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荞荞和韶川的婚礼提上日程(1/1)

男人的耳朵果真凑在了蓝忆荞的唇边。

今天是周末,整座大厦也没有几个人,可蓝忆荞依然还是一边咯咯咯的笑,一边在男人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子。

嘀咕完了,她的笑容更坏了。

男人定定的看着她。

她的笑容变得纯真无邪。

“怎么样?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啊?”

“非常有道理!”

男人答道,继而毫无逾期的一把推掉他大班桌上碍事的文件,然后迅速将她抱上去。

音质已经变了:“你的话我十分赞成,很有道理,所以我们根本不用再等到回家去了,现在就可以将计划实施。”

小少妇:“……”

一个小时后。

男人将未婚妻抱下了电梯,上了自己的车内,发动引擎,车子驶离海川大厦。

回到汀兰首府,正好是该吃晚饭的时候,原本中午两人说好的,到晚上他们俩在一起来林韬和姐姐家蹭饭吃。结果他们还没有去姐姐家,便看到自家客厅里,林知了正一个人坐在大客厅里的茶几上。

她的周围全部都是零食。

“我的薯片!我的鸭脖子!我的菠萝蜜片!我的鸭肫!我的三棵松鼠,我的甜甜圈!林知了你个强盗!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胖的了!原来你这么贪吃!你比我还贪吃!”蓝忆荞气急败坏的往里冲。

母亲和韶川平时不让她吃零食,尤其是一些不攒粪的零食,她都是偷偷的屯起来,偶尔母亲和韶川不注意的时候才偷着吃。

自己那么贪吃都舍不得一次性干光。

这个林知了倒好,比强盗还强盗,竟然把她屯的货一股脑全部给搜刮出来!

“林知了!你爪子胖成那样了,你还能弹钢琴啊,你再吃你都吃成猪爪子了!”蓝忆荞肉痛死的表情看着林知了。

就差朝林知了嘴里往外抠了。

“我妈妈说了,我一点都不胖,我的钢琴老师今天上午还夸我呢,她说我手指头粗是粗了点,可我手指头很长啊,而且很灵活,我的钢琴现在进步很大。”林知了丝毫不显摆的语气看着气急败坏的蓝忆荞。

手里和嘴里依然没有停。

蓝忆荞正准备将包包里还剩余的一些残羹剩饭给收起来,身后梅小斜却呵住了她:“荞荞!知了难得来一次,你就让她吃!”

“妈!”

“嘻嘻嘻,我姥姥最疼我了,荞荞阿姨,你也不看看,这一屋子我爸爸,我妈妈,我姥姥,我李奶奶,你可只有韶川叔叔,你根本斗不过我!”林知了丝毫不把蓝忆荞放在眼里的。

“你姥姥是我妈!”蓝忆荞叉着小腰跟林知了吵架。

“你妈是我姥姥!哼!”林知了站在茶几子上插着小胖腰跟蓝忆荞吵架。

身后的谭韶川在蓝忆荞耳边说道:“你要再这样大动肝火,我们在办公室里那一个小时可真是白忙活了。”

闻言,蓝忆荞色变。

是呀,在办公室里忙活了半小时,忙完了韶川还让她平躺着,还给她垫了沙发垫将臀部垫高躺了半小时才起来的。

如此力求成功,这时候可不能动怒,动怒最不容易成功。

再说了,要是以后怀孕了,这些零食都得忌。

蓝忆荞收起叉腰的手,不和林知了对峙,而是转为心平气和的看着林知了:“好了好了,不和你闹了,你吃吧,阿姨都送给你了。”

“哎,没劲,其实我也吃腻了。”林知了顿时泄气。

蓝忆荞:“……”

上楼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装,蓝忆荞来到餐厅,这才看着母亲,姐姐,以及林韬问道:“怎么晚上想到来我家蹭饭来着。”

林韬埋汰她:“请注意你的用词!我们这是来你家蹭饭吗?我和你姐,你妈,还有李嫂我们四个人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包了三种馅儿的饺子。”

“嘻嘻嘻,三种馅儿我都爱吃。”蓝忆荞拿筷子夹了一个饺子塞嘴里。

是酸菜肉馅的,吃起了酸酸香香的,味道特别正。

“姐夫,酸菜馅儿是你包的吧?我一看就是你,我妈和李嫂包的没这么大,我姐包饺子有裙摆,唯独你包的饺子,又大又彪悍,但是味道很鲜美。”蓝忆荞一边嚼,一边问林韬。

林韬愣了。

苏焕打蓝忆荞的手:“胡说什么呢你!”

