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梅小斜来看苏焕(1/1)

蓝忆荞哀嚎的声音撕心裂肺,让小阎听了禁不住悲从中来。

他听得出来,荞荞这是要崩溃。

“荞荞,你跟我说到底什么情况?苏焕怎么伤成这样?”小阎只是路上听宋卓说了个大概,因为有林知了在跟前,宋卓又不能跟他说的太残酷太血腥。

他问完蓝忆荞话便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蹙眉不语的谭韶川。

旁边的林韬同样蹙眉不语。

还有一身湿淋淋的戴遇城,以及戴遇城身后探头向里张望的谢氏老夫妻两。

小阎好奇,荞荞都崩溃成这样了,怎么没人进来劝安慰她。只任由她这样歇斯底里,一脸横泪,十分痛苦?

小阎知道荞荞心疼苏焕,心疼到没有底线,没有原则,没有来由。消炎知道,苏焕是荞荞的软肋。

他又将目光看着半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一脸苍白的苏焕,苏焕正一只手摸着蓝忆荞的头:“别难过了荞荞,我这不都好了么?一切都好了,我以后有钱了,我一定能把我爸妈找到。我记得我小时候被拐骗的大致方位,而且我爸是瘸子,我妈是半瞎他们都有明显的特征,我以后也会一家团聚……”

苏焕一边说,小阎的眼睛一边越睁越大。

终于!

他明白谭韶川和林韬为什么没有进来安慰崩溃的蓝忆荞的了。

终于

他明白蓝忆荞为什么痛苦到崩狠抓自己的头发了。

床上的苏焕依然心疼的看着荞荞:“你难过我心里会很不好受的,荞荞……”

“我不……”

“我不!”

蓝忆荞坐在地上,哭的像个毫不讲理的孩子,她双手依然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期待的看着小阎。

小阎是散打冠军功夫十分了得,她知道的。

小阎心疼她,蹲下身试图拿开她抓住自己头发的手。

她拨拉开小阎,依然咬牙切齿的吼:“我要戴遇城死!”

“我要扒了戴遇城皮!”

“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小阎……”

“呜呜呜。”

“好!”小阎猛然起身。

“好的荞荞!”

一转身,他的眼睛里已经杀气必露!

同时

眼眸里也有一层薄雾一样的东西。

以及,脑海里浮现了每一次他特别不理解的问蓝忆荞:“荞荞!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把心肝肺都掏给苏焕!为什么?”

荞荞一直都十分无奈又十分酸楚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也烦苏焕,可我就是看不得她受苦,我一想到她受苦我心里就难受。”

原来她们是亲情相连。

原来苏焕就是她日思夜想,一直都要找却一直都认为这辈子都有可能找不到的姐姐。

“啊!”

小阎一个跨步便朝戴遇城冲去,握紧的拳头带着十足的力量,带着一股子劲飙的风朝戴遇城猛扑过来!

紧要的一刹,戴遇城被谭韶川一把搂住的肩膀,一个用力将戴遇城带出去很远。

带出了距离苏焕病房门好几步的地方,小阎的拳头硬生生的收了回来。他和荞荞是好朋友,他是荞荞最亲的男闺蜜。

可他最忠心的人是boss。

Boss护住了戴遇城,他这样一拳要是再出来的话,就得打在boss身上。

眼睁睁看着谭韶川搂着戴遇城远去。

这边牵着林知了手里捧着被小阎扔了鲜花的宋卓也来到了小阎身边,宋卓问小阎:“什么情况?苏焕是不是伤的很严重?电话里林律不是说苏焕没事了吗?”

“苏焕是荞荞的姐。”小阎十分不甘的眼神看着远去的戴遇城的背影。

“什么!”

“荞荞伤心的崩溃了。”小阎心痛无比对宋卓说道。

宋卓的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牵着林知了快速的朝苏焕的病房奔去。

小阎正要上前,却被谢老太太一把抓住了胳膊:“小,小伙子,你……你刚才说什么?苏焕和荞荞怎么了?”

