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终于知道苏焕是姐姐(1/1)

“苏焕。”蓝忆荞哆哆嗦嗦看着一屋白墙,白色的床单被罩下半躺着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正捂着自己嘴唇的苏焕。

一月未见。

恍如隔世。

其实朋友之间一个月不见面也属于正常,可,这一个月里,自从蓝忆荞在曹瑜的首播仪式上闹过之后,苏焕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蓝忆荞以前不知道。

苏焕也没有告诉她。

苏焕的电话挂断之后,谭韶川便拨通老宅那边的电话,告诉父亲和大妈这边出了紧急状况,今天不能去老宅了。

电话虽然是谭韶川打过去的,坐在副驾的蓝忆荞却能听得出电话那一头谭以曾的不悦。

今天是个大日子。

全家聚集。

就等着蓝忆荞正式见面。

然而,半途改道。

蓝忆荞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谭韶川挂了电话她便心急如焚的说道:“韶川,你快点开车,快点啊!”

谭韶川将她扶正,正色的看着她:“荞荞,你要冷静!冷静知道吗?你现在再担心都是没用的,你只有先冷静才能解决问题,听话。”

“嗯,我冷静!”

谭韶川这才又说:“苏焕是用林韬的手机打来的电话,说明林韬就在苏焕身边,林韬是我们的朋友,无论苏焕发生什么事,林韬一定会把苏焕照顾好,不是吗?”

蓝忆荞点点头:“那我们现在也得赶过去啊。”

“我来开车,你给林韬打电话,问问林韬现在在哪里,苏焕什么情况。”

蓝忆荞点头。

两人分工合作,谭韶川一边汽车掉头转弯,蓝忆荞一边重新拨通林韬电话。

彼时

正是林韬水池边洗手的时候。

得知了苏焕在医院,知道确定地址之后,谭韶川便改了车道直奔医院。

而蓝忆荞也在电话里得知了这一段时苏焕的处境,以及从昨天到今天。

蓝忆荞听的整个心都炸裂了。

整个路程,她觉得时间像是一个世纪那般的长,她要迫切的见到苏焕。

她脑海里依稀浮现了她第一次见苏焕的时候,苏焕很土,在小介绍所里找人合租,那时候她和她都是那般的窘迫。

可,那时候苏焕很健康。

不受制于人。

那时候的苏焕本可以选择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有着一份不错收入的本本分分的男人谈一场恋爱。

然而

楚慕寒来找她了,被苏焕看到了。

从此,苏焕走上了一条通过楚慕寒往上爬,通过楚慕寒认识了戴遇城不归路。

戴遇城!

这个让蓝忆荞从见他第一次就觉得他冷硬无情的男人,苏焕一直都夸他好,都夸他对谢氏集团忠心耿耿,夸他对佣人也很好。

可这样一个苏焕眼中的好男人,终究还是把苏焕毁了。

站在苏焕病房门口的蓝忆荞一个跨步来到苏焕的床头前,她端起戴遇城给苏焕擦手的一盆水‘哗啦’全泼在戴遇城的脸上身上。

戴遇城被浇的跟个落汤鸡似的。

“滚出去!”蓝忆荞咬牙启齿的对戴遇城吼。

戴遇城无言。

自从出了曹瑜事件之后,他已经知道蓝忆荞是谢梅群的女儿了,等于也就是谢氏集团现在最为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而他戴遇城,只不过是谢氏集团的一个托管者罢了。

他怎么着也不能跟蓝忆荞来硬的。

更何况谢氏老夫妻两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和蓝忆荞和好,更何况,还有谭韶川给蓝忆荞撑腰。

戴遇城浑身湿淋淋的走了出来,谢氏老太太和老爷子就站在苏焕的门口。

“阿城,荞荞很生气?”谢老太太焦灼的看着戴遇城。

戴遇城点头。

“你有没有跟她说,我们……我们这次对苏焕很好,我们没有虐待苏焕啊,是她脾气大一直在发疯的啊,她都发疯了我们还把她送来医院,你还亲自照顾她,你有没有跟荞荞说,阿城?”

戴遇城:“……”

他没有回答谢氏老太太的话,而是转身看着已经趴在苏焕病床前的蓝忆荞。

两个女孩。

一个床上躺着,一个床沿上趴着。

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漂浮的一叶扁舟里的两个无助的生命,拥抱在一起相互慰藉相依为命,企图与狂风怒海抗争那般。

不屈!

反抗!

顽强!

