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让他消停点(1/1)

莫夏筠走到公司前台,“我找沈以风。”

前台小姐原本就倾慕他们沈总,年纪轻轻就建立了这么大的公司,关键是他还长得帅。

今天见一个如此绝尘都女子找来,而且还是完全称呼沈以风的名字,看着她一身没有什么牌子的衣服,瞬间就想为难她。

但语气还是要有礼貌的,“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

前台小姐,一听她是没有预约的,心里的那点防备就完全放下来,语气也稍微有那么一些不客气,“那不好意思,我们沈总并不是你能见就见的。”

“哦。”莫夏筠冷淡一声,没有把她的态度转变放在心上。随机拿起手机,“裴羽,我在公司楼下。”

前台小姐看着她那手机是国产机,心里更鄙夷,以为她在装模作样,冷哼一声。

裴羽在电话那头听见了这句冷哼,眉头一皱,说了几句起身下楼。

莫夏筠挂了电话之后正眼看着这个女人,女人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也属于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精致的妆容把她只有五分美艳的容貌提高到了七分,样子坐前台还是够的。

“你是靠关系进来的吗?”这句话一出,声音不大,但是敏感内容却让在大厅进出的人纷纷停住脚步,驻足望着传来声音的方向。

莫夏筠问得如此直白,让她稍微有那么一些难堪。

她是关系户没错,她舅舅是这家公司的业务经理,正因为这一层关系,没人敢当面说这件事。

如今被人这样扒光衣裳,脸一下子被气得通红。

“你……你胡说!”

人群里就有人拍手称快,总有人治这个嚣张的女人,就差没叫出生来,真是普大喜奔。

莫夏筠瞟了她一眼,说到,“既然知道自己是关系户,那就更要认真做,可否?”

“你算什么东西!”前台小姐这次是怒了,什么形象都不要,怒吼道。

裴羽一出电梯门就听到这一声怒吼,加快脚步走到前台。“师傅。”

此时全部人目光都从盯着那两人望向他。剧情反转啊,他们最喜欢看打脸。

裴羽看着前台那只蜘蛛张牙舞爪地对着他的师傅,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冷着一块脸到,“现在到财务部把工资结了。”机会都没给她解释。

前台小姐在看到裴羽的时候,心里就有不祥的预感,当他叫出那声师傅之后,她感觉天都有要踏了。

“她不是走关系进来的么?”莫夏筠在这时候出声。

前台小姐连死都心都有了,我的大小姐,您能否别提这茬?谁不知道他们公司不允许关系户的存在啊,这家公司福利好,工资高,关键老板还是四个大美男。她是拖了多大的关系,求了她舅舅多久才冒着风险才把她弄进来,现在,非要把她弄死才开心么?

裴羽眉头皱成山峰状,他们公司从来就不允许关系户的存在。他记得沈大在招高层的时候就明确说过这一点,看来是他们几个太好说话了,没有人把他们放到眼里。

“那为什么还要赶她走?”她还是依然不按常路出声。

前台小姐一听有戏,她感觉只要这个女孩出声,裴总一定会听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生怕她会乱说话。

我们莫大小姐永远不会让人失望,坑起人来都不用任何力气,“关系户既然不能走,让她做清洁工就是了。”

“噗嗤。”人群总需要一个领掌的和领笑的,在这一声噗嗤之后,在大厅的人都大笑起来。

裴羽是见惯了他师傅坑死人脸色毫无变化的样子,练就了一身的淡定,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两人齐步走向电梯,留下一脸生无可恋的前台小姐。

一路上,裴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师傅,我可不可以跟着你?”裴羽星星眼看着她。他最近待在公司快要死了,不是看电脑就是写程序,可怜了他这花容月貌的脸蛋。

莫夏筠扫了他一眼,“你很闲?”

“师傅——”裴羽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他,一副“求疼爱”的样子。

莫夏筠感觉脑仁疼,自己最近也需要人手,才松口说到,“跟你老大说去。”

“谢谢师傅!”只有她同意就好,他那老大已经被她虐得体无完肤,产生了心里阴影,一听到莫夏筠这个名字,冷汗直冒。

莫夏筠:“……”

不管他脑抽,莫夏筠走到沈以风办公室。

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沈以风,“吕子良?”

