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被缠上了(1/1)

奥科涅看见自己儿子见到莫夏筠就失了魂的样子,上前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还在看什么?”

嘶,这记敲打并不是虚的,疼得他倒吸一口气。“父亲,那位美丽的小姐过来谈生意的?”现在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要跟她进一步交流。

奥科涅见他毫无形象的样子,平时的绅士风度完全都抛在脑后,又敲了他一下,“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我们家族的教养呢?你的绅士风度呢?”

安斯艾尔见自家父亲又开始说教,不满嘀咕一声。“教养又不能吃,况且他们家还是混黑的,还有教养这东西?”

“你说什么?”别以为这小子嘀咕他就听不见说什么。看来他真是欠收拾。

在奥科涅快要爆发的前一刻,安斯艾尔马上截断他的话。“父亲,你不是说不去明天的拍卖会?能否把邀请函给我?”

这儿子不是一向都不喜欢出席这些场合?平时叫他去参加个宴会都嚷嚷半天,最后还是没去成,这次怎么会突然之间要这次拍卖会,“你要邀请函干什么?”

安斯艾尔挺起胸膛,“当然是去见识了。”

“说实话。”皮痒了,敢对他打哈哈。

安斯艾尔一下子就蔫了,乖乖把自己这次的目的说出来,“听说这次有狸猫。我想拍回来当宠物。”眼神还不忘偷瞄他父亲的表情,生怕他又一记爆栗子下来。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奥科涅心里又是气炸,就知道他不会做什么正经的事情,但是想到刚莫夏筠跟自己要了邀请函,心底有了估量,“邀请函我送人了。”

“什么?”安斯艾尔声音拔高。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不是说不能转让么?”这送人又是怎么回事。

“刚女孩,就是来拿这次的邀请函,你若是有能力,就找她要回来。”

这句话一出,安斯艾尔原本黯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像是小狗收到主人的打赏,兴冲冲地走出卧室门。

刚跑到门口的安斯艾尔突然之间刹住车,像是想起什么,朝身后的父亲说道,“我尊敬的父亲大人,能否告诉我那位美丽女孩的联系方式?”

这不一兴奋连敬语都用上了。

奥科涅:“……”儿子太蠢怎么办,好想卖了他,请问有人收吗?

得到莫夏筠联系方式的安斯艾尔想都没想就朝她住的酒店走去。

莫夏筠一开门就见到一个傻哈样的人出现在眼前,二话没说“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安斯艾尔觉得自己的鼻子差点就给摔塌,但想到自己能见到里面人的时候,又重新挂上他认为很和善的笑容,再次敲房门。

莫夏筠感觉自己后脑勺有一道黑线划过,“你找谁?”

见到一直牵挂的人之后,安斯艾尔呼吸一顿,压低嗓音说道。“美丽的罗莎林德小姐……”

他一开口,莫夏筠又快忍不住想要摔门,那个人是谁?“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哦不,我没来的小姐,我是来找您的。”安斯艾尔向她绅士鞠躬。

阿喵实在是看不下去,对她介绍这个男人。【刚在那个别墅里面,那个老板的儿子。】它现在非常怀疑自己已经上升到帮她记人样的阶段。请问脸盲和健忘还有救吗?

莫夏筠嘴角抽搐,想起自己刚说了一个名字,好像叫“罗莎林德”?

毕竟这位是刚那位老板的儿子,也不好当面赶人家出去,随即说道,“进来吧。”

原本安斯艾尔就知道莫夏筠是一个美人,现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更让他欲罢不能,魂牵梦绕,这大概就是爱吧。

莫夏筠住的是总统套房,房间相对来说是比较大,这时候也没有多少尴尬,“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一边为他倒着白开水,一边说道。至于为什么是白开水?因为她懒,不想叫客房服务。

端起莫夏筠为自己倒出来的白开水,安斯艾尔像端着一个宝物那样,生怕它会不小心就会洒出来。

莫夏筠看见这个样子,真的有种想把他撵出去的冲动,这一脸痴汉加神经病是怎么回事?

安斯艾尔感觉自己走神,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心里懊恼,哦天,他是多么不礼貌,“抱歉,美丽的罗莎林德小姐,我这次来是为了邀请函的事情。”

听到他一句话,一句美丽的……她就很像拍死他。这装逼的既视感真的不要太恶心。不知道绅士过度之后会很形成一种装逼虚伪的既视感吗?

