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女儿的诀别(1/1)

“妈!”蓝忆荞一声尖叫。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和谢老太太对峙的乞丐女,再一次颤抖的声音问道:“是你吗妈妈?妈妈!”

“是妈妈,荞荞别怕,妈妈保护你!”乞丐女并不看蓝忆荞,只用一种母兽保护小兽的凶猛又时时刻刻拉开撕咬准备的声音说道。

她的确是梅小斜。

梅小斜在家乐福附近这一带转悠了已经一星期多了。

起初是因为一个多星期以前的一个早晨,楚桥梁和楚慕寒父子两人同时去了给她租住的老楼里找她。

面对自己的前夫,梅小斜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情感。

看到梅小斜的楚桥梁也同样厌恶梅小斜厌恶的一把抓住她就使劲儿往门上撞!

恨不能撞死她!

而亲生儿子就站在旁边,并不觉得父亲这样对待母亲有什么不妥。

楚桥梁这样对待她她不伤心。

而儿子的漠视,却像钢针扎她的心脏一般。

梅小斜的心,被亲生儿子的冷漠伤的体无完肤的同时,听到的仍然是儿子咬牙切齿的发火。

“梅小斜!你真是作恶滔天的!在你的指引和教唆下!蓝忆荞成功的破坏了谢家大小姐曹瑜的首播式!没错,谭韶川是把蓝忆荞保了下来,但他保的了她一时,保的了她一世吗?谢氏集团虽然没有谭氏集团做的那么大,好在也是仅次于谭氏集团,谢家大小姐遭受这样的屈辱,谢老太太和谢老爷子会甘心?他们不把蓝忆荞大卸八块才怪呢!”

梅小斜对儿子说的这些话语都是半听进去半含糊的状态,她只恍惚的问儿子:“谢家有了大小姐?”

“没错!”楚慕寒抓住母亲的衣襟咬牙切齿的晃着说道。

“是不是很漂亮,很高贵?”梅小斜又问道。

“当然!你以为会是你这样猥琐丑陋相吗!要不然蓝忆荞为什么那么嫉妒曹瑜小姐,而想尽办法的去陷害人家,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难不成以为陷害了曹小姐,她就能一跃成为谢家大小姐?一天到晚惦记着讨好巴结谢老太太!她可真异想天开!”

“不!寒儿,不!你告诉荞荞,让她不要去沾染谢家,不要!”梅小斜浑身跟筛糠似的抓住儿子的衣襟说道。

“难道这不是你和你女儿巴不得吗?”楚慕寒冷笑鄙夷的看着梅小斜。

“不……不要去沾染谢家。”梅小斜哭倒在地。

儿子和前夫来干什么她并没有听懂,两人什么时候走的她更是不知道。

她只匍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一边哭一边对天发狠:“老天爷,为什么要安排荞荞和谢家人纠缠在一起?就因为你觉得我长得丑,觉得我嘴歪眼斜就心术不正?所以就无休止的惩罚我,你惩罚我一个人还不够,你让我丢了女儿丧了丈夫还不够!你还要惩罚我唯一的仅存的女儿?为什么要把我的女儿送到谢家人的面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天爷自然无法回答梅小斜的委屈和嚎叫。

梅小斜吼累了趴在地上睡着了。

醒了之后,第一时间就直奔女儿住的地方而去。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荞荞被谢家人迫害。

这一段时间她时常暗中跟踪荞荞,她早已经对‘汀兰首府’这一代的地形了如指掌。

尤其是犄角旮旯小死胡同和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因为她经常藏匿在这里。

她再一次藏匿在这里,想盯着看荞荞什么时候来家乐福购物的时候,却无意中听到两个彪形大汉再说:“就在这里,就这个地方,今天我们有的玩儿了,叫什么?蓝忆荞是吧?”

这句话是她二十分钟之前听到的。

梅小斜只是眼瞎,但心不瞎。

她立即意识到女儿有危险。

她已经来不及告知女儿了,她只能暗中悄悄隐匿在这垃圾堆里,看着这两名彪形大汉。

果然,他们是来迫害荞荞的。

梅小斜此生都不想在青城暴露自己,因为她知道一旦暴露了,自己也有可能活不成了。

但,这一刻为了女儿,她豁出去了。

一双超大号的墨镜直直的对着对面谢老太太,梅小斜说道:“我是来和你们同归于尽的人!”

谢老太太颤颤巍巍着身子向梅小斜这边挪步,一边挪一边用比之梅小斜更为苍老的声音再次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梅小斜不回答谢老太太的问话了,她棍子戳在谢老太太面前。

“别过来!别逼我!”

