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我现在就喊妈,苏焕说。(1/1)

苏焕:“……”脸倏的一下红了。

小孩子童言无忌,她也不能说什么,她红着脸尴尬的看了林韬一眼。

林韬依然肃淡。

他是个经常在大风大浪中行走的男人,什么样场合他没经历过?

他淡定的很。

他低沉了嗓音开口道:“知了!”

“那个……”苏焕突然于心不忍了,小女娃儿才三岁,又从小没有得到过母爱,苏焕一想到自己的身世,一颗心立即又心疼起这孩子来。

“其实也没什么的,小孩子嘛,林律师你别怪知了。”红了的脸色渐渐消退,她变得自然起来。

“苏焕妈妈,苏焕妈妈。”林知了脚丫子一踮,两只手抬起来抓住苏焕的衣襟,她这是要苏焕抱她的意思。

苏焕:“……”

她没想到她只是替林知了开脱一下,林知了就错把她为她的开脱当成了答应做她妈妈了?

真是哭笑不得。

这孩子……

苏焕难为情的看着林韬。

林韬看着三岁的女儿,一向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知了,苏焕阿姨是苏焕阿姨,怎么能是妈妈呢?你再这样的话苏焕阿姨不喜欢你了,以后不给你扎小辫了!”

“哇……嗷嗷嗷嗷。”林知了哇啦大哭。

大颗的眼泪掉落下来。

“我……呜呜呜,我……我要苏焕阿姨做我妈妈,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我没有,你是长头发可你不是我妈妈你是爸爸,你扎的小辫也不好看,小朋友们总笑话我……呜呜呜呜,我要苏焕当我妈妈,我不要你留长头发,我讨厌你!”

小孩子撒起泼来杀伤力丝毫不输给大人,林知了跺踏着小脚,扯着苏焕的手一甩一甩的,甩完了之后就要睡倒地上打滚。

林韬:“……”

十几年的铁面阿修罗的英名都被这个三岁的女儿给毁干净了!

“不哭,不哭宝贝,不哭了,噢,不哭,苏焕阿姨愿意做你妈妈,做个干妈好不好?”苏焕被林知了的哭相给征服了。

那大颗的眼泪,那纯净期许的表情,无不适牵扯着苏焕的心,她刚失了一个孩子三个月,她从小的身世也是颇为颠沛流离,她从小到大没享受过母爱。

她一把将林知了抱在怀中,也没有从包里掏出纸巾,直接用自己的袖子给林知了擦眼泪:“不哭了宝贝,不哭了,以后苏焕妈妈给你买漂亮的公主裙,给你扎小辫,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做你的妈妈,好不好?”

“妈妈。”林知了破涕为笑。

她是个三岁的女汉子。

和谁都能很快熟悉,一点都不怕生。

她粗胖的双手搂住苏焕的脖子看着自己的父亲笑。

实则是在向父亲示威。

林韬:“……那个,苏小姐。”

苏焕回过神来,她立即对林知了说:“哦,知了啊,你想我做你妈妈对不对?”

“嗯嗯。”林知了点头。

“那你要听妈妈话哦。”

“我会非常听话哒,妈妈。”

“妈妈现在要做生意,只有做生意有了钱才能给宝宝买漂亮衣服,买好吃的,所以你现在听话跟爸爸先回家,等妈妈生意忙完了来里看你,好不好?”苏焕说完话,不忘在林知了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嗯。”

林知了有点遗憾,不过她自我调整的很快:“好哒,知了很乖,所以妈妈一定要喜欢我哦。”

“妈妈非常喜欢你。”这一刻,苏焕的心真的被林知了融化了。

这小女孩实在是乖,又乖又机灵,扎人心窝子里的那种。苏焕觉得,要不是林韬身份不俗地位不凡的话,她真的会做林知了的干妈。

只是,如果她现在做林知了的干妈的话,她怕被人说成高攀嫌疑,经历了戴遇城这一个男人,苏焕此生便再也不做高攀之梦了。

她将林知了交到林韬怀中,急急忙忙说道:“那个林律师,我就不坐您的车返回去了,这里走回去也没几步路,而且我的电瓶车存放的地方正好靠近这一边,我走过去最多三五分钟就到了。”

林韬:“谢谢你,苏小姐。”

“哎,再见。”

“妈妈。”林知了又叫住她。

“宝贝?”

林知了眨巴着灵透的大眼睛看着苏焕:“妈妈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爸爸,我晚上想你了睡不着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你给我讲故事。”

苏焕:“……好的宝贝。”

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林韬,很自然的她也就收下了林韬的名片,她心里告诫自己,闲着没事儿不要去招人家。

说话间服务员也来到他们的包厢门前:“小姐,这位先生在点菜的时候就已经买过单了,您不需要再次买单。”

苏焕一愣。

继而诧异的看着林韬:“林律师,不是说好的我们AA制的吗?”

