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家主的权利(1/1)

下午六点过后,几人把除吴灏之外的所有人都给送回了家中。

回家时,吴灏就站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路上。见到莫夏筠回来是时候,没有发现之前救他的那个男人,走上前去,略带试探问道。“筠儿姐,大哥哥呢?”

筠儿姐是他跟念无姐一起说的,怕她不高兴,眼神似有若无地看向她。

指了指身边的林豹说道,“他有事,你先跟着林豹哥。”

“是。”吴灏也没问莫夏筠那个救命恩人。

裴羽很不解吴灏的表现,初生牛犊不怕虎吗?还是不知道狼王特战队的威名啊?神经病啊,这一脸欣喜是什么鬼?

看着裴羽那一脸鄙视的样子,莫夏筠说道,“裴羽,今天收拾一下,明天就和林豹进部队。”

“明天?!”裴羽声音高八度,然后又软了下来,“师傅,能不能给个缓期执行?”

莫夏筠反问他,“你说呢?”

“不能……”那个声音幽怨得。

就算他有意见,莫夏筠也会自动忽略,低头看向吴灏,轻轻说到,“那你呢?”

吴灏一怔,没想到她会问自己。他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点头。大概要练好自己的身手,站在哪位大哥身边才不会还要让他分心照顾。

“我觉得要问一下你的家人。”莫夏筠想了想,“你没有什么亲戚了吗?”

吴灏愣了一下,然后失落地低下了头,“没有。我父母都是孤儿院的孩子……”越说到这里声音越小。

莫夏筠也没想过,他身世那么可怜。真正的举目无亲。能够在这样的身世下生成这样的性格,这也算是奇葩了吧?

叹了口气,“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吴灏抬起头,眼睛不解地看着她。

“救你的那位大哥哥,他大概是不会再出现了。”她其实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出现,鬼知道这个变换的技能的变出来的人是怎么一回事啊,她变成那个壮汉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此话一出,吴灏的眼睛泛起一丝惊愕,“哦……是……是吗?”

“唉~”突然感觉自己欺骗了一个小男孩,以后这个变换的功能不是必要的时候就别用了。上次傅萧忆也是这样,这次吴灏也是如此。这个副作用太严重了啊!

“你先跟着林大哥,明天跟他回部队。”

吴灏有些愣怔,只能本能地回答,“好……好。”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从经历父母在他眼前死亡的那一幕之后,他感觉自己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不过,他父母在用自身告诉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所以在被关到地下室的时候,他都坚信会有人来救他。当那一个神坻一样的人进来的那一刹那,他知道他的救赎来了。只是……结果有些让人意外呢,呵。果然还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吗?

莫夏筠对于这些负面情绪有不一样的敏感,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即说到,“不出现,不代表他扔下你了。如果他真的抛下你的话,就不会把你拜托我了。”怎么办,发现自己说起谎来也头头是道……心里有些罪恶感。

好像她说的就是那么一回事,心里虽然也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但也不会有太大的梗。或许,自己这次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了吧。

终于开导了吴灏,莫夏筠松了口气,她就怕他钻牛角尖。

裴羽和林豹在旁边一直看着莫夏筠开导这个小男孩,裴羽也奇怪,他师傅回来了,大兄弟就不知所踪。大概有又是一个被他师傅给虐得有阴影的人,相比之下,他的心里素质还是比大兄弟好的。

这个小男孩给他也是印象深刻,“走吧,跟哥哥先回去。”

几人离开之后,莫绍云才出现在莫夏筠面前。

莫绍云一身宽大的衣袍,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长时间的暗地观察并没有让他

那晚他没有跟进去地下室,但他还是看清了其中是一个虚弱不堪,瘦骨如柴的人是莫旒光。

大概他也猜出了莫夏筠又伪装着能力。而且她的伪装,在他看起来是可以如假乱真,要不是他一直盯着她进去别墅之后没有出来过,他根本就不会相信那个一米八五的大汉子是她。

自己心里对她的期待又多了起来。他几乎可以肯定,莫夏筠就是他们这一代的希望和将会把莫家再次带领上那个位置。

像是很久没说话,嗓音有些沙哑,带着上位者的威严,“莫旒光现在怎么样?”莫旒光被弄成这个样子,是对他们莫家威严的挑衅,他们已经隐世多年,但也不容许自家的子孙被如此折磨。

莫夏筠抿了抿唇,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虽然上一辈子他为寻找她父母出了不少力,可是人心难测。她这辈子,赌不起,犹豫了有十几秒,她开口说到,“命是保住了。”

“可是知道这次的事情是谁干的?”