她的声音很是歇斯底里,带着一种拼命的绝望。

谢老太太被她扼住。

同时被她扼住的还有谢衡春。

这个青城,敢于当着他们的面直呼他们夫妻二人姓名的,只有一个人。

而且

是在三十二年前的一封信上。

那是一封诀别信。

·

谢衡春、梁婉莹:

恭喜你们,以后永远、再也不用看到我了。

你们一直都讨厌我斜着眼露着讨好献媚的笑看着你们,那会让你们感到恶心,感到堵的慌,所以每喊你们一声爸妈你们就厌烦的呵斥我一顿。

那我只能称呼你们姓名。

并且从此之后永远、再也不用斜眼讨好你们对你们献媚的笑,再也不喊你们爸妈了。

你们终于解脱了。

我也终于解脱了。

不再见了。

真好。

·

寥寥数句,直呼亲生父母亲姓名的称呼。

这便是谢衡春和梁婉莹夫妇唯一的亲生女儿和父母亲诀别的方式。

那一年,女儿十八岁。

女儿走的悄无声息,没有一点征兆,没有一点预先谋划好的反常,就这么在一个两夫妻以及一个养子醒来的早晨。

在餐桌上看到了这封诀别信。

信纸干爽洁净,看不到一滴诀别之前挣扎和不舍的泪。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梁婉莹。

那时的梁婉莹四十多岁,气质高贵长相年轻看上去更像三十来岁的少妇。

少妇看完这简短信笺的一刹那便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的女儿,女儿啊!女儿啊!你要死哪里去!你不要妈妈了呀?妈妈就是骂你几句,妈妈是讨厌你的斜眼子,讨厌你长得丑,讨厌你讨好妈妈,妈妈没有要舍弃你啊,妈妈没有不要你啊,呜呜呜,我的女儿,这里是你的家,你怎么那么狠的心就不要爸爸妈妈了……”

哭死也于事无补。

自那天起,谢氏集团将整个青城都翻了个个儿,却再没找到斜眼子女儿的影子。

倒是后来,各种斜眼子女人前来认亲的不计其数。

以至谢氏集团在全国各地花费大量资金找了两年之后,宣布女儿死亡的消息。

时至今日

女儿已经失踪三十二年了。

三十二年里,没有人当着他们的面儿直呼他们的名字。

也没人敢。

除了亲生女儿,谢梅群。

也仅是那一次。

谢老爷子站在谢老太太跟前,艰难的弯下腰拾起谢老太太的拐杖交到她手中,年近八十的老夫妻两人相互搀扶着。

他们虽然已入耄耋之年。

此时此刻又更带着一种苍老期盼的表情。

但,那长期以来惯居高位着的霸威,以及华贵的衣装,还有那一辈子不曾经受风吹雨打保养得当的面容,依然使的站在这里相互搀扶的夫妻人有着高高在上决人生死的威冷感。

以至于,老太太的问话还是那般的强势:“你到底是谁?”

“是我的群群吗?”谢老爷子呼唤着谢梅群的小名。

在场人除了女乞丐,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

女乞丐听到这样的称呼,她那大墨镜下遮盖住的脸颊没有分毫错愕反应,有的依然是紧张过度发了疯的与谢氏老夫妇僵持的表情。

这时候,刚才已经叫了一声‘妈’的蓝忆荞已经完全缓过神来。

她一咕噜爬起来,来到梅小斜的跟前:“妈妈!”

她不敢相信,她以为是梦,但被摔翻在地后屁股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在明确的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原来妈妈就在她身边。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她听到的母亲呼唤她名字的声音原来不是幻觉。

一切都是真的。

母亲在她最危难的时候,舍身来求她了。

她紧挨着母亲,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和母亲相互掩护着。

她瞪圆了双眼像要喷出火苗一般看着谢氏老夫妻两:“你们敢伤害我妈,我咬死你们!妈,别怕,我们今天与他们同归于尽!敢弄死我们我们就死咬着她们,打死我们都不松手!”

“噗通!”

旁边的彪形大汉突然被一个人踹翻在地。

尚未反应过来,小阎又一脚狠狠的踩在了彪形大汗的脖子上。在所有人都没看清小阎的一连贯动作的时候,小阎已经一脚踩住那人脖颈,整个人蹲下身来,一拳砸在彪形大汉的脸上。

“咳……”彪形大汉的牙齿被打掉了。

小阎仍然没停手,而是第二拳又砸在彪形大汉太阳穴上。

从踢到踩再到补上两拳。

前后不足一分钟时间。

彪形大汉头被小阎打昏在地。

顷刻间

谢氏一门仅剩两名老年人以及如花似玉小公主。

曹瑜惊呆了。

尚未反应过来,小阎便已经直起身来,抬腿狠狠踹在曹瑜心口窝子上。

长这么大,小阎第一次打女人。

而且还下手这么狠。

这一脚下去,曹瑜喉咙立即一股腥甜窜了上来。

“噗……”一股血柱喷了出来。

“瑜儿!我的瑜儿!”老太太立即哭着扑了上去。

正要俯身关怀,却又突然想起什么,她老迈的身躯转过来。

目光狐疑,她带着一种软,一种不可能的语气第三次问乞丐女:“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要呼之欲出。

她相信老头子也是这样的直觉。

因为瑜儿被踢翻在地的时候,老头子都没有一点反应,老头子一直都在看着乞丐女。

乞丐女在刚才一刹那间叫他们夫妻名字的时候,真的特别特别像女儿。

然而,女儿如果还活着的话,今年才五十岁整。

五十岁!