“邀请函是有什么事情吗?”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开口说道。

“邀请函没有什么问题。”安斯艾尔朝他一笑。“我对拍卖会的一件物品感兴趣。”

莫夏筠敛眉,真的很不想见到他的样子,她真的怕自己会打死他。

安斯艾尔见她低眉顺目的样子,心下更是激动,原来她不紧有强势的一面,有彪悍的一面,有潇洒的一面,更是有如此乖顺的一面,心里愈发不能自拔。

但想到自己刚的话怕是要被她误会。“您千万被误会,我不知要拿回邀请函的,我只是想让您去拍卖会的时候捎上我。”

莫夏筠心里好笑,就算你来要回邀请函她也不可能给你。但戴上这个不知道整天让她想拍死他的神经病?影响心情,装作思考几秒之中就开口说道,“我记得邀请函的上限人数是三人吧?”顿了顿,勾起唇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边刚好三个人。”

见到莫夏筠嘴角勾起的那一抹弧度的时候,安斯艾尔马上被攻陷,就好像寒冬里那一抹难得的阳光,洒在大地融化冰原。连自己什么时候被送出那房间的都不知道。

看着莫夏筠松了口气的时候,阿喵幸灾乐祸道,【他好像喜欢你。】

【你确定那是喜欢?而不是花痴?请不要侮辱喜欢这个词。谢谢。】莫夏筠现在终于是忍无可忍,有人撞枪口上,也别怪她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对那个拍卖会不太感兴趣。】

阿喵一听,心道一声糟糕,马上狗腿道,【筠筠,我觉得那人肯定是脑子不太好,要不就是精神失常,不然那一脸智障样是怎么回事。】

那声音让人听着好像就是那么一回事。

莫夏筠也不再理它,往唐晔的房间走去。

距离敲门有一段时间,唐晔才从里面打开。

见到这人衣衫不整,浴袍挂在身上,还滴着水珠,是刚洗完澡?“知道莫旒光明天的行动吗?”

没等他反应,莫夏筠就自行走进去。唐晔太阳穴直跳,起码我是个男人,就这样随便进房间真的好吗?

“莫旒光的目的也是那只纯种黑狸猫,似乎是拿来送人。”虽然纯种黑狸猫这东西千年难得一回,但是能真正引起兴趣的,只有修炼者,但在这个时代,修炼者已经可以说是几乎绝迹,取而代之的是如今的异能者。

送人?莫旒光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并不认为他知道纯种黑狸猫的真正好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想要送的那个人。

翌日,当念无和唐晔见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完全就不相信这是莫夏筠。

原本那清冷妖艳的容颜变成一个无害的小白兔,如果说容貌改变也能做到如此纯天然的话,那这个人的易容技术无疑是高超的。

眉宇间透出的纯然无害,无辜的眼睛水汪汪瞪的直大,似是要把这世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容貌改变可以说是易容,但是这身高矮了那么多是怎么回事啊。原本一米七的个子,现在变成一米五六?

要不是莫夏筠之前跟他们说了这次的计划,他们打死都不信这人是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画风的好吗?

“有问题?”见对面那两人还在神游之中根本就没有听自己的话,她就停下来看着他们。

这声音真的很萌啊,而且还是配上那么萌的外表,还一本正经地面无表情地讲述着事情,就像是小孩故意装作成熟的样子,要不是他们自制力还可以的话,马上冲上去捏两下。然后自己会作死了。

唐晔犹豫一下,“呃……你真的要以这样子去拍卖会吗?”

莫夏筠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早上就把容颜换了,这个妖骨的一个附属技能。这个技能有一点不好的就是,并不能自主选择变换对象。这个对象是随机的。机的。的。

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内心虽然很抗拒,但也没办法。谁让她一天只可以变换一次。这技能局限性也太大了。但随后想想,自己这个样子进去,怕是不会再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别人只当是小孩子,她也只能这样自己安慰自己。

叹了口气说道,“无碍,就当我是你们带进去的小辈好了。”

呵呵呵……他们这是占便宜了?给他们十几个胆都不敢啊。

念无皱着眉头说道,“筠儿姐,你这样怕是会被欺负。”这一看起来就是被欺负的样子。

莫夏筠呼吸一顿,这丫头,平时不说话,一说话就能憋死人。她摆了摆手,没有回复她,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这句话啊。

念无也毫不在意,反正自己能保护她,到时候寸步不离就好。

------题外话------

最近的章节都三章合一。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