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狼狈被赶出去(1/1)

苏瑾延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究还是自己过于急躁急于挑衅了,而且谭韶川的路数,他根本摸不清。

面上表情不自然的看着谭韶川,苏瑾延想到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

谭韶川虽然比苏瑾延大不了几岁,可谭韶川比他老成太多。

谭韶川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苏,机会难得,能抓住自然是好事,所以你的精力都该用在管理公司方面,不是吗?”

苏瑾延:“……”不管谭韶川说这话是什么用意,但是谭韶川说的却很对。

目送谭韶川端着酒杯离他远去,他觉得自己一个人站在这人头攒动的大厅里,好局促。

身后,又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苏瑾延转头一看,是个大腹便便的女人。

“苏先生。”孕八个月的苏焕手中端着一杯果汁,她举止优雅,气度尊威:“我们都姓苏,好巧哦。”

“苏董,很高兴认识您。”苏焕最近一年频繁登录财经杂志以及其他专访,苏瑾延对苏焕并不陌生。

看见苏焕的这一刻,苏瑾延更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当初自己和楚心樱在一起,目的不就是为了谋求个发展嘛,可早知道,蓝忆荞有这么个横行天下独霸一方的姐姐,他何苦要去抛弃蓝忆荞?

这世上,终究没有卖后悔药的。

而且苏焕也不可能给苏瑾延后悔的机会:“我早就认识你了,在你结了婚之后仍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妹妹的时候。”苏焕不给苏瑾延留丝毫颜面。

她甚至不等苏瑾延回答身边,便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苏瑾延深浅不是的回答道:“那个苏董,是这样的,我也在应邀行列……”

“滚!”苏焕目无表情的说道。

苏瑾延:“……?”

“米家的职员是吧?”苏焕又问道。

苏瑾延:“……”

苏焕朝不远处喊了一句:“米晴!米晴!”

米晴端了高脚杯来到苏焕跟前:“苏董,您找我?诶呀苏董别看你怀孕八九个月了,可您身材保持的很好,您皮肤也没有长雀斑,您真的……”

苏焕看都不看米晴:“带上你的鸭,你们俩一起从这里给我滚蛋!”

米晴:“你……我可是佟桐姐邀请来的!”

苏焕冷笑一声,翻了翻白眼:“是吗?”

不等米晴回答,她一转身,唤道:“佟桐,你来一下!”

佟桐拖着曳地长裙来了:“苏董,您有何吩咐?”

“让你的好姐妹米晴和她的家人,以及这位苏先生,统统离场,如果不离场,我马上叫安保过来清场。”

佟桐:“……”

米晴:“……”

苏瑾延:“……”

真没想到,这一年以来,都给以公众形象十分良好的苏焕,在这个年会上,竟然会这般的没有素质,不顾形象。

开口就赶宾客们滚。

四周很多人看着苏焕。

“苏董这是怎么了?”有人小声嘀咕着。

因为这是年会现场,随来宾客大都是携家带口的,其中有生育经验的贵妇便解释道:“这怪不得苏董,她现在正是孕期,这个时候的孕妇最是情绪不稳定,苏董一直以来的形象都保持的很好,偶尔有一两次发作,也是正常现象。”

“还不是因为那个苏瑾延。”另一个贵妇开口了:“听说早年这个苏瑾延把苏董的妹妹,也就是谭少总的妻子蓝忆荞,苏瑾年早年间把蓝忆荞骗的很惨,蓝忆荞之所以坐牢都是他害得。”

“怪不得!要是我,我也赶他滚蛋!”

“还有那个米晴,这不是自己上赶着找事儿么!”

一时间,周围的嘀咕声竟然没有一人是谴责苏焕没有风度的,反而是理解她此时的心境。

“这种人竟然还好意思来。”

“真是脸皮厚出天际去了。”

“还不快滚啊……”

苏瑾延和米晴两人就像过节老鼠一般,端着红酒杯,站在人群之中的样子尤为滑稽。

弄得佟桐也是尴尬至极。

终究佟桐是姚氏企业的负责人,她强忍着心中的怒,让自己保持平静的语气对苏焕说道:“苏董,我知道你现在怀孕了,脾气不好,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们走。”

语毕,带着米晴以及米家人还有苏瑾延,匆匆离开年会现场。

余留下姚鸿佩和姚亭润父子俩,在现场之中虽然尴尬,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和在场其他人有说有笑。

刚从现场出来的米晴尚未走到停车处,便一通委屈的怒吼:“佟桐姐,那个苏焕!她想干什么呀!简直就是个土匪,泼妇头子,身为一个董事长,这么公开的场合,她竟然就这么着把我们赶出来了?她太过分了!她根本不把佟桐姐你放在眼里!”

佟桐极尽所能的安慰米晴:“苏焕这是和谭少春用的计策,他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米晴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你白白受这一份侮辱的!”

