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林知了的求救(1/1)

蓝忆荞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焕:“三四天不见你,你怎么一下子哪来的那么多钱?”

“赚的呗。”苏焕浅浅的笑道。

“你星期四出院的吧?”蓝忆荞问。

“虽然上周四你喝了一杯毒果汁,但没有波及大脑,你记性不混乱。”苏焕都会冷幽默了。

“一天!”

蓝忆荞伸出一根手指头:“二十万!你再赚一个给我看看?苏焕你可不要为了尽快还我钱你就胡来!大牢里的滋味我跟你讲,不是人受的罪!”

蓝忆荞最想想到的是苏焕偷戴遇城的钱了,她压根就没想到,苏焕真的能在一天之内赚了三十万。

其实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她自己都忘了,就在今儿上午,她赚了两千万呢。

苏焕感激动容的眼神看着蓝忆荞,对她解释道:“守着个富豪老太太,守着个富豪大小姐,守着个富豪孙小姐,我赚了三十万呢,谢老太太,傅馨儿,曹瑜,她们三个人一人给我十万块。但是荞荞,我本来想给你点利息的,可是我得给我自己留点后路钱,所以说利息我就不给你了。”

“谢老太太虽然是有钱,可她却是个不愿意花在穷人身上一分钱的老太太,她怎么一出手就给你十万块?还有傅馨儿和曹瑜?你帮她们做了什么?”蓝忆荞跟谢老太太打过一次交到,知道谢姥姥绝对不是出手大方之人,更不会把钱给自己讨厌的女人。

谢老太太讨厌苏焕,蓝忆荞是知道的。

苏焕挑挑眉,眼神里尽是无所谓的笑意,想起了昨天的事。

周四上午中饭之前,也就是苏焕正好在医院里住够一星期的时候,戴遇城接她出院了,这是苏焕第二次坐戴遇城的车,第一次是一星期之前,他送她入院的时候。

一路上两人无话,戴遇城将她放在‘沁园别墅’的门口,他清冷的对她说了一句:“我公司里还有事情,不能在家耽误,你自己进去吧。”

“嗯,谢氏离不开你,你赶紧去忙吧,我自己可以进去。”清宫手术而已,要是以往她们农村的小媳妇儿,基本上第二天就能去田里干活了。

她这都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了。

一个人走进别墅内的时候,才听到别墅里有哭泣声。

以及劝慰的声音。

“馨儿好孩子,别哭了,再哭都把眼睛哭坏了,还怎么考大学?”谢老太太跟着一起抹泪。

一旁的曹瑜也一脸心疼的看着傅馨儿:“,别哭了馨儿,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你要坚强,这就是成长的痛苦,要怪只能怪蓝忆荞和苏焕太过下三滥,太没有底线!”

别墅里只有一个下人在旁听。

是秦嫂。

秦嫂原本旁边站着,突然就听不下去了,一转身她从别墅内出来了,出门便遇到了苏焕。

看到刚从医院里出来的苏焕,秦嫂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张口,她终究还是没忍住,将苏焕拉到一边。

“苏焕,你怎么不离开这个家呢?”秦嫂不解的语气问道。

“怎了了秦嫂?”苏焕也不解的看着秦嫂。

“这馨儿。”

秦嫂叹气:“平时也挺好的,无非就是任性点,我以前也觉得她不坏,可一次生日宴会我算是看透了,她那是不拿别人的尊严当尊严,明明是她先给那个荞荞下的药,她这会儿却自己哭的死去活来的,而谢老夫人和戴先生就宠着她,惯着她。”

“秦嫂,你是个好人。”

苏焕咬了咬唇:“我和阿城是领了结婚证的,我是他的合法妻子,阿城没提出和我离婚,所以我不走。”

秦嫂:“……”一个四十多岁的过来人当然能看出来,苏焕这是爱戴先生。

爱的无法自拔。

诶!

女孩子,一旦掉入了恋爱的陷阱,受苦的都是她一个人。

不过也难怪,戴先生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喜欢他的何止苏焕?

秦嫂也只能在言语上同情苏焕一把:“里面的馨儿正在哭闹,苏焕你就别进去了。”

“没事秦嫂。”流产一次的苏焕,心地比之以往承受能力强多了,也变的镇定多了。

她推门进去,傅馨儿依然在哭嚎。

看到刚从医院回来的苏焕,立即拿起旁边抱枕砸在苏焕脸上。

苏焕无声息的躲过去,不跟傅馨儿招呼,也不跟谢老太太和曹瑜说话。只朝自己房间里走去。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贱货!你怎么还不滚!你怎么有脸回来!你滚!立即给我从我家里滚出去!”傅馨儿撕心裂肺的对苏焕嘶吼。

“还不滚!”谢老太太拿着拐杖戳着苏焕。

曹瑜也是一脸的冷肃:“苏焕,这个家没人欢迎你,你走吧!”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走?”面对三个女人的声讨,苏焕只面无波澜的问道。

“你说什么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世上竟然有你这种人?这里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家了?这是我的家!我的家!”傅馨儿被苏焕气的,一屁股坐起来,怒目圆睁看着苏焕。

“这个家是你的?你怎们说出来的这几个字?”

