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万分嫉妒孕妈荞(1/1)

“哎呦。”蓝忆荞突然垂了眸看自己凸起的肚子。

“怎么了怎么了荞荞?”小阎担心的上前扶住蓝忆荞。

宋卓和苏焕也站在她前面将她围住。

kuasSaint Laurent专柜店员和店长也都围住蓝忆荞,店长小周问道:“总监,您是不是站久了不舒服?”

一时间,这间北欧奢饰品高级专柜内,一个穿着花色棉质裙子,上身穿着开衫,脚底下穿着平跟鞋的凸着孕肚的女人吸引了所有人关切和憧憬的目光。

米晴以及她的同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身上穿着蓝忆荞设计的新款更是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她尴尬到极致。

弄得两个跟来的同伴也深浅不是。

蓝忆荞脸上浮现着母性柔缓的笑:“我宝宝刚才调皮的踢了我一下。”

小阎宋卓苏焕和店员们同时笑了。

蓝忆荞依然带着笑容看着米晴,语气不紧不慢:“米小姐,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我也是从一个女囚一步步走上来的,这期间有多不容易,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各种滋味,我想你的爸爸,你的家人应该也有同感吧,你们米家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意规模也是不容易的,好不容易的创下的家业,别一招被人利用了,被人当枪使了,还自己不觉死的鬼呢。”

蓝忆荞虽然没有明说是谁把她当枪手,但米晴却心知肚明。

米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已经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她有一种尿遁的感觉:“……”

两个同伴扯着米晴衣角:“道个歉吧,谭少总夫人本来也没招惹你。”

米晴忸怩,脸上带着一种委屈的表情,眼圈都红了。

她不服气。

凭什么!

一年前的她虽然不是什么上流社会,可父亲的身家也过亿呢,而且是个包了好几个工地,拥有一家中型超市的产业主。

而蓝忆荞呢?

她连大学都没毕业!

她坐过牢!

她色诱,她杀人!

到头来,她竟然成为全青城最首屈一指男人的合法妻子。

试问整个青城有多少女人是不妒忌蓝忆荞的?

何止她米晴一个人。

她就是不道歉!

看蓝忆荞把她怎么样。

米晴耍赖到底。

蓝忆荞无所谓:“好好把你们家的生意揣着,别揣丢了。”

语毕,捧着肚子和姐姐以及小阎宋卓一起,出了这家专柜店。

“蓝总监再见。”

“蓝总您多注意休息。”

身后专柜店长和店员纷纷说道。

蓝忆荞挥挥手。

小阎跟在身旁对蓝忆荞说道:“荞荞,刚才还夸你悍匪呢,这还没夸一句呢,你倒好,绵软软的收场了,是不是怀了孩子的女人都变得跟你似的这么温柔,不过你姐可不这样,你姐怀个孩子,可是越来越霸气了。”

苏焕也不在意,依然霸气气场。

蓝忆荞笑道:“米晴这种人,是一心想爬上上流社会的暴发户之女,她无时无刻不想掩盖自己劣性质,可总也掩盖不掉,我这样不跟她针锋相对,只一味的让她自己独角戏一般的耍赖,岂不是更暴露了她的本性?我想这会子她指不定后悔的心绞痛呢。”

宋卓:“荞荞你可真坏,你从来就没变过。”

蓝忆荞大模大样的走着,笑。

算是默认了。

宋卓忍不住回头朝专柜那边看了一眼。

果真看到那位叫米晴的女人一张脸阴晴不定的,好似后悔了没有道歉,好似发觉自己刚才有多泼皮,这原本该是她一直都掩盖的缺点啊。

她怎么就当场耍赖了呢?

“你是谁家的千金啊?看着穿的上档次,怎么说个话,做个事,就跟那个在抵挡批发档口争夺档口的泼妇似的,又低俗又不讲理,不过现在档口里的女人也都素质很高的哦,也不会像你这样了,你还好意思站在这里?嘁!”其中一个来店里光顾的顾客已经忍不住轻叱了。

对付人家一个挺那么大孕肚的女人,真好意思!

