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机场内盯着蓝忆荞的倒三角眼(1/1)

玻璃墙内的卡座上,坐着楚慕寒和姚茵茵。

是要茵茵先联系楚慕寒的。

自楚慕寒进谭韶川办公室的一刹那,姚茵茵就一直在暗处盯着楚慕寒,直到他再次从谭韶川的办公室里出来,尚未走出海川大厦,姚茵茵就打电话给楚慕寒了。

楚慕寒欣然接受姚茵茵的邀请,并十分绅士风度的请她喝咖啡,帮她拉开椅子。

姚茵茵笑吟吟的看着楚慕寒:“楚少的休养真好,不愧是大画家楚桥梁的儿子,不愧是谢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楚慕寒越发显得风度翩翩又平易近人了:“茵茵,请允许我叫你茵茵,也请你直接称呼我慕寒就行了。我们之间也算是亲戚连着亲戚吧?你看你从小是你姨父姨母带大的,等同于老谭总和老夫人的女儿。对不对?”

姚茵茵颇为自豪的笑道:“我姨父和我姨母的确是拿我当女儿来疼的。”

“所以。”

楚慕寒适当的说道:“你姨父姨母和我外公外婆是世交,谭家和谢家交好上百年,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不似亲戚胜似亲戚,撇开这层关系不说,你嫂子还是我妹妹,我们是地地道道的亲戚,虽然我这个妹妹比较蛮横跋扈,比较让我们家人头疼,但荞荞终究是我妹妹,对了我那个跋扈妹妹没对你霸道无理逞强盗之势吧?”

楚慕寒借着跟姚茵茵攀关系的时机,巧妙的将话题转移到荞荞身上。

他知道姚茵茵讨厌蓝忆荞。

果不其然。

姚茵茵冷然一笑:“慕寒哥,你那个妹妹可真……”

她话虽然说了一半,但和楚慕寒的距离却是拉近了不少。

“怎么?是不是荞荞给你委屈受了?这个祸害!她一直都这样,她强盗惯了的……”楚慕寒一边看着姚茵茵一边对蓝忆荞一通数落。数落完之后又叹息道:“可怎奈谭少总喜欢她,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法子,硬是让谭少总宠爱她宠爱的不得了……”

姚茵茵轻蔑的一声冷笑:“慕寒哥我看你也不是个护短的,相反的我知道你们楚家人是恨你们这个女囚妹妹恨到骨头里面,我告诉你我哥为什么喜欢你妹妹?是你那个妹妹亲口告诉我的,她是用最下三滥的手腕勾引的我哥。”

楚慕寒一惊:“什么?她亲口跟你承认的?”

姚茵茵冷哼的更加鄙夷了:“那天在我家,也就是老宅我姨父姨母的家里,她抱着我姨母给她的首饰盒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副贪婪劲真的就像你说的,跟强盗似的,一点都上不了台面,我姨父姨母也是嫌弃她的,可她是我哥的媳妇啊,有什么办法!”

“你是说老谭总和老夫人也讨厌我那个女囚妹妹?”楚慕寒再次问道。

“那当然!我姨父姨母亲口告诉我的!她以为她是谁?她以为她是我哥的媳妇就可以主宰整个谭家了?她并不知道,在我姨父姨母的心里,她的地位远远不如我!”这个时候,姚茵茵也不隐藏她对蓝忆荞的嫉妒了。

虽然她说的话有几分夸张,但姨父姨母的确是疼爱她的她没有说错,而且楚慕寒又不知道具体情况。

再说了,楚家人讨厌蓝忆荞,不把蓝忆荞当人看,姚茵茵早就从姨父姨母的口中得知了。

以至于,这个时候才敢肆无忌惮的在楚慕寒的面前大放厥词诋毁蓝忆荞。

楚慕寒若有所思的看着姚茵茵。

心里却是有着自己的盘算。

“让你受委屈了,茵茵。”他呷了一口咖啡,温声的安慰道:“我那个妹妹连她几个姐姐都害。”

“是吧慕寒哥,我就说她不是个好东西!”姚茵茵也呷了一口咖啡。

两个人有一种同仇敌忾的亲密感。

卡座钱走过来两个人。

“茵茵!”

