承认,那他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虽说这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但世道轮回,又有谁能够说这不存在?

“时候不早了,你母亲还在家里等着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莫尹光就离开别墅。

“哒哒哒。”鞋子在木地板上踩出的声音在这空荡的别墅中显得异常响亮,别墅的昏暗渲染了更寂静的气氛,莫夏筠走到地下室的病床前,对着床上的人说道,“大伯,究竟是因为什么,你要那么狠心呢?”

莫旒光现在全身就只有眼睛能够动一下,想要跟她用眼神交流。

莫夏筠好像没有看见他的眼神似的,反倒是自己唱起了歌,“愿世间山有木兮卿有意……”

轻声的哼唱却是让床上的人感觉毛骨悚然,他惊恐地看着她,看着她走到一个地方,拿出一罐不知道是什么的药物,溶解之后纺织一个注射器中。他甚至可以清楚地感受道那针头冒着的寒光。

他的眼睛用一开始不停地眨动,变成现在的恐惧地只能瞪大。

莫夏筠拿着针筒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他身边走来,他感觉自己是的生命这条线都被她踩在脚下,踏着死亡的步伐,一步步往他走来。

莫夏筠眼睛眯成一条线,对着他说道,“既然你那么稀罕家主这个位置,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来算计你的弟弟和他的家人。那么我现在就满足你的愿望。你刚也听到了家主以后的权利了吧?”

虽然他已经被人控制了很多年,但她没记错的话,几年前他就一直开始谋划这个计谋,而且让他父亲前去中东这个计划没有几年是计划不出来。

莫旒光眼神哀求地看着她,他好不容易从那个鬼地方被救出来,而且他还有生还的希望,他不想现在那么快就结束生命。

在那种地方他都能坚持那么多年,不能给他希望就把这点希望给生生地掐灭下去。

莫夏筠眼神冷漠地看着他,嘴角挑起嗜血的弧度,把针头插入他的静脉。看着针筒里的液体缓缓流下,直至液体完全注入他的血管。

莫旒光此时浑身难受,他感觉到有一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他的血管,一点点地啃咬着,疼痛难忍。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时死亡的痛觉。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