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谭韶川碾压楚家人(1/1)

“荞……荞荞。”谢氏老太太梁婉莹一脸难为情的看着蓝忆荞。

“孩子。”谢衡春也堆了一脸笑容。

蓝忆荞无语。

只抿唇。

“以前都是我们对不起你。你原谅姥……原谅我们好么?”谢老太太原本想以姥姥自居。

但是一想到自己每一次见蓝忆荞都对她极尽羞辱,老太太的心就跟被刀子挖了似的,嚯嚯的疼。

蓝忆荞的脸上带着一种释然的笑容:“我妈并没有怪过你们,所以我也不会,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其实蛮高兴的。”

谢老太太很激动:“孩子……”

她现在越看这孩子越欢喜,瘦条的高个头,蓬松的短发看着机灵灵的。

怎么看怎么都比曹瑜好看一百倍。

蓝忆荞的笑容十分自然:“因为这样我的冤情终于可以被洗清了,我第一次看到您喊您妈,不是因为我要巴结讨好您,不是因为我要对您图谋不轨,而是您和我妈很像。”

“不……孙女儿,孩子,荞荞……”老太太的老脸红的,有个地缝都钻进去。

“给姥姥姥爷一个补偿的机会好不好?”

“她不需要。”这个时候梅小斜已经站在了蓝忆荞的身后,她直视自己的亲生父母亲,也就是说她天生斜视的眼睛并没有看亲生父母亲。

“群群。”

“梅群。”

老两口子看到亲生女儿,整个人都悲喜交加。

这一次是谢衡春开口:“群群,爸妈……爸妈在这里,在这‘汀兰首府’外等了好几个小时了,昨天也来这里等,都……都没看到你。”

梅小斜很平静:“你们回去吧,这么大岁数了,在这里站着身体也吃不消。”

“群群,你可以不原谅爸妈,但是谢家的家产你得继承不是吗?这些都是你的,你一个人的,你想怎么安排都可以。”谢衡春献宝一般的语气对梅小斜说道。

梅小斜喟叹:“想用万亿资产来吸引我?”

谢衡春:“……”

“曾经它十分吸引你们,因为它让你们身份尊贵,尊贵到觉得把残疾女儿引荐给你们那些尊贵的朋友们也是一项羞于脸面的事情,所以你们领养了身体健康样貌漂亮的养子来匹配你们的万亿资产。”

“爸妈错了。”谢衡春老泪纵横。

梅小斜摇头:“你们看,我这么老身体状况也不太好,说不定我会死在你们之前,所以我要这些钱有什么用?”

谢老太太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苍老的面容,便觉得自己每一根神经都像被鞭子抽一般的疼痛,她哽咽的问道:“怎么会劳累成这样?”

梅小斜没有回答反而说了一句:“如果能死在你们前面,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下辈子不会再做你们的女儿了。”

谢老太太:“……”

谢老爷子:“……”

正好这个时候,李嫂买菜回来了经过了这里,看到这一幕,李嫂不用问也知道来者是谁,她荞荞站在梅小斜跟前。

蓝忆荞对李嫂说道:“李嫂,您和我妈一起回家吧。我和谢老爷子谢老夫人有话说。”

“荞荞妈,我们回家吧。”李嫂含着梅小斜。

梅小斜冲父母亲微微颔首,转身和梅小斜一起走了。

谢氏老夫妻两歪着头的看女儿远去的背影,十分不舍。

蓝忆荞俏皮的站在两人跟前,用手晃一晃:“谢老爷子老妇人,我可是顶着被我妈挖了眼珠子的风险留在这里跟你们谈话的。”

老夫妻两心中更是一阵感慨。

是个有胸襟的孩子。

他们对她屡屡迫害,然而时至今日,她连一句难听的话都没有还给他们呢。

反而是用这种轻松的语气对待他们。

可越是这样,他们夫妻两越是能够感觉到,这孩子和他们……

疏远!

这孩子压根对谢氏集团不感兴趣。

她和曹瑜的区别可真大。

“对我妈很内疚?”蓝忆荞问道。

“嗯嗯,孩子。”

“很心疼她?”蓝忆荞又问道。

“当然!”

“当然!”

谢衡春梁婉莹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好。”

蓝忆荞喟叹:“在我妈整个童年最需要父母疼爱的时候,她最亲的亲人,她的富豪父母亲却没有给她一丝丝关爱,给的都是排斥白眼和无数个那个年龄段根本承受不了却也不得不承受的苦楚,就算是十八岁之后她长大成人了,可她为了躲避你们对他的追杀……”

“我们没有……”

“知道!”