“茵茵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是姚淑佩和谭以曾。

“姨父姨妈。”姚茵茵立即站起来,脸上带着一种小俏皮:“你们怎么来了?来,我跟你们介绍,这是慕寒哥,其实你们也认识,今天慕寒哥正好来公司找我哥,顺道就请我喝咖啡来着,慕寒哥很有绅士风度诶姨父……”

姚茵茵这样对谭以曾和姚淑佩说着话。

对面已经站起来的楚慕寒也细致的分析着姚茵茵的话语。

她在谭以曾和姚淑佩面前的确吃得开,要不然她不会是这样娇俏的语气,而且在谭以曾和姚淑佩面前她依然直呼谭韶川个‘哥’。

这足够说明,谭以曾和姚淑佩的确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的。

顶顶重要的是,姚茵茵在谭以曾和姚淑佩面前夸了他楚慕寒。

她夸了他。

楚慕寒的心里起了一片涟漪。

他毕恭毕敬的看着谭以曾和姚淑佩,语气诚恳又谦卑:“老谭总,老夫人,我刚从谭总办公室下来,我是因为我妈妈的事情特意来谢谭总的,我妈妈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时候我也不敢刺激我妈,毕竟她马上就要动手术了,心情,血压各方面都需要注意……”

他的一番话很奏效。

谭以曾本来进来就想把姚茵茵拉走。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荞荞的事情,他是不大喜欢茵茵。

可他更不喜欢楚慕寒。

要不是因为有谢家这层关系,他看到楚慕寒一次就想打他一次。

然而,这个时候听到楚慕寒这样说话,谭以曾倒也说不出楚慕寒什么错处来,再加上姚茵茵也是大姑娘了,或多或少他都要给姚茵茵留点脸。

即便是阻止姚茵茵和楚慕寒来往,也得回家背地里跟她讲道理。

“你也是有心了,等你妈的手术成功了然后恢复稳定了之后,你找机会和你妈沟通沟通。你妈是个苦人,她五十年的岁月里都没过过好日子,就盼着自己三个子女能让她享受天伦之乐。”

“我明白的老谭总,您放心吧。”楚慕寒毕恭毕敬的语气。

谭以曾没再理会楚慕寒。

对于楚家人,他出自内心的讨厌,他也并没有因为梅小斜的原因而对楚慕寒有所改观,他只所以对楚慕寒这般客气,是因为他觉得梅小斜是个苦人。

“茵茵,马上上去工作!既然担当了这份工作,就不该工作期间翘班。”谭以曾严肃的看着姚茵茵叱呵道。

姚茵茵嘟着嘴:“知道啦,姨父。”

“走,跟我和你姨妈一起上去。”谭以曾的语气缓和了些。

“嗯。”姚茵茵朝楚慕寒挑挑眉。

眉眼里涵盖了很多意思。

比如,下次约会的时间?

楚慕寒心领神会。

姚茵茵跟在谭以曾和姚淑佩的身旁,和他们一起进了海川大厦。

楚慕寒随之开车远离。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回到家中,正好父亲楚桥梁也刚下班回来,看到儿子很高兴,楚桥梁的心情也极为舒展。

他理所当然的问道:“寒儿,你外公外婆是不是决定什么时候召开股东大会,让你继任?”

一旁的洪宝玲笑着轻叱了老公一句:“你就知道儿子的事业,儿子的继承权,你就没想过你以后的儿媳妇会是什么样子?就没想过抱孙子?”

洪宝玲是真心想跟楚桥梁过日子。

她和儿子慕寒一样,都想甩了俞丙强。

别看俞丙强是她五个孩子的亲爹,别看楚慕寒身上流着俞丙强的血,他们母子两却是都想俞丙强快点死。

听到洪宝玲这样说,楚桥梁心中更是大喜过望:“儿子!告诉爸爸,是不是你外公外婆给你物色了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让我猜猜是谁家的女儿?”

