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双胞胎(1/1)

“这孩子,你咋吃成这样?”姚淑佩快走几步来到蓝忆荞跟前,摸着她的手关心的问道。

蓝忆荞看着父母,又看了外公外婆,然后对婆婆说:“妈,以前经常听人说,这女人一旦怀了孕啊,就是做女皇了,我现在才知道做女皇原来是这种滋味,我爸妈对我一阵狂喂,我姥姥来了又对我一阵狂喂,妈您现在又要对我一阵狂喂。”

姚淑佩:“……”

然后噗呲笑了。

“妈不喂你了,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下也别勉强,但有一样,不能因为呕吐的不能吃饭你就饿着自己,听话啊。”

蓝忆荞点头:“谢谢妈。”

“跟妈说说,是单胎还是双胎?”姚淑佩又兴致满满的问道,都知道洪宝玲连续生了三四胎双胞胎,所以,每个人都要问一问这个问题。

蓝忆荞摇头:“目前还不知道,得五十天的时候查胎心才能查出来。”

所有人都等着这个五十天的到来。

从蓝忆荞孕三十七天到五十天这两个星期里,大家好像过一年似的那么慢。

只有蓝忆荞觉得日子过得快。

以往没怀孕的时候,蓝忆荞一直都觉得韶川很疼她,特别疼她,然而她怀了孕才知道,韶川以前对她的疼爱有多水分。

自知道怀孕这一天,韶川每天晚上给她洗脚,洗完了脚还要将她的脚抱在怀里给她按摩脚趾。

她不愿意看着他上班一天那么辛苦下班回来还要这样伺候她,她就说不用。

但是谭韶川不同意,他对她说:“人一怀孕,身体各种机能都会发生变化,比如供血不足,现在孕早期你感觉不到,等到孕晚期的时候,脚上因为供血不足都会产生浮肿现象。”

蓝忆荞笑:“你一男的,你怎么懂这么多?”

“自从你进这个家的那天起,我就一直都在关注这方面的事情。”男人自然而然的说道。

蓝忆荞:“……”

她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语调里带着一种感激和幸运:“从不相信我怀不上孕?是不是?”

男人也点头:“一直都坚信,你能怀孕。”

“老公。”蓝忆荞眼圈红了,语调里带着一种哭腔。

“别哭,别哭,一哭我们的孩子就该变丑了。”

蓝忆荞:“噗呲”笑了。

偎在他的怀中,她甜滋滋的说:“你说你,堂堂一个大总裁,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多威风啊,多冷冽啊,一年的时间,你就变跟个家居大叔似的。”

谭韶川:“……”很想问问妻子,你这是在夸我呢?

还是扁我呢?

但他终究没有问出口,他不想让她多动脑子思考,动脑子也是一种体力活,他只想让她吃好喝好睡好。

其余的事情,他来处理就行了。

他不仅在家里变得像个居家暖大叔,在公司也是一样,和荞荞的在一起的这一年里,荞荞在不知不觉中把他改变了多少,海川大厦的员工们都是有目共睹的,然而,自知道荞荞怀孕这天,谭韶川则更是逢人便笑。

一大早的,他看到保洁阿姨竟然也拉着她的手说道:“阿姨,跟你说个喜事儿。”

保洁阿姨受宠若惊:“少,少总,您今天怎么了?”

“我要当爸爸了!”

保洁阿姨:“……”这下终于理解了的表情。

全公司上下都因为谭韶川要当爸爸了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优渥待遇。

谭韶川逢人便跟人握手:“告诉你个大喜事儿,我要当爸爸了。你们的谭少总,谭boss要当爸爸了!”

公司的员工:“……”

少总可从来没这么轻浮过。

员工门集体感慨:“期待少总夫人不停的怀孕,生她个一二胎。如此以来,少总夫人每生一胎,我们就跟着能沾光被总裁握手一次。”

很多人都沐浴在总裁的和暖的光辉下,但有一个却是很例外。

独宋卓。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给我当秘书了。”谭韶川将宋卓叫道自己办公室内一本正经的跟她说道。

宋卓当时就眼泪汪汪:“谭总,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跟在您身边五六年,我从来没要求您给我加薪,我一直兢兢业业努力工作,工作中我几乎没犯过错,我还……我还为您大姨子,我还伤人致残,我对您这么中心,您竟然过河拆桥开除我?”