老两口子站在病房门的最外面,苏焕的声音本来就小,再加上荞荞一直都趴在苏焕的被褥里哭的不能自已,以至于除了知道荞荞有个流落在外姐姐内情的谭韶川和林韬,这个时候谢氏老太太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是在心里想,荞荞和苏焕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为了苏焕荞荞竟然伤心成这样。

老两口心里最担心的还是蓝忆荞。

“哼!”

小阎愤怒的一甩胳膊,不理老两口子,而是跟在宋卓身后又进入苏焕的病房内。

看到宋卓来了,蓝忆荞哭的更凶。

更崩溃。

林知了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荞荞,别哭荞荞,你要坚强!你会把知了吓坏的。”宋卓来到蓝忆跟前一把抱住蓝忆荞,在她的耳边说道:“听话,你姐身体很虚弱,你不能崩溃,你崩溃了谁来照顾你姐?听话荞荞!听话!”

宋卓强制性命令蓝忆荞。

蓝忆荞止住了哀嚎。

抬眼看着知了:“宝贝,阿姨吓坏你了。”

林知了走到蓝桥的跟前替蓝忆荞抹了一把泪:“荞荞阿姨,你是心疼我妈妈吗?谢谢你荞荞阿姨。你别哭了荞荞阿姨,我会照顾好我妈妈的。”

蓝忆荞:“……”

床上的虚弱不看的苏焕看到林知了来了,精神又好了继续,她抬起头:“知了……”

“妈妈。”

林知了是个坚强的女汉纸,荞荞阿姨哭成这样反而让她变得冷静又沉着,她觉得妈妈需要她,她拖拖拖拖跑到苏焕的跟前,踮着小脚,抬起胖乎乎的小手:“妈妈,你生病了是吗?你早上给爸爸打电话就是告诉爸爸你生病了是吗?不怕的妈妈,现在这么多人陪着你,你的病很快就会好了。”

苏焕的眼泪顺着脸颊向下淌,却是温和的笑对林知了:“知了,快过来让妈妈看看你,妈妈好几天没见你了,妈妈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妈妈。”林知了紧紧的挨着苏焕趴在她跟前。

这边宋卓示意小阎:“把荞荞带出去吧。”

小阎揽住蓝忆荞的肩膀往苏焕的病房外出走。

那一端,病房外的过道里,谭韶川正在对落汤鸡一般的戴遇城说道:“虽然小阎是我的司机,可这个节骨眼我也不能太拦住他,我为你考虑,我也是为小阎考虑,你暂时回避一下,要不然等一会荞荞和小阎出来了,事情还是不好收场。”

戴遇城一脸沉重,一脸感激的表情看着谭韶川:“谢谢你谭总,阿城先走一步。”

谭韶川点点头。

眼眸看着戴遇城远去的背影有一会儿,他才又转身来到苏焕的病房这里,正好小阎揽着一头乱发一脸乱泪几近崩溃的蓝忆荞从苏焕的病房里出来。

一看到谭韶川,蓝忆荞又泪喷了:“韶川……”

谭韶川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蓝忆荞泣不成声:“韶川……”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都已经知道了。”谭韶川心痛的无以复加,这一时刻,纵然沉稳如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极尽崩溃的蓝忆荞。

有时候,亲人之间互相心疼的痛是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的。蓝忆荞一直都希望找到姐姐,一直也都以为可能今生再也找不到姐姐了。

包括梅小斜都有这样的想法。

然而

陡然之间,她发现姐姐就在身边,而且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饱受摧残,这样让她的确一时间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没事了荞荞,没事了,苏焕还活着,她还好好的,她还能生孩子,不是吗?”这个时候谭韶川也只能用这些苍白的言语来稳定蓝忆荞的情绪。

他用他健硕的胸膛给她作为依靠,她脸上的乱泪已然打湿了他的前胸,身后,有一双手扯了扯蓝忆荞的衣襟。

蓝忆荞回头。

一脸泪痕的看着谢老太太。

老太太讨好的语气:“荞荞,别伤心了孩子,没想到你这么重情重义,这都是你妈妈教导的好,苏焕她没事,做完手术医生都说了,她子宫好好的,就是有点失血,也只是轻微的,都不用输血的,她再过几天就好了,她有你这样的朋友是她福分,你别太难过啊孩子。”

“哈哈哈哈!”