蓝忆荞放下筷子:“我……我说什么了?我夸我姐夫会做饭,包的饺子好吃啊。”

“是林律师!林律师!”苏焕桌子底下踩蓝忆荞的脚。

“哦……我一直都想喊姐夫,一直都忍着没喊出上来。今天一高兴就忘了。”蓝忆荞笑嘻嘻的看着林韬,看着苏焕。

挨着苏焕坐的林知了吃了一口妈妈喂给她的水饺,迫不及待的咽下去,迫不及待的说道:“荞荞阿姨,我最喜欢你喊我爸爸姐夫了。”

林韬:“知了最乖。”

苏焕:“……”

李嫂:“嘿嘿嘿”的笑。

梅小斜也一脸笑意的看着苏焕和林韬。

林韬毕竟是个经过大世面大场合的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能做到处变不惊,十分坦然。

即便这个时候,他带着女儿,面对有些脸红的苏焕。

他依然能够坦然自若,毫不忸怩。

“其实这个话该我说,一直以来我都很像对你说我们结婚吧,你看你都已经是我女儿的妈妈了,你跟知了你们娘儿俩好的恨不能把我这个亲爹给抛弃了似的,你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结婚你呢?”林韬看着苏焕。

苏焕的头低垂的更厉害了。

林韬继续说道:“但是我知道,你有心结,你一直都自责曾经的你怎么那么混,你一直都过不去曾经的那道坎,所以我也一直不忍心触碰你的那根线,今天既然荞荞挑明了,那我就说一句,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人还得往前看,你现在的事业做得就不错,你也没有靠任何人,林知了有你这样的母亲是她的荣幸,苏焕,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样的求婚场面真是别具一格。

虽然不浪漫。

却实在,温馨。

小清新。

林韬不是个不会浪漫的人,相反,他其实很会浪漫。

但是他理解苏焕的心境。

刚刚重创才一两个月的苏焕,现在不适合浪漫,她需要的是对她宽厚的包容和实在。

别看林韬平时不言不语,可他非常善解人意。

尤为懂的女人的心。

低垂了头的苏焕的眼泪扑簌簌的向下掉。

然后抬头:“我就是觉得亏了你了林韬,我算个什么东西呀?我一想到我以往那么主动,那么心甘情愿的在戴遇城身边连只狗都不如,我天天摇着尾巴讨好他,我就没有勇气再谈恋爱再结婚,我觉得我会亵渎了你,其实我已原谅了戴遇城,但我一直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蓝忆荞心里难受:“……姐。”

梅小斜:“……焕焕,你有知了,你有妹妹,有妈妈,你还有你养父母以及四个哥哥,你很多亲人,这些人都指着你呢。”

苏焕拼命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要做个女强人,让你们让我养父母,还有我四个哥哥,都过上好日子。”

然后又看着林韬:“林韬,我……挺喜欢你的。”

她真的特别喜欢林韬。

林韬和戴遇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虽然两个人都是那种冷言冷语一丝不苟的男人,但,林韬内心宽宏,没有戾气,却比谁的腰杆都挺得硬气。

戴遇城虽然很优秀,很有手腕,很有经商头脑,可他有戾气,他有他无情的一面。他无情的时候,让你看了都会不寒而栗。

这就是林韬和戴遇城的区别。

和林韬结识,他会让你有一种越来越暖,越来越安全,越来越能长久一辈子的感觉。

苏焕当然很愿意和他在一起。

还有林知了。

可她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林韬。

“我等你。”林韬从来不为难她:“你别想太多,先把你的公司稳定了再说。”

苏焕点头。

林知了却不高兴了:“等到什么时候我能有小弟弟小妹妹呀。我不想等了!”

蓝忆荞都被小女孩子给逗乐呵了:“林大美,你为什么那么急着要小弟弟小妹妹啊?”

“因为我可以管着他们呀,我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啊,他们都得听我,我是大姐大!”林知了翻了翻白眼。

看了一桌子人:“我要是有了小弟弟小妹妹,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全家我最小!荞荞阿姨,以后你肚子里生了小宝宝,也得归我管。”

蓝忆荞:“……”

一桌子人,别看就林知了人小胳膊短腿短。

可这会而她霸道的跟个女皇似的。

而一桌子人竟然也没一个反对她的。

一时间因为林知了的霸场,蓝忆荞竟然忘了,她刚才是问母亲姐姐和林韬为嘛来家里吃饭?

这时候突然又想起来了:“姐,光顾的跟你家小屁妞妞打岔呢,都忘了,你们今天干吗来我家蹭饭?”

“你和韶川你们俩也该办婚礼吧?”母亲梅小斜接过了蓝忆荞的话,问道。

“就为这事?”蓝忆荞笑了。

“妈妈的眼睛已经复明了,你姐的公司也初步步入了正轨,现在就是你了,你和韶川也算订婚了,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妈盼着你结婚。”梅小斜看着蓝忆荞,又看着谭韶川。

一旁的李嫂也喜悦的神色看着两人:“李嫂也早就等着吃你们的喜酒呢!”

蓝忆荞:“……”说实在的,什么时候结婚,在哪里结婚,她都无所谓。

真的无所谓。

她只要这辈子和谭韶川在一起就足够了。

哪怕不穿婚纱,没有婚礼,没有结婚证,她都不在意。

她抬眸看着谭韶川:“你说呢?”

谭韶川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蓝忆荞的手机响了,她放下筷子,拿起手机看一下,又是个陌生号码。

今天上午因为是陌生号码她没有接听,差点导致姚丽莉万劫不复,这会儿一看是陌生号码,她也不敢不接了,点开手机立即接通:“喂,你好,那位?”