却又是那般那般的薄弱,薄弱的惹人生怜。

她们彼此泣不成声。

“荞荞,对不起。”

蓝忆荞摇头,泪水流的满脸都是:“干嘛跟我说这个。”

“我不听你的话,我把我自己害成这样,你劝了我多少次,让我不要沾染豪门的边,不要踏入豪门,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的,他们会把我摧残的连骨头都不剩。可我不听……”

“是我害了你,苏焕……”

苏焕抬起消瘦的手替趴在她面前的蓝忆荞擦泪:“你是这个世上最心疼我对我最好的女孩,你用你的亲身经历,用你苦难的人生一再告诫我,是我不听,那时候我还老嫉妒你,我嫉妒你什么都比我好,我偷穿你的衣服,我还偷偷的帮着楚家人坑害你荞荞……”

蓝忆荞的泪被苏焕越擦越多,她断断续续的说:“那时候我经常骂你,呵斥你,我还讨厌你……”

苏焕却笑了。

笑的很得意:“可我还是占尽了你的便宜。你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你一边恨我讨厌我,对我各种呵斥,却又一边想尽一切办法给我钱,给我手镯子,你没发现吗,我一直都吃你!吃定了你!一直都占你便了!而你明知道却无可奈何!你好贱啊。”

蓝忆荞哭的更厉害了:“你也好不要脸,你明知道我不会不管你,可你每次都吃定我。”

“是不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心疼我?”苏焕摸着蓝忆荞的脸颊颇为得意的问道。

“嗯。”

“为什么?”苏焕问。

“不知道,其实我挺烦你的,特别烦你,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疼你!所以我犯贱啊!”蓝忆荞没好气的叱了苏焕。

继而又说道:“不说这些了!手术成功吗?你以后还能生小孩吗?”

蓝忆荞这样问的时候,心里一百个祈祷,千万不要像我,不要像我,不要像我。

千万不要!

“能。”

蓝忆荞的一颗心落了下来,她吸了吸鼻涕,沙哑着嗓子问她:“你不是有话憋了好久要跟我说吗?什么话啊?”

苏焕摇头,笑:“我害怕我别在从手术台上下不来,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的,不过我现在好好的了……”

那意思是,好好的了就不想说了。

蓝忆荞:“苏焕你想让我跟你翻脸吗?你把话说了一半突然不说了,你让我膈应死!”

“不是的荞荞,你不明白我。”苏焕垂首一笑。

“我有什么不明白你?我要是不明白你,不心疼你,我不会这样一次次的被你宰,我宰也被你宰了,难道你还要我一颗心悬多久?”蓝忆荞蹙眉含泪看着她。

“能不能让我省点心!看在我对你一直这么尽力的份上,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蓝忆荞都有些恼火了。

“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你不是一直都嫌我虚荣,嫌我好高骛远,嫌我想要攀附富豪吗?其实我不是,你不知道……”

蓝忆荞看着苏焕:“你还有还什么瞒着我的?”

苏焕长长的叹息,倚躺病床上,一手扶着蓝忆荞的两家,非常疼爱的眼神看着蓝忆荞:“荞荞,你不会明白,从我六岁不到七岁的时候,我来到我养父母家,他们家也很穷,是我苦苦哀求我的养父母,我饿,没饭吃,给我点喂猪的麦麸子烫一烫也可以,只要让我填饱肚子就行,我实在是太饿了。”

蓝忆荞一愣,继而两大滴眼泪下滑:“什么?你父母不是亲生的?”

她的心里一颤。

苏焕笑一笑:“我一直都没跟你说过而已,我小时候是被人拐卖的,拐骗我的那个老婆子是要打算把我卖给大西北给人当童养媳的,半路上我机灵自己跑了,可那时候我才七岁,我不知道回家的路怎么走,我一个人摸到一个村子里。”

蓝忆荞:“……”

“我求我的养父母求了很久,养母不愿意给我麦麸子吃,要把我赶走,后来养父跟养母说,家里有四个儿子呢,将来长大了把我给其中一个儿子做媳妇,也能省一省。”

蓝忆荞:“……”

“于是,我虽然没有被人贩子卖了,但我也算是变相做了童养媳,只不过我的养父母供我读书了,但是我吃的苦也不少,每年寒暑假,我都要在我们当地打零工,饭店里,作坊里,各种零工我都要干,目的就是给自己挣学费。”

“我不想嫁给我四个哥哥之中的其中一个。我想去寻找我的亲生爸爸妈妈,所以我想考学考出来,自己有出息了,能赚钱很多钱了,我就可以自己去找我的亲生父母了。”

蓝忆荞:“……”

不仅仅是蓝忆荞,站在病房门外的林韬和谭韶川,此时的心情也和蓝忆荞一样。

整颗心都停滞了。

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

难道这就是割舍不断的亲情?

苏焕依然在说着她从未跟蓝忆荞说过的她的过往。

“可是,我们大西北那个偏远的山村想要考出来一个大学生有多难?我能上到高中都是我一再的求我爸妈,我说我长大了一定给他们其中一个儿子当媳妇,而且我还要赚很多钱给他们,让他们留着给我的几个哥哥娶媳妇用。我给他们下了血书,每年都给他们三万块钱!他们才让我上高中。”

“这就是我为什么连个单人出租屋都舍不得出租,那么喜欢漂亮衣服却舍不得自己买而要偷穿的你的衣服,一门心思想要嫁入豪门的原因。我是想要补我家的那个大窟窿。”

蓝忆荞双手攥成拳头捂住自己的双眼,想要制止流出来的眼泪,她呜咽的说道:“苏焕你是从小被人拐卖的,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为什么?”

