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楚家子女,真相大白。(1/2)

被蓝忆荞指认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双手还沾着半干的血,他低垂着头颅,表情死灰一般的沮丧。

“这……什么情况?”原本正看着那副画的楚桥梁第一个开口问道。与此同时,他也看出了自己太太和儿子的目瞪口呆。

以及他们脸上那种只有穷途末路时才有的惊慌失措和绝望。

“自己交代一下!”压制俞丙强的两个警察严厉的语气对俞丙强呵斥道。

“我……”俞丙强看着洪宝玲,看了看楚心茉,最后看着楚慕寒。

“寒儿,儿子啊!”

他哭丧的哀吼道:“你跟爸爸说,你说这里万无一失,你说这里没有监控,你说这里是三不管的鬼城,可爸爸按照我们商议好的路线刚跑出去,就被守在那里的人把我给逮住了,爸爸手上的血都没有来得及洗掉,儿子啊,你可要救救爸爸,你不是有钱吗,你背后有那么大的谢氏集团给你撑腰,现在的钱能通天啊。”

在场所有人:“……”

也不是所有人,苏焕,林韬,谭韶川三人是丝毫不惊讶的。

楚桥梁定定的看着俞丙强,看着这个从未见过的,和自己从未有过交集的男人。

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刚才喊慕寒什么?”

身后,梅小斜也看着被警察羁押的男人,哆哆嗦嗦的嘴唇的问道:“你叫他儿子?”

来的路上,苏焕一直都抱着她的肩膀告诉她:“妈,有个事情必须得跟您说一下,楚慕寒不是您的儿子。”

梅小斜当场惊讶的看着苏焕:“焕焕,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不能因为他和你争夺你外公外婆的财产,你就这样说你哥。”

“妈。”苏焕丝毫不生气。

“我知道妈妈对我哥一直都怀揣愧疚之心,因为您从小没有拉扯过他,所以自从我知道楚慕寒不是我哥哥那天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我都从来没有告诉过您,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会跟您说这个话,我本来也不想跟您说,我想隐瞒您一辈子,只要楚慕寒孝敬您我都愿意把全部的财产都给他,可楚慕寒不仅仅不会和您相认,他正在设计害死荞荞。我今天带您去,就是让您看看他亲爹亲口承认儿子。”

梅小斜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说的一头雾水。

她不解的看着女儿。

女儿便将两个月前她给她办签证时遇到的一幕,以及这段时间她搜集到的证据说给梅小斜听。

梅小斜的心一路上一直往下沉。

沉到底了,她又有一种放松。

她一直都觉得愧对儿子,在处理儿子和女儿和自己生身父母关系方面,一向好坏分明的梅小斜也不得不选择逃避。

其原因就是不想舍弃儿子。

因为荞荞也是被舍弃的小孩,她心里一直都痛恨舍弃荞荞的楚桥梁和洪宝玲,如果她狠心不承认楚慕寒,她觉得她和楚桥梁和洪宝玲有什么区别?

就因为从来不想舍弃自己的孩子,所以梅小斜对楚慕寒去和外公外婆相认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楚慕寒和苏焕争夺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她主动恳求谭韶川和荞荞,放过楚慕寒,放他一条生路。

然而,出自内心的而论,作为母亲,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也许是楚慕寒打她骂她的时刻,也许是长时间的不和儿子接触,也许是儿子从不和她亲,却一听到外祖父外祖母这么财大气粗而陡然转变的态度,让梅小斜的心底深处非常厌恶楚慕寒。

而一路上,女儿给她说了。此时,又亲眼看到这个男的喊楚慕寒:“儿子。”

这一刻的梅小斜已经没有了不能接受突然失去儿子的事实,有的只是解脱。

她终于解脱了。

她终于不在内心愧亏欠亲生儿子了。

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发自胸腔的愤怒。

这些丧心病狂的人!

为了得到谢家的财产,竟然往死里害荞荞!

他们可都是荞荞的亲人啊!

“楚慕寒是你的儿子,对吗?”梅小斜一字一顿的问俞丙强。

俞丙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自己的言行有可能暴露了自己的儿子以及儿子的母亲。

不过,他却没有后悔。

原本没有面临死亡的时候,他是想过了用自己的生命保护自己几个儿女一生安稳享福,但是这个时候,他即将面临牢狱,甚至于被判死刑的情况下。

俞丙强才真正的意识到,他的一生都活在洪宝玲的背后。他有五个儿女,却从未有和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过,这原本该是属于他的一个多子女幸福大家庭,可这一切却被楚桥梁给占据了。

“是!是!是我和洪宝玲亲生的儿子!绝对错不了!”这个时候,俞丙强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他已经要死了,他怕谁。

他的一番话让在场人,尤其是楚桥梁根本无法消受。

楚桥梁傻了一般的看着在场的人,而且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头顶。

他发现,他的头顶果真是一个绿色的废弃了的广告牌。

又绿又大。

他大傻逼一般的目光愣愣的看着楚慕寒和洪宝玲,说话的语调像幽灵:“宝玲,慕寒,这到底怎么回事?”