“我一个男人跟个女孩子在一起吃饭还要女孩子自己买单,我成什么了?”林韬素整中带着一种宽厚,带着一种不容你更改的语气。

他不强势,但他浩瀚宽博。

苏焕也没有矫情:“谢谢你。以后有机会我请您。”

“嘻嘻嘻,以后机会会很多哒。”小姑娘代替父亲说道。

父亲宠溺的看着女儿。

苏焕笑笑:“林律师,再见。”

“再见。”

苏焕走了,林韬牵着女儿朝自己的车旁走去,一边走一边数落林知了。

“林知了!有你这么厚脸皮的么!”

“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做我妈妈的女人,我不厚脸皮,我不厚脸皮她能留下你的名片你们能互换手机号码吗?”林知了一点都不含糊。

林韬不可思恩看着女儿:“感情你刚才……哭的那么惨,都是装的?”

“我们老师说了我非常有表演天分,她不是也跟你说过让你带着我去找一些剧组演一些小孩子的角色,可是你不同意啊。”

林韬:“……”老师的确跟他说过这事儿,他也的确是没有同意。

“不过我是真的想让苏焕妈妈做我妈妈,我喜欢她,我知道她也喜欢我。”林知了人小鬼大。

林韬委屈了:“你知道你的妈妈是爸爸的什么人吗!”

“知道啊,你老婆!”

林韬:“合着,你这是给你爹找老婆呢?”

“哼!自己的事自己不操心,还要我这个当闺女的给你操心!我才三岁!”

“我谢谢你了三岁的闺女!我请问问你,你给你爹找老婆,你经过你爹同意了么?你问过你爹喜欢不喜欢吗?啊?”

林韬一边说,一边拉开车门把爱操心的林知了女汉纸固定在车后座的儿童专座上,他每坐一个动作都顿一下。

以此来表示对林知了的不满。

不过林知了女汉纸根本把他的不满忽略不计:“我不用你问你喜不喜欢啊,我只要我喜欢就行啊,你的老婆我要是不喜欢,就坚决不要!”

“你专治!”

“你才专治!”

“我什么时候专治了啊,你说说!”

“你……”林知了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出父亲哪里专治了,她想了变天之后才说道:“不是你自己说的嘛,你每次找老婆!你第一句话都是说,必须得我女儿喜欢才行,那女人必须得喜欢我女儿才行,否则免谈。不是你自己说的嘛!”

林韬:“……”

好吧!

他终于明白了,他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下去了。

父女俩在车里就这么激烈的争吵着,车也开出去蛮远的了,这场争吵又是以大名鼎鼎的林律师失败而告终。

胜利的林知了当然是有发言权的。

她命令自己的爹:“给我妈妈打个电话。”

“刚分开,打什么电话!”

“约个时间下次见面!”

林韬:“……”

无奈然后又带了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他车载电话拨打了苏焕的手机。

那一边苏焕接通的很快:“怎么了林律师,是不是知了又哭了?”

说到这里,她叹息一声:“林律师真是辛苦您了,一个男人带着个孩子是真不容易。”

“知了很想你。”林韬平缓的声音说道。

“妈妈,我才和你分开就又想你了,我们……”说着她便抽抽噎噎起来:“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啊?”

苏焕:“……”这真的是让她有点难为情了。

她很喜欢知了。

可喜欢不能当饭吃,她得做生意,她一天不做生意就没饭吃。

这小半个月她赚了两千多块钱刚买了个电瓶车,现在除了手头上的一点货,她身上拿不出三百块钱。

她不能天天陪着林知了玩儿啊。

倒是林韬是个十分透亮的男人,他不等苏焕说什么便直接开口道:“苏小姐,你平时都在哪里卖货有没有固定的地方?我下了班带着知了去找你,这样不耽误你做生意。”

苏焕:“……你来之前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因为到处乱窜的,没固定的地方,你提前点给我打电话我基本能告诉你我所在的地方。”

林韬:“……”心中莫名的有种酸楚。

继而回答道:“好。”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说了一句:“苏焕,记得偶尔给荞荞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报平安,荞荞他们都挺关心你的,你放心我这边也会帮你隐瞒。”

“嗯,谢谢你林律师,我会的。”

收了线,苏焕坐在电瓶车上有一会儿没有骑车。

荞荞很关心她,林律师虽然给人严肃的感觉,他只是有点耿,而且属于那种万事一眼看穿只是不屑于说穿而已的雷厉风行。

内心里其实也还挺平易近人的。

这让苏焕觉得周围的世界还不至于冷酷到让她望而却步的地步,骑上电瓶车她加速往回开。

她要赶一个夜场,那个夜场生意挺好的。

她要抓紧时间赚钱,她希望早点提拎着一两千块钱的礼品去看望的荞荞的母亲。

晚饭她只就着开水吃了一块五毛钱的油饼,便来到城中村西北角的一个工地附近的夜市赶场子来了。

夜市里卖的都是一些针对民工的用品,十块钱一双的球鞋啦,皮围裙啦,胶靴啦,都是便宜的,她赚的也不多,一个晚上三四小时生意好的话,可以赚七八十块钱。

对她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最起码是自己每一粒血汗摔八瓣挣来的。

夜里九点来钟,生意稍微清淡了一些,她原本想打开微信看看有没有宝妈跟她联系要货的,却在打开手机的时候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会是谁?