这句话说出来,莫夏筠就知道他准备插手了,也好,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他们,不仅能让暗地的那些人收敛一点,自己也好做其他的事情,争取早日掌握莫家的话事权。

“表面上是姜家。”这句话能不能挖出点什么,就看他们自己了。毕竟那晚她在出地下室时候看见站着窗前的那个人不是一般人物呢。

莫绍云脸色一沉,眉头紧皱着。

在这个时候,门口出现了莫尹光的身影。

莫尹光在看看见莫绍云的时候眉头一蹙,很快脸上就带着恭敬朝他行了一礼。“三长老。”

莫绍云捋一捋胡子,板着个脸应了一声。

……这个三长老在她面前不是这样的吧?画风又突变?

莫尹光是她叫来的,大伯变成这个样子说什么还是要把父亲叫来。事情有些发展不对,所以,要重新制定计划了。

为了不让莫尹光顶着那么大的压力,莫夏筠插花说到,“父亲,大伯……在里面。”

然后领着这两个人走进地下室。

在见到莫旒光的那一刹那,莫尹光愣怔了很久,他完全不敢相信,躺在床上的这个生不如是的人是他哥哥。

经过几天的修养,莫旒光没有像当时那样虚弱,可以睁开眼睛看周围的事物,但还是没有办法开口说话。在地下室的这些年,他的叫喊声无时无刻不环绕在空气中,到最后的精疲力竭,声带也被喊坏,大概是失声了。

虽然他恢复得已经是不错,在旁人看来也还是惨不忍睹的样子。三长老已经见过他一开始的样子,所以就看见这个样子的他,心里的气愤降低了几分。

莫尹光走进病床上,皱眉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

半晌,莫尹光还是没有说什么,而莫绍云忍不住,说到。“尹光,你还打算隐忍下去吗?”顿了顿,又说到,“你当初的选择,是该改变了。”

莫尹光也没有回答的问题,还是在那里站着。而此时房间里有诡异的安静,三个人都以原本的姿势站着,没有一个人说话。莫约过了半个小时,莫尹光终于动了,慢慢转过来,对莫绍云说道,“我知道了。”

莫绍云叹了口气,“其他长老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你的压力估计会很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提出来。”

“嗯。”莫尹光嗯了一声。

莫夏筠听到这里的时候非常生气,原来不是长老院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情,而是她的父亲!

“三长老,我想知道为什么?”她说的是为什么要让他父亲来。

莫尹光没想到她会这样跟三长老说话,那边来人盯着他女儿的事情,他这个作为父亲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是对这个女儿关心地太少了。“筠筠。”

莫夏筠给了他一记安定的眼神,既然她能够这样说出来,就掌握好了分寸。

“你父亲是莫家家主。”莫绍云眼睛一凜,自从他坐上了长老这个位置之后,就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质问他。

不过还真是他看上的接班人,有他当年的风范,不,应该说,比他当年更甚。有傲气却没有浮躁,有野心又有谋心,就是现在说的不骄不躁,有勇有谋。

“这件事,不只是家主一个人来处理吧?”正因为是他父亲是家主,所以她才更恼更气,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

什么狗屁家主,说白了就是一个为他们做事,听候他们差遣的一个人。

……他还忘记说了她一点,就是牙尖嘴利,凡事都要跟你死磕,找到一个突破点就会咬住不放,等到你投降为止。

这回他板起一个脸对她说,“的确,不过……既然能坐上这个位置,那就要担当起这个位置的责任和义务。”

“呵。”这个是威胁她的意思?嘴角挑起一嘲讽的弧度,“责任义务?义务和权权利是相对应的,那么敢问三长老,你给家主这个职位的权利又是什么呢?”

“你……”莫绍云成功被呛到。的确如此,莫家这个家主的权利确实被架空,如今被一个小辈说出来,面子里子都有点藏不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好,我答应你,这次的事情过后,我会让争取长老院夺得家主的部分权利。”

------题外话------

谢谢支持~摸摸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