“楚桥梁你这个人渣!你这个强盗!”俞丙强差点挣脱警察的双手。

但是他带着手铐,他的脚上也已经被上了脚镣。无论他怎么使劲儿,他都挣不脱。

在场的警察也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因为发现了新情况。

好似,俞丙强还有同谋?

只要同谋者有所反抗,反正外面已经被围的密不透风了。

警察们在静观其变。

“你一个什么都不用做的男人,你坐享其成了我五个儿女,他们本来该叫我爸爸的,他们本来该是围绕在我的膝下承欢,让我拥有天伦之乐的,可我俞丙强苦熬了三十年!我的五个孩子却认贼作父了!你平白无故享受了我五个孩子二十多年的爸爸!你这个贼!贼!”俞丙强一个将死之人了,他说出了他心里最为真实的想法。

如果当初洪宝玲没有弃他而去,或许时间长了,他有家庭了,有孩子了,他会改正他的赌徒毛病,可洪宝玲给予他的是遗弃。

让他一辈子都无法和自己的五个子女在一起共享天伦。

以至于这个时候,俞丙强本末倒置。

原本是他个小三,屡次和已婚女人通奸并且生下孩子,给楚桥梁多次戴绿帽子,还让楚桥梁给他养孩子,他还背地里花着楚桥梁的钱财。

然而,这一时刻,他却也能反咬楚桥梁一口。

“还有你!你这个小孽畜!杀人犯!警察,警察,我作证!蓝忆荞和我是合谋,合谋啊!她是主谋!是她指使我让我杀了贾伟的,警察你一定要判她死刑啊!”俞丙强咬完了楚桥梁便又咬蓝忆荞。

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想着在临死之前能为自己最小的女儿某一番福利呢。

因为五个孩子之中,只有最小的女儿楚心茉对他:“爸爸”长,“爸爸”短的喊。遇到他的时候,还会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楚心茉五个孩子之中,他最可心疼的一个。

反正都是要死了,他当然不能放过蓝忆荞,因为蓝忆荞的五脏能救活女儿。

听到自己的亲爹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帮助自己,楚心茉快速配合亲爹道:“对对对,蓝忆荞和这个男人是合谋啊!他们是合谋,警察你快抓住蓝忆荞啊,这个男的跑了,但是蓝忆荞没跑掉,便被我和我哥抓住了!警察蜀黍,你们快把这个女犯人抓起来了吧,她是惯犯,她还偷到,她偷了我爸爸最喜爱的价值一百多万的油画,她以前……”

“哈哈!”蓝忆荞大笑。

她的笑容打断了楚心茉的话语,将楚牧吓得一哆嗦。

她不是个傻人,俞丙强的只言片字她已经听明白了。

感情,她上面的五个哥姐,包括楚慕寒都是洪宝玲和别人偷情所生,唯有她和弟弟,才是楚桥梁的孩子。

这一刻,蓝忆荞陡然明白,自己的亲生母亲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置自己与死地了。

而旁边的楚桥梁更是愣,傻!

胸口处一股股的血液网上喷涌。

他不认识俞丙强。

俞丙强的话语也是颠三倒四的语句。

但他听懂了。

五个孩子,包括楚慕寒在内的,他的五个掌上明珠,其实不是他的,而是洪宝玲给他戴绿帽子带来的。

而荞荞。

此时此刻,依然坐在地上被绑了手的,被他骂做杀人犯的女孩,才是他唯一的骨肉。

如若不然,俞丙强不会这样死咬着荞荞。

“噗……”一口老血从楚桥梁的口中喷涌而出,但他没有倒下。

他的双眼瞪的通红如血。

犹如深夜里的一直老兔子的眼那般,像着了魔,像要杀人。

一时间,警察愣了。

在场的人也愣了。

楚桥梁一边薅住洪宝玲的衣襟,抓了一把没顺手,他干脆一把抓住洪宝玲的头发用力一扯。

“嗷……”洪宝玲吃痛嚎叫。

“你这个吃人不吐骨的荡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说清楚!你不说清楚,我今天杀了你!”