做错了理亏了都不道歉。

活生生耍赖!

这种人活着不丢人吗?

米晴:“……”

她的两个同伴之一也忍不住埋怨她:“米晴,这次真的是你不对,虽然蓝忆荞是贫穷出身,可我也听到过她一些事情,她是个很勤奋的女孩,以前蓝溪时装公司还没有被谭总收购,还是一家小公司的时候,她在里面工作,就非常认真刻苦,她是个踏实干事的女人,倒是你……你从见到她你就挑衅她,就算不顾及她,难道你就不怕谭先生?”

另一个同伴也跟着埋怨:“就算你胆大包天不怕,我们也怕谭先生,佟桐是有资本和谭家抗衡,可我们呢?你说你今天办的这叫什么事儿!你别连累了我们!”

米晴:“……”

在这家专柜店里,她俨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

本以为不道歉会坚守自己的尊严和阵地。

可现在更为颜面扫地。

“小姐,如果新款您要是不买的话,请您立刻脱下来,穿时间长了,衣服会变形的!蓝总监设计的这些款式都是非常脱销的,烦请您尽快脱下来,别影响我们做生意。”店长毫不客气的对米晴说道。

米晴恼羞成怒:“有你们这样对待顾客的么!顾客是上帝,难道你们没听说过?”

店长小周不卑不亢的说道:“小姐,我们一直都尊奉顾客是上帝,可我们偌大的品牌公司也是有我们自己尊严的,我们绝对不会把一个又想穿我们的品牌,却又恶意诋毁我们品牌创办者的顾客,这等于是在诋毁我们的品牌,我们为什么还要把您当做上帝?”

米晴:“……”

“走吧。”同伴拉着她。

另一个同伴没好气的说道:“别再丢人了。”

然后两个同伴很是讪讪的对店长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马上离开。”

语毕,伸手帮米晴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狼狈离开。

一路上,米晴妒火中烧。

却也不再和同伴抱怨什么,她回去之后便去了佟桐那里。

“佟桐姐,你说她蓝忆荞得意什么?不就是接了北欧的一个客户给人家国内的区域做设计师吗?说白了还不是走不出国门,我都怀疑她那些款式都是闵家山那老头设计了之后冠上她的姓名的!她就是个偷盗者!狗改不了吃屎!”米晴知道佟桐现在恨蓝忆荞,所以她在佟桐面前都是什么话难听她说什么。

佟桐一脸冷凝的看着米晴:“你是说,最近一年多刚刚转入内陆市场的那个北欧品牌,原来内陆的主设计师不是国外的,而是蓝忆荞?”

米晴点点头。

“啪!”

佟桐猛拍桌子:“这个婊子!一直都潜伏的很好,特别好,她是我见过的心机最重的女人!想当初我还是韶川未婚妻的时候,她各种方法装可怜,寻得同情心,还把我爸爸送给韶川的一条一千八百万的鱼给杀了!我现在想想,她每走一步,都是算计好的!我佟桐一生的幸福就是折在这个女囚手里的!”

她这样拍着桌子,旁边的丈夫姚亭润心里极为不是滋味:“佟桐!你够了!”

佟桐转头看向丈夫:“……?”

姚亭润怒吼:“你的幸福你的幸福!难道时至今日,你都嫁给我将近一年了,你心里依然想的还是谭韶川?你口口声声心心念念的依然是谭韶川是你的幸福?你把我当透明的吗?还有你,米晴,你这个女人,你给我滚!你今天干吗要跑到这里来跟我老婆说这些!你找死啊!信不信我立即把你家的资金全撤出来!”

米晴吓得浑身乱颤。

这一时刻,她才真正感觉到什么叫祸从口出,什么叫闲的没事作的。

“我,我,姚先生,姚太太,我……我走了。”她支支吾吾想要逃开。

却被佟桐一把。

“佟小……姚太太?”

