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荞荞苏焕,大婚现场(1/1)

五月一,天气不热不冷,农历的这天也是个好日头,三月十六。

四季如春大酒店外的笔直大马路上,寻常都是车水马龙,分外热闹。

近日也是分外热闹。

只不过不再是来往车辆车水马龙的繁乱现象。

从四季如春大酒店外向外延伸红毯有百米之远。

红毯的两侧围满了群众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

“听说这是这间酒店最近半个月以来第二次举办这样堪称浩瀚的婚礼了?但我觉得这次婚礼的排场没有半个月之前的那次排场足,那次的婚礼光是红毯就足足有五百米那么远,整条大马路都禁止行人通行的那种。不顾与,这次的记者好像比上次来的多……”

在主角新娘和新郎没有到来之前,围观者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你懂什么,上次的婚礼,能让你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还不是远远的,拿着望远镜看着新娘一身软黄金打造的婚纱,看着金碧辉煌高高在上的,可上次婚礼的男主角还不是要靠这次婚礼的男主角的关照,才能得以将家族事业发扬光大。”

“既然这次的更财大气粗,那为什么婚礼没有上一次的那么隆重?”

“隆重就是好啊?上次的是隆重,隆重的都像个暴发户了。”

“说的也是这个理。”

“婚礼上最主要还是看新娘子漂亮不漂亮,半个月之前那位新娘子穿的是软黄金婚纱,紧闭辉煌的,这次的新娘子,还能穿什么?我倒是要拭目以待。”

“何止你,这些记者们等在这里,也是想一睹新娘子的芳容。”

“听说今天是两对新人。”

“对,是一对姐妹花,在同一天结婚。”

“这对姐妹花也是神了,姐姐是在青城一个最底层的打工者,而妹妹更不济,听说坐了两年牢狱。如今你看,两姐妹竟然同时嫁了这个城市中最为成功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律师,一个是企业家。”

“那这场婚礼就更有看头了。我说呢,怎么来了这么多的记者。”

红毯两边,议论声不绝于耳。

围观的人员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新娘子姐妹花的新娘子容颜。

红毯的那一端,一队跑车缓缓的向前驶来。

最前端的是一款黑色的,全球仅此一辆的加长定制版阿斯顿马丁。除了前排司机之外,后面是双排双座。

阿斯顿马丁停在红毯头端的时候,两位新郎从车里走下来。

高矮相当的个头,两人都在一米八八左右,齐整的发型,成熟内敛的神色,以及两人同样都是黑丝高级定制礼服加身,则更显的他们非同一般的身份地位。

以及无与伦比的英气,帅气,以及审视风度。

两个男人的下车让站在红毯两边的摄影师们不停的按照快门,嘴里还不停的唏嘘这:“太帅了!一个是本市数一无二的青年企业家,一个是全国知名大律师,这两位在一起举办婚礼,绝壁是今天各大热搜的头条。相比之下,半个月前的那场土豪婚礼有什么看头!”

“这才只是新郎出来,新娘子还没出来呢。”

大家翘首以盼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看新娘子出来。

车门打开,两位新郎官同时鞠躬并伸手车门内,将他们的新娘子缓缓牵了出来了。

红毯够宽,足够两对新人并肩前行。

新郎牵着新娘踩着红毯缓缓前行了一段之后,红毯外围的观众以及记者们才慢了半拍的开始发出惊呼之声。

有的记者甚至前一分钟忘了拍照。

而后一分钟又突然惊醒一般的,拼命按着快门。

欢呼和惊叫声,越发高涨。

“哇……姐妹俩的婚纱真的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婚纱哎……”有人梦幻一般的出口说道。