蓝忆荞堵住夫妻两的话:“可,你们十八年来对她的待遇,给予她的苦楚就会让她认为你们是在追杀她而不是寻找她,因为她从未在你们那里得到过温暖。”

“不仅如此,当年你们享受锦衣玉食的时候,我妈是在这座城市里的每个垃圾箱里翻腾别人倒掉的嗖了的饭菜来填饱肚子……”

“什么?”谢老太太眼里流出来的仿佛不是泪,而是血一般的苦涩。

“所以您看?”

蓝忆荞笑笑:“在她眼里,那么多的钱对她有什么用?她只要填饱肚子有人疼爱她就足够了。然而这些她都没有得到!她有这这个城市里最富有的父母亲,却每天吃着千家万户扔掉的残羹剩饭才能不让自己饿死,您说钱对她来说岂不是最大的讽刺么?”

“她的人生都已经风烛残年了,她要这些钱能换回她五十年的童年跟青春吗?所以我妈说的一句话很对,她最希望的是下辈子投胎不要投到你们夫妻两的家里。因为五十年的人生太苦了。”

“我妈她刚找到我,刚能过上点安稳日子,我和韶川也已经打算去给她治疗她的眼睛了,我妈没兴趣继承您的财产,我……更没兴趣。所以您二老要是真的把我妈当亲生女儿心疼她,就不要来打扰她,让她好好安享晚属于她的幸福晚年。”

“那……”谢老太太哭的泣不成声。

“至于你们的财产,曹瑜,傅馨儿,以及很多个像曹瑜和傅馨儿这样的女孩男孩儿,长相高贵,心思伶俐,招您二老喜欢,您大可物色好几个,让他们来继承你们财产……”

蓝忆荞的话说的很平淡。

听在谢氏二老的耳朵里,就是狠狠打了他们老脸。

“老爷子老妇人,您……请回吧,如果真的顾念亲情以后就不要来打扰我妈,让她过两天舒心的日子。不再见了。”

语毕,蓝忆荞转身走了。

谢氏夫妻两拂泪而去。

荞荞说的对。

至少不能把闺女逼的这么急,人生最美好的五十年她都没能在有钱的父母身上得到一点点优待,这个时候已经风烛残年了,这么多的忏悔和钱财,对她有什么用?

不如给她时间,让她顺顺心,心情好了身体也就好了,身体好了,才能有更多时间享受谢氏财产。

老两口走了没多久,蓝忆荞又骑了电瓶车出来了,她想去超市里买点面粉以及包饺子用的食材。

母亲包饺子的手艺是一流的,而且包饺子是个全家一起动手的活儿。

她就想着能让母亲开心顺心一点。

从超市里买了食材和面粉回来的路上,她突然看到一部黑色的轿车。

虽然停的地方很隐蔽,但,蓝忆荞起了疑心。

她电瓶车一个猛然掉头来到那部黑色的轿车旁。

轿车再想发动引擎开走已经来不及了。

“楚慕寒!你给我出来!”蓝忆荞敲着车窗吼道。

楚慕寒缓缓摇开了车窗。

一脸的五味杂陈。

有恨,有嫉,有怕。

还有一种遮遮掩掩的求和之意。

“楚慕寒,当着我妈的面儿我怕她伤心我不得不给你留着点脸!楚桥梁之所以有今天的身家都是因为我妈的镯子!而你!你这个亲生儿子基本上见我妈一次就打我妈一次!你从来没喊过她妈!你的到来只会利用她对你的疼爱而绑架她!如果你心里有一丝一毫心疼你这个生身母亲,就放过她让她过几天踏实日子!你想要谢家的财产那是你的事!没人拦着你!但是如果你想利用我妈去争夺那份财产楚慕寒我警告你,我的男人谭韶川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慕寒:“……”

蓝忆荞的话说的很明白,很透彻。

蓝忆荞的话把他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无论再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无耻的。

即便是这样他已经够无耻了!