在谢衡春和梁婉莹的眼里还是个中年的年龄。

更或者,还很年轻。

比如洪宝玲,也是五十岁。

比如前来参加曹瑜首播式的许婧婧,也是五十岁。

那都还是光彩夺目的年纪呢。

而眼前的乞丐,一头花白的头发,攥着木棍的手皮肤粗糙苍老,她的嗓音也是嘶哑苍老的厉害,她看上去像六七十岁的老人。

而不是五十岁。

而且

最重要的是,女儿看自己和她爸的时候,通常都是斜着眼,脸是歪向一边的,她笑的时候也是抽着半拉歪嘴对你笑。

这也时夫妻两最讨厌女儿的地方。因为她会给人一种很猥琐很不怀好意的感觉。

然而眼前的乞丐女虽然带着墨镜,可她和他们是在直视。

女儿的视力他们知道,女儿是不可能直视任何人的。

就在这个时候,梅小斜开口了:“荞荞,跟妈走。”

她依然不回答他们的问话。

“妈,去哪儿?”蓝忆荞问。

“跟妈回北方。”

“妈,我走不了,我有案底,我暂时不能离开这座城市。”

梅小斜:“……”

蓝忆荞战战兢兢的语气跟妈说道:“妈,先跟我回家好不好?”

梅小斜:“……”

她手指了小阎问道:“他是谁?”

蓝忆荞老老实实的回答:“是我朋友。特别好的朋友。”

梅小斜又问:“叫什么川?”

“妈你知道韶川了?他是小阎,他不是韶川。小阎是我很好的朋友。韶川他……”蓝忆荞跟妈解释道。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妈妈知道了她不少情况,妈妈从小都极力反对她和富人打交道,极力反对她踏入富人的圈子,蓝忆荞一直都知道。

她咬了咬唇对妈说道:“妈妈,你先跟我回去我在跟你解释,好不好?”

梅小斜没有别的办法。

她无声的点点头。

小阎在旁边说道:“伯母,稍等一下我把这几个人渣处理了交给公安局再说。”

“等等!”苍老的声音突然制止了小阎。

小阎:“……伯母?”

梅小斜的声音很暗淡:“我们回去吧。”

小阎:“不……”他的意思是,不处理一下谢衡春夫妇以及曹瑜还有两个彪形大汉了?

这几个人渣可是要置曹瑜与死地的人。

必须交送警察局!

蓝忆荞却对小阎摇摇头。

既然妈要算了,那就算了。

她现在比什么时候都高兴。

她日思夜盼的母亲就在她的面前。什么曹瑜的陷害,谢老太太的陷害,她已经什么都不想了。

她只想回家和妈妈好好说说话。

蓝忆荞和小阎搀扶着一身脏污的母亲转身就走,身后谢衡春夫妇又同时叫住她。

“站住!你到底是谁!”老头老太太依然不失尊威。

并且老头补充了一句:“在青山市,能同时叫出我们夫妻两人名字的,没几个人!你肯定认识我们。”

梅小斜没回头,只声音苍老而平淡的说道:“堂堂谢氏集团在在青城这么出名,知道谢氏夫妻两人名字的应该不在少数吧?名字起了本身就是让人叫的,怎么我叫你们的名字犯法吗?”

谢衡春:“……”

“至于你们说我的女儿对你们有好感,总是找理由亲近你们,巴结你们,讨好你们,那么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以后我的荞荞如果敢多看你们一眼,我挖了她的眼珠子!”

谢衡春+梁婉莹:“……”

心,仿佛刺穿了一下。

如果敢再多看你们一眼,我挖她的眼珠子。

多么决绝的一句话。

一如三十二年前,女儿写的那封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信。

谢氏夫妻两看着小阎蓝忆荞搀扶着梅小斜离开这片荒地,钻入小胡同。

“爷爷奶奶,您是不是想我妈了?我妈已经死了,因为她斜眼子,另一字眼还白内障,我爸嫌弃她,她抑郁而死,我妈妈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奶奶……”身后的曹瑜一边说话,一边往外吐鲜血。

谢氏老夫妇两人同时转过身来看着地上曹瑜。

谢老太太突然问道:“你妈今年多大?”

曹瑜一愣:“……”

------题外话------

晚一点,有二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