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梁婉莹的悔和泪(二更)(1/1)

梁婉莹来不及擦掉自己脸上的浊泪,而是抬头看着一脸冷肃的林韬:“林律师,你是说……你是说,苏……苏焕她……”

“二十七年前,谢梅群和前夫离婚,流落在外地没去处,又伤心欲绝的时候,是好心人蓝留根收留了她,从此之后两个残疾人两个苦命的心走到一起,后来他们生了他们的孩子,蓝忆田。”

林韬看了看梁婉莹,又看了看谢衡春。

两夫妻一脸期盼的眼神看着林韬,等着林韬说下文。

林韬满眼蔑色:“也就是现在的苏焕。”

“老天爷……啊!啊!啊!”梁婉莹双手锤胸。

她的哭嚎声震彻了整个VIP病房的过道:“我梁婉莹造了什么孽?为什么呀这是……”

旁边的谢衡春虽然没有像梁婉莹似的这般捶胸顿足,却也老泪纵横,一语不发。

这个时候,谁都无法体会到老两口子的心境,这个时候只有林韬站在老两口跟前。

但,林韬不愿意体会他们的心情。

林韬依然记得,就在今天一大早,苏焕还要把梁婉莹的头发全部拔掉呢。

苏焕对老太太的恨,丝毫不比对傅馨儿的少。

老太太哀嚎的声音粗哑高亢。

里面正在和母亲以及妹妹说话的苏焕毫无疑问的听到了:“妈,外面谁哭的这么凄惨?”

梅小斜:“……”

蓝忆荞:“……”

自从苏焕做了清宫手术后戴遇城进来给她擦手,苏焕也就只看到戴遇城了,她并不知道谢老太太和老爷子两人也跟来过来。

梅小斜没有回答女儿的问话,而是起身来到门边,谭韶川依然还在门边站着:“妈。”

“韶川,妈出去一下。”梅小斜对蓝忆荞说的同时,已经拉开了房门。

梁婉莹和谢衡春一看梅小斜出来了,立即顾不得哭了,两个人齐齐来到梅小斜跟前,忍住哭,只极为抱歉又惊恐的眼神看着女儿。

梅小斜倒是很平静:“我女儿上午刚打了止血针,听说她为了你们的那个所谓的养子戴遇城连续流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如果你们还有点良心,就请不要在这里哭嚎,会影响她休息。”

梁婉莹吸了吸鼻涕:“不嚎了,妈不嚎了。妈不嚎,你让焕焕好好休息。啊,好好休息,止血针打最好的!”

梅小斜蹙眉笑。

转身又回了病房。

谭韶川将门关上。

梅小斜来到女儿跟前:“你好好睡觉,你现在就是需要休息的时候,妈和妹妹在这儿看着你,你安心睡觉什么都别想。”

“可是可是妈,我睡不着。”这个时候,苏焕精神可好了:“我想跟你和小臭说话。”

梅小斜心疼她,就什么都顺着她:“说吧,妈和妹妹都听着呢。”

“妈,你都跟妹妹住了一个月了,等我出院了,你跟我住,你现在跟着妹妹也不方便吧,妹妹有她的二人世界。”苏焕一边说,一边抚着蓝忆荞。

蓝忆荞有些羞涩:“姐……”

苏焕抿了抿唇,神色中有一种劫后逢生的感叹:“妈,我现在有钱了,我可以拿到两千五百万,我们在青城买一个超大号的四居室,以后我们就不用居无定所了。”

她很想告诉母亲一句,这是她五个月以来,用自己的屈辱换回来的,这些钱一定要拿到。

但她又想到说出来母亲肯定会难过死。

所以不说了。

蓝忆荞知道她的两千五百万有多少不容易,她抬头看着苏焕说道:“姐,你的钱你留着,你和妈的住出我给你买。”

她可以不用谭韶川的钱。

她有两千万。

看着自己两个女儿相互心疼的样子,最高兴的当属于梅小斜。

她的人生前五十年都太过悲苦。

本以为五十年之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到那一步田地,却在五十岁的这一年,在这个深秋,她连续找到了她的两个女儿。