他双手攥拳又松开,继而闭上车窗发动引擎开车走人。

自此

一个星期的时间,无论是谢氏夫妻两还是楚慕寒都再没有出现在‘汀兰首府’的外面。

渐渐的,母亲的心境好转。母亲原本也是十分坚强的女人,即便蓝留根爸爸死了,母亲依然还能去给人做手工活儿养活自己。

足见母亲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人。

因为母亲的心绪正常,也愿意积极治疗自己的眼睛,蓝忆荞和谭韶川两人便开始着手给她办理护照,办理签证。

等待签证下来的这些日子,每天都是荞荞陪着母亲健健身,逛逛商场,美美容之类的。

一段时间之后,母亲除了头发花白,背略微有点驼之外,气色已然好了很多。

她身材匀称,没有赘肉,皮肤虽然有些松弛但肤色均匀细白色。再配上高档合体的衣装。母亲也展现出了一种符合她这个年龄段的淡定知性美。

起初出门的时候,蓝忆荞还会给她带副墨镜,但是梅小斜把墨镜摘了,就这么斜着眼和女儿穿梭于各个场所。

没有人敢因为她的斜视而鄙视她。

反而觉得,这位女士虽然斜视,虽然面部有些不美观,可身上散发出来的稳淡气质,足以盖过她的缺点。

周六这天,为了给出国做准备,谭韶川和蓝忆荞两人一起陪着梅小斜在商场里购物,其实说白了也是蓝忆荞想给母亲多添置点衣服。

母亲这一辈子太苦了,从现在五十岁的年龄开始,蓝忆荞希望母亲能活到一百岁,希望接下来的五十年里,母亲能够生活的犹如绽放的玫瑰那般。

一到商场,她就让母亲试各种款式的衣服,。

“妈,您身材好,就是衣服架子,而且这个款式一点都看不出来您驼背。”蓝忆荞站在镜子面前夸母亲。

母亲试穿了一下,用她那视力不太好的眼睛也能看得出款式是不错,不过她看了标签,这款中长款的女士大衣要三万多。

她舍不得。

“不买了荞荞。我觉得不合适我穿。”梅小斜对女儿推辞。

“韶川,你看妈穿这件衣服怎么样,好看吧?”蓝忆荞抓住谭韶川问道。

谭韶川是个不善言辞的男人。

平时也极少逛商场。

蓝忆荞这样问他,他便微微颔首。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打开看了一下,是林韬打来的。

“我接个电话。”谭韶川一边往僻静的过道上走,一边说道。

“嗯嗯。”蓝忆荞点头。

谭韶川来到窗口便问道:“林韬你回来了?”

“老谭,我不在青城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怎么荞荞的妈妈是谢氏集团老董事长的亲生女儿?我从来没听说过老董事长有女儿啊?”林韬在电话那一端问道。

这阵子他带女儿去国外听一个钢琴音乐会。林韬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几乎把他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女儿身上了,以至于听歌音乐会,他也要亲自带着女儿去国外。

“嗯。”谭韶川淡淡的回答。

他和林韬是彼此心照不宣的铁哥们,在林韬面前也就说了一嘴:“我这个岳母也真可怜,说是生在大富之家,却是一天福没享,虽然现在才五十岁,可看上去像六十多岁的,倒是谢老董事长夫妇,虽然年近八十了,却看上去像七十来岁的。”

林韬在电话那一端唏嘘,然后对谭韶川说道:“这样老谭,我明天带着知了去看一看荞荞妈,明天中午在你家吃饭,就这么说了,我不跟你说,我女儿饿了要我带她去吃披萨,挂了。”

林韬一阵机关枪秃噜,然后挂断电话。

谭韶川随又从过道的窗口出来。

尚未走到蓝忆荞和母亲那里,却看到她们的身边多了四个人。

楚桥梁,洪宝玲,楚心樱,苏瑾延。

这几日里洪宝玲在家里一直都很楚桥梁闹腾的凶,她说楚桥梁一听说前妻是谢氏家族的千金便后悔和前妻离婚和她结了婚。

她在楚桥梁的面前哭诉辛辛苦苦为他养大了前妻生的孩子,又为他生了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眼看着夫妻之间已经马上风雨三十年了。

结果一次前妻归来,就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里去了。

楚桥梁于心不忍。

就只要陪着她出来买点衣服散散心,顺便也带上了一直都窝在家里啃老的三女儿楚心樱,以及已经被他们折了翅膀,现在楚家连一点地位都没有,甚至无法找到正常工作的苏瑾延。

比起几个月前意气风发的模样,此时的苏瑾延颓废落魄的像个脱了毛的不如鸡的凤凰。当他看到荞荞和斜眼子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低垂了头颅。