“楚桥梁!警察在这里呢,请注意你的言行!”一旁的警察看着楚桥梁,他们知道楚桥梁一时之间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情况,所以并没有真的对楚桥梁怎么样。

只出声制止他。

楚桥梁依然拽着洪宝玲的头发不松手。

将她的头发硬生生拽掉了一绺。

洪宝玲闭眼掉泪,什么都不说。

“俞丙强,这里全方位都已经被谭先生装了监控系统,你和你的同伙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内能看清楚,就算你不招认,你的同伙一样会被绳之以法。现在带你来就是指认一下现场。既然你自己已经承认人是你杀的了,那就跟我会警察局!”警察的话说完,便让两名警务将俞丙强羁押出去。

然后领头的一个警察看着现场说道:“尸体套好,抬走,洪宝玲,楚心茉,楚慕寒!一并铐起来,带走!”

楚慕寒和洪宝玲一脸死灰。

时至今日,母子两已经明确的意识到,他们今天是无论如何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了。

然而楚心茉一个病秧之躯,她还要做垂死挣扎:“为什么抓我啊,我只是一个病人,我就是一个病人啊,爸,爸爸救我啊!”

此时的楚桥梁近乎逼近丧心病狂的阶段,纵然他真心疼爱五个非亲孩子,可这一时刻,怒火攻心,他上前一步,伸出巴掌打在了楚心茉脸上。

顿时,四颗上门牙齐刷刷被打飞出来了。

楚心茉成了缺牙子。

“你这个强盗,你打我女儿!”

“楚桥梁,再怎么她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打她这么狠?”洪宝玲也质问楚桥梁。

楚桥梁不采。

他只挡住警察的去路:“我还有话要问洪宝玲!”

“看在你情绪失控的份儿上,你打人我权当没看见了!别再阻碍我们执行公务!不然你也是嫌疑犯!”警察是真的对他网开一面了。

有时候,即便是执法者,也无法做到铁青一张脸,因为这个时候楚桥梁,换位思考一下,他能做到不杀人,已经很不错了。

警察没有对他火上浇油。

而是选择了姑息他的打人行为。

尸体被抬走,四个嫌疑犯被抓走,余下的便是一些处理后事现场的惊诧,以及谭韶川,苏焕,林韬,梅小斜,还有蓝忆荞,楚桥梁,以及摔在不远处目瞪口呆一直都没说话的曹瑜。

“荞荞,我可怜的孩子。”梅小斜最先跑到蓝忆荞的跟前,一把抱住蓝忆荞。

蓝忆荞傻了一般,有哭又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一直都恶心我了,原来我不是她和她相好的所生的孩子?原来在她的心里,我的确是她生下来的孽种……”

“荞荞。”苏焕泪眼朦胧的来到蓝忆荞跟前:“你没有错。”

这个时候,谭韶川也来到蓝忆荞跟前,一把抱住她,抱结实。

“荞荞,你要坚强,一直都没有跟你说,就是怕你支撑不了,可是这么多的磨难你都过来了,你看你母亲疼爱你,你有姐姐姐夫林知了,你有三人党死党好闺蜜,你有任由你戏耍从不跟你计较国民好公婆,最重要,你有我,将来以后你一大群孩子的父亲……”

蓝忆荞的泪,夺眶而出。

她的声音也粗哑无比:“韶川……”

“走,我们回家。”谭韶川说道。

“谭先生,麻烦你们都得跟我一起回警局录笔录。”领头的警察对谭韶川说道。

出了人命案非同小可。

在场人肯定都得去做笔录才行。

谭韶川配合的答道:“好。”

一行人正要走出去的时候,入口处又来了一行警察。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见了同行立即说道:“在这里遇到同行了,这里发生了什么?让我猜猜是不是和我们追击的是同一个案件?”

“怎么,什么情况?”正准备带着一行人离开的惊诧忍不住问刚来的警察道。

“老先生,你来说,你来指认下这里有没有你要找的人?”刚来的警察测了个身,对身后的老者说道。

“闵老?”谭韶川吃惊的看着闵家山。

闵家山走路有些褴褛:“荞荞,孩子啊,发生了什么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蹒跚着步履来到蓝忆荞跟前,蓝忆荞还一脸的泪痕,看到闵家山,她委屈的的眼泪更是呼啦啦往下掉。

“爷爷,我……”

“爷爷知道你很苦,很苦,可是你也很幸福不是吗?爷爷疼你,公公婆婆疼你母亲和姐姐疼你,韶川疼你,你很幸福。”闵家山抱着蓝忆荞的肩膀说道。

蓝忆荞拼命的点头。

这个时候,挂着两个通红眼珠子的楚桥梁也万分诧异的看着闵家山。

“闵老,您认识小孽……荞荞?”

“当然了,这是我此生唯一的爱徒,我怎么能不认识她呢?你曾经多次看中的那副画,就是我这位爱徒画的!”闵家山看着楚桥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