“呵呵呵!”

“咯咯咯!”

蓝忆荞像喝醉了女醉鬼,又哭又笑,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谢氏老太太,又看看谢老爷子。

她的笑痛苦极了。

可她依然忍不住笑,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呵呵呵呵。”

“哈哈哈!”

她就这么一边笑的浑身乱颤,一边一脸泪痕的看着谢老太太和老爷子。

她的笑止不住。

她的笑痛苦无比。

搂着她的谭韶川心都碎了。

他知道,如果荞荞在这这里呆一分钟,她都将会精神错乱,他快速做出决定,将蓝忆荞搂着离开这里。

走出去几步了,谭韶川没回头只对林韬和小阎说道:“林韬拜托你了,小阎,你招呼着点。”

“知道了boss!”小阎哽咽说道。

病房里,苏焕倒是因为林知了的到来哄着她情绪稳定多了,旁边还有宋卓照顾着,一时间倒不是最让人担心的。

反而是荞荞。

谭韶川将她带离苏焕的病房,带到车上,双臂有力的扣住她的双肩,正色的命令她:“荞荞!荞荞!听我说!”

“我要杀了戴遇城……韶川,我一定要杀了戴遇城!呜呜呜……”

谭韶川心痛的将她搂在怀里,一字一顿的对她说道:“荞荞,你妈需要你照顾,你姐需要你照顾,你不能崩溃!你要坚强!如果你不听话,不坚强,我现在立马开车把你送回家!剩余的事情,我来处理!”

“荞荞!”

蓝忆荞立马从谭韶川的怀中起身,自己抹了两把眼泪,看着谭韶川:“我冷静,我坚强!”

“听我说,你在车里平复心情半小时然后去照顾苏焕,不要在苏焕面前提戴遇城的事情,你提戴遇城只会让她更伤心,她伤心了对她的身体恢复更不好,明白吗?”谭韶川一边用自己的方帕给她擦眼泪,一边问道。

“明白。”

“半天之内,不要让苏焕知道你知道的,她还在打止血针,你得让她把止血针打完再告诉她真相。”

“嗯嗯,知道!”蓝忆荞拼命的点头。

“现在在车上先睡会,一会我喊醒你,我们今天哪儿也不去只在这里照顾苏焕。”谭韶川命令她。

一边说,他一边从车在小冰箱里掏出一瓶比恒温稍微低点温度的纯进水,将瓶盖打开,他用水湿了方帕捂在蓝忆荞的眼睛上。

蓝忆荞觉得眼睛清亮舒服多了。

她刚才哭的厉害,眼睛都肿了。

给她冷敷了几下之后,他又将冷的方帕贴在她的额头上,然后单臂将她一搂,对她说:“睡吧,半个小时之后我喊你。”

“韶川……”蓝忆荞又想哭,她觉得他的胸膛真温暖,犹如避风塘。

有他在她跟前,她突然觉得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什么事情都能看到光明。

“不许哭!”

“嗯,不哭。”就这样,她倚在他的怀中,在他的强制下,坐在车里她真的睡着了。

她刚才太累了。

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力。

她刚才耗尽了精力。

二十来分钟之后,谭韶川接电话她都没有被吵醒。

电话是谭以曾打来的。

谭韶川尽量的放低了嗓音接听:“爸?”

“你还知道接我电话!怎么回事,说的好好的,家里的亲戚全都请来了!你大妈给荞荞准备的礼物也都准备好了!所有人都等着和荞荞今天正式见面,怎么就都到了半道上了又临时变卦了!”

