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圆蛋圆宝打爸爸(1/1)

她的话刚说完,两个小家伙竟然同时喊出一声:“爸……啊爸,爸!爸,爸!”

客厅内所有人都被两小家伙的叫声听愣住了。

俩孩子说话都相对晚一些,在这天之前,他们也只是嗯嗯啊啊,说一些连妈妈都听不懂的婴语。

连怀了他们十个月的‘妈妈’他们都不曾叫一声。

然而今天,俩宝贝竟然同时叫:“爸爸”

原本正站在楼梯口处和林韬叙话的谭韶川猛一听到俩孩子喊他,便立刻大步走过来,来到坐在地上的俩孩子面前,双手一捞,将两个孩子同时捞在怀中。

他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哎,宝贝,爸爸的心肝宝贝,听到你们叫爸爸,爸爸比赚一个亿还高兴。”

谭韶川在两个孩子的小脸蛋上,亲过来亲过去,亲不够似的。

坐在周围看着他们的爷儿仨的亲戚们,都是满脸欣慰之色。

尤其是姚淑佩。

在她心里,她一直都知道谭韶川重亲情,她也一直都知道,自从失去了他的亲生母亲之后,他的心里是有多么的孤单,直到后来有了荞荞,再后来有了这两个孩子,姚淑佩才渐渐的从谭韶川的脸上看到了一阵寻常男人该有的丈夫和父亲形象。

更甚至,他的身上有着比寻常男人更多的暖。

如今的谭韶川,别说看在别人眼里了,就是看在比较了解他的姚淑佩的眼里,同样也觉得他就是个暖男。

这时候的谭韶川,和那个叱咤商界的谭韶川还真的有着天然之别的感觉。。

有时候姚淑佩都开始怀疑,韶川是真的不太上心管理集团公司这方面了,可怀疑也只是怀疑,虽然这一年来谭韶川表现的有点心有旁骛,可集团公司今年的利润又比去年上升了百分之十八个点。

百分之十八,对于一个大集团公司里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姚淑佩心里再想,这个庶出儿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一时间,她揣摩不透。

年纪大了,也懒得揣度这么多了,她收起心思,随着客厅里的其他人一起看着今天第一次过生日的两个小寿星。

两孩子坐在谭韶川的腿上,一左一右,谭韶川笑的合不拢嘴,大约是看到爸爸嘴一直都张开着,圆宝小女汉纸突然突发奇想,深处胖乎乎的手指头,一下子勾住了爸爸的唇角。

“爸,爸。”

“哎呦,哎呦……”谭韶川有些含糊不清。

“哈哈哈,瞧圆宝这孩子,真调皮。”

对面的比圆宝大了十五分钟的哥哥一开始还比较稳重,比较有绅士风度,当他看着妹妹手指头勾着爸爸唇角一直都不放开时,他也不甘示弱。

但,圆蛋不愧是哥哥,尽管只比圆宝大了十五分钟,可他也是比妹妹早经历尘世的,他小屁股一倔,小短腿一挺,跃起来比妹妹还高,抬起肉嘟嘟的手指头,他准确无误的勾住了爸爸的鼻孔。

“噗哈哈哈哈……”

“笑死我啦……”

“这个淘孩子,他心里怎么想的。”

此时此刻,雄霸一方的大总裁谭韶川,左边被女儿圆宝小女汉纸勾着嘴角往左边扯。右边被儿子圆蛋小绅士勾着鼻孔往往右边拉。

别看穿着尿片俩小屁人,劲儿大着呢。

“爸,爸。”

“爸,爸。”

两小家伙分别喊爸爸,喊的可清楚了。

堂堂谭韶川,能够管理这十来万员工的商界大佬,在这一时刻却不敢裁决。

如果偏向了女儿,他怕儿子把他鼻孔勾裂纹,如果偏向儿子吧,他怕女儿把他最嘴角给撕到耳朵处。

一时间,大总裁只会喊:“救命,孩他妈,救命,快把你这俩祸害抱走。”

一屋子人,笑的前俯后仰。

蓝忆荞笑的肚子疼了笑的实在直不起腰来了,才起身将两个孩子抱走。

谭韶川这才得以脱身。

听着一屋子的笑声,看着两个才一岁便如此调皮捣蛋的孩子,谭韶川的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是什么样感觉?

是一种岁月太短,太短的感觉。

以往的三十三年里,十几岁之前他生活拮据但不乏快乐,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是他人生最为孤独最为无助的时刻,也是那时候学会了竞争和坚忍,二十五岁之后,他开始逐渐步入集团公司,继而一步步的登顶,虽然权利有了地位有了。

可他,没有快乐过。

也就是自从认识荞荞以后,他的人生才算真正尝到了烟火气息。

这一刻,他的松散和沉浸在儿女天伦之乐之中的形象,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真实的情感流露。

也正因为妻子儿女的重要性,才使得他在享受家庭和儿女天伦之乐的放松自己的同时,他比之以往单身执掌谭氏集团时更为警惕,更为缜密,更不可能做陷自己于被动境地的事情。

也就在这个轻松欢笑间,他接到的跟随在他身边的几员得力干将其中之一的贺总打来的电话。

这边接通他便是一通痛骂:“老贺,我说你几个意思?事先我就跟你们几个说过吧?元旦期间公休三天,正好今天是我两个宝贝的生日,让你们来家里热闹热闹,你们不来,怎么现在就要打电话给我了呢?”