楚桥梁仰着头,突然一声叹息:“诶,这事儿要是早半年就好了,半年前佟博翰老先生来内陆的时候,我们倒是可以跟佟博翰攀一攀的,要知道你外公的产业不比佟博翰差啊。”

楚慕寒笑看着父亲:“爸,现在这个也不错。”

“是谁?”楚桥梁迫不及待的问道。

“谭以曾的养女。”

“谭以曾有养女?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楚桥梁惊讶的问道。

楚慕寒便将他和姚茵茵认识的经过,以及姚茵茵对他说的那番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父亲。

尤其在谭以曾和姚淑佩如何疼爱姚茵茵这方面,楚慕寒更是着重说明。

听着楚慕寒叙述的楚桥梁高兴的直搓手。

楚慕寒又告诉父亲一件事:“爸,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其实谭以曾和姚淑佩并不怎么待见荞荞,而且荞荞在姚茵茵面前也亲口承认,她就是使用最下三滥的手段勾引的谭韶川。”

“真的?”楚桥梁搓手搓的更激动了。

“这个孽障!她太嚣张了!太无法无天了!就以为自己嫁给了谭韶川,就可以置亲人于死地!寒儿,你好好和姚茵茵谈恋爱,把她牢牢抓在手中,然后好好的和老谭总老夫人相处,等以后你坐上了谢氏集团交椅,又娶了姚茵茵的时候,说什么也要把那个孽障给我赶下来!”这一刻,楚桥梁只盼着蓝忆荞死。

他恶心蓝忆荞算是恶心透了。

恶心的心肝肺里都是。

他心里有着无限的不平衡和愤怒,到底是他亲生的孩子,这个孩子怎么能这么狠的心?自己嫁的这么好,自己牢牢的抓住了谭韶川的心,她竟然丝毫不为娘家人谋取好处。

她反而借助老公的势力,处处打压自己的最血亲的亲人。

世上竟然有这么狠毒的人。

这个人竟然还是他楚桥梁的亲生女儿?

真是冤孽!

冤孽啊!

她妈说的没错,她一出生就勒死了自己的亲弟弟,她到底是自打娘胎里出来就狠毒。

当初真该把她捂死再把她扔垃圾桶去!

省得她现在如此狠毒没人性。

不过现在好了,自己儿子出息了,不仅有谢氏集团撑腰,儿子还交上了谭以曾和姚淑佩老来女。

虽然不是亲生的,可谭以曾和姚淑佩却很疼她,这就足够了。

这个晚饭,楚家前所未有的开心。

就连很少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的楚老太太都出来和家人一起吃饭了,楚家人欢天喜地的时候,楚慕寒看着楚桥梁说:“爸,我想跟她……跟我妈打个电话,她明天就要去国外治疗眼疾了,这也是我外婆的意思,希望您别介意。”

楚桥梁却看着洪宝玲:“只要你妈不难受,我不阻拦你。”

洪宝玲极为开明:“寒儿,打吧,她是你亲生的母亲,你跟她亲是应该的,好好的安慰她,别惹她生气,这对她动手术有好处,明白吗?”

听到洪宝玲说这样的话,楚桥梁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妻子的手:“宝玲,你是比较深明大义的好女人,放心吧,你永远是寒儿的母亲,永远是我的妻子。”

洪宝玲眼里噙着泪花。

然后看着儿子给梅小斜打电话。

楚慕寒的电话其实是打给蓝忆荞的,出自内心的来讲他不想跟梅小斜联系,因为他恶心梅小斜,他心里真正的想法是梅小斜最好能死在手术台上。

那样的话,一切就都万事大吉了。

他是了解蓝忆荞性子的,他知道蓝忆荞接了他电话,必定会果断的挂断。

他猜的一点都没错。

电话那端,蓝忆荞正和谭韶川,母亲,姐姐,林韬,林知了以及小阎,宋卓,李嫂一起在家里吃饭。

他们今天聚在谭韶川的别墅内就是给梅小斜送行的。

一桌子人正高兴的时候,蓝忆荞接到了楚慕寒的来电,看了手机号码确定是谁之后,蓝忆荞便起身来到僻静之处接通电话毫不客气的讽刺楚慕寒道:“楚慕寒,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想给妈送医药费吗?”

