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拿到邀请函(1/1)

在到达金三角的同时,莫夏筠收到了沈以风发来关于这次拍卖会的消息。看着那些人的名单,莫夏筠眼睛微眯。

“拍卖会的时间是明天晚上。我们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拿到邀请函。”这次地下拍卖会,只能用邀请函进去。能够拥有这次拍卖会邀请函的人都不是一些简单的人物。

这次的调查令念无有些惊讶。“这次你的大伯,莫旒光也到了东南亚,看样子也是冲这次的拍卖会去。”

“哦?”他大伯来对这次的拍卖会也感兴趣?那样就有意思了。“今天晚上出发。现在回酒店好好休息一番。”

两人都点头表示同意,看来今晚的任务有些重。

更深露重,墨色笼罩着大地,黑暗神秘带着恐惧的嗜杀。莫夏筠这次行动倒是没有带上唐晔。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莫夏筠和念无到达一个戒备较森严的别墅。念无观察周围好一阵子之后才对着莫夏筠说,“美利坚雇佣兵,手持枪械狙击步枪RT—20。最大有效射程为1800米。杀伤威力目前排行步枪前三十。”

“阿无。”莫夏筠既欣慰看到她如此博学的一面,但她还是忍不住要教导她,“我们不用武力解决。”

念无:“……”

要是这是她第一天认识莫夏筠,她说这句话她肯定会信,但是,看她今天这个样子,不用武力解决,那是……不可能。

莫夏筠也没等她出声,就迈着悠闲的脚步往那间别墅走去。

那些雇佣兵感觉到有陌生人走近,摆出戒备攻击模式,全部人的目光都朝这边走来,但看见是两个弱女子的亚洲人,就各自各走到自己的岗位上。

莫夏筠看见这些人的动作,心底透出一股嫌弃。【这些人太弱鸡。竟然摆出攻击模式都那么明显?】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变态?】冷不丁就咬人一口,让人没有反击的余地?

【嗯?】变态?

阿喵听到这句尾音,马上就怂了,【呵呵呵……我刚什么都没说,要是你听见了,那也是你的幻觉。】

见这只喵认错态度良好,莫夏筠非常大度地放过了它。

“我要见你们老板。”纯正的英伦口腔说出来,清冷声音富有特色和感染力又带着诱惑。仿佛在在潺潺流水间响起的管弦乐。这声音让那些原本回归自己岗位的雇佣兵忍不住又望向那个女孩。

原本莫夏筠的各自并不矮,差不多一米七,但在这些一米九两米的雇佣兵面前就显得是小孩子,再加上那张压根就没成年的脸。这句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的时候,难免带着点滑稽。

在她面前的一个雇佣兵忍不住笑出声音来。然后,整个在外面的雇佣兵都被这笑声感染,笑声此起彼伏。

莫夏筠嘴角直接抽搐。内心实则在咆哮,你丫的一脸看小孩的样子看谁啊!还有笑笑笑,笑你妹啊。很好笑?

“别笑了。”莫夏筠这回是扳着个脸,冷气外放。

但那些雇佣兵就好像被点了笑穴似的,完全就停不下来,自然也没有发现莫夏筠周身气息的变化。

念无在旁边为他们点了根蜡。这群人实在是太愚蠢。看来里面的人也不太聪明,这下她是完全相信了刚莫夏筠说的那句话,对付这种人,根本就不用使用武力。智力秒杀。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莫夏筠朝离她最近的一个雇佣兵伸出一只手掐住他的喉咙,那名雇佣兵似乎没想到她一言不合就动手,笑声被卡在了喉咙,气也成功地被卡住,猛地直咳嗽。

就在他弯腰咳嗽的那一刻,莫夏筠曲腿,手肘一砸他的背部,让他肚子磕在自己的腿上。“噗哇”卡住的气被吐了出来,但是肚子却痛得他要命。

那名雇佣兵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娇小的身子里面蕴藏的力气是如此之大,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力气也没有她那么大。一边咳嗽一边骂道,“shit,you—bitch……”

还没等他骂完莫夏筠就提起他的领子,“咔擦”一声,把他的下巴给卸了。一个过肩摔就把一米九的大汉子给摔倒在地上,扯过挂在他胸前的狙击步枪RT—20,对准他的心脏。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周围的雇佣兵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下他们是知道眼前这两个女子并不好惹。枪口齐齐对准那两个娇小的身影。

念无这下也收起懒散的状态,一双眸子冷冷地观察四周人的变化。

“Don’t—laugh。”莫夏筠一字一顿,脚踩到那人的胸口上,一手用枪抵着男人的心脏,一手手肘称在自己的大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身下的雇佣兵这才感受到死神离他是如此的近。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敢露出一丝笑意,哪怕是嘴角上扬了,自己就会死在那毫无温度的眼神之中。

