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楚家产业,是蓝忆荞的!(1/1)

“姚丽莉,你现在想做一个好人了?你也不想想看你配做一个好人吗?你敢向我发誓,你没有把我让你偷拍蓝忆荞照片的事情告诉蓝忆荞?”姚茵茵恶狠狠的问道。

“我……没有!”姚丽莉支支吾吾的语气。

继而又软了语气劝道:“姐,蓝忆荞又没有害人,她也没有主动找过你的茬,你为什么非纠缠她不放呢?你现在有姑妈给你的家产,你还能在谭氏集团分到红利,你嫁的人又是谢氏集团未来的继任人,你的人生已经是无人企及的了,你为什么还要跟蓝忆荞过不去呢?”

姚丽莉以前害过蓝忆荞,蓝忆荞却既往不咎给了她五万块钱让她当学费,这对姚丽莉的触动很大。

她是收了双份钱。

这边收了蓝忆荞的,那边姚茵茵给她的五万块钱报酬她也没有退还给姚丽莉。

可,并不完全是因为她贪财,实在是她一还给姚茵茵,姚茵茵立马就会怀疑她是不是跟蓝忆荞吃一伙了?

再说了,她也的确是缺钱。

她已经没有钱还给姚茵茵了。

从蓝忆荞和姚茵茵那里赚取的十万块钱她当天就全部交给了母亲苏流苏,姚丽莉实在不愿意看着将近四十岁的母亲还要去夜店跟那些如花似玉的二十浪荡岁的小姑娘抢生意坐台,更何况对于一个三十八岁的坐台女来说,苏流苏的年纪和姿容都已经不吃香了,那些风头正劲的小姐会打压她。

那些稍微好点的恩客也看不上她。

而且,身为女儿,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怎么能忍心看着自己的母亲去做那样的事情?

这不跟剜姚丽莉的心是一样吗?

苏流苏倒无所谓。

她跟女儿说:“丽莉,你好好读书,读硕士,读研究生,找份好工作,将来好好的谈恋爱,找个本本分分的男人嫁了。以后就当不认识妈妈了,妈妈能应付的过来,夜店里混不下去妈妈就去站街。妈妈绝不会让你没学上。妈妈已经很对不起你了,没能给你一个安稳的家庭,没能给你带来幸福的生活,都是妈妈的错。”

“妈……”姚丽莉的心比刀割还难受。

她迫不及待的从书包里拿出十万块钱递给苏流苏:“妈妈你看,以后你不用站街了,我们有钱了,十万块!你把十万块还给爸爸,他总应该能够给我们缓一年了吧?只要缓一年,我在读书之余可以打好几份工。到时候我们就不会这么窘迫了。”

“你哪来的钱?”苏流苏质问的语气姚丽莉:“是不是不学好?是不是走妈妈老路了?妈妈已经毁了,妈妈不想再把你毁了!妈妈就是一个晚上接一百个男客,妈妈也不想再让你过我这样的生活!你要走了妈妈老路,妈妈会心痛而死的!”

姚丽莉摇摇头,笑看着母亲:“没有妈妈,没有,我骗了姚茵茵五万块钱,然后蓝忆荞也给了我五万块钱,蓝忆荞是好人,她对我挺好的,她为了我能更好的读书,不仅不怪罪我,还给了我五万块,等于这些钱是我自己赚来的。”

听了她这样说,母亲这才放心。

当天,姚鸿佩就来苏流苏这里拿钱来了,看着离婚妻子轻松给了他十万块,姚鸿佩恨恨的说道:“我以前还不知道你这么能赚!我还把你当金丝雀一般的养着你!你说说你,你给我带了多少顶绿帽子你自己能数的清吗?”

“姚鸿佩!在你以前我和谁好那是我的事情,自从我跟了你以后,我只有你这一个男人!你是包养了我,供我吃穿用度,可我也给你们老姚家生了女儿了!现在倒好,你不仅不认你的亲骨肉,你还把你名下所有的财产转给你前妻的两个孩子,却让我和你一起承担你的债务!就算你对我无情,难道你就不替你女儿想一想吗?她还在上大学!”苏流苏看着姚鸿佩,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姚鸿佩比她大了二十二岁!

她跟了姚鸿佩的时候,她才二十岁,而姚鸿佩已经四十多岁完全可以做自己的爹的年龄了。

然而,姜是老的辣。

她以为跟了姚鸿佩这一生便能过上上等人的日子,其不知,姚鸿佩岂能让她沾他一点点便宜?

