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虐曹瑜,被人围堵(1/1)

“曹小姐您什么意思?”服务员语气里略带了一些些轻视与不屑的语气问道。

这里是西郊庄园,属于青城的一个景区,尤其这十几二十年来影视业发展壮大的时期,西郊庄园一年四季剧组不断,而位于庄园之外的这家颇具规模的咖啡厅自然也靠着这一方风水宝地赚的钵满盆满。

与此同时,这里的服务员所见识到的大明星大导演大人物也不在少数。

以至于,在这些服务员的眼中,明星们对他们来说早已稀松平常,所以这里的服务员看待明星们的眼光和心态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

只是这个曹瑜很特别。

她高冷,一点都不近人情。十分的我行我素。

这在时下流行明星亲民的时代里,曹瑜就是个奇葩,可她又经常光顾咖啡厅,也算是咖啡厅的主客,服务员也不好得罪她什么。

只在心里对她的这种高冷,高傲,目空一切有些微词。

寻常也就算了,这一刻服务员看到曹瑜这种冷冰冰不认账的样子,服务员以为她想逃单。

唇内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咕哝着,讽刺曹瑜道:“您也算个名人,明星!”

“你说什么?”曹瑜听到了,她不聋,相比之下她比一般人都敏感。

“曹小姐,请您付账,三万两千块,哦,对了还有一个拉杆车,八十块,一共是三万两千零八十。”服务员恢复恭敬的语气浅笑看着曹瑜。

“包房费多少钱?”曹瑜冷冷的问道。

“二百,曹小姐。加一起一共三万两千两百八十块。”服务员又重复一遍。

曹瑜就是曹瑜,向来都不啰嗦,也不多做解释,她只肃冷一张面孔从坤包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放在吧台上。

扭身就走。

“曹小姐!”服务员尖声叫住她。

曹瑜本来在楼上就已经被蓝忆荞气的窝了一肚子火没有发出来。

这个时候有种火山冲顶的势头。

她回头看着服务员,表情仍然是一贯的高冷平淡,但语言却尖利至极:“你穷疯了吧!我从进你这个咖啡厅到我走,也就十五分钟时间,我还没点任何饮品呢!你就讹诈我三万块!我曹瑜是不缺三万块钱,别说三万,三十万我也给得起你,但,我还真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明目张胆讹诈客人的穷酸!你穷我就该可怜你吗?你穷你可以去卖身卖肾卖器官!想从我这里讹诈,你简直是自找难堪!”

这一番说完,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有长进。

哪方面的长进?

当然是和谭以曾有关。

她以前光是听人说过谭以曾脾气不好,后来数次的被谭以曾毫不讲理极为粗暴对她又打又骂又驱赶之后,她突然发现谭以曾那个老头其实是大智若愚形。

有时候大权在握时,适当的撒撒泼,发发飚,实在是爽爆了。

再说了,她也真的只用了个包房而已,也的确是服务员在讹诈他。

她确定了服务员被她这样一顿爆批肯定会如同谭以曾驱赶她那样,又蔫又难堪。

心情真是爽啊!

但。

却令她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吧台里的服务员猛然一声高呵:“曹瑜!你这个婊子公交车!”

与此同时

服务员手里拿着的对讲机直杠杠的朝曹瑜砸了过来。

“砰!”

曹瑜的额头上顿时被砸了包。

那个包程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迅猛长大,就跟禾苗施了化肥似的。

额头的包长成大牛角的时候,服务员也从吧台里面来到曹瑜的跟前,她怒气冲冲,怒目圆睁,双目赤火,恶狠狠,切齿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外蹦。

“曹瑜!你这个婊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大明星你了不起吗?有钱你了不起吗?我就是一个服务员,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我从这里被开除,我不干了,我回我老家!让我来告诉你你是个什么东西,说好听点你他妈的是个高冷不近人情,说难听点你就是个破驴,你长了一副驴脸一天到晚挂着个哭爹的表情,你他妈欠扁!”

语毕,一巴掌掴在了曹瑜脸上。

服务员也的确是被气的头昏脑涨,本来一直都看不惯她,谁成想她赖账三万多不说,还出口就骂那么恶毒的话。

任谁谁能受得了?

这一巴掌把曹瑜打的头‘懵懵’作响。

天呐!

她捂着自己的脸和头,目瞪口呆。

短短一分钟内发生的事情!

是在做一场噩梦吗?

显然不是,因为服务员的怒火还没消,正要抡起巴掌打曹瑜第二轮,咖啡厅里其他服务员将她扯开了,这时候咖啡厅的老板也从里间办公室里出来呵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

咖啡厅的大门外突然有人推门进来。

“瑜儿!”是谢老太太的哭腔。

“我的瑜儿啊……”老太太一边哭一边跌跌撞撞的奔了过来,曹瑜朝老太太看过去,老太太的身后还有谢老爷子,戴遇城。

以及,楚家人。

顿时间,咖啡厅里更加混乱,谢老太太一看自己孙女儿吃了这么大亏,一张脸被打的变了形,她抡起拐杖就要打那个刚才打曹瑜的服务员。

被戴遇城拉住了。

戴遇城沉声冷静的问被餐厅其他人员拉住的服务员道:“到底什么情况!”

服务员一看戴遇城来头不小,人也比较冷静,便从头到尾的将情况简短的说了一遍。

在场人都惊呆了。

也都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还是戴遇城的反应速度最快:“那个拉走四十包咖啡的女孩走了多大会儿了?”

“你们进来之前她刚走!”

