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戴遇城的悔(1/1)

苏焕对着林韬笑。

她的笑容里带着一种天然的母性的温柔:“林韬,知了,知了以后总算有伴儿了,我特别希望这一胎是个男孩,你知道吗,知了是个女汉纸,有时候难免粗枝大叶,如果身边跟了这么一个小了她四岁的帅炸天的弟弟保护她,等知了长大以后,她就不会像我这样……”

苏焕其实有感她自己怀孕了。

毕竟,这算是她第三次怀孕了。

看着他的林韬,突然间眼眶里蓄满了泪,她怀孕了,这一刻她想的竟然不是自己有多么惊喜,而是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林知了以后不再是孤孤单单了。

千言万语的感动,在这一刻,口才一流的林韬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哽了哽喉咙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查一查。”

苏焕点头。

林韬揽住她的肩,两人向外走去。

身后的戴遇城:“……”

苏焕怀孕了。

她又怀孕了。

而这次,是真的与他无关了。

她是另个男人的妻子,另一个孩子的母亲,她不是那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却给了她所有的母爱,他们一家三口,不,马上就一家四口了,他们一家四口甜蜜温馨,十分充实。

而这些,原本不该是是属于他的吗?

他本该有两个孩子,有如此光芒四射又充满母性柔爱的妻子,他的妻子是谢氏集团的年轻董事长。

这一切的一切原本都是真实的。

却被他奢侈的砸碎了。

他不自知的推着轮椅跟着他们,一路跟到电梯,电梯已经下去,他又按另一个电梯,下楼,来到底层的时候,苏焕和林韬已经驱车走了。

戴遇城的心里望着广阔的大路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心,被掏了血洞一般。

他久久的望着大马路出神。

身后有人推动了他的轮椅。

一转身,戴遇城看到了姚丽莉。

“你怎么来了?”他的语调温缓了许多。

“阿城哥,别再难过了,苏总她……挺不容易的,她和林律师他们生活的很好,还有他们的女儿,他们一家三口真的挺幸福的,现在苏焕姐怀孕,他们护更幸福,你祝福他们吧。”姚丽莉鼓足了勇气对戴遇城说道。

她的语气既有劝慰,也有心疼。

姚丽莉真正认识戴遇城并时常照顾戴遇城已经有小半年了,那时候她刚刚被蓝忆荞从几个想要玩耍她的男人手中救回来,然后又被送到姑母家中。

是姑母给她做主,免了她欠姚茵茵的五十万块钱,可是,已经失去姚淑佩疼爱的姚茵茵发现自己怀孕了,然后紧接着男朋友楚慕寒叛死刑,使的姚茵茵疯狂了一般。

姚茵茵打了胎,然后伙同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在姚丽莉的晚上打零工之后回学校的路上对她围追堵截。

当时的姚丽莉退无可退。

正好遇到夜深人静一个睡不着,推着轮椅在寂静的夜里散步的戴遇城。姚丽莉是知道戴遇城的,也因为傅馨儿的生日在戴遇城的家里见过戴遇城一回。

她想寻求戴遇城庇护她。

然而

戴遇城因为傅馨儿的原因,看待她的眼神也非常凉薄:“你不是傅馨儿的同学吗?”

姚丽莉:“我……”眼看着姚茵茵找的一群小混混围了上来,姚丽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原本以为你们这个年龄的女孩都还是孩子,是需要被保护的,却没想到,我堂堂戴遇城竟然毁在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孩子的手里,我拉扯了傅馨儿五年,供她吃穿用,供她上学,给她最好的,到头来,她却舍我而去,临走之前,还要让我把我的财产全部给她。是不是你这个年龄的女孩都像她那般,强取豪夺?”戴遇城看着越来越近的小混混们不管不顾,而是不紧不慢的问着姚丽莉。

他也没有想救姚丽莉的意思。

姚丽莉知道,傅馨儿伤戴遇城伤的很深。

她突然颓废一笑:“算了,该来的总是躲不掉,戴先生我不求你救我了,你全身而退吧,寻个时机报警可以吗?我不希望我被他们毁的面目全非,我还有妈妈要养……”

就是这样一番话,让戴遇城动了恻隐心。

别看戴遇城坐在轮椅上,可自己名下产业‘鼎尊’会所内,也是不下上百名精干安保团的。

他随意将手下几个人的名字报一下。

那些小混混们立即吓得屁滚尿流乱窜窜了。

姚丽莉得救了。

自那以后,她经常去看望孤独一人的戴遇城。

推他去散步,推他去康复中心治疗。

她其实一直都觉得戴遇城挺好的,她特别希望自己能像傅馨儿那般,遇到一个像戴遇城这般的好男人,照顾她,疼爱她。

是傅馨儿太作死了。

不仅不懂得报恩,还想当然的以爱的名义索要戴遇城名下所有的财产。

姚丽莉觉得傅馨儿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傻逼。

下肢瘫痪了又如何?