他不仅享用了她将近二十年的身体,等到她人老珠黄美貌不在了,他还能再连本带利的从她身上在刮回来。

“女儿?”

姚鸿佩看着苏流苏冷笑:“你给我戴绿帽子的账我还没给你算呢,你还跟我提女儿?你敢不敢现在就拉着女儿去做个亲子鉴定?即便是做了亲子坚定又如何?她已经十八岁了,成年了!我没有在养活她的义务了,你少拿你女儿说事!”

苏流苏:“……我怎么就想起跟了你这个人渣!”

“那是因为你好吃懒做!”姚鸿佩看都不看苏流苏一眼。

只数钱。

钱数够了,他没有任何情感的对苏流苏说道:“既然这么能赚钱,短时间内就给我了我十万块,那么你欠我的钱我再给你缩短点时间吧,我这也是为你好,三十多岁出去卖,还能卖个好价钱,如果五十岁了,就算你倒给别人钱,别人会上你吗?”

苏流苏:“……”

那是女儿辛苦转来的十万块!

十万块啊!

她跟着姚鸿佩将近二十年了,怎么就没看出来姚鸿佩竟然是这样无情的男人?

还是男人喜欢你的时候,什么都宠着你顺着你,男人不想要你了,厌弃你了你简直就是臭狗屎一坨?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栖身之处的,她无法面对女儿。

她觉得她当时就不应该带女儿来到这个世上,带她来了,还不好教育她,女儿十八岁之前一直都挺混的。

在贵族学校跟人打架斗殴俨然小太妹。

好不容易现在老实了,本分了,学好了,苏流苏不想扯女儿的后腿。

她连续跑了一整天的药房,一粒一粒的买了安/眠片,想要结束自己的人生。

她想如果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姚鸿佩总不能让亲生女儿去还亲生爹的债务吧?

姚丽莉是不是姚鸿佩的亲生女儿苏流苏心里最清楚,她之所以不愿意让姚丽莉去做亲子鉴定,她是怕做了亲子鉴定之后,就如姚鸿佩所说的那般,他同样不认姚丽莉。

到那时候,丽莉一定会崩溃。

苏流苏不想毁了姚丽莉。

或许母女俩连心吧,那天姚丽莉怎么都没有心思上学,她无缘无故的跑回她和母亲临时租住的栖身之地。

看到母亲倒好的水以及一大包药。

不用想,姚丽莉都知道那是什么。

“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妈妈!”姚丽莉猛扑上去,把母亲的尚未来得及吞下去的药一股脑全都冲到自来水下面。

“丽莉,妈妈无能,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如果活着会拖累你,我们给你爸爸的十万块钱并没有换来我们能安生一年,女儿……”

“没关系的妈妈,没关系!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都没关系,你知道荞荞吗妈妈?就是我韶川哥的未婚妻。荞荞以前比我苦,荞荞爸爸妈妈都不要她,荞荞还蹲过监狱,这么苦,她比我苦多了,可她不是熬过来了!我每次一想到我怎么这么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荞荞,我一想到她,我就觉得什么事都能挺过来,可是如果你死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苏流苏因为女儿劝慰,重新燃起了对生的希望,她笑看着女儿,给自己画好了妆容重新去夜店上班。

姚丽莉无力的看着母亲,心里痛苦的无以复加。

可她没有能力阻止母亲。

她只有暗自下决心,好好学习,然后利用一切业余时间打五六分工,一天下来也可以有一百多块钱呢。

支撑自己的学费以及再攒一点钱留着备用,不是问题。

可是,人要倒霉的时候,上天让你喝口凉水都是塞牙缝的。

即便是姚丽莉再怎么努力的想要改头换面,想要像对她不计前嫌还给了她五万块钱的蓝忆荞学习。

想要脚踏实地的做人。

可,姚茵茵找上门来了。

姚茵茵在自己的订婚宴上吃了那么大的亏,她第一时间便想起了姚丽莉肯定出卖了她了,说不定姚丽莉两边收钱了呢。

姚丽莉那样的下三滥,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正好这两天姨父姨母命令母亲姚淑敏把她关押在家好好反省的时候,表哥姚亭润和表嫂佟桐来了。

两口子在和母亲的谈话中被姚茵茵听到了一句。

“姑妈,您这个计策真的很不错,爸爸果真看清了苏流苏那个女人的真面目,都三十八了还不安分,爸爸让她还所欠的债务,她真的就一出手拿出了十万块钱给爸爸!可见她做姚太太这几年,还不知道私底下侵吞了姚家的财产呢!爸爸说了,一定会想方设法让她把侵吞姚家的财产全部吐出来!”姚亭润对姑母姚淑敏说道。

姚淑敏:“早就知道苏流苏不是个省油的灯!”