“爸,这边临时出了状况。”谭韶川低淡的嗓音回答。

“什么样的状况能比今天的见面更重要!你让我们今天怎么跟家里的客人交代!荞荞呢!我要跟荞荞通话!她一向又懂事又乖!我想亲自问问她今天怎么了!”

“先挂了爸。”

“等等,还有个事……”

谭以曾的话没说完,这边谭韶川已经毫不拖泥带水的挂断了电话。

虽然一开始没有把蓝忆荞吵醒,但是电话那一端谭以曾的高声吵闹终究还是把蓝忆荞吵醒了。

短暂的休息,蓝忆荞的情绪好了许多。

她虽然眼神忧伤,但是止住不哭了。

“醒了?”谭韶川稳淡的问。

“韶川,我要去照顾我姐,我要去看着她,你放心,我不会再冲动了。”蓝忆荞恳求的语气说道。

“好。”谭韶川答应他。

从车里再走回来的时候,谢老太太和谢老爷子依然坐在过道的长椅上,过道里没有了其他人,蓝忆荞和谭韶川来到房门外,透过玻璃她看到了林韬就站在旁边,苏焕的病床这边是宋卓在一口一口喂给她喝稀饭,病床的那一边林知了已经坐在床上了,就跟苏焕坐一个被窝,她紧紧挨着苏焕苏焕。

不哭不闹。

一脸的严肃,像个小大人。

苏焕每喝一口稀饭,她就拿着纸巾抬起小手给苏焕擦嘴,擦的有模有样。

蓝忆荞看到这一幕,又泪喷了。

悄悄的推门进去,她看着苏焕将皮蛋瘦肉粥吃完,才又对宋卓说道:“我来照顾她吧。”

“嗯。”宋卓应道。

她来到林知了的身边轻轻的哄她:“知了,我们先让妈妈休息,让荞荞阿姨陪妈妈一会儿,我们去给妈妈买营养品回来好不好?”

“好!”林知了听话的不行,她一边下床一边说道:“荞荞阿姨照顾我妈妈,我最放心了。”

一行人出来,病房里只剩下蓝忆荞和苏焕。蓝忆荞给苏焕打水,洗手,擦脸,尤其是打吊针的那一只手,她缓慢的一点点的给她擦,揉捏她的手指头。

苏焕看着蓝忆荞,柔爱的说道:“荞荞,你对我太好了。你现在变得那么会照顾人了。”

蓝忆荞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看着消瘦不堪的姐姐,直摇头。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上午和中午都是蓝忆荞在照顾苏焕,照顾她漱口,照顾她吃饭,照顾她大小便。

午饭后,苏焕睡了两个小时,再醒来的时候,她的精神好了许多。

本来清宫也不是大手术,只是她有些失血导致了她身体虚弱而已。

蓝忆荞怕她老躺在床上累,正要将床给她摇起来让苏焕坐着,外面传来了声音。

“苏焕在哪里?”是梅小斜急躁的声音。

紧接着是宋卓:“阿姨您来了?”

“苏焕呢?”梅小斜颤抖又急躁的声音问道。

------题外话------

首先,不要怪谭先生护了一次戴遇城哈。谭是个很冷静城府很深的人,即便打成残废,谭先生也不能让小阎在医院里打,那会让小阎没有退路的。所以。。。。。

其次,不怕大家笑话,昨天高潮章节嘉嘉泪崩了,情绪沉浸其中一整夜都没出来,今早头疼的晃一下都疼,半下午洗了澡用了风油精,头痛慢慢好的,经常看演员说无法出戏,写作也是这样,嘉嘉不想水文,每一个章节都要调动情绪融入那个场景之中,昨天太伤感,今天耽误你们看文了,对不住哈。原谅一下。二更难产了。接下来是血亲的祖孙三代相见戏。嗯,虐老太。再往后面给你们剧透一下:雌雄双煞宋和阎。。根据这个标题,你们先脑补内容,嗯,虐戴遇城方面的。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