而看到梅小斜的楚桥梁和洪宝玲夫妇则是深深的愣住。

尤其是洪宝玲。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梅小斜竟然也有气质这么好的一面,别看是个斜眼子,可很显然这一时刻梅小斜把珠光宝气的洪宝玲给比了下去。

在梅小斜的面前,洪宝玲有一种臃肿富态,像个胡吃海喝的暴发户的女人。

而梅小斜则不然。

她身态纤莹,气质淡泊。

虽然顶着一头华发,却给人一种岁月历练后的自然从容。

这样的梅小斜纵然是个深有残疾的斜眼子,却已经妥妥将洪宝玲比的艳俗无比。

洪宝玲看待梅小斜的眼神中有一种怨,有一种嫉,还带着一种不敢发作的窝囊憋屈表情。

一家四口就这么和荞荞以及妈妈对峙着。

蓝忆荞和母亲始终淡然从容。

洪宝玲忍不住先开口,是一种外强中干做贼心虚的语气:“当年我并没有抢你男人,你怪不到我的头上。”

“呵。”

梅小斜在喉咙里轻轻的笑。

继而说道:“无论你抢没抢我男人,我都不怪你,能被抢走的都不是我的,当我拿出第一个镯子给你丈夫,他回来告诉我镯子卖了一千块钱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凉大半。之所以没有和他离婚是因为我儿子。当我第二次拿了镯子给他扩展业务,而他回来依然告诉我镯子没有卖多少钱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再也没有这个男人了,所以你没必要在我跟前做贼心虚。”

洪宝玲:“……”

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尤其在自己女儿楚心樱和落魄女婿苏瑾延面前。

楚桥梁:“……”

无地自容难以形容他此时的尴尬和难堪,他以为他天衣无缝,他以为一直以来梅小斜都还在念叨他呢,实际他报出镯子价格的一刹那。

梅小斜就已经把他舍了。

这个时候,不敢对梅小斜横鼻子愣眼的梅洪宝玲突然对蓝忆荞说道:“荞荞!你别忘了你是谁生的!别忘了你亲妈是谁!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以为傍上了这么个有钱的养母,你以后就根正苗红了吗!你算哪门子的谢家的亲骨肉?你别忘了你什么都不是!你哥才是谢家的亲外孙子!”

蓝忆荞:“……”

显然洪宝玲前几天给她打电话示好被她拒绝了,这是洪宝玲记恨上她了。

洪宝玲身后的楚心樱也跟着拱火:“蓝忆荞!别异想天开你以后会继承谢家巨额财产了,那都是我哥的,我哥的!你呢,你什么都不是!你依然是个穷光蛋!”

“我当是谁呢。”远处,谭韶川醇厚带着积威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他一边说一边朝蓝忆荞这边走,一直走到蓝忆荞的身边。

展臂将蓝忆荞往自己怀中一扣。

然后继续看着楚家人,尤其是楚心樱道:“楚三小姐,你觉得荞荞有我这个老公,还需要继承别人的财产么?我谭某人向来不是个乱夸海口之人,但,我想即便是我给荞荞的财产的百分之一拿出来,也足够碾压你楚三小姐的了吧?”

楚心樱:“……”

看到突然从天而降一般极具尊威的谭韶川搂着蓝忆荞这一刻,她差点要吓瘫软。

但,谭韶川却没有罢休。

他冷肃的语气继续问道:“还是楚三小姐你觉得,荞荞好不容易甩出去的一个死缠烂打的包袱,却被你楚三小姐接手了,你就心里妒恨荞荞?”

死缠烂打的包袱。

这一刻,即便是再觉得羞辱难当,苏瑾延却也不敢抬头,因为事实的确是他对荞荞死缠烂打。

谭韶川只当没看见楚家的惊恐和愣怔,只揽住蓝忆荞转过身去,然后又不紧不慢的补给楚桥梁一句:“楚董,谭氏集团和楚双实业的合作,谭某人已经给了你不少的方便了,希望楚董以后管好你自己的家人!”

语毕,搂了蓝忆荞带着梅小斜转身离去。

------题外话------

五月一号因为外出了,所以就一更了,明天万更哈,对不住。

另,每个月月初亲们账号后台都有书院送的月票,请在这两天投出来哈,因为这两天月票翻倍。嘉嘉希望宝贝们投给我,投给我投给我,当然了,投给别的作者也是可以哒(嗯,十分滴言不由衷哈哈)。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