不是死在那枪口之中,是死在她眼神之中,那眼神实在是太恐怖,没有任何温度,就像自己眼下的不是人,没有任何事物能激起她眼睛里的波澜。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别墅的大门传来。“很好的一出戏,这位美丽高贵的东方小姐,我们老板有请。”管家朝他绅士地鞠了一躬,笑吟吟地看着她。

莫夏筠嘴角勾起一弧度,“砰”还是朝地上的人开了一枪。但是管家脸上的笑意还是没有减,仿佛刚并没有死过人一样,依然还是等着那人移步的动作。

周围的人对这幕也无感,就好像刚那个并不是他们出生入死过的兄弟。莫夏筠这才正眼看向这些雇佣兵,这些才是雇佣兵,眼中只有利益,什么感情都不是他们所考虑的。但是之前的那一幕让莫夏筠对他们实在是厌恶。

收起视线,就往别墅里面去。

念无脸上也毫无表情地跟她。看到两个人终于移动步子,管家这才领着他们进入主人所在的地方。

管家又绅士地朝她们行了一个礼,“美丽的小姐,下面的路就麻烦你们自己走了,前面那间房就是。”

莫夏筠也不客气就往那门走去。一推开门就看见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性,莫约五十岁,碧蓝色的眼眸透着精明,利落的金色短发可以看出眼前这男人雷厉风行的作风。这个样子倒是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哈里森·奥科涅上下打量一番这个在外面制造如此之大动静的女孩。发现东方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总是孕育出这样高贵神秘的东方女孩。“美丽的东方小姐,请问你是找我有何事?”

莫夏筠自顾自的往一旁的沙发坐去,动作潇洒自然,“你手下太差劲。”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哈里森·奥科涅心下一动,原本觉得东方女子总是温婉迷人,眼前这个女子却没有亚洲人那种娇柔,看似柔弱的面容依然带着点强硬的干练潇洒。当她直明自己手下太差劲的时候心下更是对她刮目相看。

眼神带着睥睨天下的冷漠,仿佛身居高位的女王,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记得华夏有一句古话,“金鳞岂是池中物,一朝风云便化龙。”

哈里森·奥科涅被这气度所折服,他和那么多人打交道,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一个神秘完美却又矛盾的结合体。“美丽的东方小姐,让您见笑了。只是犬子无聊时候给的一些安保。”

莫夏筠当然没有错过他炽热的眼神,只是没有理他那么多,直接道出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我来拿金三角后天的邀请函。”

对面那人一顿,眼底闪过纠结,并没有想到她今天来的目的竟然是这个。“我能知道您要这个邀请函是作何用?”

“要邀请函,自然是要去那拍卖会了。”这不是废话?

哈里森·奥科涅恍然大悟,“倘若是你们去的话,我可以把我的邀请函给你。”毕竟这次的拍卖会不一般,要是自己把邀请函给其他人,进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自己也不好交代,倘若是眼前这两个人,他倒是放心。

随后朝书桌一旁的保险柜走去,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高贵大气的邀请函。镶金边框足以显得此次拍卖会的高档,独特复杂的一朵黑玫瑰绽放于邀请函的右下角,莫夏筠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这个图案只是装饰。

此刻的奥科涅哪里知道,人不可貌相,他眼前的这两人会是这次拍卖会的异数。

就在莫夏筠伸手接过那张邀请函的时候,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一个少年边开着门边朝屋子里的人说道。“父亲,我要你明天拍卖会的邀、请、函。”

哈里森·安斯艾尔看见书房内那两个美丽的身影,目光痴痴地黏在她们身上,完全就不能移开。以他的身份,见过的美女妖艳的有,柔美的有,火爆的有,高雅的有,就是没有这种神秘又清冷的,就像是坠入凡间的天使,美丽神秘地让人毫不犹豫地沉沦。

乍一看宛如在做梦,再看则移不开眼。

奥科涅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心骂一声,“安斯艾尔。”

安斯艾尔好似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眼神目光依然痴痴地看着莫夏筠。

奥科涅见儿子把自己的话当成耳旁风,气急败坏说道,“你那些枪支不用想了。”

这句话成功地把安斯艾尔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委屈地控诉,“父亲,那些枪支是安保。”他当然不会愚蠢地说出是用来玩的。

“既然先生现在跟令公子有事要说,那我就不多叨扰了。”莫夏筠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出声告别。

安斯艾尔没想到她的声音竟然和她的容貌一样独特神秘美丽地让人如此印象深刻,心里对她的迷恋就更深了一分。

见她快要走到房门,安斯艾尔才追了上来,用自己以为还挺好听的美利坚腔调说道,“美丽的小姐,我是安斯艾尔,是否有这个荣幸能知道你的名字?”

莫夏筠看了他一眼,出口说道,“罗莎林德。”留下个名字之后,莫夏筠就离开了房间。

留给了安斯艾尔一个背影,他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

------题外话------

谢谢支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