苏焕心里想会不会是某个宝妈给她介绍的新客户,没有加她微信而是先打电话咨询她了?

她压根就没有往戴遇城身上想。她觉得戴遇城永远再也不可能打电话给她的。

她电话接通的很快,语气十分亲和:“喂,你好,你是哪位啊。”

电话那一端的戴遇城心里哇凉哇凉的。

原来苏焕的电话是通着的,只是他的手机号码拨打的时候打不通而已。

她把自己拉黑了?

坐在‘沁园别墅’的大客厅里,戴遇城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这个家里苏焕走了,秦嫂走了,突然之间掉过来两个陌生的佣人,他不习惯,每逢周六周日在家的馨儿也不习惯。

苏焕在‘沁园别墅’的四个月,别的不说,做的家常菜却是戴遇城爱吃,就连傅馨儿也是一边谩骂着苏焕,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苏焕做的饭菜。

“阿城……”傅馨儿从楼上下来了,她心情不太好,确切的说是她情有些窝囊。

今天白天去看望谢老夫人的时候,谢老夫人让她抽个机会跟蓝忆荞道歉。

她不想,也不敢。

她心里胆战心惊,她就想不通一个女囚怎么成了谢氏老夫两的孙女了?她当时就提醒谢老夫人说:“奶奶,那个蓝忆荞其实是楚家的女儿,听楚家人说是我姑姑把蓝忆荞捡回去养的,她不是我姑姑的亲生女儿……”

“奶奶知道。”谢老太太略微嗔怪的看着她:“可她却是你姑姑最疼爱的孩子,你姑姑就生活在她身边,其实我后来发现了,荞荞那孩子是个不错的孩子,馨儿你要抽个时机跟荞荞和解一下,知道吗?”

“呃……知道了奶奶。”很是言不由衷的答道。

“阿城,我不想跟蓝忆荞道歉,如果想和解让她来跟我道歉我会原谅她的,反正她又不是奶奶的亲外孙女,凭什么,就她那个履历,又是坐过牢,又是破坏了她好几个亲姐姐的婚姻,她本来就是十恶不赦,而且还和苏焕那样的野鸡混在一起,她能好哪儿去!”傅馨儿嘟着嘴在戴遇城面前编排蓝忆荞的七宗罪。

顺带着把苏焕又恶狠狠的谩骂了一遍。

“这次考试考的如何?”戴遇城突兀的问傅馨儿。

傅馨儿:“……”

“不要以为上了大学就高枕无忧了,现在大学生满大街都是,你只有在校成绩好,又有特长,以后才能更好的立足社会。”

“我知道了,阿城。”

“先上去睡吧,明天一早还要送你上学。”

“嗯,我去睡了。”傅馨儿害怕戴遇城问她成绩问题。

戴遇城点点头。

看着傅馨儿上楼之后,他又用新买来的陌生号码拨了苏焕的手机,那边依然是能够拨通状态,不等那边苏焕接听,他便挂断电话立即改用自己常用的号码再拨一边。

他要精准的证实一下是不是苏焕真的将他的号码拉黑了。

结果,他的猜测再一次得到了验证,电话里显示:“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戴遇城有种颓废的感觉。

关于女人,一直都是他拒绝别人,无论上至高官,还是下至某个企业的千金,无一不例外。

这是第一次,他被一个自己无比嫌弃的女人给拒绝了,还是拒绝的这么彻底。

电话那一端的苏焕自然是不知道此时此刻戴遇城的心态的,她在夜市里摆地摊摆到九点钟,本来还有一点生意的,她却提前收摊了,她听了林韬的话,要时不时的给蓝忆荞打电话报个平安。

她将摊子收拾了又简单的洗漱一番上了床便拨通了蓝忆荞的电话。

那边,蓝忆荞接通的很快:“苏焕,是不是快要从外地回来啦。”

“嘻嘻,你猜。”苏焕笑的不怀好意:“荞荞,我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不会坏了你和谭先生的好事吧?”

“去你的!”蓝忆荞笑骂:“我最近都跟我妈住。我妈妈这会儿就在我身边呢,你别瞎说啊。”

“阿姨在你身边啊,我可不可以和阿姨说说话啊,是你说的,我要是叫你妈个妈,你也同意的。我现在就叫啊。”

“我说话算话。”蓝忆荞道。

“你把电话给阿姨,我现在喊妈。”苏焕说。

------题外话------

晚点有二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