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两个亲人。

孩子活着,孩子健康。

对她来说就已经是万分的幸福。

苏焕也不困,丝毫不困。

其实她的身体素质是十分好的那种,因为幼年时期经常干活锻炼,而且她那个大西北的农村,虽然生活条件没有大城市好,可那里的一山一水都很纯净。

特别养育人。

以至于这个时候,尽管她连续伤了两胎,可她的身体恢复机能却非常好。

终究是比荞荞吃的苦少了很多很多。荞荞在监狱里待着的两年吃的苦,是苏焕想都想不到的。

以至于,这个时候刚清宫半天刚打了止血针的苏焕已经不算是病情严重了,她就这么倚在病床上和母亲和妹妹说了这说那。

说了那说这。

说不停。

蓝忆荞特别理解苏焕。

她自己也是这样,找到母亲的这一个月,她也是见人就跟人唠叨,甚至于去了海川大厦韶川的公司内,她都在总经办很是厚脸皮的问那些职员:“要不要去我家吃饭?我妈给你们做饭吃,我妈妈做的饭可好吃了。”

蓝忆荞趴在姐姐的床头前,十分享受着听着苏焕唠叨个不停。

母亲梅小斜也是。

一家三口,哪怕是在医院里呢,哪怕面对是白墙白被罩呢。

依然难掩母女三人的温馨,幸福,给人一种安贫乐道的感觉。

站在门边的谭韶川为之动容。

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看着里面这一幕的林韬同样动容。

为之动容的还有拄着拐棍的梁婉莹以及站在她身后的谢衡春。

这一刻,梁婉莹泪流不止。

只是她不敢出声。

她静静的看着病房里的娘仨,一个躺床上,另外两个在床的两边,娘仨依偎的很紧,很温馨。

娘仨都是一种劫后余生大难不死的庆幸感,这让梁婉莹这个七十多岁年近八十的老妇人有着极大的羡慕。

人生再多的苦难都不可怕。

只要历经苦难之后,迎来的是人生的稳健和安康,那就是幸福的。

女儿自一出生起就被她这个做母亲的嫌弃,她之所以拉拔她留着她完全是因为她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扔掉了太心痛。

但,时时刻刻在身边看着,却是又让她烦心无比,以至于心中一有不悦,无论是家事,公司事务,种种,都会朝这个女儿身上撒气。

更是因为后来有了养子,养子的嘴甜,一天到晚妈妈妈妈的喊的,更显得亲生女儿杵在自己面前像个毒瘤似的。

于是百般嫌弃。

梁婉莹从未考虑过女儿的心里是怎样承受过来的,直到前不久再次找到女儿,她才知道,女儿曾经是那般的疾苦。

疾苦到拎着垃圾袋在每一个垃圾箱里翻找千家万户扔出来的残羹剩饭。

当她得知女儿曾过过这样的生活的时候,那一刻的梁婉莹心里比无数根针扎了还痛,就仿佛她过往几十年里所有享受的那些高贵的,富足的生活都是女儿靠捡垃圾换回来的一般。

等于她的富足生活是踩在亲生女儿的血泪之上的。

叫她如何不心绞痛?