他只是做错了一件事,他只是在苏焕这件事上彻头彻尾的错了,可他依然不是一个坏的透彻的男人。

姚丽莉愿意照顾戴遇城。

“阿城哥,你别怪苏焕姐,她……”这一时刻,在谢氏大厦的底层,姚丽莉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戴遇城。

戴遇城是她的恩人。

苏焕更是。

她现在才大一,但因为苏焕给了她零成本拿货的机会,让她先销售再付钱,使得她无本买卖做的非常好,她又勤快,肯吃苦,短短半年多时间,她在苏焕的电商公司也算是小有业绩,一个月算下来,能赚取一万多块钱呢。

这都是苏焕给她的机会。

在姚丽莉的心中,无论是荞荞还是苏焕,她都当他们是她的再造恩人。

“阿城哥……”姚丽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戴遇城抬手制止了。

“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再打扰她的生活了,她今天算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仍然让我掌管谢氏集团,我很感谢她。”戴遇城出自肺腑的说道。

他知道,苏焕历练的十分沉稳成熟并且有大奖风度了,她将他留下来,实在是一笔十分划算的买卖。

从此之后,她几乎可以对谢氏集团不操心,便能让他为她鞍前马后卖力一辈子,致死都不会不忠于她。

但,戴遇城心甘情愿。

“阿城哥,我以后会和你一起,辅助苏焕姐,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姚丽莉趁机表白到。

戴遇城:“……”这是个好女孩,他已经残疾了,他比她大了十四岁,他不能毁了她。

“你还小,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找个男朋友,好好谈一场恋爱。”男人沉了声说道:“我只是个残疾人,不值得你为我付出。”

“不!”姚丽莉激动的说道:“阿城哥!一直以来,我都很羡慕傅馨儿,羡慕的要死,在学校里,我们有多少女同学羡慕她啊,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阿城哥,我特别希望你能像疼爱傅馨儿那般,关心我,管着我,疼爱我,哪怕是呵斥我,我也喜欢,而且我会照顾你,会把你照顾的很好,我不会像傅馨儿那样抛弃你了还想要你的财产,我知道你对傅馨儿放不下,你把你的财产全都给傅馨儿吧,我不介意,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

姚丽莉说的有点卑微。

有点渴求。

她说完话,咽了咽喉咙,蹲下身看着他。

戴遇城看着这个生长在豪门之内,却没有享受到豪门内一丝待遇的可怜女孩。

说到底了,她还是个孩子。

十几岁之前跟着母亲在外流落,十来岁了才回到父亲身边,父亲并没有给她多少父爱,她虽然变成了一个能上得起私立学校的有钱人家的小孩,可她在比如傅馨儿这样高贵小公主面前,她依然是被看不起的对象。

她渴望父爱,渴望一个强大的父亲给保护她,宠爱她,不让她受到别人的欺凌和白眼。

戴遇城抬手抚了抚姚丽莉的脸颊,叹息道:“你太小,我残疾,我不能毁了你,而且我经历过一次你这样的情感,我不能再让我陷入第二次这样的轮回,以后你需要什么,无论是钱,还是各方面的保护,我给你就是了。”

姚丽莉流泪了:“不,我不要你的,我知道傅馨儿是你的大疮疤,我能够自力更生,我会让你知道,我可以和你风雨同舟,我不是不傅馨儿。”

戴遇城:“……”

面对这么小的孩子,他拒绝也不是,不决绝也不是。

他又不想太过于打击伤害她。

他曾伤害过苏焕,这便是他一声的无法弥补的错,他不想以后再伤害任何一个弱小的生命。

他对她笑笑:“先去上学吧,以后尽量放在学业上,别累着自己。”

姚丽莉点头笑了。

正在此时,戴遇城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看了一眼是谢衡春打来的。

立即接通:“喂,伯父?”

“阿城啊。”电话那一端,谢衡春的话语颇为感慨:“我也没想到,焕焕会这么出色,一个女孩子,一上任就能狗替大局着想,而不计个人恩怨,继续把你留下。伯父的心里很欣慰啊阿城。”

戴遇城心里疼了一下,然后笑:“苏焕她,的确成长的很好,伯父您请放心,既然我能留在谢氏集团,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让谢氏集团繁下去的。”

谢衡春心忍不住心里高兴:“我和你伯母打算给她开的庆祝宴,也算是给青城的高层圈子正式引荐我这位亲外孙女了。”

戴遇城:“好啊。阿城全力支持。”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得着手准备,到时候你也得到场,帮忙招呼着点。”老头主要是这个意思。

“好。”戴遇城答道。

收了线,他看着依然推着她的姚丽莉,突然说道:“小姑娘,再过几天,谢氏集团要给你苏焕姐开庆祝宴,到时候你也可以过来。”

“我?”姚丽莉不可思议。

这种场合要是搁在以前,姚丽莉巴不得参与进去,好跟那些上流社会的小姐阔太太们一较高低,可现在,她不想去。

她去不起。

她一个月苦心扒拉的销售,才能挣一万块钱,而参与这样的酒会,一套礼服差不多就得好几万吧?