“嗯。”谭韶川无情的点头。

然后看着她,递给她一张纸条:“从今天起,你不用在我这里上班了,你去跟着荞荞,她上班的时候你给她做助理,工作中的助理,以及生活中的助理。”

宋卓:“……”

隔了半晌,她才扶着额头看着这个将自己扫地出门的boss:“我,我一个堂堂伏龙芝军校毕业,我有哈弗商学院毕业的高才生,我一个双博士后,我给你老婆当生活助理?”

“不愿意?”谭韶川问到。

“当然不愿意!”

谭韶川也不勉强她:“那算了,你还是留在我这里工作吧。”

“那荞荞的助理,谁来做?”宋卓问道。

“没人做啊,她就怀个孕而已,无所谓。”男人不再看宋卓,而是低头翻阅文件。

“那我还是去吧,我现在就去,boss白白!”宋卓麻溜溜的出了谭韶川的办公室。

谭韶川冷笑:“跟你家boss斗!”

宋卓快速收拾自己家当,然后临时借调到荞荞身边,做她的助理。

蓝忆荞倒过意不去了,她看着宋卓:“宋卓,你说你认我那天起,你什么时候见我这么娇贵过,不就是怀个孕么,我们农村人都到该生了还在田里收割小麦呢。你跟在我这里给我做助理,太屈才了。”

宋卓:“噗……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像悍匪的风格。”

蓝忆荞一边笑一边看着自己肚子:“那是,从现在起,我得给我肚子里的孩子做个榜样不是?”

两人正说着话,蓝忆荞桌子上的座机响了,她拿起接通:“喂,那位?”

是前台打来的电话:“蓝总,有位楚心樱小姐要见你。”

“楚心樱?”蓝忆荞反问了一句:“她来干什么?”

旁边坐着的宋卓也猛然站起来,看着蓝忆荞。

那一端,前台说道:“楚小姐说你不出来见她,她就不走。”

蓝忆荞喟叹:“好啊,我出去见她。”

挂了电话,她看着宋卓笑,宋卓说道:“这下知道我过来你这里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吧。”

两人一起来到前台,就看到楚心樱坐在前台旁边的会客室。

这是蓝忆荞自年前楚心樱住进医院被拿掉子宫之后,第一次见她。

短短的四个月,楚心樱整个人都变得枯黄跟老树皮似的,原本是一头漂亮的污发,现在也稀稀拉拉几根黄毛。

蓝忆荞淡淡的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楚心樱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蓝忆荞,蓝忆荞比去年稍微胖了一点点,脸上光泽红润,是十分健康的颜色,面容也是由内而外透露着一种幸福感。

她语气又低又冷的的问道:“你怀孕了。”

蓝忆荞点头:“对!”

“你还是骗了我!”

蓝忆荞:“……你的头发怎么变的这么少?做化疗做的?”

楚心樱咽了咽喉咙,眼眶里有泪水。

蓝忆荞淡淡的说:“这里是工作的地方,我们不要影响其他人工作,有什么话到外面去说吧。”

楚心樱没说话,但也默默的转身出去了。

蓝忆荞和宋卓和她一前一后走出了蓝溪时装公司,荞荞推了推宋卓让她回去,宋卓不放心,就是要跟着她。

三人来到蓝溪时装公司一楼门口的一处僻静处,楚心樱才又红了眼圈。

她哽咽着,绝望的语气质问蓝忆荞:“你明明能怀孕!却要告诉我你永远没有怀孕的机会了,害我拿掉子宫!蓝忆荞,你的报复手段真可谓狠毒啊!”

蓝忆荞很平静,但,语气里却丝毫没有退让:“就算我骗了你,可我让你拿掉你的子宫了么?你的子宫长在你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它坏了,病变了,任何人没有权利拿掉你的子宫!你怪我么!”

“是你!我就怪你!”楚心樱哭的歇斯底里:“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和你一样不能生育了,我不会放纵我自己,我不会夜夜去找男人,直到我的下体开始溃烂!”

蓝忆荞一声冷笑:“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那是你自己不检点,是你自己忍不住,是你你自己放纵!”

“是你太狠心了!连亲姐都骗!你骗我永远没有生育机会!你让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狠心?骗?亲姐?”

蓝忆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现在不适合动气,她尽量的让自己平静,然后笑看着楚心樱:“我刚从老家上来上大学,好不容易谈了个男朋友,难道不是你看着苏瑾延长得帅,非要抢我的?那时候你当我是你亲妹妹了吗?”