然而

这一刻,在她看到病床上的苏焕的时候,谢老太太简直无法支撑她老迈的身躯。

看着病床上既快乐又幸福的女孩的笑容,梁婉莹的面前了浮现了一幕幕。

她第一次见苏焕的时候,苏焕上来就喊她妈,被她无情的谩骂一顿。

也是她第一次见苏焕的时候,她和老头子以及曹瑜傅馨儿共同坐戴遇城的车回去了,然而苏焕一个人身上没带钱的情况下,深夜之中徒步三个小时走回了‘沁园别墅’。

没有人知道那个夜晚她走了三个小时是什么心境。

然而,回到家中戴遇城和馨儿都已经睡下了。

没人给她开门。

苏焕一个人孤零零在别墅外冻了一整夜。

第二日,也是她第二次见苏焕的时候。

苏焕发着高烧,又挨了她一顿谩骂。

这样的谩骂,只要她进‘沁园’别墅一次,她都要加注在苏焕身上。

一次次……

她的脑海里依稀浮现着她喝浓郁的苦咖啡的时候,苏焕提醒她年纪了,晚上别喝这个。

那次她差点要拿拐棍戳死苏焕。

因为她嫌弃苏焕苏焕没脸没皮明知道她不待见她还要上赶着巴结她。

再后来

楚家的儿子楚慕寒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告诉她苏焕贪财,只要给苏焕钱,让苏焕做什么苏焕就做什么。

让她趴在地上学狗叫,苏焕都会学。

然而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愿意拿钱给苏焕,那时候她觉得苏焕贱的让她怎么看怎么都想拐棍戳死她。

苏焕学狗叫学什么都是应该的!

给她钱,便宜她了呢!

楚慕寒告诉她,不用担心钱会真的流入苏焕的口袋里,到时候她拿不出收入证明,这些钱还是你谢老太太的。

这个主意真好。

她以后隔山差五的让苏焕给她的两个宝贝孙女当奴仆使唤。

不是被傅馨儿骑在身下。

就是被曹瑜垫在脚下。

这时候再想想,每一次都是惨绝的血泪。

苏焕是挺过来了,历经了那些磨难和屈辱之后,她反而变得更顽强,更漂亮。

然而她呢?

风烛残年,每日光是咀嚼着自己曾经如此这般的凌虐着自己的亲骨肉,让两个外人跟着一起凌虐自己的亲骨肉,谢老太太的一颗心就生不如死。

无比痛苦,痛苦到不敢闭上眼睛。

只要她一闭眼,立即就能想到亲骨肉跪爬在地上,在她的谩骂嘲笑以及拐杖的淫威下,供给两个她所喜爱的外人玩耍的的情景。

那种滋味。

用无比酸爽不足以形容。

那种滋味,比抽干她的血扒了她的皮还让她难受。

正如林韬对他老两口所说的那般:“你们可真够大公无私的,这样的操作,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洋气,真洋气!”

十万分的洋气。

谢氏老头扯了扯老泪浑浊的谢老太太。

“我没出声,我就想看看孙女。”谢老太太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老头。

老头轻轻的说:“孙女出了不少血,回家给她炖点补血的补品,明天一早给她带过来,这个时候我们站在门外,只会影响她身体恢复。”

林韬无声冷笑。

再多的补品,能够挽回骨肉至亲的心?

谢老太太擦干眼泪连连点头,然后不忘了对林韬说了一句:“林律师,麻烦你在这儿多照应着点。”

林韬不客气的回应道:“这个不用您二老操心。”

谢衡春梁婉莹两人没鼻子没脸的离开了医院。

他们没打电话给戴遇城,没有问戴遇城去了哪里,在这一刻,他们老两口子不想看到戴遇城。

因为那是个让自己亲亲的外孙女连续流产两次的男人!

两个孩子!

两个重孙孙。

两条命!

他谢氏本来已经开枝散叶了呀!

这一夜,老两口子不知道如何度过的,幸亏两人一辈子没受过风吹雨打,一直以来都是好的生活品质保养着的。

以至于一夜没合眼,也对他们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的妨碍,一清早老太太就起来给苏焕炖补血的补品。

还亲自去菜市场挑选了新鲜猪肝。

做好早餐,老两口子便让司机开车带着他们去了苏焕的病房。

彼时

苏焕的病房内也尤为温馨。

昨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蓝忆荞跟母亲和谭韶川说让她们先回去,她留下来陪床。

母亲梅小斜不愿意回去,也要留下来陪床。

还有跟着林韬的林知了也嚷嚷着要留下陪着妈妈。

几个人正争执不下的的时候,特护过来了,十分不客气的对她们说道:“这里是vip特护病房,不允许家属在这里过夜。”

啊嗷!