的确

蓝忆荞和苏焕两姐妹的身着同款同色婚纱。

这款婚纱是闵家山闵老亲自操刀为两姐妹设计了一个月有余,全球仅此两件,是闵老亲自盯着缝纫工,一点点的制作出来的。

于传统婚纱有所不同的是,姐妹两的婚纱外罩是薄如蝉翼却十分有骨架的金属丝与欧根合成的透明纱,这款纱穿在人体之上,既有轻薄感又有透明度极高,而且还十分的蓬散开来。

像一柄洁白透明的伞。

伞的内层便和传统白色有着差别的月白色,月白色底色上,欠着若隐若现的一点点粉紫色花瓣。

仔细看了才发现,是梅花。

这种搭配,给人一种十分梦幻的感觉。

月白色为轻冷色调,月白色之上的粉紫梅花又是开自冬日雪季。

当时闵老为姐妹俩设计婚纱的时候,就融入了姐妹两个人的经历,让他想到梅花。

不经彻骨寒,怎得梅花香。

姐妹俩都历经过大磨难,姐妹俩都成长的非常好,姐姐有了自己平稳的事业,妹妹在设计业也崭露头角。

这边是闵家山在根基姐妹俩的人生经历专门为他们设计的,这款朦胧在月寒色之下的高品格,清香,孤傲的梅花香的婚纱。

十分的别具一格。

给人清香逸人的感觉,给人别具一格的清新,与此同时,还象征着月下团圆的寓意。

“哇塞塞!我发誓,这是我无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真实场景中看到的最最最好看的一款婚纱好不好?”

“实在太漂亮了。”

“这绝对比半个月前那款黄金铸造的婚纱更有意义。”

“最主要姐妹俩也比那位新娘子漂亮。”

苏焕和蓝忆荞两姐妹今天的的确确漂亮,光彩夺目。

能不漂亮吗?

提起一两月,姐妹来就固定包养,做面目,甚至专门跑去全球最为包养皮肤天然温泉出洗温泉。

目的就是想婚礼这天状态最好。

人生仅此一场婚礼,为何不做到最漂亮了呢?

婚礼可以不用奢华,但一定要做到漂亮极致。

以及,出自内心的感受到幸福。

被个字的男人牵着,两位漂亮至极的新娘子的面上,都洋溢着无比幸福的神色。

两对,四位新人。

在这个不热不冷,万里晴空的季节里,缓缓的向婚场走去。

两边的观众们热烈欢呼。

全国各地的记者们,一边不停的按照快门,不停的录制着现场视频,并且当场现场直播。

直播记者得语气都尤为的激动。

激动里带着一种被感染了的幸福感:“我跟你说,这绝对是我我看到的CP组合最匹配的婚礼,两位新娘子的婚纱堪称全球一绝,新郎和新娘的佩服度,以及新娘子脸上洋溢着的幸福感让我觉得,婚礼不一定奢华,但一定要格外的有异议,以及,让人切身的感觉到他们的幸福。”

记者的报道,全国各地只要想看这场婚礼实况的观众都能看到。

青城某个郊区的某所民房角落里,苏瑾延一边咕咚咚往肚里倒着劣质的啤酒,一边双目赤红的看着视频里的一幕。

视频的新娘子实在太漂亮了。

漂亮,幸福,自信。

尽管她没有像寻常挽着长发发型的新娘那般满头珠翠,但她的短发却恰恰将她映衬的纯洁,清爽,干练。

还有一丝俏皮。

以及表面俏皮下是一颗无比坚韧,无比顽强的心。

荞荞被谭韶川牵着,她的眼神一直都含着笑意仰望着自己一米八多将近一米九的丈夫。

曳地长婚纱下是看不到双腿和双脚的。

她今天其实没有穿高跟鞋,因为姐姐比她矮了五六公分,她要和姐姐拉平身高。

如此以来,虽然身高也有一米七多,可是平跟鞋走在谭韶川的跟前,真的就是挨了一大截子,给人小鸟依人的感觉。

视频这一边的苏瑾延看着这个一脸幸福的小女人,他的心里要抓狂。

一年半以前,她还是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期待着自己,期待着自己能将她从牢狱里解救出来并和她晚婚。

然而

一年之后,她却已经在别的男人怀抱里幸福一生了。

而自己呢?

大学里花着她兼职转来的钱,大学一毕业就抛弃了她,然后陷害她,然后再抛弃她,自己对她做的种种绝情之事并没有让她自此陨落。

反而是自己,失去了事业,失去了妻子,失去自己一百多万的年薪。

到如今,自己连家都没有了,还被追债的四处追讨。

而且,自己心爱的女儿将永远也不会再属于自己了。

这就是陷害她,抛弃她的下场吗?