语毕,她掏出手机打给了谭韶川的二嫂邹慧。

没有人知道,她们电话里嘀咕一些什么。

年会上也并没有因为少了佟桐米晴一家和苏瑾延而变得冷清,反而是场内气氛越来越好,刚把佟桐赶走的苏焕,立即恢复了她女强人的沉稳内敛,她的身后跟着宋卓和小阎。

挺着大肚子的女董事长,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线。

身为谢氏集团最大的股东,谢氏集团新任的掌家人,今天的苏焕要招呼的客人特别多,所到之处,那些人无不笑脸相迎,并没有因为她刚才的泼妇之举而低看了她。

反而觉得,她能做到这样,真的很不容易了。

接受谢氏集团不到一年时间,将谢氏集团上上下下安抚的非常到位,而且还留住了谢氏集团最有经营头脑的前夫。

这样的大度,不是谁都能有的。

她的所作所为足够在场人对她产生敬佩。

一路和人谈笑,敬酒,不知不觉的间便来到了戴遇城的面前。

戴遇城西装革履,人比半年前消瘦了一些,不过眉宇间依然还是那份冷戾自信,只是,仿佛又多温宽。

轮椅后面推着她的是姚丽莉。

“苏董。”姚丽莉率先打招呼道,继而,她脸蛋突然红了一下。

苏焕笑了,两手自然而然的扶着肚子对姚丽莉说道:“丽莉,你乍一喊我苏董,我还不习惯。你还是喊我苏焕姐我比较习惯。”

姚丽莉越发羞涩了:“苏焕姐,我……我想跟你说,我……我喜欢戴总。”

戴遇城:“……”

苏焕倒没啥异样,她浅笑道:“早就看出来了,丽莉,你现在这个年龄,正该恋爱的时候,你爱上谁都是你的权利,不用像我汇报,苏焕姐祝你幸福,你是踏实的好女孩,你会幸福的。”

姚丽莉拼命点头:“嗯嗯。”

“丽莉,我和戴总说两句话,你去帮我们端几杯果汁来。”苏焕将姚丽莉支开。

姚丽莉转身去了。

余下苏焕林韬戴遇城。

轮椅上的戴遇城抬头仰望着这个即将生产的女人,她的头发剪短了,虽然挺着孕肚,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干练和洁净感,戴遇城在面对苏焕的时候,总有一种煎熬。

总想回头再也不要看到她了。

可,总也一直想看见她。

哪怕她现在大腹便便的样子。

他觉得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美。

“苏董,您有什么事吗?”戴遇城恭敬的问道。

“戴总,丽莉是个苦命的女孩,她的亲生父亲因为集团公司利益,选择了舍弃她而只要儿子和儿媳妇,她还没大学毕业就要自己每天跑业务赚取微薄的利润,她之所以喜欢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身上总裁的光环,还有你对傅馨儿的那份纯洁无私的爱……”

戴遇城:“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当年……”

戴遇城想说,当年苏焕也是这样的心态吧?只可惜他被他作死了,被他错过了。

苏焕打断了他:“所以戴总,这世上任何一个女孩都是有爹妈生养的,她还不满二十岁,我不希望……”

“我会对她好!大学毕业之前,我不会和她发生任何关系,而且我会资助她学业完成,大学毕业之后,如果她还选择我,我会对她好一辈子,认真负责。”戴遇城郑重向苏焕保证道。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姚丽莉在照顾他,戴遇城甚至能从姚丽莉身上看到苏焕的影子,朴实,吃苦耐劳,一心爱他。

没有别的要求。

他的心里不可谓不感动。

“苏董您来做个监督,如果在这个期间,我有欺骗姚丽莉的行为,您可以动用公司的力量封存我所有的账户的。”戴遇城诚恳的向苏焕保证道。

苏焕点头:“谢谢,也谢谢你不计前嫌,还去给我妹妹的孩子送去一份礼物,我妹妹今天不能来,她让我转告你,她谢谢你。”

戴遇城突然苦涩的一笑,语调里有几多沧桑:“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和懊悔,就算我给荞荞的孩子买再多的礼物,也无法弥补我曾对她的轻视,对她的偏见,对她的侮辱,还有你……你能不怪我,我就已经是很感激了。苏董您去招呼客人吧,您今天算是主角。”

“好。”苏焕点头,对他礼貌一笑,转身去招呼其他来宾去了。

坐在轮椅上的戴遇城望着穿梭在宾客之间游刃有余的苏焕的身影,眼神久久不愿意从她身上离开。

这一次的谭谢姚三家联合举办的年会是空前的成功,三家的负责人分别上台一番讲话,各有特色。

年会结束在夜里九点钟,谭韶川驱车回到家,第一时间便是洗手液将自己手脸清洁干净,然后轻手轻脚上楼去看两个宝贝和宝妈。

圆蛋和圆宝两兄妹已经睡着了。

小小肥肥软软的小身子相互依偎着,两兄妹同时撅着小屁股,睡得哼哧哼哧,睡着了小嘴还一张一合的。

谭韶川趴在两个孩子的童床上,看了许久,才回头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蓝忆荞:“媳妇,你说俩孩子睡着了小嘴还吧唧吧唧,是不是饿了?”

蓝忆荞笑:“俩人刚吃了奶十分钟,大宝还吃着呢,就睡着了,二宝刚吃完也睡着了,他们现在小嘴巴总是动弹动弹的,那是惯性吸吮呢。”

谭韶川看的眉开眼笑:“荞荞,多有意思,我就一天没回来,俩人又长了好多。媳妇儿,我想抱一抱。”

蓝忆荞:“……睡着了!”

“睡着了我也得抱!”一边说,谭韶川便抱起了圆宝小妞妞将她抱在胳膊弯内,然后来到蓝忆荞的床头边:“有了这两个小宝贝,我可不就是真的不务正业,不问公司事务,一天到晚一颗心就扑在你们娘仨身上么!”

蓝忆荞看着刚刚归家的丈夫:“今天的年会上,你是不是又给谁设了圈套?”

谭韶川:“我的情敌你还记得么?”

蓝忆荞十分意外的表情看着谭韶川:“苏瑾延?那个死玩意还蹦跶着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