“马上出去追!她拉着拉杆车,目标一定不小!”戴遇城立即说道。

今天也是凑巧。

本来是周日,又因为傅馨儿情绪不稳定的原因,戴遇城便邀请了楚家人和谢老夫妇以及曹瑜一起在‘沁园别墅’聚一聚,为的是能够让馨儿尽快从生日宴会的阴霾中走出来。

楚家人全家都响应了戴遇城,但是谢氏老夫妇和曹瑜却因为要去出席谭家家宴而没有到场。

吃过午饭之后,馨儿的情绪的确有所好转,戴遇城和楚家人正在客厅里闲话家常,谢氏老夫妇两人打电话给戴遇城。

老太太因为爱孙女心切,孙女从谭家出来之后,半道上下了车,心事重重的和老夫妻俩告别说要去剧组,老太太就心有疑惑。总觉得孙女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瞒着他们。

习惯性,一有事情她就打电话给戴遇城。

而戴遇城也是对谢氏老夫妇俩十分尽忠的,谢老太太一个电话打过来,那边戴遇城和楚家人便齐齐出动和老头老太太一起来了剧组探望曹瑜。

也算是周末来探探班吧。

结果来到之后,剧组人员就跟他们说曹瑜在和一个女孩约会,就在附近的咖啡厅。

然后他们又赶来咖啡厅。

幸好来的及时,要不然曹瑜指不定被服务员暴打虐变形都说不定。

早前新闻上不是报道过此类事件么。

一个做服务生的男孩,本来就生活压力很大,在不堪受到客人再三的刁难和辱骂之后,提起一壶开水浇在了女客人的头上,导致女客人全身百分之七十皮肤受创严重。

而曹瑜和服务员起冲突这件事情的起因,说白了就是蓝忆荞在其中捣的鬼。

“这个恶毒女囚!”戴遇城快速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跟出去的还有楚慕寒,以及楚桥梁。

戴遇城分析的没错,蓝忆荞的确没有走远,短短三五分钟,她又拉着拉杆车,拉杆车上好赖也二十公斤重的咖啡呢。

从咖啡厅里出来,她一路拉着穿过马路来到小阎停车的地方,然后趴在小阎的车内看了一眼,车里没人。

小阎呢?

她并不知道她一路进了咖啡厅小阎也跟了过来,因为担心她的安危,她套了三万块钱的咖啡出来小阎也随之跟在她的后面。

“你个诈骗犯你要干嘛!难不成你刚诈骗完毕现在又想搂草打兔子砸开车窗当街抢劫不成?”蓝忆荞的身后,一道阴鸷鸷的声音说道。

蓝忆荞笑了。

一转身就看到小阎在身后。

“发财啦!啊哈哈哈!”她得意的花枝乱颤:“快,打开后备箱!二十斤,全部都是全球上好的咖啡豆!”

小阎无奈的将后备箱打开:“我怎么就想起跟一个悍匪做闺蜜呢!迟早有一天我被连累!”

他说这样说,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喜滋滋滴。

“我们赶紧的彻!迟则生变!小阎你目标大,你开车先走,在一公里外的路口等我,我得拿回家一包雀屎,今晚就磨了品尝一番。”蓝忆荞将咖啡装好对小阎吩咐道。

小阎点头,然后上了车。

看到小阎发动汽车走人之后,蓝忆荞这才来到自己的电瓶车前,想想自己今天大大的涮了一把曹瑜,心里就过瘾。

嘚瑟啊!

得找人显摆啊。

掏出手机,给苏焕发了个微信:“告诉你,我今天讹诈了曹瑜三万块钱,我估计曹瑜现在正在咖啡厅里被人当做诈骗犯围追堵截呢,嘻嘻。”

苏焕终究比她大三岁,相对比她稳重点:“荞荞你当心点!曹瑜那个人我虽然跟她接触不多,但我觉得她是个心特别毒的女人!你这样毛手毛脚的我都放心你!”

嘿!

这个苏焕!

什么时候,自己和她反过来了?

以前都是苏焕毛手毛脚,而自己一天到晚担心她,恨铁不成钢。

现在变成她来担心自己了。

心里怎么这么暖洋洋的呢。

“嘻嘻嘻,我以后隔三差五弄出点让你担心的事情,谁让你母爱泛滥呢。”蓝忆荞笑眯眯的给苏焕发了出去。

发完微信,她将手机装包里,掏出钥匙正准备开电瓶车,一抬头,看到前方十米处,站了三个人。

戴遇城,楚慕寒,楚桥梁。

天啦噜!

猛然间,她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转身正要逃,她又看到了三个人。

洪宝玲,楚心樱,楚心栀!

妈蛋!

右边是一排十几部停靠的车辆,现在只有左边可以逃生了。她一个九十多左转弯,看到了又是三人组。

谢老爷子,谢老太太,曹瑜。

mmp!

这一刻蓝忆荞又突然想到了,她是个不能做坏事的人,她每回做了坏事都是立马就要遭到报应的。

“蓝忆荞!你心眼子可真够多的,也够大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你竟然可以这么大模大样的行骗!”最先开口的是曹瑜。

她被气疯了!

但,她一贯又是十分冷静的。

“嘻嘻嘻,那个……”

蓝忆荞吓得牙齿乱颤,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我……我曾经用这个方法套牢了一个人,也就是嗯,你要嫁的对象谭韶川,所以我以为这个方法屡试不爽……我,我哪知道你竟然这么快的速度就搬来这么多的救兵……”

“敢行骗我的孙女,你简直不得好死,今天看我不打死你!”谢老太太拿指着蓝忆荞。

这边,楚心樱也阴恻恻的开口了:“想逃吗?你觉得你今天还能逃得掉吗?”

------题外话------

五分钟后,有二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