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楚慕寒的阴谋(不会得逞哈)(1/1)

等到财产方面嘱咐完毕之后,戴遇城又补充了一句:“麻烦你帮我约一下苏焕,抽个时间我和苏焕要去民政局办理一下离婚手续。”

律师骤然抬头看着戴遇城。

他的表情诧异极了。

“怎么?”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戴遇城浅笑了一下问自己的律师:“找律师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律师摇摇头,语调出奇的平缓:“不觉得奇怪,戴总。”

戴遇城:“……”

律师这才说道:“戴总,我只见过您的夫人一面,她给我的感觉总体的就是温婉,老实,有点土,我也算是阅人无数了,我能看得出来,夫人是个没什么坏心眼的人,讲心里话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挺适合您的,因为您也是从最底层一步步艰辛的走上来的,有些名门闺秀看着钟灵毓秀知书达理,其不知私底下也是臭毛病一堆,还不如苏小姐那样的,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您为什么不喜欢苏小姐,而执意要把您的财产都给傅馨儿小姐?直到今您把您的财产重新分配了我才觉得这才是应该的,可我没想到您为什么要跟夫人离婚呢?夫人她是个难得一遇的好女人。”

戴遇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那个苏焕已经被我伤害致死,如今的苏焕,是涅槃重生后的苏焕。我和她是否离婚,不取决我,取决于她,她已经不想再和我有任何关系了。”

律师:“……”

心里暗自叹息,戴总为了一个自己收养的白眼狼,毁了自己一生。

还好,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将自己的名下资产都给了苏小姐。

律师是戴遇城交代他的第二天约见苏焕的。

此时的苏焕正和蓝忆荞一起在林韬的律师事务所谈事情。

谈的是谢氏集团继任人的事情。

因为戴遇城的瘫痪,谢氏集团随之也跟着陷入了半瘫痪状态,据听说戴遇城刚从手术室里出来,刚能说话的时候,谢氏集团的高层便在戴遇城的病房内开高层会议。

由此足见

谢氏集团要是离开戴遇城而只靠谢氏老爷子和老太太的话,简直就是距倒闭不远了。

正因为戴遇城的伤重,蓝忆荞担心楚慕寒趁谢氏集团群龙无首的时机在乘虚而入,提前执掌了谢氏。

同样都是谢老爷子谢老太太的血亲,要论血缘关系的话,蓝忆荞跟苏焕没任何关系,倒是跟楚慕寒同父异母。可她却一点也不希望谢氏集团被楚慕寒攥在手中。

尤其是苏焕受到戴遇城和谢老太太那么不公平的待遇之后。

所以蓝忆荞特意和苏焕一起来到林韬的律师事务所商议这件事,之所以选择在林韬的事务所,是因为不想让母亲听到。

不想让母亲为难。

“姐,我跟你说,不是我教你坏,我知道你不稀罕谢氏集团的钱,你也不想沾老太太便宜,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老头老太的资产被楚慕寒继承了,那妈妈的处境会更难过,楚慕寒不会给妈妈好脸色的,我亲眼看到他骂妈妈,有好几次深甚至都要打妈妈。”蓝忆荞握着苏焕的手说道。

苏焕看着妹妹,她的眼神坚定多了:“我知道荞荞,我都知道,我不会愚蠢到不要谢氏集团的资产,可是我更心疼妈妈,谢家二老对妈妈的所作所为让我对他们二老没有一点好感,如果我去和老二和好,妈妈会伤心的……”

蓝忆荞:“……”

就连林韬也是无语:“……”

梅妈妈的态度虽然很淡然,可淡然中显示一种坚决,她就是不想在跟亲生父母有任何的瓜葛,也不想继承父母偌大的家产。

作为梅小斜的女儿,又怎么好违抗母亲的意思呢?

三人正愁眉间,苏焕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她立即接通:“喂,您哪位?”

“苏小姐是吗?”电话那一端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您是……”

那一端的语气很恭敬:“苏小姐,我是戴遇城戴先生的私人律师赵铁锁,我这里有一份戴先生的嘱托,关于他财产分配方面的,我能和您见一面吗?”

苏焕立即说道:“在哪里?”

继而问:“可以在戴遇城那里吗?”

她是想着,如果戴遇城给她的财产不够或者耍花招的话,她也可以当面和戴遇城说清楚。

那边的赵律师立即说道:“当然可以,苏小姐。您什么时候有空?”

