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苏瑾延打来的电话(1/1)

谭韶川:“……”

他大她十岁,两人走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他更像是她的叔叔辈。

以至于她懂的现下年轻人习惯于用的词汇量比他多。

但,无论如何,她一个刚从监狱里出来三个月的小女囚,能比他多哪里?

而这一句“骚操作”谭韶川第一次听说。

在场的人都被蓝忆荞的这句话吓掉了半条命。

谭韶川是谁?

全青城数一不二的男人。

而且他一向是以不苟言笑示人,她竟然张口就来一句:“骚操作”?

三个字

足已显示了她和谭韶川的关系。

更何况,她这三个字说完,谭韶川竟然不愠不怒,更不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小姑娘这样奚落了而有失面子。

他依然故我,极有尊威,面不改色。

并且,任由小姑娘绑着他的一条手臂,一转身,他径自超里走去,小姑娘依然拽着他的一只手,确切的说,是他也受也攥着小姑娘的手。

“你等等我,你别走那么快!我跟不上你,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突然就收购了这家公司?就因为我?”她的语气又温馨又轻快,又调皮又满足,一边说一边随着男人继续朝里走。

声音消失了。

前台外的人,包括几次三番和谭韶川以及被开除的人员做沟通的冯总监都目瞪口呆。

谭韶川和蓝忆荞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以内之后足足又有两分钟。

都没人说一句话。

两分钟之后,钱庄率先反应过来,他猛然一拍脑门子,哭丧着脸说了一句:“完了!完了!完了!”

旁边的涂艳艳的脸也比哭爹的更难看。

这个时候,没有跟着谭韶川返回去的宋卓看着钱庄然后对冯总监说道:“冯总。”

“哎,宋小姐您交代。”

“以最快的速核查公司所有的账目,但凡有亏空,漏洞的,地方,全部都会计预算出来,亏空多少,都要由钱总的私人账户再补回来。”

“好的宋小姐。”冯总自然是明白松祚用意的。

怪也只怪钱庄,财迷心窍。

你说小姑娘都已经告诉你了,她能给你的公司带来高额利润,你何必要这样压榨一个小姑娘呢?

“宋……宋小姐,给……求求你给我一条活路吧,我个人账户充其量也就两三千万……”钱庄皱着一张苦瓜脸看着宋卓,哀求道。

“荞荞在你们公司工作了两个月,给你们公司带来这么大的利润,你什么时候想过饶了她?你知不知道她每天在家绘图绘到深更半夜,每天都累到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你可想过饶了她?”宋卓面无表情的看着钱庄,声音淡淡的说道。

钱庄:“……”这世上,终究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但,他还是抱了一丝希望:“我真不知道她背地里这么辛苦,我没逼她的时候,她也是两个月出来了五百多款款图,我以为对她来说很轻松……”

“很轻松?”宋卓笑了:“你让她怎么办?如果不留存这五百个款图用来对付苏瑾延,难道真的天天一边工作,一边生活在苏瑾延的淫威下?你难道不知道苏瑾延在逼迫她?”

钱庄:“……”

是知道,正式因为抓住了蓝忆荞这点把柄,他才如此压榨蓝忆荞的。

“对……对不起。”

“晚了。”

宋卓回答的很快,继而不在理会钱庄,而是眼眸狠厉的看着涂艳艳。

“宋小姐……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荞荞她……她是……”涂艳艳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场谁又能想到,如此刻苦的如此谦卑的小姑娘,竟然能和谭韶川车上关系。

看她刚才扯着谭韶川胳膊撒娇的样子,若不是因为她的年龄和他的年龄看上去顶多不差十岁,别人甚至都以为她是他的女儿呢。

“哪个地方来的,你回那个地方去,这辈子别让看到你从事设计类工作,否则我绝不饶你!”这一刻,宋卓发起狠来,颇有一种悍匪的风姿。

“是,好的,宋小姐。”涂艳艳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这辈子,她的设计生涯算完了。

不过还好,谭总终究没有对她极重的惩罚。

“滚!”宋卓一个字。

在场很多人识时务的离开了。

而另一端,蓝忆荞已经绑着谭韶川的手臂,一路跟着他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进了门,关上门,她就猛烈的一个回扑,扑入他的怀中,双臂箍住他的颈子,喃喃的对他说道:“你怎么就想起收购这家公司了,是为了我么?”