不仅如此,她现在对这样的场合也的确不感兴趣了,没意思。

去了就是炫富,高层小姐太太们们互相吹捧罢了。

她摇摇头:“我不去了。”

戴遇城轻笑道:“去了那里,不仅可以炫富,你也可以接触这个商业圈子,这对你以后发展你的业务空间,以及你知道的流行元素会有帮助,知道的流行元素多了,以后你再销售你的商品的时候,岂不是更容易?”

姚丽莉:“……”

戴遇城,不愧是个商业奇才。

她没再犹豫便答应了。

从谢氏集团回到大学宿舍,她准备拿一些钱去为自己添置一款稍微上档次的礼服,到了宿舍翻出卡才发现,卡里钱不多了。

她着半年赚的钱,每个月只留一千多生活费,剩余都是全部交给妈妈。

打了个电话给母亲,才知道母亲在姚家老宅。

来到老宅的时候,母亲苏流苏正在和佟桐争吵。

“苏流苏,一个月给你这点钱已经是看在谭韶川压迫我们的份上,你以为如果不是谭韶川压迫我们,我会每个月给你一万块钱吗?”佟桐十分不屑看着自己的继母婆婆。

苏流苏气不过:“偌大的姚氏集团公司,现在已经基本上可以和谭氏集团,和谢氏集团分分庭抗礼了,你竟然每个月给我们母女一万块钱打发我?”

“一万块?”佟桐反问。

继而咬牙:“原本你和你女儿是已经被逐出家门的,是一分钱也得不到的!不仅如此,你和你女儿还要替我公公还债,现在这些债务免了,每个月还给你一万块,你还嫌少?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太贪心了吧你这个婊子!”

苏流苏:“……我可以不要,但我女儿拥有姚氏家族你爸爸分给她的百分十三十股份!丽莉是你爸爸的亲生女儿!”

“哈哈!百分之三十?”佟桐比之刚才更加咬牙切齿:“苏流苏!你也不想想,我佟桐嫁给亭润之前,要是产业是负资产,负资产!是负债的!是因为我佟家的资金注入进来,才使得姚氏企业重新站稳了脚,这些钱不是姚氏的,是佟氏的!”

苏流苏:“你,佟桐,你是想侵吞姚氏吗?”

佟桐:“你一个外人,婊子,管不着!”

苏流苏:“……”

两个人正争吵中,姚丽莉推门进来了。

看到母亲哭着跌坐在地上,而佟桐高高在上趾高气扬。

姚丽莉立即心疼母亲心疼的要命:“妈!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回来要钱,不要回来要钱,你干嘛不听!佟桐,你放心,我苏丽莉不会要姚家一份钱!”

佟桐鄙夷:“一个婊子生的孩子,装什么大尾巴狼!”

姚丽莉:“……”

她懒得和姚丽莉争执下去,她转身看着自己的母亲,笑道:“妈,我们以后真的不要在来姚家要钱了,我已经跟姑妈说了,我放弃继承姚家财产,我以后有能力养活您,您不要来这里摇尾乞怜。”

苏流苏留着眼泪:“丽莉,你要上学,你每天放了学背着包到处直销,每天深更半夜才回宿舍,妈妈实在心疼你,你是姚家的女儿,你是你爸的亲生女儿,姚家的产业有你有部分是应该的,你明明应该是姚家堂堂大小姐,妈妈不忍心看着你这样吃苦。”

姚丽莉却无所谓的笑了:“妈,苏焕姐和她的妈妈都是谢家大小姐,谢家比姚家更大,可是苏焕姐呢?她比我吃的苦多多了,她凭借自己的努力,从摆地摊开始一步步做到电商公司,她做的很好,妈!苏缓是我的榜样,我也要像她那样,不靠任何人,自食其力,努力的让自己生活变好,你知道妈妈,苏焕姐现在是青城的名人了,谢氏集团总是长,再过几天谢家为她摆庆祝宴,我也有份儿去呢。”

姚丽莉是说给母亲听的,她是想鼓舞母亲,想让母亲以后不要在来姚家摇尾乞怜的要钱了。

她没想到,她的话让旁边的佟桐震惊不已:“你说什么?苏焕接任了谢氏集团?谢家还要给她举行庆祝宴?就她,一个摆地摊的破烂女人?”

姚丽莉站起来,怒目圆睁看着佟桐:“我不许你这么说苏焕!她不是破烂女人!她是个好女人,她家庭幸福,她马上要当妈妈了,她比你强一百倍!”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