苏焕说道:“我现在就过去。”

谢氏集团的继承权暂且不说,但是戴遇城的财产,她是有权利分他五个月的净收入的一半侧。

一个小时后,苏焕在林韬的陪同下来到了戴遇城的病房内。这是戴遇城住院的第四天,看到已经恢复了健康,面色越来越红润,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很好的苏焕,戴遇城淡淡的笑了一笑。

苏焕:“……”

“我名下的财产尽数归你,等再过几天我能出院的时候,我在和你一起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戴遇城的语气平和又温缓。

苏换抿了下唇:“不好意思,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要,我只要我们五个月的婚姻存续关系以内的。哦,现在的话,应该是六个月了。”

戴遇城:“……”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沮丧。

不过他原本也是个很理智的人,既然苏焕不愿意要,他也没再一再勉强,而是淡然笑道:“也可以。”

苏焕转头看向律师:“赵律师,麻烦您帮忙算一下,戴总这六个月以来的净收入是多少?”

赵律师看了看戴遇城。

戴遇城点头。

赵律师说道:“戴总在谢氏集团的工资加分红在一起每年是一个亿,戴总自己名下的产业过去十一个月产生的利润是八千万。也就等于戴总一年的净收入应该是1.87亿元,那么半年的收入便是9300万,苏小姐您分的一半的财产的话应该是4700万。”

苏焕的脸上浮现了一种劫后重生的笑意:“四千多万!真是太好了。我苏焕也终于有四千多万了,四千多万能做多少事情啊。谢谢你赵律师。”

赵律师:“……”

夫人真心不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放着戴遇城十来亿的资产她不要,她只要她应得的那一份,其实她不仅仅是在要属于她的那一份财产。还有更多的是要回了她的尊严和人格。

这是我应得的。

我既然和你有婚姻关系,我就必须得要!

正在苏焕高兴的时候,楚慕寒来了。

这是楚慕寒知道苏焕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之后第二次见到苏焕。

“焕焕,阿城哥都已经这样了,你忍心和他离婚?如果你不跟阿城离婚的话,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以后谢氏集团有我们三个人来管理,主要是阿城管理,我们两个做着大股东的清闲享受,不好吗?”楚慕寒开口便对问苏焕道。

他是在戴遇城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知道戴遇城被车撞了,撞的浑身的骨头都碎完了,就连尾椎骨都坏死了。

戴遇城没有遭受车祸这天,他已经和谢老爷子谢老太太以及戴遇城在一起好几天了,每天都是商议由他接任谢氏集团的事宜。

楚慕寒是谢氏老夫妻两的外孙这件事让戴遇城很欣慰,毕竟楚慕寒和他算是生死兄弟,替自己的生死兄弟托管一个大集团公司,戴遇城还是蛮乐意的。

而且无论什么事,公司的大事小事,他都愿意亲力亲为的教楚慕寒。

楚慕寒也谦虚好学,一点都不浮夸,这让谢氏老爷子和老太太越看他越高兴。

就当楚慕寒以为自己总算抓住老两口子的心,又有阿城哥给自己撑腰的时候,阿城哥竟然突遭横祸。

据戴遇城自己所说,他被车撞成了残废。

这真是令楚慕寒没想到的晴天霹雳,第二天,戴遇城刚从手术室内出来,能接电话的第一时间,他就打电话给戴遇城。

然后亲耳听到了戴遇城告诉他事实情况。

戴遇城真的瘫痪了。

以后站起来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这就意味着,接下来谢氏集团不是他楚慕寒掌管,就是苏焕掌管。

然而,一向十分讨厌苏焕的戴遇城,在支持他楚慕寒继任谢氏集团的同时,戴遇城却也非常力挺苏焕。

戴遇城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让苏焕和楚慕寒两人共同接任谢氏集团。

楚慕寒不得不改变战略方针,先接受苏焕。

看着楚慕寒这样跟她说话,苏焕不动声色,只脸色冷冷的:“你什么意思?”

楚慕寒一本正色的说道:“阿城哥掌管整个谢氏集团,他在病中的时候,谢氏集团的高层来到医院里阿城哥的病床前开高层会议,谢氏集团离不开阿城哥,我们兄妹俩以后接管谢氏集团的时候,也是要靠着阿城哥的,等于阿城哥就是我们兄妹来的托孤重臣。”

“我们兄妹俩?”苏焕反问。

“焕焕,我知道你恨我,可你恨也罢,恨我入骨也罢,我终究都是你哥,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而我们两个人都是谢家的血脉,谢家由我们兄妹来接任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情况,我希望我们两个齐心协力。我不希望你在这个时候和阿城离婚,阿城哥对谢氏集团公司非常忠心。作为谢氏集团的继任人,又是他的妻子,焕焕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凉了阿城哥的心。”楚慕寒依然正色的语气说道。

而且他很坦诚。

他并没有粉饰他以前对苏焕的种种的恶行,他更没有想要独吞谢氏集团的意思,他非常直言说,谢氏集团是他和苏焕两个人的。

这让不了解楚慕寒的人猛一听,楚慕寒既是个苏焕的好哥哥,也还是戴遇城的好朋友。

苏焕都被楚慕寒的坦诚打动的笑了。

笑完了,她平淡稳肃的语气问道:“荞荞呢?”