楚慕寒:“……荞荞,你说话别夹枪带棒的好不好?我也是因为关心妈……”

“关心妈你就主动打电话给她,你告诉她你背着她和谢氏老夫妻联系上了!你告诉她你背着她打算继承谢氏的财产,你打呀!”蓝忆荞压低了嗓音咄咄逼人道。

楚慕寒也不气:“荞荞,你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好不好?我们是一个爸爸生的,我亲妈又是你最爱的母亲,我们是这个世上最亲的人。”

“呸!”

楚慕寒:“我不给妈打电话而选择给你打电话,是怕妈情绪不稳定,她情绪不稳定对她接下来的手术不利。”

“那就请你现在挂断电话!我懒得听你在这里假惺惺!”语毕,蓝忆荞‘砰’挂断电话。

这是妈的儿子?

蓝忆荞的心里闪过一丝悲楚。

妈这辈子也太倒霉了,遇到了那样无法选择的父母亲,还生了这样一个明里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儿子。

幸好妈有她和姐姐。

蓝忆荞下定决心,只要有她在,绝不让妈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亲生儿子也不行!

那一端的楚慕寒看着楚桥梁,耸肩说道:“爸,你看到了吧,荞荞她果断挂断我电话,根本不让我跟我妈说话,就因为有谭韶川给她撑腰,她现在专横的比女皇还不可一世!”

“弄死她看她还怎么不可一世!”楚桥梁气的拍桌而起。

楚慕寒和洪宝玲在心中冷笑。

楚家人在算计蓝忆荞的时候,那一端蓝忆荞丝毫不觉。

谭韶川林韬以及苏焕并没有把实情告诉她和梅小斜。

这个晚上,一桌子人都很高兴,吃罢饭临别前,所有人都在祝福梅小斜手术成功。

这个晚上,蓝忆荞一整夜都没睡。

她睡不着。

她本身是个勤快心细又利索的人,这一点姐姐苏焕不如她。

苏焕没她这么有条理,尤其是收拾家务方面,蓝忆荞是一把好手。

她一遍一遍的整理着母亲和韶川要带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证件,她都给他们分类放好。

母亲的晕机药放在那里,母亲的眼罩放在什么位置,等等。

整理好皮箱之后,她又小本子列出来。

把所有的东西都理的清清爽爽,她依然没有睡意。

平心而论,虽然她是三个孩子当中最小的,可她却是最担心母亲,也是最能扛得住事,最有主心骨,最为冷静的一个。

所以这个夜,她连眼都没合上直到天胧明。

小阎,林韬,苏焕和她一起去机场为母亲和韶川送行。

机场里的一番话别自然是不能少的。

尤其是谭韶川,一再叮嘱她:“荞荞,无论去哪里都带上小阎或者宋卓,明白吗?”

“放心吧!”蓝忆荞笑。

“我和妈顶多半个月就回来,有什么事都记得打电话给我,实在遇到紧急情况,你就去老宅找谭老头。”

“知道啦!”

“还有,这段时间闲着没事,你也可以画画,画画不是你的爱好吗?四季如春酒店的股东闵家山闵老是个非常有造诣的画匠,你可以和他切磋切磋,省的闲得慌。”谭韶川继续说道。

他主要怕她一个人在家孤单。

“你怎么啰嗦跟我妈似的。”蓝忆荞娇嗔的剜了谭韶川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让她暂时忘记了别离的惆怅。

将老公和母亲送走之后,她便乘坐小阎的车往回返。

由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为谭韶川和梅小斜送行上,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远远的,有一双倒三角眼在一直都在盯着蓝忆荞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