“别怕!”佟桐崩着一张脸看着姚亭润:“姚亭润你给我听好了!米晴她是我的朋友!你想从米家撤资,你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米晴立即有一种腰杆挺直了的感觉。

姚亭润:“……”气的简直说不出话来。

佟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高兴,你发火,可是我错了吗?一年半以前,我和我爸决定将事业重心转移到内陆来的时候,我和我爸最中意的女婿人选就是谭韶川!那时候我佟桐根本不认识你姚亭润是谁!”

姚亭润:“……”心头无比屈辱。

佟桐继续说道:“要不是蓝忆荞从中作梗,步步为营,我爸爸也不会被谭韶川赶出内陆,而你,更不会捡了佟家这么大一个便宜!我是遗憾,是懊悔!可你有没有想过,谭韶川那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懊悔!啊!哪个女人不懊悔!

可我知道我懊悔也没用,所以我嫁给你了,,我还把我佟家所有的资产全都给了你姚氏企业,姚亭润你还要我怎么样!作为姚家的媳妇,我做的已经够好了!你自己斗不过谭韶川,你没他那么手眼通天,你不想着怎么替你老婆出了这一口恶气,涨一涨你自己的威风,你就知道对老婆吼?对一个给了你几百亿的老婆吼,你算什么男人!”

姚亭润:“……”忽而觉得佟桐骂的对,他舔了舔唇,语调极尽歉意:“对不起老婆,别生气了,我刚才,我也是吃醋,你想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自己老婆夸奖其他女人,哪个不吃醋?不嫉妒?”

“好啊!吃醋,嫉妒,那你就拿出来点真本事,把谭韶川给我干趴下!将他和他那个女囚妻子狠狠的踩在脚下,然后由你来做青城数一不二狠角色!到时候作为老婆,我肯定仰视你,巴着你。”佟桐勾唇跟自己男人放了狠话。

姚亭润!

她是真的怎么看他都怎么不顺眼。

姚亭润一百个没有谭韶川优秀,没有他有城府,没有他孤傲霸气,没有他泰山压顶不行于色的威势。

姚亭润冷笑:“好,你等着,总有一天,我姚亭润一定要做的比谭韶川好!”

姚亭润拿起西装出去了。

他要和父亲筹谋,要部署。

即便是佟桐不说,他也是要想方设法将谭韶川除掉的。

看着远走的窝囊丈夫,佟桐安抚米晴:“晴晴,我从小生长在东南亚,内陆也没什么朋友,我真没想到你会为我出头,公然对战蓝忆荞,你别怕她,我比你更了解她,她就是一条非常阴毒的毒蛇,都是悄无声息的咬人,其实骨子里比谁都下贱,我当初就是被她蒙蔽了,不过以后不会了,我佟氏金融有的是钱!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晴晴。”

米晴受宠若惊,本来心里就对蓝忆荞万分嫉妒,现下一听到佟桐这样说,她心里便吃了定心丸:“我永远会站在佟桐姐你这一边的,我就不信,我们斗不过一个女囚!”

佟桐展颜笑了:“她不是风光无限,她不是大设计师吗?可她忘了,她曾经也是有男朋友的,他那个男朋友也是从事时装这一行业的!而且她为了上位勾搭谭韶川,听说还把她那个男朋友打压的让他在青城找不到工作,听说那也是个才华横溢的帅男。就这么被蓝忆荞无情的抛弃了。”

米晴若有所思。

她从佟桐那里走了以后,佟桐就掏出手机拨打了姚丽莉的手机。

那一边,姚丽莉正在苏焕的电商部门盘点,看到手机号码她很奇怪,不过也接通了:“喂,嫂子,你有事儿吗?”

佟桐不冷不热的语气问道:“哟,丽莉啊,你和你妈都小半年没来家里拿属于你们的生活费了吧?”