她不要听下去了!

她害怕听下去!

她没有勇气。

她不要……

苏焕继续说道:“我想要嫁入豪门,想要攒很多很多的钱,还有一个原因,我想等我有钱了,有足够的钱的时候,我去找我的亲生父母,我爸妈他们两个人都是残疾,他们还带着我妹妹,我一想到我残疾的爸妈带着我那么小那么小的妹妹,他们可怎么活啊?”

“你别说了!”

“苏焕,我求求你,你别说了!”

“你不要说!”

“我不要听!”

“我不要听!”

“呜呜呜,我不要听!苏焕……”

蓝忆荞趴在盖在苏焕身上的白色被褥上,整个头埋在里面,说的呜呜咽咽,苏焕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而是抚摸着她的头:“你知道吗荞荞,不仅仅是你一直都很心疼我,我也是,我只是没有告诉我,我现在也不想告诉你,因为你现在生活刚刚好一点,你有谭先生爱你,你以后会成为名副其实的豪门太太,我不想被人说成我想高攀……”

“不……不要,不要,不要。”蓝忆荞的头埋在苏焕的被窝里,来回的蹭。

她的精神仿佛崩溃了。

但她知道,她很清醒。

很清醒。

苏焕说什么她都听的一清二楚。

“我手术之前是怕我死了,我才想跟你说,而现在我死不了了,我就不太想跟你说了,不过林律师说会帮我在戴遇城那里争取两千五百万。我也有钱了,我以后不仅可以安顿我养父母,我也可以去亲生父母亲了还有我妹妹。”

“我手术之前想跟你,我一直都把你当我妹妹,我有妹妹,比我小三岁半,和你一样大也是二十二岁,小时候我爸妈忙,都是我看我妹妹,给我妹妹梳小辫儿,我妹妹可依赖我了,说真的你真的跟我妹很像,我妹也是吃货,那么小的小屁人,无论吃什么东西都是她先吃,吃剩的我才能吃一口,霸道的很,这点和你也很像……”

蓝忆荞坐在地上,伏趴在苏焕的被褥上,头都抬不起来。

她的坐姿像个歇斯底里的孩子。

苏焕柔爱的看着她:“别难过荞荞,你总是那么心疼我,我以后就好了,等我身体恢复了,等我拿到戴遇城分给我的两千五百万的时候,我就拜托林律师帮我找个私家侦探,去寻找我爸妈,我妈年轻的时候不太爱接触人多的地方,她总是跟我爸说害怕有人找到她,所以我一直都不敢登报,不敢在电视节目上找人,这也是我一直都没告诉你的原因。”

“你不是让我喊你妈个妈来着吗,其实我实话告诉你,你可不要说我高攀哦,我那天在电话里听到你妈的声音的时候,我觉得可慈爱了,真的荞荞,我觉得你妈就跟我妈似的,你说奇怪不奇怪?就比如你总是没有理由的心疼我,我也总是错把你当成我妹。就连你妈我也觉得像我失散的母亲,可是你不知道荞荞,我妈妈是个半瞎……”

“我爸又是个瘸腿,我妹妹那么小,我不知道没有我,他们这么多年怎么活?还有没有活在世上?我不知道……”

“不。”

“我不要!”

“我不要这样!”

“我不要……”

“呜呜呜……”

“你别说了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蓝忆荞抬起头,她的泪眼模糊视线,她看不清苏焕的脸,她双手深入自己的短发中。

她用手使劲的抓自己的头发:“姐……姐……姐,呜呜呜……小阎!”

“小阎!”

“小阎!”

“小阎!”

“小阎!”

这个时候,小阎和宋卓以及林知了恰恰好来到医院里,刚刚走到通往苏焕病房里的过道上。

大老远的小阎便听到蓝忆荞撕心裂肺的喊他。手中捧着的花往地上一扔,飞也似地跑到蓝忆荞的发声处。

越过谢氏夫妻,越过谭韶川,越过林韬,越过戴遇城,小阎看到了跪趴在苏焕床头正撕扯自己头发的蓝忆荞。

他惊叫:“荞荞?”

蓝忆荞看着小阎,期待的眼神说道:“帮我杀了戴遇城!我要你帮我杀了他!”

“是我朋友就帮我杀了戴遇城!”

“我要杀了戴遇城!”

“我要戴遇城死!”

“我要他死!”

“我要戴遇城死无葬身之地……”

------题外话------

难为你们这么大的承受力一路跟过来,这章节写的我哭了好几次才平复,以后就好了哈宝贝们。别难受。姐妹相认总要经受这一次。

求个评论吧,有心情就写,没心情就算了,宝贝的一个评论或许会给嘉嘉带来一个读者。众志成城吧。

当然了,如果方便,请介绍书院小伙伴阅读。谢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