“你穷疯了吧?说梦话呢吧你?”谢老太太干脆站起来,拄着拐杖来到苏焕的面前,一拐杖戳在苏焕身上。

苏焕的心口窝子被老太太戳的生疼。

苏焕忍住疼,没动。

只咬了咬唇说道:“我看您年纪大不想跟您动手,这是我的家,没有人有权利把我从这里赶走!”

语毕

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淡笑的表情看着谢老太太:“老人家您说的没错,我是穷疯了,所以,我好不容易和戴遇城结的婚,我怎么可能走呢?”

谢老太太:“……”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疯子无耻,无赖!”傅馨儿简直气炸了。

这个家是她的!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个家里说一不二的女主人,她是这个家的天,是这个家的地,这个家里上上下下佣人以及戴遇城,没有一个不宠着她。

这么平白无故的住进来一个让人恶心透顶的女人,突然就说这个家是她的,让傅馨儿怎受得了?

怎么受得了!

“你以为你死赖在我们家你就真的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你以为你住在这栋别墅里,你的身份就变得尊贵了?在我的眼里你比不上我们家的一个佣人,你就是个搓脚工!苏焕,你想在这个家里待着可以,过来给我搓脚!”傅馨儿气糊涂了。

而且相比之下,她也只是被骄纵惯了,本性还是相对单纯的,她想不出来更好的陷害苏焕的方法。她只有一味的对着苏焕吼。

然后一味的将苏焕踩在脚底下,她才能解恨似的。

苏焕笑了:“给你搓脚啊?”

“马上给我过来!要不然我叫家里的佣人把你打出去!”

“给你搓脚可以,你刚才也说了我是个穷酸,穷疯了,所以作为这个家的主人我给你一个客人搓脚没什么不可以,但是你得给我钱,我是要收服务费的!而且给你搓一次脚十万块!你给得起我就给你搓!”

傅馨儿:“……”

老太太对着苏焕猛然一声厉喝:“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流了一胎倒是把你的心给流黑了!你跑到这儿来讹人!”

“不是我讹人老太太,傅馨儿不口口声声说她是这个家的主人吗?我的丈夫阿城可是身价十几亿的打工皇帝,既然傅馨儿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她不会连十万块钱也拿不出来吧?什么号称主人?也就是一个只会叫嚣的小穷酸罢了。”苏焕刚出院,身上并没有多少力气,以至于她说话的语气很轻。

但,也足够侮辱傅馨儿。

以往的两个月,一直都是傅馨儿想怎么拿捏她就怎么拿捏她,那时候她忍,因为的确在心里怕傅馨儿,而且她知道戴遇城心疼傅馨儿,她不想惹戴遇城不高兴。

而今不同了。

她流掉了一个孩子。

作为一个不合格的母亲,她懂得了该心狠该耍手段的时候就得心狠,就得耍手段。

她在心里还自嘲自己:“苏焕你不能光把你那一点点虚荣的小坏心眼子用在荞荞身上,荞荞那是让着你,你应该对真正欺凌你的人使坏,加倍还回来才对。”

“请问大小姐你有钱吗?没钱就别跟我这儿摆谱!”

傅馨儿:“……”她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但她自己确实没钱,她上周才满十八岁,戴遇城一直都管她钱管的特别紧,一个月就给她几千块钱零花钱。

再说了她也花不着钱。

她被苏焕噎的一时半会回答不上来。

“她是没钱,可她奶奶有钱!”傅馨儿回答不上来的时候,老太太的话却是掷地有声。

“我谢老太太的孙女儿,难道还缺钱不成?苏焕,我看你也就是值十万块罢了!十万块钱在你的眼里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吧?那我老太太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你今天把我这两个孙女伺候好了,我一人给你十万!”

“奶奶,把你也加上,让她伺候我们仨,今天累死她!看她还说不说她是这里的主人!”傅馨儿立马变的高兴起来。

“好好好,只要我的馨儿高兴啊,奶奶花一百万都高兴。”老太太最近的日子过得不错,老了老了,身边有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孙女儿陪着。

就算一百万打水漂又如何?

更何况是三十万?