林知了朝所有人吐吐舌头。

她反应最快,她一下子攀爬到爸爸怀中抱住爸爸的脖子:“爸爸,我们先回家吧,明天早点起来去菜市场,给妈妈做好吃的带过来。”

在场的人都被林知了迅敏的反应和快速的转变给逗乐了。

这个晚上虽然没有人陪着苏焕在病房里,可她的心并不孤单,一夕之间找到了母亲和妹妹,让一个人躺在病房里的她想了很多。

以前的生活太浑浑噩噩。

而今她有了妹妹和母亲。

作为长女的责任仿佛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

经历这些,有屈辱,有苦难。

但是她已经熬过来了,从此之后她要做一个强大的人。

保护母亲,保姆妹妹。

翌日一早母亲和妹妹再来的时候,苏焕已经醒了,而且能自己下床了,她的精神面貌好了许多。

梅小斜和荞荞两人在家的时候就跟林韬沟通好的,到底谁给苏焕带饭过来?

结果两个人没有拧过林知了。

知了认定了苏焕是这个世上她最亲爱的妈妈。

一大早的爸爸还没有醒,知了就爬到爸爸的床头揪着爸爸的耳朵让爸爸起床去菜市场买新鲜的补血食品炖了给妈妈吃。

这个早上,林韬从四点多就开始忙活。

一直到六点多将近七点,红枣莲藕排骨汤装好,林韬开着带着林知了来了医院。

蓝忆荞和梅小斜比父女两早来十分钟,她刚给苏焕打了水,扶着她去上了卫生间洗漱一番,这边林知了和林韬过来了。

小女汉纸真是个小大人。

苏焕每走一步,她都要有模有样的扶着苏焕。

林韬拦都拦不住。

她天性之中就跟苏焕亲。

苏焕也的确疼她,疼到骨子里的那种,她情愿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都要弯下腰来配合林知了。

虽然身体上有些些的不适。

但是心里却是一种极大的安慰和心暖。

母亲和妹妹看到这一点,心里也有自己想法的。

尤其是蓝忆荞,她转回头看着剪了短发比之以往显得玉树临风的林韬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歉意:“林律师,别生我气哦。”

林韬没好气的叱她:“我这是从深牢大狱里捞出来的个白眼狼!你说你多少次黑白不分的你挤兑我了!啊?这是第几次了!你还数的清吗?”

蓝忆荞咬着牙齿说道:“我姐……都给你闺女当妈了,你还想怎么着啊!”

林韬:“……”

“还不快把早饭打开给我姐吃?”蓝忆荞举目看着林韬手中的饭盒,她知道林韬是个会做饭的。

林韬立即将带来的红枣莲藕排骨汤打开。

这顿早饭是在苏焕的辅助下,林知了小女汉子亲自喂给妈妈吃的。

妈妈吃的很饱。

吃过早饭收拾完,林知了便喜滋滋的上床坐在苏焕的被窝里,挨着妈妈坐。

她最喜欢挨着妈妈,紧挨着的那种。

然后还会抬起脸抬高眉毛看着苏焕,一本正经的:“妈妈我最爱你了,妈妈也爱我。”

小姑娘的一番话引得病房里笑声一片。

谢老太太和老爷子就是这个时候来到病房外的。

病房里的笑声让梁婉莹想到了天伦之乐这个词。

里面是她的亲女儿,亲外孙女。

她的一家人啊。

老太太毫不犹豫的推开了病房的门。

笑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看着看向梁婉莹。

------题外话------

推荐好友花间妖新文:《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

渣爷忆当年:当我打算作天作地作死自己的时候,你出现了,然后我就不想死了!

学霸娇羞脸:原来……原来你对我一见钟情啊!其实我也……

渣爷嗤笑:你想太多,当时我就想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学霸:……你果然有病!

渣爷:是啊,一直有,只有你能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