谭韶川极为不耐烦的语气看在三个哥哥和嫂嫂的眼里,他们不知该说什么好。

外人是不知道电话那一端到底说了什么的,只听到这一端的谭韶川的语气越来越不耐:“老贺!跟了我也有七八年了吧!啊?过去的一年里,很多大事小事你也做主了不少吧?嗯?你做主做的不是挺好的吗?我们公司今年的利润增长了百分之十八个点就是很好的说明啊,所以这件事,你也没必要向我汇报,即便是汇报,也要等是三天假期过去吧?今天是我一对宝贝儿女的生日!老贺你有点人情味好不好!”

这一刻的谭韶川不仅埋怨,不仅推脱,他还是婆婆妈妈的话痨。

看的三个兄长都唉声叹息。

兄长们虽说曾经被谭韶川从集团公司里赶了出来了,但是念在谭韶川的确比他们有能力有手腕,以至于三兄弟也没有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有太大的意见。

时至今日,三个媳妇儿在家里吹枕边风,加上他们又亲眼现在的韶川如此不务正业,这样一比较韶川还不如当年的他们。

如果按照韶川现在的懈怠状况,有可能不出五年,谭氏集团会被他带沟里去。

虽然今年的利润比去年增长了百分之十八,可有韶川多少功劳?

这只能说明他的高层领导班底比较雄厚。

不是他个人的能力。

三个兄弟心里各有盘算,各有不满,却又在看到孩子们和四叔家的两个小弟弟小妹妹,以及林叔叔家的林知了和林苏都玩的很开心。

孩子们的世界都是纯净的。

三兄弟又不想打破这样的美好。

晚上回到谭家老宅,趁着老爷子和老太太出去散步的时候,谭海川,谭纳川,谭佰川三家六口人坐在一起开了个紧急会议。

“我觉得老三不会这么颓废,虽然他懈怠了,可他带领的一帮子手下依然生龙活虎。”老大谭海川说道。

老大媳妇沉默不做声。

老三两口子也沉默。

老二开口道:“一帮子手下毕竟都是打工的,今天能为你打工,明天也能为他打工,谁给的工资高给谁卖命,现在毕竟不是古时候的忠孝思想了。”

沉默了一会儿,老三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候,老二媳妇开口了:“分家!照这样下去,谭氏集团早晚会让老四败坏的一干二净,与其谭氏基业败在他手上,不如在他败光之前我们分家,分出来的家产投资舅舅的姚氏企业!”

所有人看着老二媳妇。

他们不是没有过这样的考虑,只是这样的想法不能被父亲谭以曾知道,若不然,父亲会打断他们的腿。

老大谭海川还是比较谨慎的,他唉声叹息的说道:“过了这个新年再看吧。毕竟今天谭氏的利润还是持续增长的,马上就要年会了,我们看一下分成再说。”

三兄弟,六口人,同时点头。

这个春节,谭家三兄弟的分成都很客观,每人几个亿拿到手,心里都是美滋滋的,这个春节,美滋滋的人不止谭家三兄弟。

还有苏瑾延。

短短一年时间,苏瑾延的时装工厂已经初具规模,而且因为面料商章总提供的特殊面料以及款式的原因,苏瑾延已经制定好了一个远期规划并且已经全部投入实施了。

他希望用明年一年的时间将自己工厂里开发出来的新款式,全部投入到市场中,他的计划给老板,也是自己的岳父过目了,岳父对他大加赞赏。

苏瑾延不是个被人夸了几句就飘飘欲仙的男人,他把计划书拿给岳父看是希望得到岳父的全力投资。而他也将计划书以及新生产出来的样品拿给很多商场看了。

很多商场负责人员看了他的产品都赞口不绝。

都一直的夸他:“苏总,您可真是个时装界的商业奇才,这才短短一年内,您就又东山再起了,您这样的天赋,丝毫不次于蓝溪时装的蓝总。”

苏瑾延挑眉说道:“蓝总,蓝忆荞吗?她是我的同门师妹,她所知道的时装方面的知识,很多都是我教的。”

“是吗?”商场负责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现实惊讶,继而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说呢,我怎么看着您的这些新出来的款式跟蓝总的手笔有些相似,原来你们师出同门,她还是你师妹,原来如此。苏总,期待您的新款尽快上市,期待与您的再次合作。”

苏瑾延微微颔首,一副功成名就的满足感。

他的计划项目不仅得到了很多商场里的支持,很多商场都等着他上货,甚至都跟他签好了合同条约,他还得到了佟桐的支持。

也正是因为有了商场方强大的支持,等于他的时装还没有生产出来便已经销路全都铺好了,所以苏瑾延在佟桐那里拿到注入资金就拿的非常容易。

短短一年,他不到一百万盘活的时装工厂,依然被他改造成了上千名工人的大型时装加工基地,里面有设计部,有产品部,有面料部,这些人全都在研发他的新型面料和几百个新型款式。

一旦这些时装大量上市,苏瑾延的脑海里出现一张蓝图。

或许这个冬天,他会成为亿万富翁。

而到那时……

听说现在谭韶川在谭氏集团的地位岌岌可危,谭家上面的三兄弟正有分家分股份的打算呢?

是不是真的?

苏瑾延正想打个电话问一问佟桐,他的手机响了。

打开一看,竟然是蓝忆荞主动打来的。

蓝忆荞从我主动打电话给他过,这是头一次,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接通:“喂,荞荞。”

“苏瑾延,你有空吗?我想约你吃个饭,和你谈点事情。”电话那一端,蓝忆荞说道。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