“你把苏瑾延抢走了我不怪你!我们没有结婚,他有选择别的女人的权利,可你为什么要给我设局,骗我进入一个色诱,偷盗,杀人未遂的陷阱里,导致我被判重刑?其实你当时不是想让我重判,你是想让我判死刑的吧!”

楚心樱:“……”

“你当我是亲妹妹了吗?那时候的你,和你背后的那个操纵者楚心茉,你们难道不是想让我死,然后挖了我的心肝肺,难道你们不是更狠心?更绝情?”

“怎么你们绝情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绝望,换成我你们就觉得我绝望?楚心樱你以为你泡冷水浴一个星期你就绝望了,你知不知道我泡冷水浴泡了整整一个月,我天天被人塞冰溜子!我为什么吃什么吃多少都吃不胖?是因为我那个冬天整整一个冬天三个月我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大部分时间都是靠喝水充饥!”

“我从来不认为我这辈子还能怀上,我也没有像你这样因为自己不能怀孕了,就胡作非为到处男人!你自己把你自己子宫糟蹋没了,你只能怪你自己不检点,不约束!”

“我能怀孕,是因为我爱人照顾我照顾的好,是因为我爱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是因为他天南地北的给我找药方子!不是我骗了你!我从来没有骗你!”

楚心樱:“……”

蓝忆荞深吸一口气:“知道什么叫天道轮回吗?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我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害死你,我自己在监狱里被害成什么样,我出来也不忍心把你害的像我那么苦,而你呢。你们全家人!你们楚家都对我做了什么?我知道,天也知道!所以……”

她耸耸肩,看着楚心樱。

“我很抱歉,对于你的现状,我无能无力。”

楚心樱哽咽的问道:“你恨我吗?”

“以前恨,现在不恨了。”蓝忆荞如实回答:“也希望你自己以后照顾好你自己。”

语毕,她和宋卓一起转身走了,留给楚心樱一句话:“也希望你以后别来找我,医生说了,孕早期心情也很重要,我不想让我自己的心情糟糕。”

一边说一边走,说完这番话,蓝忆荞和宋卓也走进了公司大门内,尚未进入电梯,就听到楚心樱发出很长的一声:“啊……”

继而,两人听到“噗通!”撞击声。

楚心樱自己撞车了。

她实在活不下去了,她做化疗做的,吃一点东西胃都反呕,她没了子宫,苍老的非常快,她的老公不要她了,她母亲蹲监狱了,哥哥被处了死刑,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四妹楚心茉也在一个月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楚心樱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蓝忆荞和宋卓没有回头去看这场认为的交通事故,那都是交警们要处理的事情,她是孕妇,看不了血腥场面。

是一星期之后,楚桥梁来公司里的时候告诉她的:“荞荞你别放在心上,你安心养胎,心樱的事情,不关你的事。”

蓝忆荞平淡的语气对楚桥梁说道:“您其实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知道该不该放在心上,也希望您节哀。”

楚桥梁:“……”

又过了一个星期,荞荞孕四十八天的时候,她实在忍不住了,两人都不能等了,便央求谭韶川带她一起去了妇产科保健站。

趴在超声波门口她问医生:“医生,我这这是四十八天,距离五十天还差两天,如果查胎心的话,能查到吗?”

医生看着她笑:“第一次当妈妈吧?”

蓝忆荞点头:“看把你急的!去那边拿个杯子接水,喝五杯水,膀胱憋尿,然后排队等着叫你。”

“这么说,四十八天也能查出来?”蓝忆荞惊喜的问道。

医生:“快去接水喝。”

“诶,马上去!”蓝忆荞的心里很期待。

喝水半小时后,便拍排到了她,正好她也有了便意。

超声波检查其实时间很短,很快。

而且检查完毕直接就能拿单子,当医生给了她胆子,并详细给她介绍了检查结果的之后,她便拿着胆子从超声波室走出来。

远远的,便看到谭韶川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眼神里满是等待。

“老公……”蓝忆荞喊道。

谭韶川快速走向前来,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迫不及待的问道:“超声波查了吗?什么结果?”

蓝忆荞一边慢悠悠走着,一边说道:“子宫前位,胎位正常,而且……”

“而且什么?”谭韶川咽了咽喉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蓝忆荞。

蓝忆荞笑了,笑容是慢慢绽开的:“老公,吼吼吼!双胎心!双胎心!双胎心!”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