“您放心吧姑母,以后姚氏企业一定会有茵茵一份股权的。谢谢您啦姑母。”佟桐拉着姚淑敏的手,嘘长问短。

被关在闺房里的姚茵茵却听出了门道。

姚丽莉有多穷,有多揭不开锅,姚茵茵是亲眼看到的。

十万块!

若是姚丽莉两边收钱的话,那岂不是正正好十万块?

这个该死的小婊砸!

小贱种!

她给了姚丽莉两条路让姚丽莉选。

要么配合她陷害蓝忆荞,要么把十万块吐出来,而且每天都涨利息。

如果不吐出来,她会让整个学校都知道姚丽莉母亲在夜店工作的事情。

不是想学好么?

不是想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吗?

姚茵茵就是要让姚丽莉做不成!

凭什么?

一个卖的,一个爬床货,一个小三却能堂堂正正的做了姚家的千金十八年!

而她姚茵茵的妈妈才是真正姚家的千金好不好,她姚茵茵也是!

姚茵茵心里想的是让姚丽莉配合她陷害蓝忆荞,因为她知道姚丽莉还不上她十万块钱。

“姚丽莉我告诉你,你别在这儿给我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你以为你两边收钱的事情我不知道?姚丽莉!要是被谭韶川知道你拍蓝忆荞的照片,还向蓝忆荞索取钱财,你猜猜谭韶川会把你怎么样?”姚茵茵冷笑着对姚丽莉说道。

姚丽莉:“你到底想怎样?”

“配合我!现在发照片给谭韶川!然后在帮我找几个你从前在学校里认识的小瘪三,小混混,去骚扰蓝忆荞!”姚茵茵轻蔑的说道:“反正这事你比较拿手!”

姚丽莉:“……”

心里无比屈辱。

难道就因为她曾经是个小太妹,她想学好都不能吗?

她小太妹的标签就要跟着她一辈子吗?

她想学好,也没人相信她?

她已经不做小太妹了,可是别人还要把她当小太妹,而且认为找一些社会上的混混小瘪三就是她比较拿手的?

她想跟那些小瘪三小混混撇清关系就这么难?

“姚茵茵!我已经不是姚家的女儿了,我现在穷人贱命一条,但我不会在和你一起陷害蓝忆荞了!永远不会!你想怎么着吧!”姚丽莉豁出去了说道。

“还钱!你个卖叉二代!”姚茵茵破口大骂。

“还多少,你说个数!”

“五十万!”

“好!我还你五十万,你说的对,我就是个卖叉二代。我现在才十八岁,我自然是要趁着我年轻,还有一副好脸蛋,还有一副好身材的时候,我赚的钵满盆满!给我三天时间,我会还给你五十万!挂了!”

收了线,姚丽莉的哭的泪流满面。

她才十八岁,她很想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女孩。

她觉得从十八岁开始一点都不晚。

她亲眼目睹了蓝忆荞和她姐姐苏焕两个人一路上是怎样挣扎过来的,却没有颓废,没有堕落。

她零星的听说了苏焕身上只有几百块钱连住处都没有的时候走街串巷卖袜子,也能生活的自得其乐。

她也想做苏焕和蓝忆荞。

哪怕她此生都没有两姐妹那般好的运气,遇到了谭韶川和林韬。她只要这辈子别再踏入那吃人的豪门世家,而平平淡淡的上完大学靠自己赚取清清白白的钱财她就满足了。

然而,这对她姚丽莉也是一种奢侈。

因为母亲是卖叉的。

因为自己从小不学好,是小太妹。

她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妈,从今天开始,您不用再去夜店卖笑了,您已经三十八岁了,您可以退休了,以后女儿来接您的班,从我现在十八岁开始一直到我三十岁,我要努力卖叉。赚尽男人的钱!等我三十岁了,我带您一起移民去国外生活,我们母女两人再也不回来,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欺负和侮辱了,妈,相信我,我能做到!”