楚慕寒一开始没听懂:“荞荞?”

“对呀,你说的只是我们两兄妹,我们两兄妹齐心协力接任谢氏集团,我们两个人不能把戴总给扔了,什么都是我们两个人,那么荞荞呢?”苏焕意有所指的问道。

楚慕寒还是正色的语气:“我知道荞荞和你没血缘关系,你们既不同母,也不同父,但荞荞是我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我跟荞荞的关系和我跟你的关系是一样的,荞荞的事情你就不用问了,她是我妹妹,我自然会照顾她。”

“呵呵!”苏焕一声冷笑。

继而又问道:“你的意思,荞荞没有权利继承谢氏集团,是吗?”

楚慕寒叹息道:“我也心疼荞荞,可……我也不能昧着良心啊。”

苏焕突然笑的更开了:“明白了。”

顿了顿,她说道:“你的意思我会考虑,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一步,兄长,苏焕失陪了。”

语毕,苏焕起身走出戴遇城的病房。

戴遇城:“……”无限对苏焕的留言近在眼神之中。

但,他一句话没说。

只眼睁睁看着苏焕和一同前来的林韬出了病房。

并肩而行的林韬问苏焕道:“怎么了苏焕,你脸色不对?”

苏焕喟叹:“半年前,我和荞荞在一起合租那间小屋的时候,荞荞就跟楚慕寒有过节,当时我问荞荞那男的谁?长得那么帅?荞荞不愿意理我,我通过自己的观察,跟踪的方式找到了楚慕寒的手机号码,主动打电话他告诉他我想和他做朋友……”

“然后呢?”林韬不解的问道。

“这事被荞荞知道了,荞荞百般阻挠我,说楚慕寒的心肠非常狠毒,那时候我并不了解荞荞为什么要这样说她哥哥,我觉得荞荞人小心眼多连同父异母的哥哥她都处心积虑的防备。背后说他坏话,可这时候我才真正切身体会到,当时的荞荞是多么孤立无援,我这时候才真正体会到,楚家人是怎么排挤荞荞的。楚慕寒情愿和我联手,都不愿意让荞荞沾谢氏集团半分钱。荞荞太可怜了。”

林韬心中感慨:“从监狱里捞她出来的时候,就知道她可怜,要不然我和谭韶川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周折将她捞回来了,她和楚家的恩怨是一时半会解不开,好在她有你这个姐姐和母亲疼爱她,又有韶川对她的爱,她的人生有没有楚家已经不重要了。以后你们姐妹俩相亲相爱就可以了。”

苏焕点头:“嗯。”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点头,刚走出戴遇城的病区正要往停车处走,苏焕看到了谢氏集团老夫妻两。

本不想和两人说话。

因为苏焕恨谢老太太,然而他们是自己的亲外公亲外婆,苏焕又不能做那种违背人伦的事情,她就只装看不见。

但是,谢老爷子大老远却叫住了她:“焕焕,焕焕!”与此同时,谢老太太也叫她道:“焕焕,你留步,姥姥,姥姥想和你说句话,就一句。”

苏焕语调冷淡:“什么话?”

谢老太太:“不管你认我们还是不认我们,我们都会把谢氏集团交给你和你哥,孩子。”

苏焕:“……”

她到现在都还没想好要怎样和谢氏老爷子老太太两人相处,她只是十分好奇,在老两口子的眼中,荞荞算什么?

她记得在她住医院的一开始的那几天里,老两口子还荞荞长,荞荞短的喊呢。

怎么才这几天的功夫,他们就把荞荞给撇开了?

她没有回答是否接任谢氏集团,她只开口反问谢氏集团老两口:“荞荞呢?”

老两口:“……”一阵迷惑。

继而谢老太太好像明白了苏焕的意思:“孩子,你和你哥才是你妈的亲生孩子,你和你哥才是我们谢家亲生骨肉,荞荞那孩子是可爱,她也很疼你妈妈,我们老两口子不会亏待她的,可是就继任谢氏集团这事儿,我们只能让你和你哥来继任。”

“这是楚慕寒的意思?”苏焕反问道。

戴遇城是可怜的点儿,可人生就是这样,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戴遇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他以后的结局也不会太坏,不用太担心他。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