“还一直都自称悍匪,你这个悍匪是怎么当的?被人拿捏成这步田地,连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男人抬臂圈住了她的腰肢,合力一抱将她抱在了怀中,提起来,让她的笑脸和他面对面的看着。

她突然眼圈就红了:“为了我这点小芝麻事儿,你竟然亲自前来收购这么个千万元的小公司,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语毕

她什么都不再说,什么都不再问,只一个俯下头颅,小唇便贴上了男人的唇。

尚未开启,男人的手机响了。

她立即识趣的从他身上离开,男人掏出手机接通电话:“喂。”

那一端不知道再说什么,男人简短的回复道:“好,我马上回去。”

收了线,他又给宋卓打了个电话:“小宋,你在公司前台等我,我们得马上回集团公司。”

“好的谭总。”

收了线,男人便钱庄的总经理办公桌上拎了自己的公文包向外走,经过蓝忆荞身边的时候,他单臂一楼将她搂在怀中,带着她一起出来了。

“我……我要留下来来工作。”蓝忆荞一边被他带着,一边说道。

“你今天不工作!”男人的语气不容商量。

“哦……”她不敢反驳他,看得出来他非常忙,如此忙碌的情况下,竟然能一大早的过来以收购公司的名义为她出了一口恶气,这个时候她要反驳他,她不是傻么!

反正自己最近这几天被钱庄逼的累成了狗。

正好回家休息休息。

“你是……要送我回家吗?”她又问道。

“跟我回海川大厦。”他搂着她,大步流星向前走。

他没时间送她回家,这几天里她每天累成狗的同时,他也忙的不可开交,每天都要审核来自全国各地的风投申请是一方面。

最近大妈姚淑佩以及他上面的三个哥哥,都在蠢蠢欲动要进军谭氏集团,估计是已经抓住了他出手股份的实实在在的把柄。

就在昨天,大妈姚淑佩还公开了要核查他手中还有多少股。

这是一个跟大妈以及上面三个同父异母哥哥较量的白日化时期,他一点点能掉以轻心。

除此之外,最近这一段时间,他还在对楚双实业公司进一步的收紧。

三件大事挤在一起,致使这几天他也是早出晚归,以至于,忽略了对她的关心。

早在一星期之前,她去赴约曹瑜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她的不一样,后来小阎每次送他去公司上班之后立马就消失遁地。

起初前两天他没在后,再后来两天他才想起问宋卓,小阎每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宋卓这才一五一十的将她的处境汇报了出来。

苏瑾延!

兰溪时装公司。

小丫头片子也的的确确是在牢狱里受过来的,天大的窝囊气在她这里都能忍耐下去,这让他不由得又响起了他第一次在楚心樱和苏瑾延的婚礼上见到她的时候。

无谓生死的孤单无助,无谓生死的一种忍耐。

他的心里泛酸。

从来都不仗势欺人,不以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做出大鱼吃小鱼的事情的他,第一次因为她,吞并了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对谭氏集团几乎没什么涌出的时装公司。

坐在小阎的车里,他健壮的手臂将她揽在怀里,缓和又歉意的对她说道:“原谅老公,这两天太忙了,你先跟我回公司,如果累了就在里间休息,如果想回家,再让小阎送你。”

“嗯。”她温柔又听话的点点头,窝在他的怀中。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掏出来,看了一下,心里骤然一紧,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之后,她接通:“喂,苏瑾延,什么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