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被盯上了(1/1)

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他们解决一下,偶尔恶趣味一下也挺好的,在离开包厢的时候,莫夏筠还不忘留下一句话,“记住我说的话。”

刚心情变好的何叙言,又被黑云给遮住。裴羽气急败坏,马上解释到,“叙言,我……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的,你别误会。”

他现在终于都知道安斯艾尔那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痛苦,心里就怨恨起刚的莫夏筠,没事干嘛做这些暧昧的动作。

“哦?是吗?”何叙言眼睛微眯,笑着看着他,只是笑意没有尽达眼底,“我听你和他的对话,你们关系还挺不错?”

裴羽泪流满面,关系不错个毛啊,他认识他还不到三个小时,“叙言,我对天发誓,我跟他真的不是很熟。”

何叙言自是相信他的,看见他这个样子,又忍不住想要逗逗他,“你们不是还约好了?”

“哪能啊,我连他叫啥都不知道。”他说的都是大实话啊,他却是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见何叙言还是没有消气的样子,他只能再解释道,“那是师傅让我晚上去调查东西。”说着说着双手就攀上他的脖子,送上了嘴唇,他现在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来让他消气了。

到手的温香软玉,何叙言不会放手,加深了这个吻。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冬天的夜晚在银装素裹之下倒是没有显得那么黑暗。雪花飘逸的舞姿在天地间成为冬的深沉,从那遥远的苍穹片片洒落人间,纯洁晶莹,融化成瞬间的美丽。

裴羽赴约往别墅那片树林走去,心里还暗骂着那个壮汉。终于在树林边上看见了一个人影。

只是看见那个身影,裴羽警惕说道,“大兄弟,你怎么在这,我师父呢?”

莫夏筠看见他脖子上的吻痕,就知道这孩子又被滋润了。觉得自己的方法有效,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只是在裴羽眼中看起来却不是这样,自从他误会莫夏筠是想上他之后,整个人都对他抱有警惕之心,而且,刚何叙言在包厢里禽兽地来了一发,就更让他无地自容。

现在看见她这个诡异的笑容,双手抱胸,“我告诉你,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你别想对我图谋不轨。”

莫夏筠:“……”二货这个性子果然还是改不了。

对着裴羽脑传音说道,【别啰嗦,今晚跟着他。】

呜呜,师傅你在哪儿呢?这里有一个色狼,你就这么放心把你可爱的小徒弟交给这个人吗?

可惜他根本就不能跟莫夏筠对话啊,只能接受她的信息,根本就不能回。这让身为话唠的他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非常不情愿地配合着这个“猥琐”壮汉的动作。

是的,裴羽同学已经给他师傅完美地配上了“猥琐”这个词语。

“走吧,你师傅现在有事情要办,今晚我带你。”莫夏筠淡淡地说,避免这货还犯二下去,对着他说,“待会,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出声,不然小心我原地做了你。”

此做非彼做,莫夏筠想表达的是敲晕他,而裴羽想的是少儿不宜的那个方面。

裴羽十分非常后悔地不停何叙言的劝阻来到这里,他只是一个少年,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只忠于叙言一个人,爸爸,快来带他走,这里有坏人。

屈于她的“淫威”之下,裴羽像一个小媳妇儿似的,猛地直点头,生怕她真的会“做”了自己。

……好吧,只要他不在捣乱就行,管他是以什么心态看她。反正今天过后,她就不会以这个身份出现。

莫夏筠领着裴羽走到今天早上姜容若站的地方四处观望。发现并没有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

原地找了很久,看见莫夏筠没有走动,便好奇说道,“大兄弟,你在找什么呢?”

“入口。”眼睛还是没有离开雪地。

早上的这里是一片草地,自从傍晚下雪之后,地上就铺上一层一厘米厚的积雪。把原先的纹路给找到了。

“大兄弟,你看是这里吗?”裴羽蹲在一个地方,背着莫夏筠说道。

莫夏筠闻声走过去,当看见他说的是什么之后,有些无语。

只见在一个雪洞之中,有露出一个类似于小枯树枝的一节,裴羽把他拔出来之后,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键盘,键盘的一头连着电线。

这样的东西,大概只有他才会找到吧。呵呵呵……

非常轻松就破开了进入地下室的密码,雪地上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在离他们不远处一个洞口打开。两人相识之后,走入洞口。