“荞荞啊,你这两天怎么不接我电话呀,是不是你那个土豪未婚夫看你看的很紧很紧啊?呜呼呼呼,荞荞啊,我一想到你那个未婚夫老公头上呼伦贝尔大草原一般,绿茵茵的,一望无际,我就想笑,你说他那么有钱的又叱咤风云的男人的,他自己可劲儿得意呢吧?”电话那一端的男人上来就是口若悬河。

说的跟真的似的。

蓝忆荞气的差点把手机摔了:“你的胆子可真大,你这是明知道我是谭韶川的未婚妻,你依然是黑我,对不对?”

“嘻嘻嘻,就是因为你是他的未婚妻,才更有挑战性啊!对不啦!我给别人戴绿帽子,我哪有那么大的成就感啊,我给谭韶川戴绿帽子,就算是死了,我也值了啊!”电话那一端的男人嚣张戏耍的语气。

“你怎么不去死!你再给我打电话骚扰我,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你信不信!”蓝忆荞的确是说的一句气话。

她是真的被电话那一头的男人气急疯了。

而电话那一端的男人以及楚慕寒却互相撞击了一下拳头。

意思是:终于把她激怒了。

下一次就是要让蓝忆荞更加冲动,继而一举干下不顾一切的事情。

男人及时收了线。

楚慕寒却看着男人不解的问道:“整个青城,敢正面跟谭韶川对着干的人几乎没有,就连我阿城哥都从不跟他正面冲突,你为什么屡次都要这么卖力的去冒犯谭韶川?就因为我给了你的酬劳?我不信!很多人一听我给的酬劳都很乐意为我做事情,但是一听到这个人是谭韶川就又退缩了,而你,却仿佛不顾自己的死活一般,为什么?”

楚慕寒不愧心细如发。

思虑非常周密。

他最弄不懂的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点点都不惧怕谭韶川,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骚扰蓝忆荞。

虽然他是给了他的钱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只要让你知道,我甘心情愿愿意配合你将蓝忆荞拉下水,将她一举在送入大牢里去,就行了!”男人的语气在这一刻,坚定无比。

楚慕寒:“……”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自然不能告诉男人,他岂止是要把蓝忆荞送到监狱里那么轻?

他是要蓝忆荞死。

一定得死!

“谢谢你了,只要能再次把她送进大牢里,到时候你的酬劳我自然会给你加倍。”楚慕寒看着男人,说道。

“谢谢!”男人淡淡的道谢。

两人着重密谋一番之后便分开了,而另一端,刚刚挂断电话的蓝忆荞尚不知这个时候楚慕寒一心想把她弄死。

当然了,她更不会知道,楚慕寒之所以想把她弄死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想把亲生父亲俞丙强一并弄死。

这样,就永久后患了。

她更更不知道,楚慕寒部署的这一切,早已在自己老公和姐姐的掌控之中。

甩了手机的她立即想到林知了小朋友在场呢,她后悔不迭:“知了,都是荞荞阿姨不好,荞荞阿姨太暴躁了,荞荞阿姨该被惩罚,荞荞阿姨把屯的所有的好吃的都拿出来知了吃,好不好?”

没想到林知了根本都没有她想的那么弱。

“荞荞阿姨,你刚才做的很好!你有气就一定要发出来了,不然对你生宝宝不好!你不发出来,干嘛便宜那个女鬼啊。就是要狠狠的对她发脾气,女鬼都是怕母夜叉的。”

别看林知了才三岁。

可她懂的特别多。

这得益于她的亲爹林韬。

以前没有妈的时候,林韬每晚都要跟林知了讲个故事林知了才能睡着,无奈一个当爹的,又是常年游走在大案要案之间的大律师,他就是再细心,他也不会像母亲那般,给孩子讲一些细腻的柔和的小故事。

他给孩子讲的全都是金戈铁马的故事。

以至于三岁的林知了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个娇滴滴的成年女孩还要强硬。

林知了又不知道是谁给荞荞阿姨打的电话。

她只知道,女鬼骚扰过荞荞阿姨,所以她就很聪明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女鬼。

并且把荞荞阿姨比喻成母夜叉。

“哈哈!”刚才还掉泪的苏焕突然笑了。

“你这个淘气孩子!”梅小斜也忍不住笑了。

李嫂和林韬也笑。

气的蓝忆荞躲在谭韶川的怀中悄悄跟谭韶川说道:“以后坚决不能让林知了进家门!她了来了咱家扫荡不说,她还喊我母夜叉!”

林知了支棱着耳朵说道:“荞荞阿姨,你什么呢?”

蓝忆荞立即堆了一张笑脸看着林知了:“嗯,说我们家知了是林大美,漂亮,我在跟你韶川叔叔说以后我屯的零食全都给你吃。”

“嘻嘻嘻。”林知了可高兴了。

“荞荞阿姨,你对我太好了,你以后给我生一大堆的弟弟妹妹,我保证会管好他们,决不会给你添乱。”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