吕子良嘴角抽搐,他其实很不想见到她,又恐惧啊喂,“筠儿姐。”

莫夏筠:“……”筠儿姐这叫法是怎么回事?乱叫?

“股市在最近几日会出现动荡,你把全部的投资都撤回来,等到亚泰保险这支股票跌停后全部买入。”

吕子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全部……全部买入?”他不是没有预见这次股市会经受长时间的熊市,但在熊市买股票?而且还是全部?

“是。”

……好吧,果然她做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沈以风听见里面的动静之后,握着门把的动作一顿。深呼一口气,转动门把,抬脚走进去。

“老大。”终于看见救星,吕子良眼泪汪汪。希望他能够改变她都决定。

沈以风对他扯了一下嘴角,“你怎么来了?”他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啊,有人像他那么纠结吗?

莫夏筠不知道他在纠结什么,把自己的今天的目的说出来,“我们的可移动资金有多少?”

沈以风沉吟一会儿,抬眼看她,“前段时间的清算,只有三千万。”

吕子良嘴角抽搐,“原来我们那么有钱。”

……

“股市就在这两天会出现大低谷和大浪潮。”莫夏筠记得前世就是这个时候股市的亚泰保险是唯一一支能够在这次股市中强势崛起。

上涨的幅度远远超过其他股票上涨时的最大高度。

沈以风嘴唇蠕动,说道,“好。”

今天他们三个都在,反而没有见到他。“左枔翃呢?”更何况,她还有事情找他。

“在找人。”吕子良推了推眼镜,表示无奈。

莫夏筠表示疑惑,但也没有问,“他回来的时候,跟他说要注意姜家的举动。”左枔翃是军人退役,观察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应该就是小意思。

“姜家?”吕子良惊讶开口。

“有问题?”姜家这段时间都动作会关系到他们公司的发展,姜家所做的那些不干净的事情,希望不要牵扯到他们好。

沈以风马上回答。“没。当然没问题。”

虽然知道他们有心事,他们既然能够说没问题,那她终究是相信他们能够处理好。“那好,既然没有问题,这些事情就交给你。”

“行。”沈以风应到。只是,左枔翃在那心事重重。

莫夏筠离开后,左枔翃皱着眉头对沈以风说到,“为什么不告诉她左三现在的状态?”

沈以风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左三现在是在姜家,让他来调查,是最好不过的。”

吕子良愤怒往桌子上一砸,不满沈以风现在的决定,怒吼道,“老大!你知道姜家对左三做的是什么。”

沈以风点燃一根烟,没有急着吸,而是夹在手中,让它自己慢慢燃烧,“姜家,对左三来说是一道坎儿,五年了,希望他能够真正走出来。”

吕子良沉默,在心里是认同他的话。“我们之前谁都不认识谁,见面之后才知道,原来我们几个人所在的圈子是那么相似,当年姜家的那次棒打鸳鸯,震撼了多少人。”

沈以风吐了口烟圈儿,说到,“姜家大小姐如今过得可好?”

“大致是不好的。姜家和东南亚黑手党的地下交易如此恶心,怎能让她好?”大概左三心里更加不好吧。

“今天这件事,找个时间对他说一下。”弹了弹烟灰,“姜家,也是时候让他们消停点了。”沈以风走出办公室。

吕子良看着那身影,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让他们蹦哒了那么久,也是时候动动姜家了。他们能放任他的崛起,当然也能让他覆灭。

A市的上层有秦家,莫家,何家。百年以来,三家鼎力,地位不能撼动。

而在他们下面的则是,沈家,左家,姜家和吕家。

其中沈家左家和吕家是一直扎根在这片土地上,而姜家则是最近十几年姜老爷子以他狠辣的手段和一些不正当的交易强势崛起。而在几年的发展之中,姜家与东南亚联系密切,差不多把整个东南亚的军火都给垄断。

当年的事情,对他们这几家的影响都是挺大的,若是姜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想挤入A市上层社会的前三大巨头,让三大巨头出现第四巨头。

而姜文清和左枔翃则成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因为联姻而两情相悦,又因为联姻而相隔两地。新娘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

左枔翃也挣扎过,抗争过,然而一切都只能是徒劳。等待他的,却是左家的差点覆灭和他性命的威胁。

此时的事情是一个转机,真的希望他能走出来。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