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孩子周岁了(1/1)

听到电话那一端蓝忆荞这样的回答,苏瑾延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他摸着刚刚生出来的胡茬,对着电话听筒,有一种豪言壮语却不知道该如何纾解出来的感觉。

“荞荞,你变了。”

“嗯?”蓝忆荞故作不知。

“你变得不再像两年前刚出狱的时候那么的倔,那么的刚烈了,你现在变得温婉,懂事,不尖锐了。”苏瑾延悠悠的说道。

内心深处的感觉,他觉得蓝忆荞现在越来越有味道了,比之两年前,她真的成熟了很多。

而这种成熟,使的苏瑾延更喜欢她了。

苏瑾延很清楚,荞荞几乎成了他心中的一颗朱砂痣,一辈子,他都不可能忘。仿佛他倾其一生奋斗的真正目的,都是想要得到荞荞的回头。

蓝忆荞没有回答他,而是绕开了话题:“我没空跟你聊了,我孩子要换尿片了。”

连再见都没说,荞荞便挂断了电话。

孩子的确嚎了一声。

蓝忆荞匆忙跑过去看了一眼,差点笑喷她。

四个多月的小婴儿,已经会自己翻身了,有时候还会屁股一蹭一蹭的挪地方。

荞荞只几分钟没看着他们,同时睡在荞荞和谭韶川的大床上玩耍的圆蛋和圆宝两兄妹便挪离开了原来的各自睡得地方,而是两兄妹一个头朝这,一个头朝那。

妹妹圆宝小朋友显然是个小女汉子,这才四个多月,她就横行霸道,这会儿竟然把脚趾头伸到哥哥嘴里边。

还使劲儿乱蹬踏。

把哥哥蹬的直嚎。

蓝忆荞顿时笑了。

许久以前,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怀不上孩子的时候,她还曾经趴在谭韶川的腿上,自说自话的编造一些有趣的故事。

其中一个画面就有自己孩子咬别人大脚趾头的场景,而今,这个场景竟然真的再现了。

年轻的宝妈都顾不得哥哥被妹妹脚趾头踢的疼了,她只顾拿起手机‘啪啪啪’的拍摄着。

拍下来之后,她才小心翼翼把横行霸道的妹妹的脚趾头从哥哥嘴里拿出来,然后把妹妹放的远一点,这才转过身来哄哥哥:“你说你,你还是个哥哥呢,你比妹妹大了十五分钟呢,你怎么就不知道咬她呢?你咬啊,你嚎什么,你一咬她,就该她嚎了,知道吧,圆蛋你个怂货!”

蓝忆荞一边数落儿子,一边手指头戳着儿子肥嘟嘟的屁屁。

“咯咯咯。”一分钟前还哭的哇啦啦的圆蛋,一分钟之后立马笑的裂开了嘴。

“笑了,舍不得咬妹妹是吧?嗯,舍不得,是不是,你个小男子汉。”

她一边说一边逗的儿子笑呵呵。

正笑着,圆蛋尿了一泡。

她赶紧的拿尿片给圆蛋换,平日里她动手的时候很少,一般李嫂在家的时候,李嫂比她照顾孩子照顾的周到,而且公公婆婆天天来帮着她带。韶川下了班以后,韶川会给孩子换。

而她,真正动手的时候真的很少。

她甚至不知道孩子所穿的尿片每隔几天就要换一个尺码,要不然尿片就小了。她看到同时有两个尿片箱子拆开了,其中一个箱子里面很多片,另一个箱子里还有三四片,被放在角落里。

蓝忆荞忍不住自言自语说一句:“一家人都是大手大脚的,包括李嫂都是!哼!不会过日子!明明还有几片没用完呢,怎么又开一箱呢?”

说着,她便拿起还剩了三四片的尿片拆开,笨手笨脚的给孩子换上。

换好了才发现,呃,原来是尿片小了。

并不是韶川,婆婆,李嫂他们不会过日子啊!

忽而又打儿子的小屁屁:“你们俩个贪吃贪睡鬼,长得可真快!”

孩子长得快,蓝忆荞心里高兴呢。

其实她也觉得日子过得快,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一忽而间,孩子都四个多月了。

又是夏季了。

她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了,她打算在过些日子就去公司上班,至于孩子吃母/乳,她想好了,爸妈可以带到公司里来,她也可以坐车回来一趟。

在她决定回公司上班的前半个月也就六月十六号那天,蓝忆荞去了一趟女子监狱去看望洪宝玲。

没生孩子之前,她基本上一两个月能来一趟,自从生产那一日到现在已经半年了,她还是第一次来看洪宝玲。

洪宝玲又瘦了。

原本在她身上的那些肥膘子肉,那些富态,在她蹲监狱的这一年多里,全部都消耗了。

“监狱里是不是很累很苦?”蓝忆荞问道。

洪宝玲摇摇头,哭的泣不成声:“荞荞,你在监狱里蹲了两年,都是受到了怎样的苦,妈妈以前不知道,妈妈现在知道了,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蓝忆荞垂首,摇头,轻轻的说道:“算了。”

她没有过多安慰母亲的话,她不是个圣母婊,她和洪宝玲一点感情都没有,她们之间有的只是一份血缘关系罢了。

很多事情蓝忆荞只是不想想,细想的话,整个楚家,伤害她最深的便是洪宝玲。

她将两个孩子的照片从手机找出来,然后贴着玻璃墙给洪宝玲看。

洪宝玲顿时眼前一亮:“孩子们都长这么大了?几个月了?诶呦,两个宝宝都虎头虎脑的,真好看。”

蓝忆荞笑:“五个多月,马上就半岁了。”

“妈每天在监狱里服刑,觉得真是度日如年,而现在,看到两个孩子一转眼就这么大了,妈又觉得时间过得真快。”洪宝玲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一般。

蓝忆荞轻叹:“是呀,时间过得真快。”

对于一个生活和工作都忙碌无比的宝妈来说,时间如飞梭那般。

一转眼,圆蛋和圆宝两兄妹就一周岁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