古人曰,害人不成终害己。

这话一点都不错。

此时的苏瑾延,已经一无所有了,即便是蓝忆荞不追究他曾经对她的诬陷罪。

他也已经生不如死了。

“啊……”一圈砸在自己房间的木头顶梁柱上,苏瑾延手手背上掉了厚厚一层皮。

血顺着顶梁柱往下流。

不仅仅是苏瑾延。

另一端,还有一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他虽然没有盯着视频看。

但他去看到了现场。

戴遇城被一个女孩推着。

女孩心里五味杂陈的问道:“阿城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别看了,我推你回去吧?”

戴遇城不语。

他知道他看了难受,可他依然忍不住,他少看一眼都不行。

那个被林韬牵着的女孩,太美了。

那么美,但戴遇城却是一眼便看能认出来那是苏焕,她并没有化太浓的妆,她的肤色和五官没有变化,她依然还是她自己。

可现在,她光彩夺目。

她和林韬有一种非常情投意合的默契感,给人一种她们是恩爱多年的老夫老妻那般。走在红毯上,被林韬牵着手的苏焕,脸上绽放着一种自信,一种坦然的笑容。

这样的苏焕,让戴遇城觉得自惭形秽。

自己无法想象,半年前自己为什么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折辱这样一个女孩?

她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她对你那么好。

她那般的漂亮,自立,能干。

然而,这一切都不会再有回头的余地,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另外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牵着手一步步步入婚姻的礼堂。

“阿城哥,我推着你回去吧?”女孩心疼的看着戴遇城说道。

“你跟着苏焕工作,辛苦吗?”戴遇城问。

女孩点头,继而又摇头笑道:“说不辛苦是不可能的,苏焕姐有是有比我们还要拼命和卖力,但是跟着苏焕身后做销售,我们都觉得精力很充沛,很有干劲。”

顿了顿

女孩歪头问戴遇城:“阿城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戴遇城平静的说:“问吧。”

“苏焕姐人非常好,脾气好,作为老板一点架子都没有,对待下属,对待她爸妈,对待她养父母,都非常的好,可您当时为什么不考虑考虑她呢?就因为馨儿的原因?”

戴遇城:“……”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孩的问题,在任何眼里看来,当初的他真的就是个傻逼。

放着这么好的媳妇不要,他却要对她各种虐待拳脚相加,而只为了那样一个弃他不顾的女孩。

“帮我把红包交给记账人吧。”戴遇城说。

“好的阿城哥。”女孩温缓的说道。

将他推在一个僻静的偏厅之处,女孩给他的轮椅固定好,都走出去几步了,她又回来,从轮椅的旁边拿出薄坛给戴遇城盖上腿。

“才五月出头,您小心点着凉,我先去去送红包,一会再来推您。”女孩一边说,一边往婚礼现场走去。

此时

两对新人一边接受了红毯两侧围满了人山人海的观众的祝福,一边也缓缓的走过了长长的红毯。

婚礼的主场在四季如春大酒店东面侧靠海环山的一处景色宜人的草坪上举行的。

两位新娘子的亲人和客人都不多。

只有蓝留根夫妇,以及苏焕的养母和四位哥哥,还有就是蓝忆荞在她曾经居住的大院里请来的房东,以及房东的小女儿,挺着六个月孕肚的朱敏。

这些算是她们的娘家人。

尽管娘家人不多,她们却每个人的脸上散发着无比期待的光芒,他们穿着都很光鲜。尤其是蓝留根谢梅群,以及苏焕的养父母,四位父母亲穿的都是红色的礼服。

他们和南方这边的亲人站在一起,一脸期待的看着主婚人郑重的问四位主角。

“新郎谭韶川谭先生,你愿意娶蓝忆荞小姐为妻吗?”

“新郎林韬先生,你愿意娶苏小姐为妻吗?”

“我愿意。”

“我愿意。”

两位新郎同时答道。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