“苏焕,我就想看看三十万能不能砸死你!”谢老太太鼻孔里都是对苏焕的鄙夷之色。

于是

星期四的下午,刚刚堕胎出院的苏焕在给别墅里的三个女人又是捶腿又是捏肩又是搓脚。

当然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谢老太太的两个宝贝孙女搓脚揉腿。

直到夜里九点。

说实在,从中午到九点,十来个小时,别墅里一老两小三个女人,轮流你睡一会儿她睡一会儿,三个人跟苏焕打车轮战打的不亦乐乎。

把个累苏焕累的像条无法呼吸的狗。

还好谢老太太说话算话。

三十万块钱还真的给了她,只不过给苏焕的时候,是将三落现金甩在地上的,苏焕也不在意,趴在地上将三十万辛苦钱捡起来,数了数之后,还不忘对老太太说一句:“老人家,以后有需要苏焕做的事情,再苦再累再脏,反正我是个贪财的,哪怕您让我给您每天擦屁股,我也做,只要您给钱。”

老太太尚未开口。

傅馨儿却答的很快:“好啊!”

好似她终于找到了折磨苏焕的好方法似的。

苏焕满意一笑。

抱着钱回到自己房间,累的再也不想动弹,她连衣服都没脱便抱着那些钱睡着了,睡了一夜。

第二天周五,她将其中的十万块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然后二十万拿来还给蓝忆荞了。

“苏焕,就为了赚这三十万块钱,你至于吗?”蓝忆荞心疼的看着苏焕:“你才刚流产。”

“没事!我觉得哪哪儿都好,反正傅馨儿谢老太太本来就认为我是个穷酸,是对戴遇城有所图的,那我要是一分钱不赚他们的,我岂不是白落了这样一个名声?”苏焕无所畏惧的语气说道。

“你好像学精了,知道从戴家从他们手上搂钱了。”蓝忆荞笑道。

“是我儿子教会了我,要自己赚到手里钱,才是硬道理!”苏焕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那以后也得注意身体。”

“放心吧,我给我留了十万块,以后我自己不会亏了我自己。”苏焕笑道。

两人正聊着天,小阎和宋卓一起来接蓝忆荞了,乍一看到苏焕,小阎都没认出来。

他在‘沁园别墅’附近的咖啡馆见过苏焕一次,那时候的苏焕还跟蓝忆荞水火不容呢,看上去也比较招恨。

而这次,宋卓和小阎看到苏焕同时愣。

苏焕却略显了腼腆的对宋卓和小阎笑笑:“宋小姐,阎先生,你们好。”

宋卓+小阎:“……”

“怎么?我哪儿不妥么?”苏焕看了看小阎有看了看苏焕。

“荞荞,你这……话不符实啊?”小阎看着亲闺蜜,故意以一种我才看清你原来你是这种背地里说人坏话的女人啊?

蓝忆荞无所谓的耸耸肩。

到是苏焕解释的很快:“我知道,荞荞以前老在你们面前说我的不是,她说的都是实情。”

小阎+宋卓:“……”对苏焕刮目相看的表情。

“得!今儿我艳福真不浅,一个人带撒美女出去吃饭,我也不花一千块钱请你们了,我花两千!”小阎又占了便宜又慷慨的语气说道。

“小阎!”

宋卓呵斥了一嘴,然后看着苏焕笑:“苏焕,小阎就是嘴贫……”

“我知道,你们俩都是荞荞的亲闺蜜。算是荞荞的亲人,多谢你们以前这么照顾她。”这一刻,苏焕的语气像蓝忆荞的姐。

蓝忆荞一种默认的态度。

或许彼此的心里都是一种慰藉。

蓝忆荞潜意识里需要一个姐姐疼宠她。

而苏焕需要一个妹妹来重拾她童年的缺失,她的妹妹,她被掠走的时候,妹妹三岁,如果没有她的照看和保护,她不知道妹妹会受到多少大孩子的欺凌?

“走,开车带仨美女去吃西餐。”小阎起身说道,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响了,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是林韬打来的。

小阎立即接通:“林律,大周末的您找我何干?”

“我找你干什么!”林韬的话语特别不近人情。

小阎:“……”您这话说得,语病可不小亏得您一个律师!

紧接着,他听到一个软萌嫩嫩的声音:“小阎叔叔!”

“哟!知了啊!想叔叔啦?”小阎不由自主的弯了腰,蹲下身去接电话,就仿佛林知了在他身边似的。

“小阎叔叔,你……你和宋卓阿姨,荞荞阿姨快过来,快点过来帮我啊!”林知了在电话那一端急的不得了的语气。

“怎么了知了?”小阎问道。

------题外话------

这两天女儿咳嗽,这个春天老咳嗽,昨天幼儿园里回来一直咳嗽一夜,把老妈折腾的,耽误你们看文了。么么哒。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