姚丽莉不知道佟桐想说什么她也没空跟佟桐来一些嘘的:“嫂子,我已经说过了,我和我妈不会再要姚家一分钱财产,你有什么话请你直说。”

佟桐悻悻然:“你那个大恩人蓝忆荞,她原来的男朋友你认识吗?”

姚丽莉的心中骤然一阵反感:“佟桐,你到底想干嘛!我告诉你,你别想拿荞荞前男友这事儿兴风作浪!如果被我发现你暗地里使坏,我做鬼也要咬死你!我不许你伤害蓝忆荞!”

“哈哈。”佟桐笑:“你想多了,没事,挂了。”

佟桐‘啪!’挂断电话。

姚丽莉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心里不知道佟桐到底想做什么,她重新又拨了一组号码。

这电话本来是拨给蓝忆荞的,可号码都输入好了她又挂了。

蓝忆荞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

她经不起任何事情的对她的打击,如果万有点差池,那就是三条人命。

可她没有谭韶川的手机号码。

这个晚上,姚丽莉特意回了谭家老宅一趟,希望能在老宅内碰碰运气看看能否看到谭韶川,然而,在谭家老宅里吃了一顿饭,受到了姑父姑母的表扬,姚丽莉却没有看到谭韶川的人影。

她并不知道,谭韶川最近极少数回老宅来,毕竟妻子已经孕三十二周了,双胞胎的情况下,孩子都有早产情况,说不定三十四周,三十六周的,孩子就要降临。

所以谭韶川每天公司里回来哪儿也不去,只照顾妻子。

姚丽莉不知道该如何要到谭韶川的手机号码,她又不好将佟桐问的这句话告诉姑父姑母,她不想声张。

灵机一动,她问坐在沙发上看报的谭以曾:“姑父,我手机刚恢复了出场设置,里面所有人的手机号码都没有了,您快告诉我,我存一下,到时候有好产品好推销你们。”

谭以曾果然笑了:“你这个小东西,现在越来越勤奋了,生意都做到亲人头上来了啊,放心吧,姑父肯定是要支持你的!”

一边说,一边给了姚丽莉号码。

姚丽莉顺便又要了姑母的电话号码,还有荞荞的,还有谭韶川的。

谭以曾顺便嘱咐了她一句:“丽莉,要推销自产品不能在晚上,晚上荞荞要休息,她现在月份大了,晚上睡不好,明白吗?”

姚丽莉喜悦道:“放心吧姑父!我晚上决不会打扰荞荞和韶川哥。”

她是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打给谭韶川的。

电话那一端,谭韶川正在开一个商会联合会议,这场会议聚集了青城几大家族,谭家,姚家,谢家以及其他一些相对弱一些的企业负责人。

其中佟桐和苏焕都在场。

会议结束的时候,佟桐特意来到谭韶川面前和他聊了一会儿天,却见谭韶川对她礼貌如往常,没有任何异样。

佟桐心中轻蔑的笑了一下,她知道她电话打给姚丽莉,以姚丽莉现在哈巴狗一般的巴着苏焕,巴着蓝忆荞的态度,姚丽莉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蓝忆荞或者谭韶川,无论通知谁,谭韶川都会知道她佟桐又将蓝忆荞的前男友的事情翻出了说了一说。

佟桐今天就是要试探试探谭韶川今天对她的态度。

然而,谭韶川的态度依然很好。

佟桐笑了。

心里想,蓝忆荞在谭韶川那里,不过如此嘛!

这个时候,谭韶川的手机响了,他走远了一点,接通:“喂,哪位?”

电话那一端是姚丽莉急促的声音:“韶川哥,昨天我就想打电话给你了,可我没你手机号码,那个,佟桐昨天莫名其妙问我荞荞前男友的事,我怕她对荞荞有什么不利,不过这事儿我没跟荞荞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