姚丽莉蹲在地上,头颅埋在自己双腿间。

哭湿了裤子。

再起身时,她迎着冰冷的寒风给蓝忆荞打了个电话。

她曾经嫉妒过蓝忆荞,陷害过蓝忆荞。

然而,蓝忆荞却是她人生中唯一给过她温暖的外人。

蓝忆荞还想着等着她以后混出个人模狗样的时候,回来报答她呢。

这一刻,她觉得她辜负了蓝忆荞对她的期望。

她给蓝忆荞打电话的时候,那一端的蓝忆荞正在林韬的家里和母亲,姐姐,以及林韬和韶川在一起聊天。

母亲拍了很多平面模特照片,母女三人以及林知了四位美女正在一一欣赏。

“妈,您真漂亮!”蓝忆荞喜滋滋的夸奖妈妈,妈妈是个很讲究的人,她自小都知道,别看妈妈残疾,可从小到大,妈妈给她梳的小辫都比同村别的小孩的好看。

“妈,这阵子您隔三差五的去做美容,效果还真的挺好。”苏焕看着母亲笑道:“以后还和楚心茉一起去做美容,反正她出钱,你白做!多划算!”

母亲戳了苏焕一指头:“说的什么话!”

继而转头看向蓝忆荞:“荞荞,楚心茉今天去知了的幼儿园外面等我了?”

蓝忆荞点头:“估计楚家这几天的日子不好过,楚桥梁要拿刀捅死我,因为楚心茉的自作聪明。”

“怎么了?”梅小斜看着女儿问道。

“楚心樱得个宫颈癌,得把子宫拿掉才能活命,是楚心茉用她那颗聪明的脑袋猜侧出,楚心樱在医院里遇到我那次,我是因为怀孕了去查妇科,楚家人现在都知道我怀孕了,而楚心樱却要拿掉子宫。所以楚家人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苏焕愤怒至极:“楚家人也太不讲理了吧,就算你怀孕了,跟她的宫颈癌拿掉子宫有什么联系,这事也能赖在你头上!简直无耻!”

蓝忆荞笑:“可他们觉得委屈,她们全家人都觉得,我和楚心樱明明都是能怀孕的,但是我却骗楚心樱说她不能怀孕了,于是楚心樱就破罐子破摔放纵自己私生活太糜乱,导致宫颈炎症引发宫颈癌。”

“慕寒也这么认为?”梅小斜问道。

蓝忆荞:“……”

看着母亲,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和姐姐对楚慕寒的厌恶甚至于恨意都是与日俱增。

而碍于母亲,她却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的蓝忆荞还不知道,这个家里除了母亲和她,其余人都已经知道了楚慕寒不是母亲的儿子。

尤其是谭韶川。

原本已经打算收紧楚双实业,后来因为岳母的相求,他停止了一段时间,而今他已经在岳母不知道的情况下,进一步对楚双实业进行了全方位的布控。

一切只等蓝忆荞接手。

女承父业,天经地义。

楚家的产业,只有蓝忆荞一个人最为名正言顺。

谁也没有资格觊觎。

“这不是你的错。”谭韶川将未婚妻搂在臂膀内,在她额头亲了一记,心疼的说道。

蓝忆荞点头:“嗯。”

“回家吧。”男人温缓的说。

今儿是周末,他和荞荞两人在这里蹭了一顿中午饭,吃了中饭他打算回家搂着媳妇儿好好休息休息。

“嗯,妈,姐,林律,林知了,我们先回家了。晚上再来蹭饭。”蓝忆荞说着便起身。

刚站起来,她的手机响了。

打开一看,有一些些的面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了。

“怎么不接?”男人问道。

“最近接的那个男演员的骚扰电话太多了,你拉黑他一个,他再用另一个陌生号码打给我,防不胜防的,真不知道那个男的哪儿那么大的狗胆?竟然一点都不惧怕叱咤青城的谭韶川啊?”蓝忆荞一边摁接听键,一边笑着消遣老公道。

男人也不气,只温缓的搂着她的肩膀:“走吧。”

两人刚刚走出林韬的别墅栅栏外,蓝忆荞的手机来了短信提示音。

她打开,看到内容后脸上变的凝重起来。

“怎么了?”男人问道。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