进入地下室之后,洞口的门自行关上,里面别有洞天,里面一片光亮,区别于外面的寒冷刺骨,地下室倒是显得温暖宜人。

墙壁都是用钢板把整个地下室给撑起来。越走近里面,就越宽阔。他们走到一个大约有一百平米的大厅。大厅上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上面还有一台关机的电脑。

如此单调的摆设在这里显得非常突兀。莫夏筠双手插兜,观察着这个怪异的地下室。而此时的裴羽则是坐到了电脑椅子上打开电脑。

【请输入密码。倒计时,十秒钟。】

【十,九,……】一开机就听到这个机械女声,裴羽就懵了,这是怎么情况,怎么那么像炸弹的倒计时?只是他擅长的是防火墙并不是破译啊,他现在很想镁镁……

莫夏筠扶额,就知道这个人会是一个变数,是个二货不说,还有附带话唠和多动症。多巴胺和甲肾上腺素功能低下,5—HT功能下降?她现在有必要回去研究一下他的症状。

心里是这样想的,当倒数时间还剩五秒的时候,莫夏筠走到电脑前,在上面敲打,在倒数还剩最后一秒前,成功把密码解破。

裴羽目瞪口呆,他都怀疑这个人是他师傅了。原来师傅身边的人都是大神。

【密码正确。】电脑就登陆了一个页面。

页面上有两个入口,莫夏筠一个个把入口的密码都破译了。做着一切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要不是裴羽知道他是第一次进入这里的话,他肯定会以为他是这里的主人亦或是有资格进入这里的人。

“吱——”这是,桌子前面的地板上打开两个门。

莫夏筠率先走入一个入口,裴羽紧随其后。这两个入口给他的感觉凉飕飕的,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他断然接受师傅的建议,跟着大兄弟。

顺着楼梯往下走,由于光线并没有上面的明亮,两个人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这个光亮。一直走到一扇门前。

这扇门并没有什么密码,只是一闪普通的门,连锁都没有一个,只是门柄孤零零地在门上。握住门柄,轻轻推开。

看见里面的情景,莫夏筠皱眉。见大兄弟的反应不对,裴羽在他身后也伸长脖子看着。莫夏筠的身子太高大,让他不得不踮起脚尖踩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惊呼一声,“这不是莫家大儿子,莫旒光?”

里面的的的确确就是莫旒光,莫旒光整个人都被绑在一个一米宽的白色手术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整个人瘦的只剩皮包骨,触目惊心。眼睛都凹陷下去,脸上早已没有了轮廓已经可以描绘出骨头的形状,神情憔悴不堪,生无可恋。

清楚地看见床上人的状态时候,莫夏筠身子一怔,这个状态,不正式的她上一辈子被研究时候的情形吗?怎么会?

看莫旒光的样子,经受这样的摧残已经不是一早一夕的事了,有个一年半载。那么出现在他生日宴会上如今还被关押在军事基地的那个莫旒光……是假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莫旒光在很早之前就被人给代替,所以他能够逃脱父亲的布局,所以他能够一跃到另一幢大楼。这一切,都有解释了。

也就是说,他们莫家,早就被人盯上,而且能够掌握着他们弱点的人,不是外人。

想到这里,莫夏筠眼里闪过一丝杀意,看来,进入莫家的时候要更小心了。

上前勘察之后,发现莫旒光还有生命活动迹象,只有微弱的呼吸。给他输入治愈之气,转身朝裴羽说道,“把他给抬上去。”

还在思考为什么莫旒光会在这里的裴羽听到了她的话,上前帮忙把插在莫旒光身上的管子一根根给拔下来。

将莫旒光抬到大厅之后,莫夏筠再往另一个入口走去。这里的一切都关联这上一辈子的事情,让她越来越想要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你呆在这里,我往另一个地方看一下。”

裴羽见到另一个入口比刚那个还黑,而且进入之后肯定会发生更多让人惊恐的事情,非常同意这个决定。

另一个入口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进到入口,莫夏筠就感受道一股腐臭味传来,和上面的空气大相径庭,还时不时传来一滴滴水滴滴落在岩石的声音,“嘀嗒嘀嗒”。

越走进里面,声音回响就越大,空气也越来越潮湿,脚下已经没有水泥地板,泥土裸露在空气中,伴着潮湿,已经能够感觉到脚下的泥泞。

而且空气中的气味越来越难闻,腐臭味夹杂着泥土的腥味,这对莫夏筠来说是一个忍受的挑战。

------题外话------

摸摸大!谢谢支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